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24章【学生们死活不下课!】
    嗓子说干了。

    张烨喝了口茶水。

    “我这些解释和分析,还是可以让人信服的吧?”放下保温杯,张烨看着大家,主要是看着第一排的文学界的人。

    有一些北大学生轻轻一嗯。

    马恒元从旁边一个人那里拿来话筒,“但只是分析而已,只是你的个人推断,就算能圆回来,也不足以说明问题,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早在学术界和历史界有了定论,怎么是几句话就能推翻的?在我看来,我就觉得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是一个整体,虽然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小瑕疵,但也无伤大雅,八十回后贾宝玉贾母等人的人物性格的变化,可能是曹雪芹有意为之的,想传达给读者一些我们还没有发现的信息和暗语,至少,《红楼梦》里的人物结局都是有头有尾的。”

    “真的有头有尾吗?”听他狡辩出这种歪理,张烨反而笑了,这种说辞都上了,说明张烨已经把他们聊晕了。

    马恒元冷声道:“当然,这有什么问题?”

    孟东国也道:“一百二十回《红楼梦》,还是完整的,瑕疵是有,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该写的都已经写了。”

    张烨摇头,“这我可不同意。”

    孟东国哟了声,“这你还有疑问?”

    这些人又和张烨针锋相对在了一起!

    北大学生们也不太懂张烨为何又在完整性上提出质疑了,一百二十回《红楼梦》,难道连完整性都没有?

    张烨轻笑不已,“这本来是我后面要讲到的内容,不过提到了,我也可以说,你们觉得一百二十回是完整的人物和情节,我可不这么看,情节人物的并不完整,也是我质疑八十回后并非曹先生所作的原因,我也不用九乘十二的结构分析,我也不用历史资料去佐证,咱们就从这一百二十回通行本里看看,我想问问大家,在八十回后,醉金刚这个人去哪儿了啊?”

    醉金刚?

    这人谁啊?

    北大学生们研究不深,都忘了。

    但红学家杨老师脸色微微一变,瞥了一眼马恒元和孟东国俩人,他则没言声。

    严玉也皱眉不语。

    孟东国一怔,什么醉金刚?有这人吗?他对《红楼梦》的研究也就那么回事儿,没有文本细读过。

    马恒元一个文学教授,则是知道这个人,顿了下,他道:“这个人并不重要,也……”

    张烨打断道:“不重要吗?这个人可是上过前八十回的回目的——醉金刚轻财尚义侠!呵呵,一个不重要的人,曹雪芹能随便让他上回目吗?一个上过章节回目的人,最后就莫名其妙的没了?”

    马恒元强撑道:“这种配角不需要交代。”

    张烨笑道:“那好,我再问问你,小红呢?小红又去哪儿了?”

    “小红?这个……”马恒元被噎住了。

    对于小红,林玉红,知道的人更多一些。

    开始还没太注意,张烨这么一提,大家倒是都想起来了,是啊,小红呢?

    张烨对众人道:“如果非要说醉金刚是无关痛痒的配角,那小红总不是了吧?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小红可也是上过回目的人,而且是不止一次上过回目的重要角色,二十四回「痴女儿遗帕惹相思」,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第二十七回,写小红因说话知趣,口角伶俐,被凤姐赏识起用。”张烨事先也早有准备,立即让工作人员给出资料,打出在屏幕上,指着上面道:“白纸黑字清清楚楚,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从前八十回中就看得出来,曹雪芹虽然用语不多,可却不止一次提到这个角色,那么在八十回后,小红这个人为什么没有了?”

    谁也回答不出来了!

    张烨追问,“这还叫情节人物都很完整?如果现在通行本的八十回后真的是曹雪芹所写,那么曹先生就算是再糊涂,再病重,再笔误,也不可能活生生把一个他之前设定好的重要人物和铺垫给忘了吧?”

    一直都是别人在质疑张烨,张烨全一一解释!

    如今,轮到张烨发问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解释的了!

    张烨还不算完,再拿出一份资料来,“如果有人非要咬死说小红就不是重要角色,或者曹雪芹就是把她给遗忘了,忘了在后面写小红的情节,那么好,大家请看屏幕上脂砚斋的批语,脂砚斋这个人我昨天讲课已经讲过了,我也说到了整部书里提都没有提过的‘狱神庙’,但我当时并没有给出这段资料,好,现在来看一看,这就是脂砚斋的批语,明明白白地写了,小红在后面狱神庙中还会出现的!而且还救了贾宝玉!就算现今红学界并不认脂砚斋的古本,但你永远不能否认它的存在,脂砚斋是信口胡诌的?怎么可能!就算他胡诌,也不会胡诌出一个连提都没提过的地方和情节吧?而且连脂砚斋都记得小红这个人,曹雪芹怎么可能忘了?无论大家怎么解释,怎么圆,都是说不通的!通过小红这个人物,也恰恰能证明我的观点是正确的!不是曹雪芹将这个重要角色忘了,而是后来的续写者,把这个角色忘了!”

    “你这说法……”马恒元说了句,却断了,没有下文了,最后还是黑着脸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发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真的反驳不了!

    文学界的人已经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了。

    这个张烨还真够可以的,真是把《红楼梦》给从里到外地研究到了骨子里啊,什么问题居然都难不倒他,居然都能答得出来,而且回答解释的同时,还能去证明他的观点,难道……他说的才是真相?

    不能啊!

    这太难让人接受了!

    这可是颠覆历史的观点啊!

    殊不知,张烨当然说得过去他们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因为张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他是和他那个地球的所有文学家和红学家一起跟他们对簿!

    宋学姐高高举起了手,“张老师。”

    “小宋,你说。”张烨点了她。

    宋学姐起身,严肃道:“你能不能再举几个例子证明八十回前后不是一个人所作?还有证据吗?”

    张烨笑道:“当然有,但是……”看了眼手表,“今天的课程时间已经差不多快到了,还剩三分钟。”

    周学长忙道:“哎呀,您再讲讲吧!”

    宋学姐也立即道:“这就结束了,很多人今晚肯定睡不好觉的,能不能再延长一会儿时间?延长十分钟也行!”她是求知若渴。

    “是啊!”

    “接着说吧!”

    “别下课啊!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张老师您这是吊胃口啊!惨无人道啊!”

    “必须接着讲!今天别下课了!我们听到晚上都行!”

    其他北大学生一听要下课了,都唧唧喳喳起来,会场一下子乱哄哄,这你妈刚听得上瘾呢,哪儿能下课啊!

    张烨无语道:“你们很多人下午还有其他课呢。”

    “不上了!”

    “对,逃课!”

    “就听您讲了!”

    “别的课也没心情听了啊!”

    北大学生们也很光棍,当着前排的那些北大校领导和讲师的面儿,就这么喊上了。

    张烨也没辙了,看向吴则卿,“吴校长?”

    吴则卿回头看了看学生们,又和身旁的另一个副校长交流了一下,最后拿起话筒道:“可以再延长二十分钟。”

    好多记者看了这一幕都哭笑不得,以前他们上大学的时候,都巴不得早下课呢啊,哪里有争着喊着不让下课的?老师想不讲了都不行?这也太欠了!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张烨的公开课,确实太精彩了!

    张烨就不矫情了,“好,那大家既然喜欢听,我就再多讲一会儿,呵呵,反正你们不急着下课,我也不着急。”

    姚蜜笑嘻嘻地对话筒道:“只要您不累就成。”

    张烨微笑,“你们不累,我肯定也不累,我曾经录节目,做过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八点录到晚上九点,现场观众换了六七拨人,我十三个小时没有休息,下了班以后我还溜溜达达地吃了碗拉面才走回的家,呵呵,我这人就是工作狂,你们要是想听到明天早上,我都能给你们讲。”

    “哈哈哈!”

    “张老师威猛啊!”

    “别,明天早上我们可受不了!”

    学生们的精神一直在绷着,一直被张烨牵着走来走去,过瘾是过瘾,精彩是精彩,可人的注意力毕竟是有限的,这也是为什么每节课都会规定固定下课时间的,都是有科学根据的。既然还要继续讲,那么自然要调整一下方法了,张烨就说了个题外话,让大家笑笑,扯一扯闲篇儿,也是让学生们稍微放松一下精神,这样的话,是有助于大家继续认真听课的。

    文学界的人不清楚。

    但北大这些搞教育的老师们都看出来张烨的用意了,有张有弛,有松有紧,这个新来的张烨老师,真的是越来越像个人民教师了,肯定了张烨的能力,他们这下对张烨的偏见也少了许多!(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