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18章【万众瞩目的一天!】
    第二天。

    一大早,窗外寒风飘逸。

    天还没亮,好多人才刚刚起床,有的人准备上班,有的人做早餐,有的人准备送孩子上学。

    就这么个时候,晨报和一些地方电视台的早间新闻里就传来了今天下午一点钟在北大礼堂举办的《说红楼梦》公开课的消息了,新闻里面还有张烨讲课时的视频截取,比如张烨那最关键的“后四十回压根不是曹雪芹写的”这句话,被无数家媒体又一次报道了出来。虽然有一些电视台并没有播,有一些人也并不怎么关注,可是好歹也如此大的曝光率了,从昨天到今天的新闻报纸以及网络上的骂战,此时,不关心的人依旧不关心,但关注的人也大都知道了消息。

    张烨又一次成了新闻焦点!

    “北大方面的表态,是支持并鼓励这次学术上的重大分歧的,并且官方微博发言力挺张烨老师!”

    “张烨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相,现在还没有一个学术界的权威人士百分之一百地给予肯定,大多数学术界专家都持否定意见,于是,张烨今天在北大的第二堂公开课,已经是万众瞩目,也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如果属实,这将颠覆历史!”

    “张烨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还是哗众取宠?”

    “最新消息,继昨天的报导后,张烨微博上再次开炮,发出了一首打油诗,用‘搞文学盼着死同行’的结尾句,炮轰了整个文学界,当晚便引得众怒,在红学机构、京城作协等文学组织的带领下,文学界不计其数的专家学者都公开发表声明,对张烨语言不敬和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严厉谴责!其中更是有一部分红学专家和文学组织表示,会亲临公开课现场与张烨对簿,揭穿他所谓的《红楼梦》的真相!”

    “现在,让我们再重新回顾一下事态的发展,造成这次教育界文学界和历史界一片哗然的起因,就是新任职北大讲师的张烨,在《古典名著鉴赏》的第一堂课上抛下的一颗重磅炸弹……”

    事件越吵越热,今天又达到了一个高点,很多早晨出门上班的人,跟公交车上,地铁上,都在议论这件事。

    一辆15路汽车上。

    “张烨就是个战士啊!”

    “哈哈,这话对,他真是战士,跟单位战完跟领导战,跟领导战完跟广电战,现在又跟文学界战上了!”

    “不过我看他的课了,证据很足啊。”

    “那就不清楚了,这个谁都说不好。”

    “他说的对不对,今天应该就能知道结果了。”

    “听说得去不少专家教授啊,北大估计热闹了!”

    这样的议论,发生在京城各个角落,甚至外地一些省市也同样有类似的画面,张烨这次不但引起了舆论关注,还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

    家中。

    当事人却还在美滋滋地熟睡。

    天亮了,天大亮了,天……特别大亮了。

    张烨这才睡醒了,一看表,好嘛,都午前十一点钟了,这一觉睡的太长了,不过也睡的张烨神采奕奕,精神状态十分好。他先叫了份外卖,然后进卫生间洗澡,吹好头发出来后,披萨也到了,开吃。

    随即,张烨拿好资料和讲案,下楼开车往北大奔去。

    ……

    中午。

    十二点多。

    北大中文系的园区已经被人挤爆了,不计其数的记者采访车停在那里,一辆辆外面牌子的轿车开了进来。

    这次公开课的礼堂能容纳五到六千人,并不在中文系,而位于不远处的一个单独建筑,门口有很多北大工作人员把守,维持秩序,检票入场。其实也没票,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北大学生是要拿学生证才能入场的,必须保证是本校生,记者则需要持记者证,每个报社或电视台还要控制数量,最多不能超过三人,至于一些特别的“嘉宾”,比如作协的人,比如红学组织的人,报批申请后,会有专人从另一侧门带进礼堂的,所以那些信誓旦旦要揭穿张烨的“嘉宾”们,暂时还没看到。

    这个门前挤的全是北大学生。

    “别推我啊!”

    “走不动了!别挤!”

    “嘿,谁踩我脚丫子了啊!”

    “前面的快一点啊!一会儿没座位了!”

    “让我进去啊!靠!挡我者死啊!”

    好多北大的教授和老师都无法理解地看着这一幕,已经无语了,礼堂门口的小广场上,竟然涌满了两千三的学生,而且这个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这还不包括已经拿学生证入场了的学生呢!就这么个场面,如果不是大家事先早知道了消息,他们绝对不敢想象这会是一堂公开课的现场!要是谁都不说的话,有人可能还以为是哪个一二线的大牌明星过来开演唱会了呢!

    学生来的太多了!

    整个场面显得有些疯狂!

    一些记者暂时没挤进去,只能在外面排队,然后也不闲着,原地就展开了采访和拍摄,他们这次采访是得了北大的授权了。

    一个女记者拿着话筒,对前面的摄像打了个手势,三二一后,立即道:“观众朋友们,我现在身处北大校园,我的背后就是这次关于《红楼梦》争议的公开课现场,大家可以看到,小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都在排队入场,来,让我们先采访几个同学。”说完,她侧头找人,“这位同学,你好。”

    姚蜜回头,“啊?”

    女记者笑道:“采访你一下,你听过上次的公开课吗?”

    “听过啊。”姚蜜笑嘻嘻道:“我就是选修《古典名著鉴赏》课的。”

    女记者道:“那太好了,对你们的老师张烨,你们都有什么评价?”

    姚蜜嘿笑道:“那还用问吗?张烨老师是我心中最优秀最出色最幽默的老师,他,是我的偶像,他,是我的精神导师,他,指引了我前进的方向,他,照亮了我光明的远方,我们敬爱他,敬爱他的吃苦耐劳,我们喜爱他,喜爱他的……”

    女记者都被姚蜜给聊晕了,“哦哦好我知道了!”

    姚蜜诶诶诶一声,“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没说完呢!”

    女记者心说幸亏不是开的直播,你还说什么啊说,你这说散文呢啊你,北大中文系的姑娘都你妈这么能侃吗?

    李立窃笑不已。

    姚蜜宿舍的舍友也都乐了。

    李英道:“小蜜,你给人聊跑了!”

    姚蜜气闷,“怎么走了,我还想给我张叔儿多说几句好话呢。”她爸跟张烨是忘年交,她当然向着张烨了。

    那边。

    女记者又采访到了别人,“你对张烨这个老师怎么看?”

    “没怎么看啊,我不是中文系的。”那是个数学系的北大学生。

    女记者眨眼道:“张烨昨晚在微博上公然炮轰文学界,那个打油诗你看了吗?你是怎么评价的?”

    那数学系眼镜男道:“没评价啊。”

    女记者呃道:“你一点想法都没有?”

    眼镜男摊了摊手,“能有什么想法,张烨老师每次不都是以等差数列的间隔骂人吗?不是一直都这样么?”

    女记者:“……”

    这时,女记者和摄像都看到了一个从身前走过的面目清秀的女孩儿,戴着眼镜挺书卷气的,女记者立即上前,“同学!”终于看见个正常的了。

    “嗯?叫我?”宋学姐推推眼镜,看过去。

    女记者微笑地把话筒拿过去,“采访一下你,你对《红楼梦》只有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创作的这件事,是认同还是反对?”

    宋学姐再次推了下眼镜框,道:“首先,你这个说法不太严谨,不应该是《红楼梦》前八十回,因为《红楼梦》的前八十回也不算完整,有些丢失,所以你这么问的话我没办法回答,你应该问《红楼梦》大体前八十回,这样我就能回答了,我的观点是不赞同也不否定,因为张烨老师给出的证据确实有点震撼了我,我昨天夜里一宿没睡,翻了很多资料,根本无法否定张烨老师给出的证据,我发现我推翻不了,于是我试着想从通行本一百二十回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去证明张烨老师的观点,但我还是没有能证明,可能是我学识有限,我在其中碰到了十三个问题,第一,也是最严重的逻辑问题,那首所有红学家都头疼的贾宝玉的诗,这个怎么解释谁也给不出来,而且这首诗就是在大体前八十回的,张烨老师也逃不过去,我很好奇今天张老师会不会也避开这首诗不谈糊弄过去,第二个难题,是后四十回的衔接,我并不觉得有毛病,如果后四十回和前大体八十回不是一人所作,这个地方就……”

    作为一个北大中文系的学霸,宋学姐是很严谨的,源源不断地对着镜头说着。一共十三个难题,宋学姐耐心地一一讲述,连磕巴都不打,好像不用喘气似的滔滔不绝、津津有味地说。

    我的天啊!

    这都什么人啊!

    摄像师脸上已经冒黑线了,女记者看着这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儿,差点泪流满面地仰天长啸一声“我草”!

    咱们能不能好好聊天?

    咱们能不能都说普通话?

    我草这里还有没有正常人啊!还有没有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