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13章【张烨的下联!】
    广场。

    预赛已经接近尾声。

    “时间差不多了吧?”钱老道。

    第二评委道:“嗯,在等两分钟吧。”

    第三评委点头道:“好,没有人对的上来咱们就收摊,呵呵。”

    三个评委们给了最后的截止时间,这个预赛不可能无限制地进行下去,那边礼堂还等着开幕式呢。其实说起来,他们也没打算有人能对上这个下联的,时间也不够啊,这个下联可是很有玄机的,每个字都得掰开了揉碎了地吃透之后,才可能去对下联,不然想都不用想。

    钱老看看那些已经放弃的参赛者,微微摇头,内心来讲,他还是希望有人能对上他的楹联的,可是,他也明白不可能了。

    ……

    不远处。

    小吕着急了,“快对啊!”

    候弟哭笑不得,“这第五十题怎么对?”

    大飞也看向那道被评为称之为最难的两道题之一,“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这是对联还是绕口令啊?这什么破玩意?”

    侯哥也干瞪眼,“写错字了吧?怎么这么多朝?”

    小吕出主意道:“要不然瞎对一个碰碰运气吧,就对大风刮刮刮刮刮刮刮起?”

    得,刮这么大,肯定是龙卷风,张烨苦笑不跌。

    大飞晕倒,“你怎么不对‘副本走走走走走走走你’啊?”

    小吕也知道不行,垂头丧气道:“那怎么办啊?”

    几人这边正说话呢,大雷冷不丁看到了张烨,一笑,走上来道:“哟,张烨也来了?怎么还没对上?可就剩这一个了。”大雷擅长写诗,同样也擅长楹联,不然也不会拿到上届亚军了,于是这一次重新以楹联参赛者的身份站到张烨面前,大雷很有底气,他承认,写诗写词他或许不如张烨,可楹联?你跟我比对联?那你可真是逗了!大雷今年来可是要争冠军的!

    张烨瞅瞅他,“剩一个怎么了?”

    “那你可得快点,没时间了啊。”大雷笑道:“而且你确定这个联儿你能对?这可是钱老出的题,你先别放大话说能对上,你先把这个上联念一遍我们听听?我怕你是念都念不对的,那样也就别对了。”

    小吕低声道:“张老师你就瞎写个吧!”

    “对,随便写个,没准碰上了呢!”候弟道:“要不就写小吕说的那个?”

    几人窃窃私语地讨论着。

    大雷摇头道:“你们还能集体对下联呢?这属于作弊吧?”

    小吕恶狠狠地瞪了大雷一眼,这个老秃驴!有你什么事啊?莫非之前不给张老师参赛者,就是你搞的鬼?

    第一评委钱老掐了掐表,“行了,到此为止吧。”

    他们起身准备走了,旁边学校的工作人员也过来搬桌子打算收拾场面。

    可这时,张烨却大声道:“几位评委老师稍微等一下,我想试一试。”

    大雷一怔,乐了,心说你还真要对这个联?而且你才刚来没多久吧?这么短的时间你对什么啊!就算是我想对出这个下联,恐怕也要想个一两个小时还都不一定对的好,或者都不一定对的出来,就凭你?

    其他参赛者顿住脚步,关注了过来。

    “咦?”

    “这人谁啊?”

    “这上联是绝对吧?还有人想试?”

    “不算绝对,但也肯定非常难。”

    “他行吗?我怎么没见过他?是圈子里的人吗?”

    周大姐孙阿姨和赵国洲他们也都在场外不远处看呢,一见到张烨要上了,他们都喊了起来。

    “张烨老师加油!”小芳喊道。

    “小张!让他们看看你的本事!”孙阿姨道。

    张烨回头一看,田彬夫妻他们也都在用手势给自己加油的,他便对着老朋友老同事们点点头,示意他们放心。

    不过他们这一叫,好多弃权的参赛选手都愣住了!

    “张烨?”

    “他就是那个张烨?”

    “《水调歌头》写的真不错,原来是他。”

    “听说上次他把作协的脸给打了,今天还真敢来?”

    有一部分人还不认识张烨,但有一些还是对他如雷贯耳的,都三个两个地聚在一起议论起来,说说指指。

    这时,合作单位的视频网摄像师也把镜头打给了张烨,预赛他们不是直播,但也要录像,然后剪切好精彩镜头再发到网上。

    三个评委也看向他,“你试吧。”也不差这一分钟时间。

    张烨没在意众人的议论,迈步要上去。

    小吕愕然道:“您真要写我那个刮刮刮刮刮刮刮啊?”

    张烨笑笑,心里话说傻子都不会用你那个破对子,连字音都不对称,哥们儿要是这么写了,非得被行内人给笑死啊。那个上联可是暗藏杀机的,哪里是人随便碰运气就能对上的?不过张烨没有压力,巧了,这所谓的预赛最难的两个上联之一,这第五十道题也是最后一道题,恰恰是那百分之二三十里的他那个世界也有的对联,而且下联早都被他那个世界的能人前辈对出来了!

    题板越来越近。

    站在前面,张烨停住脚步一低头,拿起毛笔跟砚台里舔了舔墨汁,一抬手,想都不想就行云流水地写上了他的下联!

    大雷看了一眼,第一下并没有看出门道。

    其他参赛者也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张烨写出来的下联,因为他们对这个上联实在没有任何理解,甚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读呢,于是张烨就算写出下联来,他们也看不懂,一头雾水。

    不过唯一值得称赞的是,这人的毛笔字很好看啊!

    侯哥叫道:“好字啊!”

    胡飞眼前一亮,“小张老师好书法!笔锋优雅,又不乏力量!”

    小吕也看呆了,“这字真漂亮!张烨老师还有这么一手书**底啊?”

    其他参赛的或没参赛的观众也同样多看了几眼张烨的笔墨,这么年轻的人,书法写得这么好的真不多啊!

    张烨落笔,写完了!

    众人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张烨给出的下联上——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这什么下联?

    这到底什么意思?

    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啊!

    大雷和几个成就比较高的楹联高手都盯住了下联,若有所思,试着念了好几遍却没有念出来。

    不对吧?

    这下联对上了吗?

    他们也不清楚了,上下联都似乎非常隐晦,他们很难判断!

    甚至那第二评委和第三评委一见之下都没当回事,觉得可能是这年轻人瞎写的,只是形势上的字这一块对仗工整,钱老上联的深意和意境这下联绝对是乱七八糟,不可能对的上来。

    有观众起哄了。

    “这什么啊!”

    “哈哈,连着打几个字就算下联了?”

    “是啊,那我也行了啊,这上联肯定没那么简单。”

    “这是瞎写瞎对啊,长长长长长?什么跟什么啊!”

    只有钱老微微眯起了眼睛,“小伙子,你这下联怎么念?”

    张烨笑呵呵地反问道:“您的上联怎么念?”

    “我的上联是……”钱老念道:“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念出了读音,那几个连续的“朝”字意义便十分清晰了,好多参赛者和观众全都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念的啊!怪不得那个上届的亚军大雷说行内人可能都念不对!合着玄机这么深!这是同字异音的楹联啊!这种对联简直太难对了!因为非常复杂!还要求下联对仗工整?怎么可能!

    小吕无语道:“这上联太晦涩了啊!”

    候弟唉声叹气道:“小张老师肯定没对上,长长长长?这不对称吧?”

    侯哥道:“算了,没什么可惜的,反正张老师的强项又不是对对联,他之前都说他不会对联没研究过了。”

    第二评委看看钱老,“走吧钱老,去大礼堂了。”

    “是啊,一会儿还得评审决赛呢。”第三评委的小老头道。

    可是谁也没想到,钱老竟然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张烨,“你的呢?”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张烨重复地念了一遍,然后笑一声,说了自己的下联,“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都已经转身要走的第二第三评委闻声,刷地一下就惊愕地回过了头!

    很多观众和参赛人员也都要散了,可是听到张烨念出来的下联后,好多人的表情肉眼可见地从无所理会变成了目瞪口呆!

    大雷呆住!

    胡飞和侯哥小吕等人也瞪起了眼珠子!

    这一刻,整个京城大学的小广场似乎都静了下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