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19章【第二堂公开课!】
    大礼堂外。

    广场挺热闹。

    来自津市一个地方电视台的女记者和摄像师,先是被中文系的姚蜜给聊晕了,再是被北大一个数学系眼镜男聊懵了,最后直接被大三学霸宋学姐给聊傻了,津市的女记者此刻只有一个感觉,北大的人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啊,她就是想简单采访一下而已啊,要不要这么艰难啊!

    “第十一个难题是……”

    “同学,同学,已经可以了。”

    “没有,我还没说完,第十一个难题是贾府里的一个重要角色……”

    周围好多中文系的北大学生都认识宋学姐,甚至其他系的人也有好多久闻宋学姐的大名,一看那女记者的表情,大家都乐不可支起来!

    “太逗了!”

    “哈哈,宋学姐老毛病又犯了!”

    “一提到学术问题,那是根本停不下来啊!”

    “这几个记者真倒霉,问谁不好啊非问宋学霸,还敢问学术问题,这要不跟你聊个一小时,宋学姐都妄称学霸啊!”

    北大人才济济,从此也可见一二。

    那头的姚蜜让室友帮她排队,自己则是见到记者和摄像机就往那里挤,一个劲儿说张烨的好话,又给另一大批记者聊晕了,见到姚蜜就躲!

    中文系的老师们也来了。

    只要是下午没课的,几乎都到了现场。

    看到记者的窘态,看到拥挤的人群,跟张烨关系不错的曾教授微微一笑,“这场面,我看五千人的礼堂也不够坐啊。”

    苏娜微惊,“这么多学生?”

    系主任常凯歌蹙眉道:“这得有多少逃课的啊。”

    甄书全打趣道:“这回校领导也有不少人会到场,走吧,咱们先入场吧,我看要是晚了啊,连咱们几个的座位都没有了。”

    除了中文系的老师,里面还有历史系和其他院系的老师过来凑热闹,看到后也相视无语,张烨的课就只是一个选修课啊,只是一个一百多人的班级,结果这公开课来了多少人?五千人?这是要干嘛啊!这已经打破了北大公开课上座率的记录了啊!以前这种大礼堂,都是开会做演出用的啊!学校留给张烨做公开课,就是考虑到人可能比较多,但也没想会坐满啊,现在看情况,别说坐满了,这你妈可能都不够坐的啊!在里面,他们甚至看到了自己系的学生,明明下午是有课的,可现在这帮学生却都在那儿排队往里挤呢,正课都不上了!

    人比人得死!

    货比货得扔啊!

    张烨的号召力,这些北大讲师们是真无话可说了,不过他们也知道比不了人家,毕竟张烨本身就是明星,而且他抛出的东西实在太惊人了,要是他们这些讲师也敢在北大放话“西游记根本不是吴承恩写的”,他们肯定也能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关注,可关键是,他们不敢啊!

    “张烨昨天把文学界得罪了?”

    “是啊,微薄发了个打油诗,这是把文学界得罪死了!”

    “他也真是的,他那观点还站不住脚呢,就敢这么得罪人?”

    “咱们北大可是百年名校,可别牵连到咱们学校的声誉,希望张烨今天真能拿出点真刀真枪的铁证,不然可善了不了。”

    “嗯,刚才外面的时候,我看见刘主任请了一些文学界的专家吃饭呢,应该都是要参加公开课的。”

    “张烨这是把自己逼上绝路了。”

    “但愿他能圆回来吧,要是收拾不了这个残局,那就丢人丢大了,不但丢他自己的人,还丢咱们北大的人。”

    几个院系的北大老师,这时都带着些忧虑。

    中文系的书记和主任也都差不多的想法,这已经不是张烨一个人的事了,而是整个北大、整个中文系的事了,如果出了问题,常凯歌和甄书全也得担责任啊,而且这个责任太大了——编排四大名著之一妄图篡改历史诱导学生,这责任,他们但都担不起。若是普通大课上说一说也就罢了,传不出去,传出去了也能收得回来,然而现在却覆水难收了,全社会恨不得都知道了,学生来了这么多,记者来了这么多,张烨这厮好像还嫌不够乱似的,昨晚居然又加了一把火,把整个文学界都给骂成了孙子,文学界这下也兴师问罪地来了几十号人马,再加上教育界的,历史界的,得,今天的北大可谓是群英荟萃,找茬的,看热闹的全来了!

    这个张烨啊!

    太不让人省心了啊!

    ……

    与此同时。

    张烨的车子进了北大校门,并且打着电话。

    “儿子。”是老妈打来的,“你这祸闯大了!”

    张烨呵呵笑,“妈,您就放宽心吧,我有分寸。”

    老妈气道:“我跟你爸早上起来看早间新闻才知道你弄出这么大的乱子,你是要死啊你,闲着一天都不行啊!四大名著你都敢踩呼?现在可好,所有人都骂你呢,你是真不消停啊你!”

    张烨哎呀道:“我真有数儿,行了妈,让我爸也别惦记了,我到北大了,该准备上课了,不说了啊。”

    电话刚挂。

    铃铃铃,吴则卿的号码显示出来。

    张烨赶紧放慢车速接起来,“吴校长。”

    “到了吗?”吴则卿温雅的声调很好听。

    “到了,刚进校门。”张烨道。

    吴则卿一嗯,“准备的怎么样?”

    张烨笑道:“差不多吧,具体还要看现场发挥,我也没准备稿子,我是那种典型的现场型选手,呵呵。”

    吴则卿道:“那我就放心了。”

    “您真放心我?不怕我出岔子?”张烨奇怪道。

    吴则卿坦然道:“我既然邀请你来北大,对你自然是百分之百信任的,不用管别人怎么说,按照你的思路讲课就行了。”

    张烨闻言,略有些沉默,“……谢谢您。”

    吴则卿道:“不说了,马上我也要去礼堂听你的课了,你今天会怎么讲,说实话我还是挺期待的,别让大家失望。”

    “您放心。”张烨挂了线。

    对于吴副校长的信任,张烨真的是很心暖,这种感觉他很少体验过,在电台的时候,领导给他轻视,在电视台的时候,领导给他打压,就算是在维我网络电视台,张烨的每次出人意料的举动和抉择,比如脱口秀的新节目形式,都也遭到了领导和周围人的质疑,是磕磕绊绊地在推行,最后还是用成绩才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延长了节目的播出,不然早被公司给毫不犹豫地砍掉了。但在北大,情况却有些不一样,张烨也没想到会碰见吴则卿这么一个如此百分之百信任自己的校领导,比起质疑四大名著作者来说,从未出现过的脱口秀算什么阻力?少儿故事会的电台节目算什么压力?担任《百家讲坛》讲师算什么问题?这么一比,这些阻力都太小儿科了!可就是张烨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甚至“大逆不道”的观点,吴则卿居然支持他!

    全社会都在骂他啊!

    但吴则卿力挺他的态度却从未变过!

    张烨喜欢这种信任,也感激这种信任,您既然信任我,那你放心,哥们儿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也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下了车。

    张烨直奔大礼堂的后门,那是内部专用通道,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也认真了起来,收起了那些松散。

    “嘿!小张。”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了。

    张烨一看,也迎了上去,“胡哥,你也来了?”

    正是京城电视台的胡飞,张烨的老领导,“是啊,过来支持一下你,正好也是跟这边认识个老师,走后门过来的,你这公开课的座位可不好弄啊,托关系都才弄到一个位置,这我还欠了人情呢。”

    张烨马上道:“您跟我说啊,我给您留地方。”

    胡飞笑眯眯道:“知道你得备课,正忙呢,哪儿能打搅你啊。”

    “我备什么课啊,就复印几份资料就行了,我您还不知道啊?什么时候用过稿子,都在脑子里呢。”张烨笑道。

    “张烨老师。”后面又来人了。

    胡飞道:“得了你忙吧,我先进去了,回头再聊。”

    “行嘞。”张烨这才回头看去,“哟,小美老师,赵总监。”

    是京城电台的播音主持王小美和张烨的老领导赵国洲。

    赵国洲微笑道:“好久没见了,行,现在闹的动静是一天比一天大啊,幸亏我跟历史系认识个主任,不然想听你的课,进都进不来。”

    王小美还是老样子,不爱说话。

    张烨笑着跟俩人寒暄了几句,确实是好久没见了,这下一见面,还真挺亲切的,张烨也挺想念老朋友的。

    俩人一走,又来人了。

    “咦,小张。”有人叫他。

    张烨看去,眼睛一亮,“钱老。”

    钱老是文学界的老资历,曾经在京城楹联大赛中担任第一评委,跟张烨也算是交情不错的老相识了,不止一次发言支持过张烨。

    “您怎么来了?”张烨挺高兴。

    钱老捋捋胡子,“听你讲课来了呗。”

    张烨受宠若惊道:“您可别这么说,我受不起啊。”

    “哈哈,你受不起谁受得起啊?”钱老指了指陆续从后面进场的人,“今天来的,不都是听你讲课的么,以你的才华和学识,早就有资格给大家讲学问了,昨天你给出的证据很关键,也很有力,我也是实在好奇啊,这不就来了么,嗯,一会儿好好说,今天我也是你的学生,都听你讲。”

    张烨赶紧摇手,“别别,您这是捧杀我。”

    钱老又瞄瞄他,“不过我还没跟你小子算账呢,那首打油诗怎么回事啊?把我也给骂进去了啊!”

    张烨笑着赔罪,“对不住对不住,我是一时嘴快,不过我那打油诗可没算上您,在我看来,您不属于文学界的,您啊,是属于文化界的,文化界这圈子可大了,比文学界可高一层。”

    钱老乐道:“得了吧。”

    好多人陆续从专用通道进场,都看到了张烨,却没有人跟他打招呼,倒是跟钱老打招呼的挺多。

    有人瞥瞥张烨。

    有人略带恼火地望着他。

    有人什么也不说,就是不断摇头。

    显然,估计都是张烨嘴里那“盼着死同行”的文学界人士,不过没看见什么重量级的人物,应该都提前入场了。

    “哼!”

    “这就是张烨?”

    “狂妄自大!”

    “我倒要看看他今天能说出什么来!”

    张烨耸了下肩膀,对钱老笑道:“您看见了吧?今天没几个是来听我讲座的,都是来看我笑话的。”

    “谁让你老招人家的。”钱老拿他没辙地笑,“你一个地图炮都给人家骂了。”

    “可我没骂错啊。”张烨没有这个自觉,“除了您和少数几个文学界的朋友,您看文学圈里有几个人看我顺眼的?噢,我一个播音主持科班出身的人,就不能搞文学了?就不能搞得比他们还好了?我一有什么事他们就围攻,我一出什么诗词文章,他们就说不行,这什么道理!我说他们‘盼着死同行’可一点不冤枉他们吧?”

    钱老道:“你啊,打击面太大了,文学界还是有很多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的,没你说的那么一潭死水。”

    张烨笑道:“除了您这个前辈,其他我可没见着几个,真有事儿的时候,社会真需要他们的时候,一个个都躲了,那叫一个安静,一没事儿的时候,全都蹦出来了,窝里横,就擅长排除异己,打着论资排辈的大旗举着道德的大棒开始玩命抡自己人,呵呵,抡别人我不管,你别抡我,哥们儿可不管文学界这套光荣传统,你抡我我就抡你!您觉得是他们抡的过我还是我抡的过他们?我一靠嘴皮子吃饭的主持人,他们跟我比这个?我让他们半片嘴皮子他们也骂不过我啊!在我老本行的领域上想对付我?这不是逗我玩呢么,我还就跟他们较上劲了!”

    “你这张嘴啊。”钱老摇头苦笑,“给你这嘴要安在宇宙飞船上,那船能飞出银河系去都停不下来!”

    不远处几个历史界的专家也入场了,偶然间听到了张烨这段话,都一个个脚下一绊,差点摔倒在地!

    他们脑子里此刻就有一句话!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这个张烨老师,还真是传闻不如见面,这是比传闻还要混不吝的主儿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