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19章【张烨有如神,楹联惊世人!】
    三分!

    张烨排名暂居第一!

    按照这个势头看,谁都知道张烨是有夺冠的希望的,参赛者们也坐不住了,轮到他们出题时,他们都把题目出的很难,有些人甚至都改变了当初的出题策略。比如现在这个京城作协的人,他是1号决赛号牌的选手,也是选手中第一个出题的,他当初想的其实也是一个反联,因为反联难度比较大,如果别人真的都答不出来了,他能拿十分啊,这样几乎可以保证前五名了,但一看到张烨面对反联简直是轻松到连脑子都没有动的地步,他也临阵换上联了!

    此上联其实并不是他原创的,而是跟一个大师请教的,所以本来没打算用,怕被人说有作弊的嫌疑,可如今张烨势头太猛了,他不用也不行了!

    1号参赛者出题道:“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

    这个上联在行话讲,叫叠字复字的楹联,难度一般,算比较低的。

    大雷眼睛一亮,这联他对的出来,一琢磨捋顺了一下语言刚要开口,可就是他思考的这一秒钟时间,就被张烨抢先了。

    张烨微笑,“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

    三个评委若有所思,这一次并没有直接给通过。

    很多参赛者也都看出猫腻了,这个上联没有那么简单!

    大雷也是,在张烨说出后他也想到了一个下联,可再一琢磨,他那个下联不合适,对不上!

    有陷阱啊!

    里面有陷阱!

    1号参赛者瞧得张烨上当了,哈哈一笑,“不好意思啊张烨老师,我这上联可是能倒着念的,叠字联外也是个反联,秀秀明明处处山山水水。”

    张烨一笑,“巧了,我这联也能倒着念,奇奇好好时时雨雨晴晴!”

    1号参赛者怔了怔,“我的上联是踩花格,还可以循环反复,水处明,山处秀,水山处处明秀!”

    张烨笑道:“真巧,我的联也是踩花格,也可以循环反复,晴时好,雨时奇,晴雨时时好奇!”这是他那个世界,沪杭之间流行了一个对联,据传应该是黄文中写的,不过这个世界里,下联显然失传了。

    1号参赛者闻言,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感觉有种受了极大内伤的感觉,这么短的时间,不,几乎是一瞬间的时间,你就把这个上联的所有变化都给解开看透了?还想出了如此完美的下联?

    你妹啊!

    你丫神仙附体了吧你!

    现场一片片吸气声不绝于耳!

    三个评委一按按钮,滴,全票通过!

    2号参赛者是个文联的会员,他也不信邪了,出题道:“无山得似巫山好。”这是个异字同音的对联,非常难!

    有人刚要试着对一对。

    张烨就给了下联,“何水能如河水清!”

    第二评委的小老太太忍不住叫道:“好联!”作为评委,她其实不应该出声的,但是作为楹联文化的爱好者,她不得不拍案叫绝!无山……巫山?何水……河水!她看向张烨的目光透着一阵惊喜!

    下面的人又换套路了,来了个不常见的歇后联,“乌鸦飞入鹭鸶群,雪里送炭。”

    又是张烨当即对出下联,“凤凰立在鸳鸯畔,锦上添花!”

    那人:“……”然后心服口服地对张烨竖了个大拇指,一句话也不说了。

    张烨得分越来越多,此刻,好像已经不是什么选手们的楹联大赛了,而变成了张烨一人单挑所有人的比赛!

    轮到第五号参赛者了,这人也是京城作协的,说题之前,他还跟大雷对了一个眼色,这人在之前其实和大雷碰过题目了,他已经将答案告诉了大雷,就是为了让大雷夺冠,小小做了个埋伏。大雷也心领神会,只要他说出题目后,大雷肯定会抢答,这次绝对不会让张烨拿到分数了。而且这还是个难得一见的谜语联,有的谜语联的难度,那是要比反联还要大的!

    “一口能吞二泉三江四海五湖水!”那人自信道。

    结果大雷刚一张嘴,张烨却比他快了一步,“孤胆敢入十方百姓千家万户门!”谜底是热水瓶,他对的恰到好处!

    大雷脸沉了下来!

    其他参赛者也都面面相觑!

    “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又是个谜语联,有人叫板张烨,说完就看着他。

    张烨当下对道:“青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

    “天为棋盘,星为子,何人能下?”又有人不服地望向张烨。

    张烨轻笑,“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敢弹?”

    又有人黑着脸出题,“风起大寒霜降屋前成小雪!”

    张烨也对了个六节气,“日照端午清明水底见重阳!”

    一女同志道:“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张烨对,“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

    一个中年人道:“老鸦踏断老桠枝,鸦飞枝落!”

    张烨手指头敲敲桌子,“仙鹤归来仙壑涧,鹤唳涧鸣!”

    再次是一长串的斗联!张烨依旧是张口就答,没有半分犹豫就将十个上联全部答出来了!

    女主持人看得都险些叫好!

    男主持人已经拿着话筒目瞪口呆了!

    终于轮到京城作协的郑安邦出题了,他眉毛一挑,还真不信这个张烨能有三头六臂,于是乎出题道:“树已半寻休纵斧。”

    张烨一抬眼,语出惊人,“果然一点不相干!”

    怎么对出这个了?

    没对上!姓张的终于失手了啊!

    郑安邦呵呵一笑,“你这叫对联么,什么水平啊?”

    一个上联和一个下联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意思都完全不一样,可张烨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了?

    “这什么联?”场下的小吕都听得出来,驴唇不对马嘴啊!

    “张老师是不是不行了?对上了那么多,脑子乱了?”侯哥也吃惊道。

    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钱老和另外两个评委一开始也觉得不妥,目露狐疑,不应该啊,这个张烨对出了那么多,不会犯这种初学者都不会犯的错误啊?怎么对出这么天一脚地一脚的对子?可转瞬间就明白了什么,钱老忽然大笑,“好,好一个‘果然一点不相干’。”他跟另外两个评委解释了几句后,滴,滴,滴,三人全给了通过!

    “什么?”郑安邦呃道:“通过?”

    旁边也有选手不干了,“这下联还能过?怎么可能!”

    现场好多观众和嘉宾也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什么跟什么啊?

    钱老笑着解释道:“我看有人很纳闷,呵呵,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说过‘无情对’”?

    无情对?他们当然知道了!这是早年间一个名家前辈所创,不过用的人很少,是偏门中的偏门啊!

    钱老详解道:“树已半寻休纵斧,果然一点不相干,树对果,乃物名;一点对千寻,皆量词,古,八尺为寻;干对斧,皆器物名,干——古代一种兵器。所以上下句极是工整,但句意却毫不相干,正所谓无情对,固然意境上没有半点关系,但张烨老师的下联,巧就巧在他不但跟上联对句工整,还摆明了用下联写出了‘果然一点不相干’,这在‘无情对’中都是绝对中的绝对!当然要通过!”

    这也行?

    这么冷门的无情对你都会?

    大家再次看向张烨的表情都跟见了神仙似的!

    下一个轮到大雷出题了,大雷看这张烨大杀四方,也是恨得牙痒痒,但是对于他自己的上联,大雷是有绝对信心的,“独览梅花扫腊雪!”

    咦?

    这么简单?

    参赛者都知道大雷的厉害,上届亚军,这一届冠军的老教授没来,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大雷夺冠希望最大,出的对联肯定也不是寻常之物,可一听之下,大家却非常奇怪,这个都不是简单了啊,也简单的过分了吧?

    独览梅花扫腊雪?

    在场谁都能对出来啊!

    大雷出完题,却是笑而不语。

    张烨眯眯眼,出了下联,“细睨山势舞流溪。”

    这一下,几个评委老师也都没听懂,俩人这个对联实在有点太简单了,反而让他们拿不准了主意。

    大雷轻声一笑,“小张,这次你可答错了,你真以为我的上联那么浅显?”看到张烨入了圈套,他很得意,“我的上联可另有解读。”

    张烨笑呵呵道:“巧了,我的下联也另有解读。”

    大雷看他不见棺材不掉泪,干脆给他判了死刑,解析道:“我上联是独览梅花扫腊雪,这几个字的谐音是do–re-mi-fa-so-la-si,七个音!”

    “啊!”

    “原来是这样!”

    “我就说怎么会那么简单啊!”

    “这也太深奥了吧,这么晦涩?”

    “哈哈,张烨这次是碰上硬茬了!”

    大雷不再看张烨,对大家道:“有人能对出来吗?”

    张烨瞅瞅他,“我不是已经说了我的下联么,你还问别人做什么?你的上联另有玄机,我已经说了,真巧,我下联也另有解读。”

    大雷嗤之以鼻道:“什么解读?”

    “你把我下联再念一遍。”这次轮到张烨笑而不语了。

    “念一遍?细睨山势舞流溪?”念到这里,大雷突然骇然地一瞪眼,“这……这是……一二三四五六七?”

    do–re-mi-fa-so-la-si!

    对一二三四五六七?

    我去你妹啊!这他妈都能对上??

    大雷差点一头晕过去!

    旁边的几个评委和众多参赛选手们也傻眼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