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76章【派出所都不敢抓张烨!】
    五分钟后。

    追悼厅人群终于散开了。

    王水新躺在那里鼻青脸肿,身上脸上全都是鞋印子,看上去那叫一个凄惨啊,躺在那里嗷嗷惨叫!

    “总监!”

    “领导!”

    “王总监!”

    “哎呦喂!您怎么样?您怎么样?”

    王水新的秘书和几个跟他亲近的电视台工作人员都冲上去了,两个人扶他起来,一个人给他检查伤势,还好,没有什么骨折,就是皮外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鞋子踢出来的,不过即使是没有骨折,这个伤也够王水新受的啊,起码疼啊,他这个电视台的领导想来身居高位,哪里被人揍成这样过?加上一直都缺乏锻炼成天坐办公室,自然也比其他人差很多,都起不来了!

    秘书对着周围上百个孩子和家长们怒目而视,“是谁!是谁打的!给我站出来!你们太过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孩子们都没说话。

    张烨却站出来,“你他妈跟孩子喊什么!你跟我喊!”

    一看到张烨,那秘书就怒然不已,可还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经过今天的事情,让他们很多人又一次重新认识了张烨这个人,知道了这人的脾气到底有多臭。

    张烨看着他道:“谁也没打他,谁也没碰他,不过刚才那么多人挤在一块,我也是被挤得东倒西歪的很,不小心踩到了王总监几脚而已,都是意外,意外,勉强也只能算是个踩踏事故。”

    王水新怒吼地指着张烨,“就是他踢的!”

    张烨无辜道:“王总监,你一个电视台的领导可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啊,我踢你什么了?都是不小心碰到的,而且你还碰了我呢!”

    “对!”

    “我作证!”

    “我也作证!是意外!”

    上百个孩子和家长都立即出言作证!

    王水新气得险些背过气去,“……报警!”

    胡飞眼神一冷。这一刻,他对王水新这个主管领导彻底失望了!

    几个电视台的领导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人蹙眉,有人微微摇头。最后,那几个电视台的干部和领导竟然都走了,没有再跟这里停留。这可是别人的葬礼,这可是八宝山,死者安息的地方。你就算再怎么样,事后再说,起码也得先让人家把追悼会办完,把遗体火化后把骨灰安置好再说吧?可你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不顾了?本来,有的台领导对王水新的印象还不错,他很会搞关系,而且工作上的能力也很强,所以他儿子引出的事情,他们也都睁一眼闭一眼,但张烨那首诗一出。几个台领导和干部就都知道了,王水新……估计是谁也保不住了,那首《有的人》写的实在太狠了,他们都是搞媒体新闻工作的,知道这首诗会引发多大的震动!

    如果是其他人在直播途中喊冤,大骂王水新,最多也就是乱子,是一场闹剧,这个还好说。但张烨太缺德了,用了这么一首不死不休的诗。这个引发的乱子,就不是那么好收场的了!

    但是,他们如果真想死护住王水新,也不是一点办法一点机会都没有。但当王水新喊出那句报警的时候,几个台领导心里就都有数儿了,这种人,或许已经不值得他们维护了,看看群众们的反应吧,看看电视台同事们的反应吧。连你自己频道的手下员工看见你被打都一脸快意的表情,你这个领导的位子,或许也就到头儿了。要怪就怪张烨的这首《有的人》吧,有时候一首诗,一首简简单单的文学作品,真的能让一个人臭名昭彰啊!谁都救不了!

    人走了一些,追悼会继续。

    台领导回去了,摄像机撤了,秘书扶着王水新出去了外面,碍眼的人全走了。

    魏颖望了望张烨,大步走过去站在他身前,突然深深鞠躬,“张老师,谢谢您,有你为我爸爸叫屈伸冤,有您那一首《有的人》,我爸爸死也瞑目了,他如果泉下有知知道您单独送给他了这么一首名扬千古的诗,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张烨笑笑,“魏叔不会看重这些的。”

    魏颖和魏家的人都明白这首诗的分量究竟有多重,魏建国生前默默无闻,甚至在单位也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虽然他去世时引起了不少社会关注,可都知道,这只是一时的,过几个月,过几天,大家可能就都忘记了这个人,但现在有了张烨的作品,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么伟大壮烈的一首诗肯定会流传下去,一代一代地被人们所知晓,同样记住的肯定也有魏建国的名字,生前无闻,死后被人记住,这或许是对“魏爸爸”最大的安慰和纪念了吧。

    一诗千金!

    这首《有的人》论起价值来,真的是无法估量的,也是没有办法用金钱衡量的,但张烨却没有送给别人,而是送给了魏建国。魏颖作为魏建国唯一的女儿,自然要发自内心地感谢了!而且她甚至猜到了,张烨在直播期间送出的这首诗,是有代价的!张烨是替她父亲伸冤,让更多人的知道,同样,他也断了他的后路,他的工作肯定是要丢了的,没有一个领导能忍受这种定时炸弹在单位里!张烨是在用自己的全部、抛下了所有名声跟饭碗去帮助她父亲!

    不值得谢吗?

    不值得鞠躬吗?

    魏颖甚至都无法表达心中的感谢,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用这些最形势上的东西谢谢张烨。

    致悼词……

    遗体火化……

    安置骨灰盒……

    程序走完,大家都出来了。

    张烨走在后面,一边安慰着魏颖,一边和魏编辑的家人一起从八宝山安放骨灰盒的地方绕到前面,准备下山。

    但这时候,几个穿着警服的派出所民警来了!

    “谁报的警?”

    “是我们!”

    “你们说哪个打人?什么情况?”

    “就那个人,刚才追悼会的时候,他上来把人打伤了!”

    王水新的秘书急忙和派出所民警叙述着情况,情绪十分激动!

    派出所一个民警听着,后面一个年轻的民警一看。突然觉得眼熟啊,这个场面……咦,不是刚刚在BTV-新闻频道上看的么!这个被打的人之前还在电视上致追悼词呢,那个秘书指向的打人的青年。不是张烨吗?他在所里刚刚吃中午饭休息的时候,恰好看过电视,所以一下子就明白了!

    前面那老民警检查了一下王水新的伤势,对方伤得倒是不算重,不过一直坐在地上冒汗。看来也不算太轻,“怎么没叫救护车?”

    “我们怕人跑了啊!”王水新的秘书道:“你们抓完人,我们就赶紧去医院了!”

    一个家长上前,“张老师没打人!”

    “大家挤在一起不小心碰到的!什么就踢你了啊?”一个孩子道。

    一时间,上百个孩子跟家长都唧唧喳喳给张烨作证,“对!谁看见张老师打你了?谁看见了?”

    秘书狠声道:“我看见了!”

    “你看见个屁!那么多人你能看见什么啊!还作伪证?”几十个家长一听这话,上去又把他们给围住了!

    老民警也吓了一跳,我靠,怎么这么多人啊!几百个目击者?还都给那个人作证?咦,这人怎么有点眼熟?

    “冯所。”青年民警低声叫他。

    老民警回头。“那人我怎么眼熟?”

    青年民警哭笑不得道:“那是……张烨!”

    “前阵子那个大闹派出所的张烨?”老民警错愕道。

    另一个随行的女民警也擦了擦额头的汗,“就是他,肯定错不了,我爸妈每天都看他的《百家讲坛》!”

    王水新急道:“赶紧抓人啊!”

    王水新秘书也怕他们再打人,“警察同志,你们干嘛呢?”

    老民警本来是打算带人回去的,可一听对方是那个张烨,他便看了看王水新几人,“我看你的伤势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皮外伤,上上药就行了,多大点儿的事儿啊,你们自己调解就可以了嘛。什么都打110啊?”

    王水新火了,“他打人了啊!”

    老民警咂咂嘴,道:“可是几百个目击者都给他作证呢,是不是你们看错了啊?这么多人证,我们也抓不了人,不合符程序。行了,你们自己赶紧去医院看病吧,一点伤至于么,别什么都找警察!人多拥挤,踩踏事故很容易发生的,这算什么事啊?”回头对手下道:“走了,收队!”

    王水新脸都绿了,“你们……”

    秘书也叫道:“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个青年民警知道内情,呸了一口,“那么好的魏爸爸都被你们给害死了!你们有没有王法了?”

    警察来了一圈就走了。

    张烨他们一看,也都跟地上坐着的王水新擦肩而过,回家的回家,回单位上班的回单位上班。

    活该!

    活该你被打!

    几个文艺频道的员工都心里骂着!

    只留下王水新憋屈地在那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从来没有过!明明是被人打了!居然没有人管?警察也不理他们?曾几何时,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王水新看不顺眼的人身上的,张烨打了他儿子,他就收拾张烨,魏编辑打了他儿子,他就收拾魏编辑,只要别人招惹不高兴,他想办谁就办谁,一来认识公安口的人,二来,王水新也是媒体行业的领导,很容易操纵舆论!可如今,这种事却发生在了他王水新的身上,明明谁都知道张烨故意打了他,可他却早失了人心,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说话,众叛亲离!

    好!

    你们给我等着!

    王水新心里喊了一句,可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现在这句话是多么的无力!台领导早就走了,王水新也从台领导看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妙的感觉!别说收拾别人找张烨秋后算账了,他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张烨那一手同归于尽的方式,真的把王水新给逼到了绝路上!

    ……

    山下。

    警车上。

    那女民警觉得不妥道:“冯所长,咱们真不抓人啊?”

    青年民警哼了一声,“抓谁啊?不抓那个王水新就不错了,魏爸爸就是他害死的,你们刚刚没看电视吧?”

    女民警迟疑道:“可是咱们都出警了啊,起码也要把人带回去调查一下吧?毕竟有人报了警,还受了伤。”

    带头的冯副所长瞥瞥她,“要带人走也行,抓人也行,你把那个张烨抓走,你爱带他去哪里去哪里,反正别来咱们派出所!”

    女民警愕道:“为什么啊?”

    青年民警道:“你不知道那个张烨啊?”

    “知道啊,他不是节目主持人么?”女民警道。

    青年民警无语道:“你这消息也太落后了,前阵子有个派出所把张烨给抓了,后来证明是有点冤枉他了,结果张烨跟派出所里念了一首诗,写了一首诗,就把那边给折腾得鸡飞狗跳,最后连市局纪委都险些介入调查派出所所长,差点给所长撤职查办了,那诗我还记得几句呢,什么带血的刺刀啊,为狗打开的门啊,那是一句比一句狠啊,你抓张烨?你还嫌咱们不够乱啊!他到时候要是再跟里面写个什么带血的刺刀什么毒刑拷打也不惧,你受的了啊你?”

    女民警啊道:“我听说过这件事!啊!就是那个其貌不扬的人弄出来的啊?不像啊,他长得挺秀气的啊!”

    冯副所长也撇嘴道:“秀气个屁!那就是个流-氓!这种人谁爱抓谁去抓吧,反正别弄来咱们派出所!咱们所里可经不住他这么折腾!动辄一首革命诗歌!动辄一首在要烈火中永生!谁受得了啊!”

    青年民警补充道:“之前电视直播魏爸爸的追悼会,那首《有的人》听了吗?把那个被打的王水新给骂惨了!我看这个姓王的这辈子都很难翻身了,有这么一首诗压在身上,他一辈子都得被人唾骂啊,你就说那个张烨的嘴巴有多厉害吧!这人随口就能弄出一首诗来!每一首还都是惊天动地的!防不胜防啊!”

    冯副所长道:“反正这事谁爱管谁管,咱们不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