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37章【鲁迅冰心的句子都上了!】
    中文系办公区,老师们都该下班了。

    他们很多人今天迟迟没有走,托到了晚上系老师相约回家,往外走。

    苏娜走过张烨身边,笑道:“张老师,厉害。”

    张烨笑着摇手,道:“我厉害什么啊,都是大家的功劳,我这次任教过来,是跟着沾大家的光了。”

    一个男讲师乐道:“小张老师啊,你可别谦虚。”

    一妇女老师道:“你的贡献大家都看在眼里呢,这些天辛苦你了。”

    曾教授也拍着张烨的肩膀道:“要是没你来救场接班这门选修课,结果还真说不好,你这回让咱们北大中文系扬眉吐气了。”

    闫建涛听不下去,“都别这么说,这次能拿回第一是所有人的集体功劳,也是咱们中文系的底子在那里摆着呢,大家一起改进教学质量,提高课程深度,拿第一也是应该的,怎么倒归功一个人了?让其他老师们怎么想啊?”

    本来大家根本没怎么想的,闫建涛这么一说,反倒是引导大家往其他方面去想,有些人看了张烨一眼,有些人则无所谓。

    苏娜心说您什么意思啊?不过闫教授是系里资格最老的教授,她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曾教授蹙眉看看他,“闫教授啊,你这话怎么让人听着有点……”

    常凯歌打圆场道:“行了,大家都回家吧,不早了,呵呵,明天还有考试安排和各种活动呢,都回去早休息吧。”

    甄书全插了句,“对了小张,刚才吴校长的电话里,让你去一趟。”

    张烨道:“行,我马上去。”

    闫建涛也没多说了,拿着包自己走了。

    有两个跟他相熟的讲师和教授也和闫建涛一起离开。

    张烨扫了闫建涛的背影一眼,也不太高兴了,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自己的功劳,张烨也没有抢过,更不会认,也没有认,哥们儿一直在说是大家集体贡献呢,一直在往外推,怎么个意思?这都不行?这你都得踩呼我一句?那语气还有挑唆的意思?我一个新讲师出了点风头,你看不过眼了,还要撺掇其他同事一起排挤我?你什么人性啊!这就是教育界的权威教授?

    以前刚来北大的时候还好,张烨没怎么在意这些,因为他确实是没当过讲师,没资历,也怪不得大家质疑,可是在他的努力下,课程进展的很好,也做出了成绩证明了他的教学水平,学生们也好,同事们也罢,都对他改变了态度和印象,认可了他,可是呢?即使这样你闫建涛也依旧找我的茬儿?我没出成绩的时候你说我外行不行,我出了成绩你又开始拿资历压人?

    我怎么做都不成?

    那你丫到底想怎么着啊!

    你是教授,你资历厚,那你就能仗着势看谁不顺眼就踩谁啊?

    有几个老师还真被挑唆了,可能也是跟闫教授关系不错的讲师,见闫建涛这么看张烨不舒服,他们也都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对张烨的态度,这份态度没挂在脸上,只是心里或许对张烨疏远了一些。闫教授在中文系,甚至在北大都是资格最老的那批教授,也是国内专业领域里最权威的人物,不说常凯歌了,就是北大校领导都敬他一分,张烨跟闫建涛一比,确实什么都不算。

    “张老师。”苏娜低声道:“别在意,闫教授经常爱倚老卖老,我们都习惯了,你别往心里去。”

    张烨笑笑,“没事儿。”心里却不是没事的。

    曾教授道:“小张,一起回家?”

    “下回吧曾教授,吴校长找我呢。”张烨道。

    “哦对,差点忘了,那我走了。”曾教授撤了,人太多,他也不好跟张烨说什么。

    张烨也下了楼,往吴校长的办公楼那边走,正好瞥见了闫建涛和一个顺路的老教授上了一辆车开走了,好好的一天,挺高兴的一件事,倒是让闫建涛给搅和了,张烨心里话说:这次姑且算了,你丫别折腾,逼急了我我管你是谁!

    ……

    另一栋楼。

    吴校长办公室。

    咚咚,张烨轻轻敲门,“吴校长。”

    “进来,门没锁。”声音有些小,有些远。

    开门进去,还是没看见人,外间的办公室是空的,然后就听内间留着门缝的书房里传来声音,“这边。”

    办公室是套间,副校长的待遇肯定比别人好了。

    张烨进到里面,一愣,他看到吴则卿一袭温文尔雅的长裙,正站在一张长书桌后面,提着毛笔写字,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屋中飘着淡淡的墨香味,还有些吴则卿身上的成熟女人的香味儿交杂在一起,挺好闻的。这厮也是不太争气,前一分钟还被闫建涛给弄得心情不佳呢,后一分钟一看见美女,张烨的心情居然立即好了,古人说得好啊,窈窕熟……淑女,君子好逑啊。

    一身素色。

    一脸端庄。

    一人一笔如行云流水。

    这幅画面真是美的让人无法形容!

    “您这是?”

    “先等一下。”

    “嗳。”

    “……好了。”

    她的一幅字写完了。

    吴则卿搁好毛笔,微笑道:“来得正好,帮我看看这几幅字哪个更好一些。”旁边还有三幅字,也被她拿出来了,“明天下午,北大礼堂要举办一场全国中小学生春节联欢晚会,校长最近身体有恙,身子不太舒爽,题字的工作落在我身上了,你是咱们中文系里少数几个在文学领域上比较有建树和成绩的,所以找你来看看,一来看字,二来看意,行的话,就定下了。”

    怪不得这些天张烨的公开课想借用北大的大礼堂都没批准过呢,听说年前有活动,原来是这个啊,这么大的晚会除了布置场地外还得彩排呢,显然是没有多余时间留给张烨讲课的。

    张烨受宠若惊道:“吴校长,其他老师和教授可比我强多了,我水平有限,可不敢给您瞎看。”

    吴则卿淡笑地坐下,道:“其他老师的教学经验比你多,但说起作诗作句作文章来,有几个比得上你?闫教授在这方面倒是一把好手,水平也很高,不过闫教授年长,这次又是中小学的晚会,所以这方面的意见啊,我还是相信你的眼光,毕竟你也是青年,别推辞了,呵呵,看吧。”

    张烨不敢托大,“在您面前,我可真不敢说懂啊,那我就看一眼。”然后他就看向那几幅字。

    这一看,他呆住了!

    这字写的简直太雍容了啊!

    这已经不能说是好字了,而是顶尖的书法啊!

    张烨有些傻眼,他还真没见过吴则卿的书法,只是旁人提过几耳朵,说吴则卿虽然是教育部搞行政的出身,以前不是搞学术和一线教育的,可是文化功底却非常之高——张烨以为是众人的吹捧,以为是场面话,可如今才是知道,那些吹捧可能都说得不够,这字已经可以说是艺术品了啊!

    张烨也吃过几本书法技能经验书,在普通人看来,他写出来的字还算可以,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连技艺娴熟的领域都远远没有达到呢,只能唬一唬外行人,真正的内行人面前张烨是不敢管自己的字叫书法的,难免让人笑话,可吴校长这字不但是技艺纯熟,而且竟然有了自己的风格和艺术性,什么宋体啊篆体啊草书啊,吴则卿都不是,字体风格有点像行书,但又不太一样,很多笔画的处理又有草书的影子在,显然已经自成一派,这是真正的书法大师才敢这么玩的!

    真正的书法艺术,张烨也不是太懂,他只是能看个热闹知道一些,至于吴则卿书法的艺术性到底有多高,就不是张烨能推断了解的范畴了,这已经超出了他对书法领域的鉴赏层次。

    至于内容嘛,都是什么“传承经典”啊“绽放青春”啊之类的,还有一幅字是个名言警句,倒是没什么稀奇。

    他惊叹道:“您这字真是没得说,不管写什么,都能镇住台面啊,这几篇字我看都可以的,拿上哪个做提词都没问题!”

    吴则卿温和地看看他,“拿哪个都行?那就是哪个都不太妥当了。”

    张烨一汗,心说你怎么这么理解啊?道:“没有,都太好了,难挑啊!”

    吴则卿浅笑道:“不谈书法,内容上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要是你的话,你会提什么字上去?”

    张烨谦虚道:“我写也肯定没您写的好。”

    吴则卿不理他话茬,“说几个,关于青年的。”

    一看没辙了,张烨只好道:“青年时代是培养习惯,希望和信念的一段时光?”——这是他那个世界拉斯金说的。

    吴则卿柔和地笑笑,“还有吗?”

    “这个不行?”张烨道:“青年时种下什么,老年时就收获什么?”——这是他那个地球上的易卜生说的。

    “还有吗?”吴则卿问。

    张烨又道:“青年人呵!为着后来的回忆,小心着意的指你现在的图画?”——这是冰心说的。

    “还有?”吴则卿再问。

    张烨呃道:“青年人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推开古人将自己的真心话发表出来?”——这是鲁迅说的。

    吴则卿:“……”

    然后张烨道:“这个也不行?”

    吴则卿瞅着他道:“你这也叫不懂?你这每一句拿上来,都比我刚才写的句子要好,你要是还不懂,别人早成文盲了,呵呵,看来找你来还真找对了。”想了想,吴则卿还是从里面挑了张烨那个世界的鲁迅的语句,也没耽搁,可能是灵感来了,喂好墨汁,吴校长铺上一张宣纸就落笔了!

    半分钟。

    一幅字落成!

    吴则卿露出一丝微笑,点点头。

    张烨在一旁赞赏连连,“您这字真是漂亮啊。”

    “就用你的句子了,定了。”吴则卿看来是很满意,将这幅字放好等着晾干收起来。

    张烨眨巴眨巴眼睛,“吴校长,您其他几幅写好了的字是不是用不上了?那我求一幅墨宝行吗?”

    吴则卿笑道:“可以,你挑吧。”

    “得嘞。”张烨也不客气,挑了其中一张卷好收起来。

    一来张烨是真的太喜欢她的书法了,二来,人家领导都写了这么多字了,折腾了这么半天,你要是不跟领导求一下墨宝,你好意思吗?所以你看,张烨这厮也不是不会办事儿的,主要还是分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