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39章【你跟我瞎指挥什么!】
    周五。

    中午时分。

    一来北大,张烨就开车去了食堂,北大校区里吃饭的地方很多,他没去那几个艺园啊勺园啊等几个比较贵的食堂,而是直接来了学一食堂,便宜,饭菜的味道也一般,不过肘子很有名。

    里头人很多。

    正好是饭点儿,几个窗口都排着长队。

    “你们看!”

    “是张烨老师!”

    “张老师,中午好!”

    “您也来吃饭啊?怎么来学一食堂啊?”

    “是啊,嘻嘻,您这么大的腕儿,怎么跟我们这些穷学生一块吃饭呀?”

    一进食堂里面,好多认识他的学生们都和他打招呼,没有什么师生之礼,而是都很亲切的,毕竟张烨不是传统的教师工作者出身,而是主持人半路出家,还是说的搞笑的脱口秀,大家对张烨的感官也比较亲近些,不像看见其他老师教授那样一下子就规规矩矩起来,张烨身上也没讲师的架子。

    张烨笑道:“我有什么腕儿啊,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呢,不省着点吃饭,我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您还用交房租?”

    “张老师哭穷上啦!”

    附近不少学生都哈哈笑。

    张烨也老老实实去排队,这里可不分教师窗口学生窗口。

    排在张烨前面的一个学生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我的妈呀是张老师啊,您上前面吧您上前面吧!”他让开地方。

    张烨摇手笑,“我可不能加三儿,谢谢了。”

    京城话的“加三儿”,就是插队的意思。

    十多分钟,队伍才排到他,张烨吃的很简单,要的是那种拼盘的大锅菜,“师傅,来二两米饭,一份鸡丁,一份烧茄子。”

    那师傅一瞅,“哟,是张老师啊,行,我多给您点。”

    “谢了师傅。”张烨也没客气,端着不锈钢托盘找位置。

    食堂不小,但架不住人多啊,已经没有空桌位了,甚至连能坐着的地方都没有,好多学生都站在一些快吃完的人后面等着座。

    “张老师!这里!”

    “别!来这里来这里!”

    “我这边有地方!”

    “张烨老师,来我们这儿吧!”

    “咱们快挤一挤!给张老师腾个地方!”

    这就看出人气了,好多北大学生都抢上人了,急赤白脸地想让张烨去他们那里坐。其实来学一食堂吃饭的也不是就张烨一个老师,还有不少老师也偏爱这边的饭菜或者是为了省钱,但是他们打完饭后可没有这么多人给他们让座,他们要不然就是拿回去吃,要不然就是等自己班的学生让地方,其他班其他系的学生可不认他们,再说了,现在的老师和学生有时候都分不出来,有学生显老,有的老师年轻,都不知道谁是老师谁是学生了,让什么座啊。

    可张烨呢?

    几十个人喊着抢他!

    那几个老师看了,都一阵无语:“……”

    这你妈都是北大老师,怎么差距这么大啊?

    张烨盛情难却,也是拗不过几个大二女生的拉扯,愣是被几个大二的女孩儿拉到了靠窗户的那桌儿,人家七八个女生生生挤出了一个地方留给他,张烨也拒绝不了啊,坐吧,开吃。

    “张老师,您多大了?”

    “您什么星座的?”

    “您结婚了吗张老师?”

    “您明年会来我们历史系开一门课吗?”

    几个女生唧唧喳喳七嘴八舌,莺莺燕燕也很有意思。

    张烨一边笑着跟学生们聊天,一边不紧不慢地吃饭,他喜欢跟学生交流,就跟他做节目时喜欢跟观众沟通一样。

    吃饱喝足,张烨出了食堂,因为这边离着中文系不远,他也就没把车开走,而是步行往回走。结果呢,顿时出来了一大堆学生,大约十七八个,跟着张烨一起回去了,前后左右地跟在他旁边跟他闲聊。

    中文系校区。

    办公楼楼下面。

    苏娜也刚吃饭回来,回头一看张烨那边的状况,也乐了,等张烨一个人进了楼道,她才跟楼梯处道:“张老师,你人缘可真好,才来几天啊就跟学生们打成一片了,而且还不限于你自己班的学生,现在整个北大所有院系的学生恐怕没有不认识你的了,哪儿像我啊,来教书两年了,我自己班的学生有几个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呢。”

    张烨笑道:“得了,我这是职业优势,你当主持人做几个节目,大家也都知道你是谁了,而且苏老师你这个条件要是做播音主持,肯定比我发展的好。”

    苏娜吃吃一笑,“我可没你那个本事。”

    说说笑笑地回了教师办公室,有人在等张烨。

    “张老师。”是《古典名著鉴赏》课的班长宋学姐,她抱着一摞考试作业道:“我给您送试卷来了。”

    张烨点头,“辛苦了,齐了吗?”

    宋学姐放下试卷,“都齐了,一个不少。”

    “行,那你回去赶紧准备其他课考试吧。”张烨道。

    等宋班长一走,张烨就坐下来,一份份地批改试卷,对他来说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也挺认真的。

    这份可以。

    这份也行。

    嗯,这份写得好。

    中文系的其他老师也都忙着批卷子或者是准备考试,期末考都是集中在这几天时间的,全都挺忙,张烨相对是比较轻松的一个,因为好多人都是带的大课大班,学生人数就多,张烨只是选修课,一百来个学生,试卷也都是关于《红楼梦》人物的,张烨早已经滚瓜烂熟,翻几眼就知道一个人写的怎么样用没用心了。

    中午到下午。

    张烨花了三个小时没有休息,很快将试卷给批改完了,其中有几份不太妥当,被张烨捡了出来,找人叫来了这几个学生。

    姚蜜也在其中。

    一进办公室,姚蜜他们就紧张不已。

    “张老师。”

    “您找我们?”

    “呃,我们选修课是不是没过啊?”

    张烨招手,“过来吧,小点声说话,别打扰其他老师。”然后把他们的卷子给他们,“都有点问题,姚蜜,你是选的人物没选好,你挑的这个人物是个配角都不算的下人,连《红楼梦》中对其的描述也就那么几句话,我对他都不是很了解,也了解不了,曹雪芹就是随便一写穿插了这个人物衬托宝玉的,只出场了一次,还是旁白性质的出场,可你写的太夸张了,好像这人是主角似的,性格神秘?作用重大?拯救世界都靠他了?”

    几个学生都偷笑起来。

    旁边的苏娜听见了,也噗嗤一笑。

    姚蜜脸都憋红了,“可,可我就觉得他很重要啊,红楼里的人物都不是脸谱化的,都是有血有肉的,只不过大家从来没研究过这个人罢了,不能说他就不重要没性格啊,我是很认真研究过啦。”

    这时,常凯歌和闫建涛进来了,他们都是来视察考试批改情况的。

    张烨微笑,“那行,那你给我说说这个人的生平,当然,红楼里没有写,你只要说你的分析就行。”

    姚蜜马上道:“我觉得他不是一般的下人,因为你看他的出场,那个回目描写是这样的……”她说了一大堆。

    张烨听完后,意外地嗯了声,“好,你回去吧,算你过了。”

    姚蜜惊喜道:“真的啊?”

    张烨笑道:“有自己的看法和分析,说明你真研究过思考过了,虽然结论存在争议,但也不是坏事儿,回去吧。”

    “哈哈,谢谢张老师!”姚蜜高兴地走了。

    张烨接着又问下面几个学生,“赵龙,你的这篇东西,好像写的都是我上课说的啊,对于迎春这个人,你还有什么自己的看法?跟我说说。”

    那赵龙学着姚蜜,也说了一大串东西。

    张烨点头,“嗯,虽然你自己的分析和创造性比较少,不过从你的话里听得出来,你是把我课上说过的东西研究了不止一遍的,已经吃透了,这份努力和刻苦,还是值得肯定的,回去吧,算你过了。”

    不多时,几个人都通过走了。

    张烨这是加了一个试卷外的简单答辩考试。

    末了,张烨才注意到来视察的常凯歌他们,“常主任,您来了?这边选修课的考试已经完了,考试情况再加上出勤率,我们班的孩子都过了。”

    闫建涛黑起脸,“都过了?”

    张烨看看他,“是的。”

    闫建涛喝道:“你这考试也太随便了吧?咱们北大为什么是百年名校?就是因为教育上的严格和严谨!刚刚那几个过来的学生,是不是试卷不合格啊?噢,你问几句话就也算通过了?你这态度也太不认真了!”

    这边一吵,众人都看了过来!

    嘿!你丫来劲了啊!上次已经给过你面子了!这次你还没事儿给我找事儿?张烨盯住他,很不客气地拍了拍自己学生们的一沓试卷,“闫教授,这是我的选修课,怎么评审我说了算,就不用您给我指挥了吧!”说着站了起来,“我也是中文系的老师,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你不能质疑我的专业素养!学生们听没听进去我的课,学生们学习没学习到知识,我比谁都清楚!试卷看不出来的情况,我外加一个答辩环节做补充考试,有什么问题吗?要不然你来判卷!”

    闫建涛火道:“你的课我判什么卷子!”

    张烨一句就顶了回去,“那你跟我这儿瞎指挥!”

    闫建涛怒气上涌,差点气炸了,“我瞎指挥?我是告诉你作为一个老师该怎么判卷子!你还跟我嚷嚷?你经验多我经验多啊?张烨!你再跟我喊一个试试!”

    张烨冷声道:“你经验多你怎么不讲红楼梦去!在这一块领域是你懂还是我懂啊?我的课我还没有发言和决定的资格了?”

    “你再跟我喊!”闫建涛瞪着眼睛上去了。

    张烨也往前走了一步,“咱俩现在谁喊呢!”

    常凯歌赶紧大声道:“都别吵了!都少说两句!”

    一个男老师忙拉住闫建涛,“闫教授,冷静,冷静!”

    苏娜也急忙去抱住张烨的胳膊,“张老师你干嘛啊!别说了别说了!大家都是为了学生嘛!”

    常凯歌喝道:“让学生看见像什么样子啊!老闫,你也是老同志老教育了,你这怎么给大家做表率的?还有你小张!闫教授是你的前辈,是过来人,经验丰富,你怎么跟长者说话呢?注意态度!”

    这是各打五十大板。

    听见喊声,甄书全也来了,“怎么回事?”

    门外,其他中文系的很多讲师也闻讯赶来看热闹。

    甄书全听明白了情况,也无语了,对外面挥手道:“都散了,回去工作!”

    最后,甄书全拽着还在气头上的闫教授走了,好像是去单独说话了。而常凯歌则把张烨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也单独批评了张烨一通。说实话,这件事俩人都有问题,闫教授也不知怎么就看张烨不顺眼,你说你要放在心里面也就算了,可闫教授老三番五次地拿话敲打张烨,就没给过张烨好脸色。张烨也一样,就算再怎么样,这里也是论资排辈的北大,是教育学府,你怎么能跟一个老前辈这么说话啊,不说这是以下犯上,这起码也是不尊重前辈啊,人人要是都像你这样,北大还不乱套了?

    可是呢?

    一个是中文系老教育前辈,学子满天下,教育界的权威!

    一个是中文系正当红的功臣,吴校长钦点的人,高校学府最受欢迎最有人气的老师!

    你说怎么处理?你说处理谁?怎么弄都有问题!常凯歌和甄书全都很烦闷,唉,这个老闫也真是的,对资历和出身看得太重了,你说你跟一个小辈计较什么啊,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张老师是个什么人,这主儿哪儿是个好脾气的人啊!平时看着人畜无害,你好我好大家好,可真惹急了他,这厮就是个六亲不认的家伙啊!上海广电牛不牛逼?结果呢?被张烨骂得跟孙子一样!

    你们俩掐个什么劲儿啊!

    要是传出去了,谁的脸上都不好看的!

    然而事实是,在闫建涛和张烨对吵的几分钟后,整个中文系就都传遍了,再过了十几分钟,整个北大也都知道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