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20章【红楼梦只有一百零八回!】
    快一点钟了。

    北大大礼堂内。

    张烨进来了,可就算是在后台的休息室,也能听到远处咋咋呼呼的热闹声,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因他而来,都是来听他讲课的,一时间,张烨也感受到了一股心潮澎湃的感觉,在心底不断沸腾。就像他说的,他其实一直都不太爱说话,跟家里是,上学时也是,那都是班里比较低调的主儿,从来引不起别人的注意,可是真当有个什么活动,有个什么舞台,那张烨可就精神了,他就是个典型的现场型选手,人越多,场面越大,这厮越来劲,越浑身力气。

    “还有几分钟?”张烨问。

    “张老师,还有十分钟。”一个礼堂的工作人员道。

    “好,投影和话筒之类的都弄好了?”张烨道。

    工作人员道:“都调试好了,您放心吧,保证没问题,之前都调试过好几次了。”

    张烨笑道:“好,多谢了,辛苦大家了。”

    “瞧您说的,这不是都应该的嘛。”几个工作人员都很客气,他们也知道今天的北大焦距了多少社会的目光。

    ……

    会场。

    摄像机都搭好了,有北大方面的,也有列席记者方面的摄像人员,之前提交过申请,今天他们被允许了摄像,不过想要发布公开课录像的时候必须要有北大方面的授权和审核,这是前提。

    摄像机足足有七八台。

    五六千人的座位也座无虚席,好多学生都没挤进来。

    吴则卿和几个张烨不认识的面孔是最后来的,一过来,坐在前排的不少人都和他们打招呼。

    “吴校长。”

    “王主任来了?”

    “陈校长,好久不见了。”

    这是北大的校领导团队,一共四个人,个个级别都不小,最高的应该和吴则卿差不多。寒暄片刻,大家都落座了。

    跟他们打招呼的,自然也不是一般人。

    最在第一排的,几乎都是文学界历史界的前辈专家。

    比如钱老,跟吴则卿和那个陈副校长就都认识,可能跟陈副校长更熟悉一些,俩人聊了好半天。

    吴则卿则在和一个妇女说话。

    严玉笑道:“吴校长,你们北大可真是出人才。”

    “还好吧。”吴则卿柔和道:“比不上你们作协,严副主席今天也来了?听说你正忙着新书发售呢。”

    严玉,国家作协的一个副主席,作家,学者,红学专家。

    严玉一翘嘴角,“是忙着新书呢,不过没办法啊,我这本新书就是写《红楼梦》鉴赏的,您北大的张老师一下给《红楼梦》全盘否定了,我这也发布不下去了啊,所以只能过来‘学习学习’了。”

    谁都听得出来严玉的讽刺。

    吴则卿端庄着笑容,“学习谈不上,大家相互讨论吧。”

    旁边另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人说话了,“跟张烨我们可讨论不着,吴校长,你我是尊敬的,但张烨啊……”自顾摇摇头。

    钱老插了一句,“小杨,你这是带着情绪呢啊?呵呵。”

    这红学家杨老师道:“钱老,我可没情绪,我啊,就是‘盼着死同行’的人,我能有什么情绪?”

    果然来者不善。

    话里话外都带着刺。

    曾教授出言道:“老杨,小张老师这张嘴确实那啥了一点,不过在学术上,他还是专业的,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替小张老师给大家陪个罪。”他们是教北大中文系的,来人大都也是文学界的专家,基本都认识,就算不熟悉,相互之间也都见过面或者听过对方名字的,这圈子不大,也有很多交叉。

    老杨摆手道:“那可不用。”

    京城作协副主席孟东国也来了,看表道:“还不出来?”

    人大的马恒元教授也在其中,大家都来组团踩呼张烨了,准备看张烨的笑话来了,怎么能少得了他啊,“时间快到了吧?”

    常凯歌看看他,“马教授还挺着急。”

    马恒元臊不搭眼道:“我下午还有课呢,听个半小时就得回去了,这个小张还非得卡着时间讲?这么多老前辈和业内专家在下面都等着他一个后辈?”

    这就是没事儿找事儿了。

    北大的好多讲师都瞥瞥他,心说谁也没求着你来啊!

    倒计时三分钟……倒计时两分钟……

    最后一分钟,张烨从后面走上主席台。

    掌声稀稀拉拉,不是很多,也不是很齐整。

    只有姚蜜和一些特别喜欢张烨的人在那边尖叫鼓掌,虽然掌声有限,可最后竟然还显得挺热闹。

    “张老师帅呆了!”姚蜜喊道!

    姚蜜的舍友也起哄,“张老师我爱你!”

    这话一来,五千人的会场顿时发出哄笑的声音。

    前排那些红学家和文学家都微微摇头,这是研究学术,又不是搞个人崇拜搞追星,好好一个课堂像什么样子啊——反正张烨无论怎么样,他们都看不顺眼,这次来就是等着张烨讲课出现逻辑错误,然后他们好给出致命一击的。

    记者们都打起了精神。

    “来了来了!”

    “快,摄像机开了!”

    “检查一下画面!千万别漏了镜头!”

    北大学生们也都神情兴奋地望着主席台,很多人都好奇张烨今天会怎么讲,还有好多人并不关心这个,他们只是来看乱子的,想看看张烨老师到底还能丢出什么样的重磅炸弹震惊世人!

    胡飞微笑地望着上面。

    赵国洲和王小美也低声交流起来。

    ……

    台上。

    张烨驻足而立,摸了摸架子上的话筒,笑着看向台下几千人的座位席,深吸了一口气,很享受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就像他很喜欢这个世界章远棋的那首成名曲《我不信》。这首歌其实说的就是他自己。

    我不信,我生来就比别人差。

    我不信,我就一点都没才华。

    我不信,我注定只能在人下。

    我不信,我的声音永远无人应答!

    如今,张烨的声音已经传到了很远,他得到了大家的回应,他做到了一直以来都盼望的事、期待的成就,并在将来还会喊得更远——这就是他决心要走的路,坚定无比得要一直走下去的路!

    “大家好。”张烨挂着笑容拿起了话筒,“今天是一堂很特殊的公开课,来了很多校领导,来了很多文学界历史界的前辈老师,来了很多教育界的学者,还来了很多记者同志,作为一个北大选修课的讲师,我个人是受宠若惊的,也欢迎大家的到来。嗯,因为一些特殊情况,校领导找到我要我更改一下公开课的方式,我也同意了,所以下面要发一些话筒下去,给一些我的学生们,也给一些文学界的专家们,毕竟礼堂太大,如果在下面发言的话,肉嗓子也听不清楚。”

    几个北大工作人员过来了。

    “给我一个。”

    “我也要一个话筒。”

    “这里,我拿一个。”

    一些文学界的人都争相要来了话筒,比如严玉,比如孟东国。剩下的则是给了张烨班级的学生,大家都是集中在中排前面的一个区域的,安排在了一起,姚翠和宋学姐周学长他们也拿到了话筒。

    张烨道:“今天我的课,大家可以随时提问,不只限于我的学生,不过也请在提问的时候注意不要扰乱课堂,也最好不要在我没讲完重要东西的时候打断我。”

    “不打断你?”

    “什么叫讲重要东西啊?”

    “那还叫什么随时可以提问?”

    几个文学界的人都冷哼不已,张烨这话明显是对他们说的。

    张烨也很光棍,回答道:“至于怎么才叫不要在重要讲述中打断我——这个解释和最终决定权在我。”

    嘿!

    好你个小子!

    文学界的不少人又被激怒了!

    曾教授和苏娜几个中文系老师都苦笑不跌,张烨看来是跟他们干上了啊!

    学生们和不少记者们都激动不已,这堂课还没开始,一上来就火药味十足啊,接下来肯定是有好戏看了!

    “现在开始讲课。”张烨看着他们道:“没有提问和发言的话,拿着话筒的人最好先将话筒关闭,避免产生噪音影响大家。”说罢,张烨深呼吸了一次,笑呵呵的开始了,“上一节课,我们讲到了《红楼梦》,我列举出了很多资料文献的证据,来佐证我的观点,《红楼梦》大体八十回后并非曹雪芹先生的原笔,大家回去应该也有人查过了,小宋,这方面的功课你做了吗?”

    宋学姐见张烨叫到了自己,也坦然地站起来,打开话筒道:“我做了,您给出的证据都确实存在的,而且……我现在暂时反驳不了。”

    张烨看向其他人,“各位同学,谁还有其他证据能反驳我昨天给出的资料文献?有的话,咱们可以继续讨论。”

    北大学生们都没说话。

    连文学界那些人也都欲言又止,最后没吭声。

    张烨拿出来的证据资料,确实是有一点力度的,而且他们也还真的没有什么其他文献去否定那些证据,不过这可不代表他们承认了那些证据,那几首诗,力度上还是欠佳,而且权威性不大。

    张烨点头,道:“既然没有人有反驳的资料,那么上一节课的内容我们就姑且先画上句号,先不提了。”

    孟东国一愣。

    马恒元也眉头皱成一团。

    不提了?这是文学界这帮人都没有想到的,严玉这个共和国作协副主席也微微诧异,平心而论,那些证据还是拿得出手的,还是有一些研究价值的,他们一直以为,张烨会在后面的课程里死缠烂打,就抓住那几个证据不放来证明他的观点,反正也没人反驳的出,也没有其他文献驳斥,张烨一口咬定这个他们也没办法,可谁曾想,张烨竟然主动放弃了这些!

    你要干嘛?

    没了这些,那你还能讲什么?

    只有钱老微微点头肯定,在学术上,小张是严谨的,不抓住过有的不放,而是想从各个角度阐述,这才是做学问应有的态度,也只有这样,最后得出的结论才会让大家信服,不然车轱辘话来回倒,大家即便觉得有一点道理,也不会信服你的论点的。

    常凯歌和甄书全则有些担心,这个小张啊,可别玩出火来啊!

    张烨很从容,淡淡道:“我知道大家对我第一节课给出的资料,是有所怀疑的,或者根本就不相信,只是碍于没有资料反驳所以没有说话,那么我们今天干脆就不提这些了,上节课的这些资料,是我从历史文献资料的角度上对我观点的一个证明,那么今天这节课,我会从《红楼梦》一百二十回通行本当中的文字和故事里跟大家聊一聊,用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证明我的观点!”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了。

    会场一下子变得很静谧。

    留了一秒钟,张烨才开口道:“有心的同学可能已经听出来了,可能有人会奇怪我的用词,我昨天的讲课和今天的措辞上,总是会说大体八十回后的《红楼梦》,要不然就是说通行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但大家回忆一下就知道,我从没有说过曹雪芹的《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怎么怎么样,有人会纳闷,心说你为什么不说曹雪芹《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呢?”

    宋学姐眨眼。

    周学长他们也开始回忆。

    还真的啊!好像张烨老师真没这么说过!

    “这是为什么啊张老师?”姚蜜打开话筒说话了。

    张烨淡然道:“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我为什么从不这么说呢?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曹雪芹的完整版的《红楼梦》,并不是一百二十回!”张烨看着大家,在第二节课开讲之初,就又一次让所有媒体所有学生所有文学界的人士一片哗然,“真正的原版《红楼梦》,其实只有一百零八回!”

    马恒元无语在那里!

    孟东国和文学界的几个人都拍了脑门!

    一百零八回?张烨啊!你这是要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将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给全部颠覆了吗?

    我靠!

    你这是越来越胡说了啊!

    学生们那边也一下子炸锅了,议论声暴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