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22章【打脸专业户又回来了!】
    大礼堂。

    “评委老师?”

    “可以了,决赛结束了。”

    “好的,分数已经统计出来了。”

    “我宣布,今年的京城楹联大赛的冠军是……张烨老师!”

    随着主持人一声,下面的观众都爆发了热烈的掌声,还有尖叫叫好的,下面简直热闹得很。就连主席台旁边的选手席位置,好多文联的参赛选手也都心服口服地给张烨鼓起了掌,有些还笑着给他竖了大拇指!没办法,张烨当得起大家的赞誉,这也是这些年来最古怪的一次楹联大赛了,为什么古怪?那还用说啊,因为全部题目都被张烨一个人给答了,所以这次只有张烨一个冠军,而亚军和第三名,压根就没有出现,其他四十九个参赛选手全部积零分啊!

    这还不值得给掌声?

    这还不值得大家敬佩?

    只有大雷没什么动作,没鼓掌!

    郑安邦和京城作协的好多人也面色不太好,一点掌声都没有给张烨,都自己低头干自己的事,气量很小!

    张烨看到了这一幕,冷冷一笑。

    女主持人微笑道:“请张老师上台领奖吧。”

    张烨起身,绕到了侧面走上台,对两个主持人笑了笑。

    那边,钱老和另外两个评委也上来了,奖杯是提前准备好的,不过准备了三个,等工作人员拿上来,钱老只拿了其中一个,另外两个亚军季军明显是用不上了,说实话,他们也是第一次颁发这么力压群雄的一个奖,一个人以压倒性的优势完虐了所有选手,这还是楹联大赛史无前例的。

    “小张老师,恭喜了。”钱老把奖杯给他。

    张烨接过来,道:“谢谢评委老师们的肯定。”

    钱老笑道:“不是我们的肯定,这是你赢得荣誉,而且我相信谁也说不出什么,这是最没有悬念的一次楹联大赛冠军了!”

    观众都在笑,是啊,真的是最没悬念的一届了!

    女主持人道:“张老师,您讲两句获奖感言吧?”

    “嗯,你们确定让我讲吗?”张烨眨巴眨巴眼睛。

    男主持人呃了一声,这样还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每个获奖的人不是都会说一说感言吗?感谢朋友、感谢领导、感谢父母之类的?

    女主持人却知道张烨此话何意,“这个……”

    “好吧那我说两句。”张烨一转身面向大家,停顿了一秒钟,他道:“我记得之前……有人说我作弊?”

    众人再笑,都当笑话了。

    只剩京城作协的那些人表情不佳,心说你丫没完了?都过去了你还提啊?你怎么那么小肚鸡肠啊?

    可实际上张烨就是个小肚鸡肠的主儿,某些人越不想他提,这厮偏偏越要提起来,“我想知道是谁举报的我,也想问一问之前在台上说我作弊的那个京城作协的同志,评委老师们和文联的同志们都没有查清楚,最后也让我参赛了,为什么你一上台就那么肯定地说我作弊了?”一眼就盯住了台下那个作协的青年,“你是不是得跟我道个歉?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吧?”

    那青年黑着脸盯住他,麻痹,我道歉?凭什么啊!

    文联一个妇女看看他,“小乌,你确实应该给大家交代一下。”

    “道个歉吧小乌。”又有一个文联的人道:“这是直播,大家都看着呢,你之前台上那些话确实很不妥,太武断了,对人家张老师的名声也造成了影响,这也就是张烨老师扭转了局面,证明了他自己没有作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就你那一番话,已经足够毁掉一个人了!”

    那个姓乌的青年就是不去,死皮赖脸地闭上眼。

    张烨笑了一声,“今儿是楹联大赛,你不道歉也没关系,我送你一首对联吧。”

    送对联?

    这时候你还送对联?

    大家都有点发愣,也有些好奇张烨要说什么。

    张烨下一刻便道:“鼠无大小皆称老。”因为都叫老鼠!

    下一句联儿,张烨微笑道:“龟有雌雄总姓乌!”因为都叫乌龟!

    那姓乌的青年闻言,差点吐血三升!张烨你大爷!你丫太狠了啊!他气得都快嗷嗷叫了!脸都绿了!这可是直播啊!这可是几十万人再看着呢啊!当众这么骂自己?青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本以为死活不道歉就不道歉了,你能怎么样啊?可他却忘了这个人不是一般人,而是那个在银话筒颁奖典礼时都敢公开骂领导骂单位的那个臭名昭著的张烨!人毒!嘴毒!心更毒啊!这一刹那,青年真的有些后悔了,麻痹,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上去道歉呢啊我!

    男主持人听呆了,“张老师!”

    女主持人却一点不意外,她知道张烨的劣迹,只是赶紧不动声色地拿脚碰了碰张烨的鞋子,低声哭笑不得道:“老师您……”

    观众也懵了!

    可张烨还不算完,继续道:“这次的参赛,是京城作协推荐我上来的,获得这个冠军,我也要感谢他们,感谢选送我支持我的作协单位,我也送一首对联吧。”说着一顿句,直接念了,“牛头喜得生龙角。”

    这句还挺平常的,大家没看出问题。

    可张烨的下联却让大家都晕倒一片,“狗嘴何曾吐象牙!”

    京城作协的领导和成员:“……”

    文联的众人则掩嘴偷笑不已,觉得太有意思了,骂的太缺德了啊!

    张烨当然要骂,这次从他来参赛就看出来了,京城作协这帮人没有一个安了好心,处处刁难自己,处处玩阴招,要不是张烨灵机一动,差点就被他们给毁了名声,差点就被断送了艺人生涯,要是作弊的污点被安在张烨身上,他一辈子都洗不清啊,这是多大的仇?他自然要找回场子了!

    骂人?

    我他妈又不是没骂过!

    直播怎么了?骂的就是你们!

    这时候,京城作协副主席孟东国不知什么时候从后台走出来了,听到张烨公然对他们作协开炮,顿时勃然大怒,也不管直播不直播了,他抢下来一个话筒就在台下和张烨扛上了,他也道:“张烨,你不是能对对联吗?那我也给你出一个题目,你给我听好了,两猿断木深山中,小猴子也敢对锯?”这个上联是有谐音的,“对锯”又为“对句”,这是在骂张烨!

    张烨乐了,这个上联他记忆搜索的时候恰好有,当即反击道:“那你也给我听好了,一马陷足污泥中,老畜生怎能出蹄!”出蹄等同出题!

    “好!”

    “对的真漂亮!”

    “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张烨老师神了啊!”

    观众们有人不禁发笑出声!

    孟东国:“……&%#@*)*&@@!!!”

    孟副主席对联的功力没有那么深,不然他早参赛了,所以他压根对不过张烨这厮,刚一出手就败下阵来!

    但张烨没有放过他,“您既然出题了,那我也出一道题,一二三四五六七!”

    咦?

    这什么题?

    楹联可很少有卡在七上面的,要出上联也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啊?怎么忘记了一个八字?

    然后张烨看看他,“对不出来?那我给您一个下联吧,孝悌忠信礼义廉!”

    不对啊!

    下联也不对啊!

    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呢?耻怎么没有?

    可在场哪里有傻子啊,有几个参赛选手琢磨了片刻,就瞠目结舌地分析出了这个对联的隐喻,“上联忘记了一个‘八’?下联少去了一个‘耻’?这是……忘(王)八无耻?我汗!”

    王八?

    无耻?

    孟东国肺差点气炸了!姓张的!你丫骂人?

    男主持人汗流浃背,慌忙劝架道:“两位老师,两位老师,都少说两句,少说两句,摄像机还……”这就是文人啊!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孟东国不管了,直接对张烨道:“这种场合,你公然辱骂京城作协,辱骂我们作协的工作人员,辱骂推荐你的单位?好,好啊,我现在可以明确地把话放在这里,你这种人,就算才华再好,我们京城作协也不会收!”

    你们还恶人先告状了?

    你们还头头是道全是理了?

    你们想踩我的时候就踩我!我一反击!你们又开始拿大道理压我?就因为你们是权威单位!所以就全都占理?扯你妈淡!

    张烨简直可笑之极,握了握手里的话筒,望着那一个个或气愤或无语的京城作协的人,他说了最后一段话,这段话是一首打油诗,来源是他那个世界的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德纲。郭德纲的打油诗在张烨的世界可谓一绝,争议很大,尤其那个骂京城电视台领导的,引起了好多业内人士的批判,但张烨今天选的是老郭的另一首著名打油诗,是在郭德纲被春晚拒绝后写出来的段子,非常有味道,也非常有意思。

    “朔风凛冽,雾霭霾霾。颠狂衰草,难分辨野店楼台。梅花片似剪裁,凄凉尽在墙儿外。冰天如玉砌,银枝似粉埋。推锦被踏雪白,开眼界少卖乖,游遍江川策蹇归来,诗成酒后天地犹嫌窄。”

    说到这里,好多人都没听懂。

    这什么诗?打油诗吗?

    张烨还会打油诗?他们还真是第一次听!

    然而张烨下面的诗,他们却都听懂了,也都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风弄竹声归晓院,月移花影照瑶阶。清幽满怀,叹浮生尽都是名利痴呆。”此处,张烨眯着眸子看向了孟东国,看向了那些作协的人,“且把醉眼微开,任凭你兴衰成败……”哈了一声道:“我也不爱来!”

    你也不爱来?

    他们刚说不会让你入会!你就来了这么一首打油诗?

    哈哈哈!好一个我也不爱来!好多观众一下子都给听乐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