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12章【谁也对不上来的最后一题!】
    校广场。

    文联的妇女给他电话了。

    “喂,张烨老师,你在哪里呢?”

    “我已经进来了,在预赛广场这里。”

    “嗯?我怎么没看见你?哪个是你?”

    “您是不是穿一条白色长裙?我看见你了。”

    在场就她一个打电话的,张烨找了过去,果然是那个文联的妇女,“你好。”

    妇女放下手机就把一个参赛牌递给了他,道:“不好意思啊张老师,那边人员疏忽给漏掉了,现在找到了,你赶紧参赛吧,不用登记,直接答题就行了,嗯,我那边还有事,先走了。”

    “多谢了。”张烨目送她。

    不远处的胡飞招呼他,“拿到了?”

    张烨嗯了一声,然后过去看预赛题目。

    前面有三块题板,间隔十米分开放的,每块题板前都围了不少人,里面有参赛选手,也有看热闹的观众,当然,此刻的参赛选手已经不多了,很多人都答题结束通过了预赛,已经进大礼堂了,剩下的只是少数二十几个还在答题的人,他们对着题板苦思冥想,题目好像不容易。

    旁边立着预赛规则:

    一:请参赛者按照规范答题。

    二:评委判定合格后才算通过。

    三:题目只有五十道,预赛通过名额最多不超过五十人。

    小吕叫道:“才五十道题?这次参赛的不是有小一百人吗?意思是得淘汰一半人?太残酷了啊!”

    侯哥着急道:“时间不够了!”

    候弟也指着题板道:“这个题板还剩下两道题了,啊,那个题板都满了,全被人答完了,第三个题板也就剩下一道题!”

    还有三道题,还剩下二十多个没有放弃的参赛者作答!

    剩下有些参赛者觉得答不出来,已经走到观众席旁观了,自动弃权。

    “快快快!咱们快看题目!抓紧时间!”小吕匆忙说了一声。

    五十道题全都是对联,四字的,五字的,七字的,无一例外全是上联,规则很简单,题板前面有不少砚台和毛笔,只要参赛者把答案写在相应上联的下边,对仗工整,意境符合,就算过关,旁边那三个文联作协的评委会做出权威判断。评委是三个岁数都不小的老同志,两个小老头,一个小老太太,虽然张烨不认识,但看到那些参赛者好像都对几人比较尊重,就知道他们仨八成是业内权威了,至少也应该是楹联领域的佼佼者。

    静了静心,张烨开始看题了。

    三个……

    五个……

    张烨简单扫了一圈,发现这个世界的楹联跟他那个世界形式都是一样的,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他看了一些却都没有见过,很多对联都不是存在于张烨那个世界的,或许也可能是张烨孤陋寡闻,又或者忘记了,毕竟他没怎么研究过对联文化。

    先吃个记忆搜索胶囊吧!

    张烨打开游戏戒指一看声望,昨天在那公益广告的帮助下,他的总声望又缓慢上扬,加的不快,磨磨蹭蹭下两天一夜后总算是到了十万点数,张烨就点击商城购买了记忆搜索胶囊,一口吞下。

    ……

    记忆闪烁。

    在张烨思维的引领下,时间回到了他那个世界的2011年。

    那时的张烨刚上大学,一门心思出人头地想成名,对一切信息都有很主观的吸收意识,一个周末,他办了张图书卡,去到传媒大学图书馆看书。一开始,他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看的书籍,所以就大海捞针地随便翻看,结果就翻到了一个对联大全和紧挨着它的一本名联解析。

    两本书都不厚。

    一页,十页,一百页。

    ……

    五分钟到了。

    记忆搜索时间结束。

    张烨慢慢睁开眼睛,当初原本无心和随意地草草翻看,现在却让记忆搜索将这份潜记忆巩固了起来,每一首对联张烨都记得清清楚楚了!

    旋即,他再次看向那五十道题目!

    云间什么什么?不知道!

    飞雪什么什么?不认识!

    燎蔓什么什么?没见过!

    看了好多,都不是张烨那个世界出现过的作品,他根本无从下手,可正当他以为这世界的对联跟他那边一点交叉都没有的时候,一个对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真有啊!真有他认识的!

    跟他那个世界的对联一模一样!

    比如第四十一题,上联是:二三四五。

    下联不知被谁已经对出来了,下联写的是:六七**。

    这楹联看上去有些傻,也有些莫名其妙,其实里面暗藏玄机,张烨刚刚搜索的记忆中,对联解析就有记载这一联,专业术语讲,这是个隐字联。二三四五为什么要对六七**?因为二三四五里缺一,也谓缺衣,而六七**中少十,也谓之少食。缺衣少食——这就是隐字联。

    这个发现让张烨很高兴,整体观察了一番,虽然他那个世界有过的对联,数量只是占据了这五十首中的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的样子,可这也足够让张烨欣慰了,说明他还是有机会的,说明两个世界还是有作品交叉的,而且交叉还不少。其实想想也是,都是相近的历史,有些历史人物还都一样,就算被游戏戒指修改过,对联文化的整体走向应该也不会偏差太大的,出现一样的楹联一点也不稀奇。

    小吕忽然道:“诶,这个对联我可能能对出来,我做编辑时看过一个类似的,改一改应该就行了,晨雪……不对,晨露……”

    侯哥催促道:“小吕加油,快啊!”

    “别急别急,我想呢啊!”小吕抓头发。

    “不是晨什么什么吧,对朝会不会刚好?”候弟也帮忙一起想。

    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真心想帮张烨进决赛,避免被京城作协的某些卑鄙小人借机打击张烨在文学圈的威信。

    可那边,一个中年参赛者猛然一拍脑门,大步上去就拿起了毛笔,在小吕和候弟他们正在考虑的那个对联上写答案了。写好后他一看三位评委老师,只见其中有两人都点点头,他才哈哈畅怀大笑,通过了!

    小吕险些气死,“被人抢了!”

    候弟可惜道:“就差一步啊,咱们也快想出来了!”

    “只剩下两道题了。”大飞提醒道。

    然而胡飞却叹着气指了指,“就剩下一道了。”

    只瞧得一个张烨的老熟人不知什么时候上去了,提起笔来就写上了一个下联,字迹刚劲有力,很好看。这人正是大雷,在那个京城作协的诗人。见评委通过后,他笑笑,“谢谢老师们了。”

    秃顶的评委小老头看看他,道:“大雷,你可是上一届京城楹联大赛的亚军,用这么长时间啊?”

    第二评委,那个老太太笑呵呵道:“没看出来吗?大雷没做那些相对简单的题目,而是选了最难的两道题之一,这是上届亚军骨子里的傲气,呵呵,不过也就是大雷有这个水平了,他要是不答这道题,估计也没人能答得出来。”

    第三评委的老头道:“还剩最后一题了?哦,我猜得不错啊,果真是这道题剩下来了,钱老头,你这题一般人可答不上来啊,这才预赛你就出这么难?这么短的时间,谁对的出来啊?”

    钱老是这次大赛的第一评委,也是资历最老岁数最大的,他摸着胡子道:“这可是楹联大赛,没点难度还有什么意思?”

    大雷显然和他们认识,一听便道:“第五十题是钱老出的?怪不得呢,我刚才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下联,这一联估计没有人对的了了,别说对了,连怎么读都成问题,就算内行可能也不一定会读对。”

    那当然了,钱老跟业内可是号称鬼才的人,他不是京城文联也不是京城作协的,而是共和国作协委员,声望很高,擅长出一些刁钻的题目,不止是楹联范畴,今年的高考试题,他也是其中的出题人之一。他给的题目,一般都不是让人拿分的,而是为了拉开优等生和劣等生差距而拉开分差的。

    那里好多参赛选手都放弃了,里面不乏优秀作家和大学教授,可面对这一题,再一听到钱老大雷他们的对话,大家也都知难而退了,知道今天没希望进决赛了,还是老老实实当个观众吧。

    都放弃了,只有张烨还在盯着题目看,而且眼睛还一眨一眨的,原因无它,这对联他见过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