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285章【北大的邀请!】
    当晚,机场外。

    时间已是八点半了。

    张烨下了出租车,正往机场大厅走,手里的手机响了。

    是老妈的来电,“喂,儿子,明天就是元旦了,回不回家啊?”

    “回啊。”张烨打了个酒嗝,笑道:“我这刚请客吃完饭,也跟领导请了半个月的长假,这就回去了。”

    老妈道:“你那边怎么那么大噪音?”

    “我已经在机场了,正要登机呢。”张烨票早就订了。

    “行,那我和你爸跟家等着你啊,给你留夜宵。”老妈就挂了。

    机场大厅洋溢着过节的气氛,好多人也都穿的很喜庆,红红绿绿的,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跟归心似箭的思乡之情。张烨看着他们的模样,估摸自己脸上也是这个表情吧,离开家也小一个月了,他还从没离开京城这么长时间过呢,这次元旦,家人团聚的日子,张烨是无论如何也得赶回家的,所以这几天才拼死拼活地赶任务,把《张烨脱口秀》全部录完了。

    十几天的假期,他要跟家陪陪爸妈,并且还得考虑考虑接下来的这半个月要干点什么,上海这边是暂时没他什么事了,半个月的暂停播音主持的资格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但要是算上还得报批申请恢复,审查,过批,执行,等等时间都加上,估计得一月中旬才能搞定,《张烨脱口秀》也才能复播,所以张烨先请了半个月的假,如果到时候审批延期了,他就直接跟京城过春节了。

    过安检。

    检票登机。

    张烨是头等舱,不用排队直接走专用通道先登机了,头等舱的机票很贵,不是张烨有钱烧得慌,而是这厮有国航的终身免费荣誉,无论公务舱还是头等舱,他都不花钱的,而且经济舱的票也确实没有了,元旦前后机票还是紧张的,所以倒不是张烨故意贪国航的小便宜。

    舱门入口。

    两个空姐左右而立,挂着职业微笑接待乘客。

    张烨看到她们后微微一愣,然后就乐了,“哟,巧了啊。”

    左边的胖空姐和右边的瘦空姐也看到了张烨,虽然张烨带着一个大墨镜,但同生共死过的她们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张烨!”

    “张老师!”

    俩人惊喜不已。

    张烨走过去,“快元旦了还加班呐?”

    胖空姐笑嘻嘻道:“是呀,我们这职业,越是过节越忙,这时候是空运高峰期,我们得为乘客做好服务嘛。”

    张烨竖大拇指,“舍小家为大家,好。”

    “您快进去吧,一会儿再聊。”瘦空姐见后面还有乘客要登机呢,就道。

    “得嘞。”张烨便去了头等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两手空空也没拿什么行李,直接坐下了。

    不多时,舱门关闭。

    机舱内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张烨听出来了,正是那个年长空姐的声调,让大家系好安全带关闭手机。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在飞机排队等起飞的时候,胖空姐瘦空姐都来了,年长空姐也笑呵呵地走到了头等舱。

    “张老师。”年长空姐挥挥手。

    张烨也打招呼道:“呵呵,好久不见了,大家怎么样?”

    胖空姐嘿嘿笑个不停,“托了你的福,都好着呢,大家每个人基本上都分了一套房,工资也涨啦。”

    张烨哟道:“那敢情好啊,都是富婆了你们。”

    年长空姐瞥瞥他,“听说你最近不太好?”

    瘦空姐也哭笑不得道:“对啊,您怎么又破坏直播了啊,而且我们一个小时前还讨论来着呢,这次广电发布的明年的黑名单,你怎么排第一位啊?你这是成了重点严打对象了啊,明年还怎么工作?”

    张烨摊摊手,“走一步看一步呗。”

    年长空姐微笑地给他拿了杯果汁,“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评价你,反正我们肯定是支持你的。”

    胖空姐性格最开朗,笑着一拍张烨肩膀,眨眼道:“不止是我们,咱们航空系统的空姐们都会支持你的,那次事情以后,哪个空姐空乘还不认识你啊?都把你当偶像呢,你的粉丝在航空系统可特别多!”

    张烨一下子坐正了,得瑟道:“我有这么有名吗?这么多美女喜欢我啊?那以后可不愁找不到老婆喽!”

    “咿!”

    “咿!”

    几个空姐都哈哈笑着起哄!

    从这个咿声看,她们明显是看过《张烨脱口秀》的,可见她们说会支持张烨,并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周围不少头等舱的乘客都无语地看看他们,张烨戴着墨镜,而且就算不戴,这里好多人也不认识他,常坐头等舱的人很少有工作不忙的,对娱乐圈的关心不多,他们估计认识的也就是那么几个超一线明星了,于是看到张烨一上飞机,舱内的空姐都一股脑地围住了他嘻嘻哈哈,他们也不明所以,航空公司啥时候有你妈这项服务了啊,这也太贴心了啊,这人谁呀?

    很多人都嫉妒地看着掉进温柔乡里的张烨,殊不知张烨和空姐们的这份信任和友情,那是在生死刹那建立起来的。

    “哎呀,该起飞啦。”

    “张老师,我们不说啦。”

    “有事情你叫我,我们先忙了。”

    空姐走了,飞机很快腾空上了万米高空。

    ……

    张烨手撑在下巴上看向窗外的夜色,然后喝了口果汁润了润嗓子,晚上跟大家喝的有点多,现在还真有那么些犯困了,打了哈欠。忽然,张烨一侧头,发现斜侧面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好像从刚才开始,这人就看了自己很久了,看发型和身段,明显是个女人,还是个身材很丰腴的妇女,不过可能是不习惯飞机上这么多人的空气,所以是戴着口罩的,看不清脸。

    她看着张烨。

    张烨也看着她。

    突然,那妇女解开了安全带端庄地站起身,理理衣服,就朝着张烨走过来了,缓缓一压身上披着的白色呢子大衣,坐在了张烨旁边的位置上。这飞机的头等舱是两个座位一侧的,张烨左边的位置的机票,也不知是没卖出去还是那个乘客没有赶上飞机,起飞开始就是空的。

    张烨纳闷道:“您?”

    妇女的声音很柔和雅致,“是张烨老师吧?”

    张烨一呆,“是我,您找我是?”

    妇女优雅地笑笑,“方才听空姐叫你张老师,我看着也像,但没敢认,没想到还真是你,嗯,认识一下,我叫吴则卿,京城大学的副校长。”

    “噢,您好。”张烨立即和她握手,可是猛然间他才反应过来,他自己也被妇女的介绍给吓了一大跳!

    她刚才说什么?

    北大的副校长?

    我了个靠!真的假的啊?

    北大那是什么学府?那是国内甚至世界上都顶尖的名校啊,据张烨所知,在他那个世界的京城大学,可是副部级的机构,隶属教育部的,光是从行政级别上来看,一个副校长的级别都得是正厅级的国家干部了啊,至于在这个世界的京城大学是个什么概念,张烨就不晓得了,不过想来肯定也差不多啊,这女人从眼睛和身材上看,八成也就三十大几岁吧?应该没到四十岁呢,这么年轻就坐到了这个级别这个位子?还主动来找自己说话了?这不能吧?

    吴则卿许是看出了张烨眸子里的不可置信,轻轻摘掉了口罩,或许不习惯这里的空气,她轻挑食指掩了下鼻尖,笑笑。

    那是一张美得不像话的脸蛋!

    那是一张端庄到极点的面孔!

    一个落落大方优雅温和的美妇,就这么出现在了张烨面前,饶是见过了不少美女的张烨都忍不住被震了一下!

    我去!

    身居高位还这么漂亮?

    这真是北大副校长?教育界的重量级人物?

    “吴校长,您好您好,失敬失敬。”张烨对搞教育的人,都是比较尊敬的,“您这也是出差啊?”

    吴则卿笑得很浅,有种古代女人的那种矜持,“是啊,上海那边有个校庆,我代表京城大学过去参加,你也出差?”

    张烨呵呵道:“没,我是返乡。”

    “哦对,想起来了,你是京城人。”这个北大副校长似乎对张烨还挺了解,“听说你最近惹了点麻烦?”

    张烨随口道:“小事儿,就是暂时开展不了工作了,可能得等年后喽。”

    美妇望着他道:“你写的诗,我基本上都看了,虽然很多诗都因为发布场合和条件的不适合,没有被官方和文学圈过渡认可,但其实在这个圈子里,你的文学功力已经被几乎所有人认同了,我身边有两个著名作家和文学家,从我这里听到的信息,他们两人都是对你非常推崇的,包括我个人也是,当然,至于其他人我就不清楚了。”笑了下,美妇道:“现在咱们国内的文学圈里还没有一个能扛大旗的人出现,现在文坛上的那些人,我个人认为也都不具备这个资格,如果说若干年以后,国内能出现一个扛起文学旗帜的领头人,我觉得,你是这些人中最有可能的一个。”

    这个评价就太高了!

    而且是从北大副校长嘴里说出的评价!

    张烨一时间顿感受宠若惊,“可不敢可不敢,我可没那个资格和资历,我啊,就是瞎打瞎闹。”

    吴则卿提议,“换个手机号?”

    “得嘞,求之不得,以后有文学上的事情,还得跟您请教呢。”张烨作为一个后辈或者是晚辈,表现的还是很谦逊的。

    吴则卿笑着摆手,“其他事情你找我请教可以,我也不跟你含糊,但是文学上的探讨,在你面前我就不敢托大了,我顶多是比你多一点经验,能跟你交流交流。”

    瞧瞧人家!

    太会聊天了啊!

    张烨心里都美坏了,不过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了,“您谦虚了。”

    他们换了手机号,飞机上不能开机,张烨是写在纸上的,而吴则卿有名片,直接给了他。名片是手写的那种印刷,没有关于吴则卿的职务介绍,只是一个吴则卿的名字,下面是一行手机号码,张烨猜测,这应该是吴则卿的字,字体非常端庄,很美,也很温润,显然对方是个书法高手。

    飞机快到首都机场了。

    上海到京城的飞机,本身就算短程,很近。

    期间,吴则卿一直坐在张烨旁边和他聊天,不知道为什么,张烨总感觉对方找自己是有事情的。

    可人家不说?

    张烨也不好问什么。

    直到下了飞机,俩人即将分道扬镳的时候,吴则卿才冷不丁地对他说了一句让张烨错愕的话。

    吴则卿道:“小张,你回京应该会留半个月或者半个多月吧?这段时间如果你没有其他工作和事情的话,有没有兴趣来北大任教?”

    张烨傻了,“去北大任教?”

    吴则卿笑,“是的。”

    “您说真的还是假的啊?”张烨不太相信。

    吴则卿微微抿嘴笑,“我至于拿这种事诓你吗?我现在以北大副校长的身份,正式向你提出邀请。”

    张烨吸了口气,担心道:“我这几斤几两,自己还是学生呢,我能教什么啊?别再给学生们交错了,误人子弟呀。”

    吴则卿看看他,“本来在上飞机前,我还在想这件事呢,也没有定人选呢,但是偶遇见了你,可能也是一种缘分吧,我想了想,这个学科还真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的了,不让你教别的,就是你的老本行,在中文系任教。”嗯了一声,她继续道:“待遇方面可能不高,比不上你播音主持的工资,因为你主业比较不是这个,我们这里也不会限制你的其他工作,你该主持还是可以主持,如果有时间有精力的话,空余时间再来北大讲课,算是挂职的外请老师,这些年类似聘请的主持人或著名作家做大学讲师的,也不少见了,如果学生们反响很好,我这边还有副教授的职称名额,也不是不能给,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先来试一试,最后咱们一切拿成绩说话,如何?”

    张烨犹豫了,“这……”

    吴则卿道:“你可以先考虑考虑,明天再回复我也可以,学校还有半个月才放假,你如果准备好,随时都能来上课。”

    张烨深呼吸,“行,那我回去想一想。”

    “好,外面有车接我,我先走了。”美妇跟他告了个别,踩着一双平底瓢鞋不紧不慢地离开了。

    去等候区打了辆出租车,张烨一上车就揉着太阳穴有些兴奋地看着窗外,自己是又纠结又激动了!激动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北大的名头了啊,那可是个世界级的学府,邀请自己去任教,那本身就是对张烨的一种肯定和信任,对于提升张烨的名气和资历也有极大的帮助,出门一说,自己挂职北大的讲师,那整个圈子里的人都得高看他一眼的,这种名声和名气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也是货真价实谁也说不出什么的,而且看美妇的意思,干得好可能还有副教授的职称?

    这可是教授啊!

    大部分硕士博士都拿不到这个职称啊!

    张烨只是一个本科毕业的主儿,现在却有机会够到副教授这份荣誉了?他说不兴奋才是假的!

    但同样也有纠结和担心!

    北大中文系,即使在北大这样重量级的学府中,中文系也是赫赫有名的,在世界都享有盛名,中文系全程是中国语言文学系,是全国中文学科中规模最大、学科最全的一个系,在其历史发展的每一阶段,都吸纳和涌现过一批著名的学者,有的是属于大师级的人物,哪个在文坛中都是跺跺脚颤三颤的人物!

    可他张烨是谁?

    他张烨有什么资历?

    他有资格去教这些未来可能大名鼎鼎前途无量的学生们?

    张烨前几天还跟老妈说过气话,自己要是跟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就去大学当个讲师,但那就是随便一说罢了啊,他没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也没觉得大学会要他这样的文-学-流-氓,而且现在邀请自己的不是别的学府,而是大名鼎鼎的京城大学啊!这个含金量张烨比谁都清楚,所以他担心自己教不好,别到时候荣誉没拿到,再招来一片骂声和批评,自己事小,可如果堕了北大的声誉,误人子弟教坏了学生,那才是事大,这个压力和责任张烨有点担待不起,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他光棍一条!

    他打打杀杀怎么都行!

    但如果牵连到了别人,如果因为他的教导错误导致本来能成名的未来文学家走上歪路,张烨就没那么自在了!他是混蛋,他有时候也很流-氓,然而在本质上,张烨却还是个很为他人着想的人!

    怎么办?

    到底去不去啊?

    不得不说,北大抛给他的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点!

    回家的一路上,张烨都在反复考虑着这个问题,头都快大了也没有决定好呢。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但也不是个不会思考的主儿,他决定一件事之前喜欢衡量利弊,当决定之后,他才会不管天塌地陷都会一冲到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