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04章【张烨扔下的重磅炸弹!】
    北大。

    西区的一个礼堂。

    时间都是九点四十五了。

    本来九点半开课的《古典名著鉴赏》已经被拖延一刻钟了。

    这是只有学术论文讲座和大型公开课才会对外开放的礼堂,因为事先没有准备,礼堂主席台上方还挂着一个“学术论文研讨会”的大红横幅呢,北大工作人员迅速将横幅摘掉,但也来不及给张烨做条幅了,只能就这么空着了。

    人一股脑涌入。

    有学生,有北大老师,还有记者。

    “记者朋友请坐这个区域,请关闭摄像机!”

    “为什么?不要拍摄啊?那算什么公开课?”

    “重复一遍,请关闭摄像机和相机的闪光灯,这次公开课不允许录像,请大家配合一下,谢谢。”

    “那课后能采访吗?”

    “今天不可以。”

    “你们怎么这样啊,我们大老远来了,又不让采访又不让拍摄?”

    “系里已经开了绿灯,否则连公开课都不会办,大家都体谅一下吧,我们也有我们的规定,恕不配合的请离开!”

    “好了,我们知道了。”

    北大在这方面还是很强势的,一点也没有通融的意思。这里是什么地方,记者们也都知道,能允许他们进来就不错了,他们也不好在这边撒野,光北大这个名字就够人掂量掂量了。

    记者落座。

    曾教授和几个中文系的老师也都坐在了第一排旁听席,最后,系主任和系书记也坐过来了。

    曾教授笑道:“咱们选修课,还第一次有这个阵势啊。”

    一个中文系的老师摇头叹气道:“就怕到时候出了丑,阵势越大越不好收场,还不知道媒体得怎么写呢。”

    曾教授道:“张老师是有实力的,不会出现这种局面的。”

    “但愿吧。”中文系的系老师还是不看好张烨的这次讲座,总有点提心吊胆的感觉。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礼堂门口,是吴则卿,她看了看几乎座无虚席的礼堂,笑笑,走过来。

    常凯歌忙起身,“吴校长。”

    甄书全也道:“您怎么也来了?”

    “听说记者都来了,我也来看看。”吴则卿今天穿了一身长裙,优雅地一抹裙子,坐到了前排。

    跟着吴校长来的,还有几个教授,不过他们都不是中文系的了,而是其他院系的教授老师,也不知是好奇还是出于什么原因,也都来听张烨的第一次公开课了。几个教授瞅瞅礼堂的入座情况,也都暗暗心惊,刚听说张烨的大课人满为患,连张烨这个讲师都挤不进去小阶梯教室了,他们还不相信,这下看到眼前的一幕,才知道他们得到的消息不但没有夸大,反而还说低了啊,这个中型的礼堂大约是能容纳一千两百人的,可是现在,几乎都被学生们坐满了啊!

    人还在不断增加!

    还有北大学生闻讯赶来不断涌入!

    照这么下去,一千两百人坐满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几个外系的教授都有些嫉妒了,一个外行人,一个主持人,跨行业来北大班门弄斧地讲学术课,居然来了这么多北大学生围观?甚至不惜逃课来听张烨讲座?他们这些教育界的知名老师和教授都有些脸上挂不住。

    北大学生们则很兴奋。

    姚蜜占了个前排的好座位,已经期待到了极点,“也不知道张老师今天会怎么讲三国,还是讲别的?”

    李英道:“应该是三国吧?”

    “肯定是了,其他的张烨也不擅长啊。”李立道。

    姚蜜不爱听道:“得了吧,我张叔叔什么不会啊!讲什么都没问题!”

    学霸宋学姐捧着一本书默默看着,就坐在他们旁边,忽然出声道:“名著里,只要是不讲《红楼梦》,以张烨老师的文学底蕴,肯定都可以驾驭。”

    姚蜜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讲《红楼梦》?”

    李英知道一些,“呵呵,不是不能讲,而是讲不了。”

    那刺头周学长是在他们后面一排的,也道:“姚学妹看来没研究过红楼吧?这本书没人敢碰的。”他就给姚蜜和几个不太清楚的人解释了一下。

    听完,姚蜜也懂了,“我靠,张老师之前还问过我咱们想听什么呢,我说的就是《红楼梦》啊!”

    周学长啊道:“不是吧?”

    宋学姐瞥瞥他们,“放心,张老师不会听你的的,他没那么傻。”

    姚蜜拍着胸脯呼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张烨今天要讲什么课的问题,礼堂里的好多人也在讨论。

    记者们相互交流着。

    “谁知道张烨讲什么?”

    “北大也没通知啊,不知道。”

    “九成九是三国,要不然就是水浒和西游?”

    “反正不是《红楼梦》,呵呵。”

    “废话,这个谁不知道啊。”

    从一开始,大家就把《红楼梦》给剔除了,而且没有一个人有任何质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在第一排的常凯歌也问道:“张老师定讲座内容了吗?三国还是水浒?”

    被系主任叫住的那个路过的工作人员一愣,“呃,我忘了问了,张烨老师也没说,在后台准备呢。”

    甄书全无语,“讲什么都不晓得呢?”

    曾教授笑道:“没事,只要不是红楼就行了。”

    蓦然,后面传来中文系最有威望的老教授闫建涛的嗓音,“《红楼梦》?小张也得敢讲啊,这门课,业内没有人敢碰。”

    常凯歌失笑道:“小张还没那么糊涂。”

    甄书全也从没认为张烨敢讲红楼,想都没有想过。

    一系老师道:“闫教授也来了?”

    给腾了个地方,闫建涛跟吴校长系主任他们客气地点点头,然后也坐下去了,准备听张烨讲课,他其实不是好奇,而是纯粹来挑刺儿的。

    不管大家都出于什么目的和心情,总之这一课是万众瞩目了!

    老师们关注,学生们关注,记者们关注,教育界关注,全社会也关注!

    北大的工作人员将摄像机架上了,一共三台机器对准备讲台,他们不允许记者拍摄,但北大方面当然是要记录的,毕竟这是公开课。

    ……

    十点了。

    礼堂门关,不允许进来了。

    一千两百个座位全坐满了,就算是这样位置都不够,十几个最后进来的北大学生已经没有地方了,只能在过道那边站着,但他们还是没走,谁也没有离开,即使是站着,他们也盯住了主席台。

    时间到了。

    一个女工作人员试了试话筒,随即道:“有请张烨老师。”

    记者没反应,北大来旁听的老师教授也没太大反应,倒是北大学生们一个个鼓掌起来,很热烈!

    张烨出来了。

    女工作人员把话筒给他,自己下去了。

    走到讲台后面,张烨把话筒一插,望了眼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微微一笑,当然不会怯场,淡然自若道:“不好意思了,因为一点状况,今天临时改为了公开课,第一次作为讲师站在这个讲台上,我其实也很紧张。”

    学生们:“哈哈哈!”

    张烨迷惑道:“这里不是笑点啊?”

    学生们:“哈哈哈哈哈!”笑得更大声了。

    张烨很无语,是真的无语,“好吧你们笑点真低。”

    这就是惯性,好多人都看过《张烨脱口秀》,形成习惯了,只要看见张烨说话,他们就有点想乐。

    好好一堂课,别成了脱口秀啊,张烨也是赶紧收了收表情,他今天作为的可不是一个主持人,而是一个讲师,“我之前跟我的学生们说过了,我的课呢,没有那么多讲究,大家随时可以提问或者说出自己的观点,理儿嘛,越辩越明,当然这个只限于我的学生们,其他人无论出于任何原因,请不要打扰我讲课,谢谢配合,这是说在最前面的话。”这话明显是对记者说的。

    “然后……”张烨看向过道里那还站着的十几个北大学生,“这边的记者同志,能不能请给学生们让个座位?”

    记者这边都怔了怔。

    “啊?”

    “让座?”

    我靠!上来就轰人啊!

    张烨理所当然道:“座位不够了,总不能让听课的学生们站着吧?这是学校,总要优先一下学生,谢谢了。”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记者,这话是业内很流行的,不过张烨却没这个概念,他现在是老师,一切以学生为重。

    常凯歌微微点头,其他几个北大教授也觉得是应该的。

    但有些记者没动,觉得张烨太过分。

    一个老记者则看看那边的学生,起身道:“孩子,坐这里吧。”

    “张老师说的对,来吧。”一个女记者也起来了,让开了座位。

    那十几个北大学生都心中一热,客气了几下后,还是坐过去了,那十几个记者则站在过道。

    张烨点头道:“谢了,也请工作人员给记者同志们搬几把椅子吧,呵呵,大家最好都有座位。”说到这里,见气氛有点紧张了,张烨便笑道:“其实我的潜意思是能不能给我也搬个椅子啊,好吧当我没说,我估计也不让。”

    “呵呵呵呵……”大家都笑了。

    能让么!你见几个老师坐着讲课的啊!

    张烨在幽默这方面掐的很恰到好处,这不是脱口秀,也不是电视节目,自然不能用那些搞笑段子,但是太严肃了又不太是张烨的风格,寓教于乐嘛,所以他把幽默放浅了一层,蜻蜓点水地插几句,都是在合理范围的。

    安排好了这些,课堂上也静了下去,大家都等着听正课了,他们最关心的第一个问题,无非就是张烨到底要讲什么。

    吃老本说三国?

    还是尝试一下水浒西游?

    连下面的吴则卿副校长都很好奇。

    接着,就见张烨扶住讲台,看着大家道:“那么,今天的《古典名著鉴赏》课正式开始,提到古典名著,其实这一块的范围很宽,不过我想知道大家对这门课程的第一印象是什么?谁来说一下?”

    好几个人举手。

    张烨点了一个认识的人。

    周学长站起来大声道:“我的第一印象,这门课就是讲三国水浒和西游记,让我们更加深刻的理解这些古典文学,钻研感悟古人的智慧,学以致用。”

    “好,请坐。”张烨压压手,继续道:“很多人大概都是这个想法,三国,水浒,西游,大概就是这三部名著构成了《古典名著鉴赏》这门选修课的,不止是北大如此,其他高校也一样,说到这里,我相信有一些人肯定很纳闷,共和国的四大名著明明有四部,为什么单单《红楼梦》没有人讲?”

    啊?红楼?

    这个怎么讲啊!

    当然没人碰了!这还用问么!

    众人一呆,都是一种理所当然的眼神,不明白张烨怎么突然提到这个了!

    闫建涛和常凯歌甄书全等人也是心中一惊,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了他们心头,不会吧?

    张烨笑眯眯道:“很多人都知道原因,在大家看来,《红楼梦》虽然是一部名著,可里面的问题却很多,有无数个无法解开的谜团和缺陷,甚至是逻辑上的硬伤存在,所以,无论是电视上的讲座节目里,还是大学的文学课程中,《红楼梦》都是被人千方百计想方设法避开的一段,甚至没有一个教授和讲师会在大学里教《红楼梦》的鉴赏课,这是谁也不愿意触及的一块文学禁-区!唯恐避之不及!”

    “呃?”

    “这什么意思?”

    “张烨这话是……”

    大家都一愣一愣了。

    常凯歌脸一沉,“小张要干嘛!”

    吴则卿也眉角跳了跳,不过还是挂着雍容的表情,没有说话。

    “大家之前都以为我要重讲三国,不过在《品三国》中,我该说的都说的,我也不想重复。”张烨扶了扶话筒,语出惊人道:“有人已经猜到了,是的,这个学期的《古典名著鉴赏》课,我偏偏要教一教《红楼梦》的鉴赏,不是粗讲,而是细讲,细到只言片语,细到咬文嚼字,不是较劲,也不是抬扛,更不是跟教育界和学术界叫板,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红楼梦》不是没人敢讲的,这部巨作也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简单,现今的通行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中,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