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83章【天后成张烨的太太了?】
    张鲁一呆,“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一青年编辑也痴痴念道。

    “字写得好啊!这句诗更好啊!”一个老编辑拍案叫绝!

    “张烨老师果真是好才华啊!今天我信了!”里面唯一的一个女人道。

    张烨放下毛笔,笑呵呵地看向那女编辑,“合着您以前是不相信啊?”

    女人脸一红,忙连连摆手道:“没有啊,可没有啊,就是以前没亲眼见过,感触没有那么深而已,嗨,是我说错话了,晚上张总编还要请您吃饭呢,到时候我罚酒一杯,算作赔罪啦。”

    张烨赶紧道:“不碍事,没那么多讲究,呵呵,我也是随口开句玩笑。”

    张鲁还在看那副字,“这真是你临时想出来的?绝了,这句诗做序,太贴切不过了!那种意境写的,简直别提了!”

    出版社的人都齐声叫好,有人还啪啪鼓掌,毫不吝啬地赞美起张烨来。

    张烨也赶忙谦虚了几句,这句诗虽然只是简单单地一句而已,甚至论其字数来,比《一代人》的字数还要少,但越是字少,越能看出功底,写起来越不简单,有句话叫大道至简,说的可能就是这个理儿。这首诗其实大有来头,是他那个世界著名的印度诗人泰戈尔所作《飞鸟集》中的一句诗,译本是郑振铎,在张烨那里的世界可是赫赫有名的一句诗,《见或不见》和《这也是一切》甚至都没有这句诗有名,原版好,翻译的更好,短短一句,浓厚的意境已跃然纸上!

    为什么说这个做序好?

    为什么张烨要用这句做序?

    一来,张烨是想跟他文集里的作品相互呼应,他喜欢的诗词赋,他在这个世界用出来的诗词,都是比较大开大合的,或张扬,或无谓,或咒骂,或感动,或视死如归,或生机勃勃,这首来自《飞鸟集》中的一首小诗自然最恰到好处了,几乎将他用出来的作品都归纳总结了一遍,全部包含了。二来,这句诗其实也反映出了张烨的性格、理想、说是愿望也可以。

    生如夏花。

    且死如秋叶。

    这个说法可能有点文艺,用普通话来说,也借用伟人送给并纪念刘胡兰同志的一句话,这首诗也能这么翻译成大白话儿——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其实张烨也想用伟人的这句话做序的,不过这话实在有点太直白,也没有自己这么夸自己伟大啊光荣啊的,于是,他那个世界大名鼎鼎的《飞鸟集》的其中一首小诗就这么出炉了!

    ……

    回家。

    张烨开始做注释和注解了。

    这个工作量实在不小,真要傻乎乎地自己瞎弄,不说一天了,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弄好,而且肯定还错误百出,于是张烨看了看自己的游戏声望值,等慢悠悠地磨蹭到了二十万点数后,他便从商城买了两个记忆搜索胶囊,用来看他那个世界曾经对那些诗文作品的解析和注解。

    熬了一天一夜,总算是交稿了。

    ……

    这天。

    差不多晚上了,秋天到了尾巴,天色也黑的比较早。

    张烨看着夕阳西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手酸,脖子疼,身上简直没有一处不累的了,这两天做注释,虽然脑子里已经有了东西,只要把记忆搜索将囊搜索出来的潜记忆原封不动地呈现出来就可以了,可那也不是个小工作量啊,最后还要改稿子,改注释,弄了半天,昨天夜里才终于搞定。今儿一天张烨都赖在床上不动窝,连坚持了好几天的跑步都没去,他得缓缓。

    铃铃铃。

    出版社张鲁的电话来了。

    张烨躺了一天,也稍微活过来了一些,伸手接电话,“喂,张总编。”

    “张老师啊,辛苦你了。”张鲁在电话里笑眯眯道:“注释之类的东西昨天夜里我已经审好了,这次没有问题了,然后白天拍的版,插图的事儿早就找人弄好了,我刚从印刷厂出来,第一版印刷已经完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用这一版销售了,过些天就会陆续上架,嗯,不过这之前还得你先看一眼,毕竟是您的文集,得你亲自点头才行,你在家里呢吧?现在方便吗?”

    张烨客气道:“要不然我去找你?”

    “不用,我就在这附近呢,我去你家?”张鲁道。

    “也行。”张烨倒是无所谓,他也想尽快看看自己文集的图书呢,比起《鬼吹灯》和那些童话故事来,这个文集虽然销量上肯定是不如前两者的,比都不用比,绝对超不过,可是《张烨文集》的价值却不可估量,在文学上,在意义上,反而是《鬼吹灯》远远无法相比的!

    文集代表什么?

    这是名声!这是名望!

    可以说这个文集一旦发表,文坛上从此就有了张烨这号人,不管谁来否定也没用,他的地位已经被市场和民众认可了,什么诗人啊,文学家啊,最后都是要经过市场检验的,否则什么文学家的称号也都是“自称”而已,因为文学并不是就光给文学同行看的,更多是面对老百姓的。就好比王水新一样,他在国内诗坛上也算是有这个名号,可他要是想出版诗集文集,估计是没有一个出版社愿意做的,因为做了也赚不了钱,出版社还不知道得赔进多少去!

    起床吧。

    张烨洗了个澡,收拾了收拾家里。

    叮咚,门铃一响,他便过去开门了,“张总编,来……”来了的了还没说出来,他就微微愣住,“你?”

    外面站着一个奇怪的人。

    戴着帽子,戴着蛤蟆镜,还戴着口罩。

    要是换个别人家,估计都得吓一跳,还以为来了什么犯罪份子呢,不过张烨显然对这个身影很熟悉,这种场面他也遇见过几回了,“章姐?你怎么来了?”

    章远棋墨镜下的漂亮眼睛看看他,“不欢迎?”

    “欢迎。”张烨说的有些无精打采,“请进吧您。”

    章远棋今天是一身艳丽的打扮,艳红色的薄衬衫,加上一双红色的细跟儿高跟鞋,至少十厘米以上,穿上都比张烨高了。

    也不怕冷啊!

    张烨关上门道:“您这是干嘛去了?”

    章远棋把高跟鞋一踢,靠在那里呼了口气,有点累似的,“首映仪式。”

    踢鞋子?

    光着脚丫?

    这什么形象啊!还天后呢!

    “《白娘2》吧?今天首映?”张烨也很关注她,都清楚。

    章远棋嗯了一声,“趁着人乱打了辆出租车溜了,有水么?”

    “我找找。”张烨翻了翻,扔给她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最后一瓶了,你给我留点啊,我也得喝呢。”跟天后熟了,张烨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对了,下次您来好歹先给我打个电话啊,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章远棋看看他,“电话在我经纪人那里,你看我衣服有兜口么?对了,你下一趟楼,出租车的帐还没有结。”

    “啊?”

    “我没带钱包。”

    “……您可真行。”

    张烨只好颠颠跑下楼。

    出租司机都等了半天了,看张烨过来给钱,就气了两句,“这不是耽误我拉活儿么!钱都不带就敢打车!那是你女朋友吧?怎么那么……”说到这里,出租司机突然一愣,“哎呦喂,你是张烨老师吧?”

    张烨苦笑道:“是我。”

    出租司机忙一把将钱塞给他,“那不要了。”

    张烨一怔,“那怎么行?您拿着您拿着。”

    出租司机看着他道:“你倾家荡产救粉丝的事情谁不知道啊?后来为了帮魏爸爸讨说法,还把工作给丢了,我要是拿了你的钱,回去还不得被我那帮出租朋友给骂死啊!不要不要!我走了!”

    “别啊!诶!师傅!”张烨追着给他。

    出租司机一打方向盘,掉了个头就踩油门出了小区。

    张烨心中有点暖洋洋的,对着车尾喊了一句,“谢了啊师傅!”

    车侧窗被摇下来了,只见到出租司机伸出一只手,对着张烨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车子也消失在了视野。

    上楼回家。

    窗户开着,楼上的章远棋估计也听到楼下的对话了。

    章远棋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抬头道:“你还挺有面子?”

    张烨切道:“得了吧您,你要是把眼睛口罩给摘了,全国上下躺着走都行,我这点小名气哪儿能跟你比啊。”

    章远棋嘴里道:“钱我回头还你。”

    “算了吧,我也没打算要,以后你别抢我歌了就行。”

    正贫着呢,门铃响了!

    我靠!要坏事儿了啊!

    张烨呃了一声,才猛然想起来正事儿,看向章远棋道:“那什么,我家里要来人,出版社的,你……”

    章远棋蹙蹙眉,“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提前给我打电话啊!”张烨左看右看找地方。

    章远棋伸手去拿眼镜和口罩。

    张烨哭笑不得道:“大黑天的,谁跟家戴这个啊?反正更奇怪了!”

    这是个开间,也没地方躲人,章远棋干脆挪了挪椅子,背对着门口的方向,没当回事地继续看书,“就这样了!”

    门铃再响。

    张烨也拖不下去了,有点担心被人看到天后在自己家会闹出多大的乱子,犹豫了片刻,还是紧张地开门了,人却挡在门口,似乎没打算让他们进屋的样子,“张总编,哟,陈编辑和孙编辑也来了?”

    来了仨人,两男一女。

    张鲁笑道:“下班顺路过来,大家都一个车走这边。”

    后面那女编辑眼尖,就看到了屋里那个女人的背影,“咦!这是……”

    张烨心里咯噔了一声,完了,坏了,天后被认出来了!

    然后那女编辑就笑嘻嘻地说了一句话,“这是张烨老师的太太吧?看背影长得就漂亮!张老师可真有福气!”(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