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07章【哑口无言!】
    短暂沉寂。

    “还是不对!”

    “这观点站不住脚!”

    “对,不可能是高鹗写的!”

    “虽然没有证据,可,可这还要什么证据啊?”

    好多不是《古典名著鉴赏》选修课的人也议论哄哄了,不过到了这时候,大家都也觉得这次的课是来值了,因为无论张烨的观点如何,这次的公开课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能轰动教育界和文学界的!

    学霸宋学姐就那么一直站着根本没坐下了,因为坐下后她还得站起来提问,太麻烦了,对于张烨的观点她有太多问题,只见她一举手,又直接说话了,“对不起张烨老师,您的观点我还是接受不了,后四十回是高鹗所著的证据依旧不足以说明问题,资料太少,凭空想象太多,而且高鹗就是个负责整理书卷的人,也不具备书写《红楼梦》的素养,不可能续写得那么好。”

    张烨摇摇手指,“小宋,这你可就错了。”

    “为什么?”宋学姐反问。

    其他北大的师生们也看向张烨。

    张烨又信誓旦旦地放了话,“高鹗是具备续写《红楼梦》的素养和条件的,而且在那个时代,我认为也只有高鹗具备!呵呵,大家别这样看着我,你们对高鹗的了解可能不够,多半只是知道他是一个整理者,却不知道他的其他背景,如果大家不相信,好,上面我是从资料的角度上论证,下面我就从情怀的角度上说一说,嗯,这段其实不是重点,讲不讲都可以,你们想听吗?”

    “想!”

    “当然要听!”

    “必须的啊!”

    宋学姐也点头。

    不认同是不认同,但大家还是想听。

    张烨一嗯,“那我就简单说说,高鹗一直挂着保存者传播者和整理者的头衔,其实好多人都不清楚,其实高鹗的文学素养才是他最光彩夺目的。”他看见下面的曾教授微微点头,便道:“曾教授看来是了解的。”

    曾教授肯定道:“张老师说的对,凡在有目,谅皆欣赏——这是那个时代的人对高鹗的评价。”

    张烨笑道:“是这样的,高鹗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用困厄失意、才华过人八个字足可概括高鹗的一生,落魄不遇,使他与曹雪芹有类似的人生体验,早年的科场淹滞、晚年的平淡仕途使他始终处于悲苦困厄的心绪体验中,这使他能够在情感上理解和贴近曹雪芹,完成那个动人心魄的悲剧结局,此外,我们只要翻一翻资料还能知道,高鹗为人忠厚,常常勖勉、规劝弟子们克尽忠孝,走举业之路。他的八股文写得很好,思力精到,笔力雄健。在诗文中,他还常将人生如梦的感伤情怀抹上一层佛老色彩。所有这些,我们在《红楼梦》后四十回中都可以依稀感觉到,所以从情怀的角度讲,高鹗是在那个时代最适合续写《红楼梦》的人,他也是有能力做到的!”

    一顿,张烨道:“我先前说过高鹗续写的红楼有点跟前面格格不入,但那只是个人风格的不同罢了,我没有否定高鹗,相反我还很尊敬他,他为红楼续写了结尾,方便了《红楼梦》的广泛传播,高鹗是做出了极大贡献的!”

    汗!

    怎么越说越真了啊!

    一个历史系的北大高材生突然举手说话了,“您说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红楼梦》八十回后是人续写的前提之下的,我觉得现在不是争辩到底是高鹗续写还是某个无名氏续写的问题,而是……您凭什么说《红楼梦》只有八十回是曹雪芹先生的原稿?凭什么说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是被人续写的,而不是曹雪芹先生的原作?就凭清代诗人一首诗和带有八十回字眼的小注吗?”

    张烨失笑道:“你还挺激动。”

    那历史系的学生哭笑不得,“能不激动么,您说的太颠覆认知了,合着我们这么多年的历史课都学错了?合着整个共和国的教育界都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连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的作者都没搞清楚?”

    这也是大家不相信张烨的最主要的原因!

    这么多专家,这么多学者,难道所有人都错了?不可能啊!

    虽说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可你丫这也太少数人了啊!存着这个观点的就你一个人啊!

    一个是教育界和学术界,权威中的权威。

    一个是张烨,文学圈的流-氓,播音主持圈的刺头。

    你说谁更值得相信?答案已经一目了然了,问都不用问!

    “我们是没证据反驳您……”

    “对,但您也反驳不了我们的观点啊!”

    就好比说《西游记》吧,你要偏说这书其实不是吴承恩写的而是吴承恩的双胞胎哥哥写的他的双胞胎哥哥也取名叫吴承恩从小就冒名顶替了吴承恩但只有吴承恩家里人才知道吴承恩不是吴承恩而是他哥哥而别人根本不知道这个吴承恩不是那个吴承恩但以为吴承恩就是吴承恩——真要这么说是不是也行?要是有人发表这个观点,没证据别人也反驳不了,那《西游记》的作者是不是也得改啊?

    那样,文学界还不乱套了!

    可张烨却道:“谁说我没有证据反驳了?”

    中文系大三的周学长道:“可您刚才的资料都……”

    呵呵一笑,张烨道:“刚刚只是个开场,帮助大家进入一下氛围,我既然敢这么放下话,自然有我其他的证据和资料佐证,那么首先,我想问大家一件事,《红楼梦》最早的那些古本,除了高鹗整理的版本,不管是这个本也好,那个本也好,那些流传下来最早的古本中,有记载超过八十回以后的故事吗?”

    众人一呆。

    “有吗?”

    “不知道啊。”

    “呃,等我搜索一下!”

    学生们都开始拿出手机查证了。

    曾教授也是蹙眉,闭目凝思,回忆起来。

    一个文科系的北大学生突然道:“有啊!这里有一个古本是一百二十回的!”

    张烨笑了,“这位同学,那你再查一查,这个古本是哪个年代印刷发行的,我可以告诉你,你看的这古本的原本只有三十五个回目,后面是被人在1791年以后补充印刷发行的,是改过的,按照高鹗的版本原封不动加上去的。”他也做了很多功课。

    那文科系学生一查,汗了一下不说话了,还真是。

    曾教授和常凯歌甄书全他们也有数儿了,奇怪啊,还真没有!

    张烨摊手道:“所以大家看过最全的一个古本,就是高鹗编撰的,是在1791年印刷发行的,那么我就有一个疑问了,为什么以前所有古本都没有出现过八十回以后的故事?一本也就算了,为什么八本十本里都是这样?”

    姚蜜说话了,“因为古本遗失摧毁的太厉害了?”

    这个世界的《红楼梦》古本的保存确实惨不忍睹。

    但张烨道:“可也太巧了吧?难道大家都没有这个疑惑吗?有的古本只剩下十几回,有的多一点,保存下来了四五十回,可是这些比高鹗版本还要老很多的那些古本都没记载过八十回以后的故事,到了1791年,突然一下子《红楼梦》就冒出了一百二十回完整的古本,从逻辑的角度也看得出来,这是不是太奇怪了?如果后四十回亦是曹雪芹所写,为何就没有程伟元、高鹗以外的人将其抄录出来?也并无其他人从‘鼓担’上得之?这么大的篇幅,就算不能抄得其全,抄录一部分也行啊。但为何在程伟元、高鹗之前,就没有人抄出哪怕一回的文字附在前八十回后面呢?”

    这一问,把很多人都一下子问住了!

    就连几个钻研过《红楼梦》的北大老师都一时噎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