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41章【闫教授的致辞讲话!】
    晚会即将开始。

    礼堂一片热烈的气氛。

    “萌萌。”一个小女孩叫她。

    “干嘛呀?”曹萌萌笑嘻嘻道。

    女孩眨眼道:“你哥今天有节目吗?”

    曹萌萌大眼睛闪啊闪,“应该没有吧?”

    “肯定没有。”带队来的冷老师笑道:“今天是中小学春节晚会,节目早都彩排和拟定好了,没有其他节目。”

    另个初中男孩道:“可惜啊,还想听萌萌的表哥再作诗一首呢,上次萌萌朗诵的《致橡树》,简直是现代感情诗里经典中的经典啊,比大诗人陈天模老师的《秋-雪》也差不多啊,太牛了。”

    曹萌萌得意道:“那是那是,我哥是谁呀!”

    “啊哈?你哥是张烨?我们上海网络电视的那个主持人?”旁边一个上海中学的女学生道。

    曹萌萌得瑟极了,指着前排那里道:“对啊对啊,就在第三排,那就是我哥!”

    ……

    前排。

    有几个人开始准备上台讲话了,今天致开幕词的是教育部的一个官员,然后也有北大的教授要致辞。

    “校长呢?”

    “校长身体不舒服。”

    “嗯?那今天闭幕词怎么办?”

    “我再打个电话吧,校长应该能过来。”

    “对,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来得及。”

    吴则卿和几个校领导说起来。

    第一排空着一个座位,今天北大校长缺席了,是白天身体突然不太得劲儿,去了趟医院打点滴,刚刚问得的情况是没什么大碍了,能赶过来。这次的晚会并不像其他晚会那么重要,不过说到底也是全国性质的一个晚会,总要表示一下尊重和重视的,校长致辞开幕或闭幕,都是惯例。

    ……

    大幕拉开!

    晚会正式开始了!

    记者们见状,都开始录像,不过从他们的位置看,录出来的效果也不会太好,主要录像工作还是北大方面自己负责的,四五台摄像机有架着的有吊在半空的,很专业。

    台上,两个主持人一前一后上来了。

    一男一女,男的张烨不认识,女的有些眼熟。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大家晚上好!”

    “欢迎大家参加今年的全国中小学春节晚会,我们先介绍一下来宾和学校代表。”

    十五中……

    师大附中……

    育才中学……

    上海小学……

    津市二中……

    等等等等,一串名字。

    张烨侧头道:“这女主持人是咱们系的老师吧?”

    苏娜笑道:“对,中文系的严锦,教汉语语言的,在咱们对面的二办公区,你应该见过的,男的是北大宣传部门的一个干部,叫赵玄,他们俩是两口子,也是咱们北大多少年的模范夫妻,当初就是北大毕业的,毕业后也都在北大教书了。”顿了下,苏娜道:“本来学校之前还说想找你当主持人呢。”

    张烨摇手,“我可没主持过这种晚会。”

    播音主持人说起来都差不多,在别人看来可能都一样,不过张烨当然知道,其实主持人可没那么简单,这也是分很多种的,比如播音员,这种基本上是纯念稿子的,没有什么自己的临场发挥,还比如张烨这种电视主持人,需要应变和临场发挥的比较多一些,综艺节目的不可预料性本来就比较多,再比如晚会型主持人,这一块讲究最多的其实是严肃性和控场能力,这种晚会型主持人必须具备强大的控场经验,让观众该鼓掌的时候鼓掌,该笑的时候笑,该安静的时候安静,一点差错都不能出,更不能“抢戏”,你弄一特别搞笑的报幕,观众一持续笑场,下面上来的节目还怎么演?这肯定不妥的,所以这种主持人特别要拿捏好分寸,都不容易。

    曾教授显然是外行,“你不就是科班出身的主持人么,这还能难倒你?”

    张烨实话道:“晚会型主持人,我可不一定做得好,一来还没这个经验,二来呢,我一个做脱口秀的,好多人一看见我就想笑,影响控场,到时候弄得乱乱哄哄的,这可不是好事儿。”

    苏娜笑呵呵道:“我们是不懂了,不过要是你上去,我相信肯定也能做好,毕竟你是专业的。”

    这倒是实话,张烨即便再没有晚会主持的经验,他一个专业人士的基本功也在那里呢,肯定是比台上的严锦和赵玄职业的多。

    “不过你前阵子不是忙着讲课么。”苏娜道:“场场还都是公开课,忙得太厉害,学校也就没敢找你,怕耽误你教学,不然的话主持人的活儿肯定是你的,咱们北大上下没几个比你口才好的人。”

    张烨看着她严肃道:“苏老师,我先说好啊,免费吹捧我可以,但是我晚上能不能不请客吃饭啊?”

    周围几个听见了的老师都笑了。

    苏娜也噗嗤一声,“不行!给你吹了这么半天!必须请客!”

    “听者有份啊。”曾教授也凑热闹道:“算我一个,好久没吃海鲜了。”

    旁边几个张烨不认识的北大老师们也有点对张烨刮目相看了,下午刚跟北大老资格老权威的闫教授翻脸对吵过一架,这转眼间就笑眯眯了?话里话外还这么幽默?这份淡然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换了别人跟闫教授这种重量级的人物对上了,不烦死也得愁死啊,可张烨的表现似乎完全没在意。其实他们不了解,张烨是虱子多了不痒,这厮得罪人得罪习惯了,早就不当一回事儿了。

    台上。

    教育部的领导致开幕词完毕。

    女主持人严锦笑道:“下面,有请北大中文系闫建涛教授致辞。”

    闫建涛的身影早都不在第二排座位了,不知什么时候去了后台,这会儿走上台接过了主持人的话筒。

    众人响起掌声。

    张烨眼睛一眯。

    苏娜看看他,“前面是闫教授代表北大讲话。”

    闫建涛没有拿稿子,显然是提前做好过功课,把底稿都背下来了,“同学们大家好,今天这个开幕上,我想说一说关于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发表的那些‘大学无用论’。”他说话很严肃,倒像是个公开课,不像是晚会的讲话,“我不知有些人是怀着什么目的大放厥词,口口声声大学无用,北大是国内顶尖的学府,我在教育界也工作了四十三年,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我可以告诉大家……”

    好多老师都听得连连点头。

    但对比下,几乎所有学生都没什么精神,听得摇摇欲睡的感觉。

    “今天在座的孩子们还未曾走上社会,还未曾对社会做出过贡献,很多事你们可能不会了解,有些事也无法理解,大学——这其实就是帮助大家进入社会的一个前哨站,这其实就是帮助大家融入社会的一个桥梁,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生命,你们不理解的答案,在大学都可以慢慢找到,慢慢发现自己,了解自己,认识自己,这在我看来,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是一个帮助大家树立正确价值观和人生观甚至感情观的不可缺少的过程……”闫教授侃侃而谈。

    学生们更困了。

    “现在的社会,是我们这批人在支撑,我们费尽心思对大家的‘劝学’,未尝不是用心良苦,可能有些人觉得听烦了,可能很多人耳朵都起糨子了,但是我们教育工作者还是不断重复地一次又一次地‘劝学’,大家想过为什么吗?”闫建涛的大概意思,就是他们这批如今社会的顶梁柱是为了学生们好,所以才让大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孩子们什么都不懂,还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所以现在要听他们的,什么都不用想,等学成以后孩子们会一辈子感谢他们这些教育工作者的。

    老生常谈!

    只不过闫教授稍微换了一个小角度,走了一个从逻辑上帮助大家认知的方法,让学生们想想他们这些教育工作者为何这么费尽心思地劝学,正是因为他们这些老前辈‘学以致用’了,于是才大力推崇的,否则如果是真的没什么用处,他们何必这么死乞白赖地重复老话?

    末了,闫建涛道:“大学不无用,无知才是无用!北大永远对有求知求学精神的孩子们张开怀抱!永远欢迎大家!”

    话讲完了。

    底下响起掌声,还算是比较热烈的。

    毕竟有摄像机在呢,学生们也都很给面子地鼓了掌,实际上,大部分学生的脸上都能看到些许心不在焉。

    倒是在场的中学领导和老师还有北大的讲师们都十分推崇闫教授的这次讲话,觉得闫教授讲得非常好。

    “说的真不错。”

    “闫教授看来做了不少准备。”

    “是啊,换个角度的劝学,挺新鲜的。”

    “闫教授是用心了,希望学生们能听进去吧。”

    “这种水平也看出闫教授的功力了,这些劝学的话,这些正能量的东西,张烨是永远也学不了的。”

    “这倒是没错,张烨的文学功力在讽刺上,他的诗,他的文章,在这一块确实登峰造极了,可是说到教育,说到劝人为善,他就差多了,跟闫教授完全没有可比性,可笑还有人拿他跟闫教授比,还分析什么俩人谁厉害?这还用分析么,闫教授的经验是几十年的了,张烨一个后起之秀怎么和闫教授比?”

    “张烨是差了点火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