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91章【电视台面试——文学的较量!】
    当天下午。

    京城电视台。

    某个楼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张烨是被一个前台的工作人员带上去的,电梯停在几楼他甚至都没看,因为心中有些患得患失,他知道这是自己进入电视台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所以也特别看重,非常想把握在手中。

    办公室内是空的。

    “张老师,你先稍等一下。”工作人员道。

    “好的。”张烨坐在边上的椅子上。

    工作人员说:“领导应该马上就来了。”

    张烨道:“得嘞,你忙你的吧,谢谢了。”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工作人员就关上门离开了。

    大概几分钟过后,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推门进来了,一看到张烨,叹叹气,“小张老师来了?”

    “您是?”张烨觉得声音耳熟。

    中年胖子道:“我是胡飞,咱们通过两次电话。”

    张烨忙上去跟他握手,“哎呦,胡老师,很高兴见到您。”

    胡飞已经在银话筒颁奖典礼上见过张烨了,但张烨还没有见过他,俩人算是第一次正式接触,相互之间客道了不少话。

    末了,胡飞言归正传,“小张老师,今天的面试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吧,可能没太大希望了。”

    张烨一怔,“……我知道了。”

    胡飞跟他露底道:“我已经跟领导那边反复沟通过了,本来上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还认为可以说服他们,但说来说去他们还是觉得你胜任不了,是你说《死水》那次的事情让他们有所顾虑,不太……我是尽了最大努力了,一会儿我也会全力帮你争取,可我看得出来,他们是不想让你来京城电视台,即便面试题你能完美过关,恐怕也不会录用你,所以我先跟你打个招呼,这个也怪我,没提前做好工作。”

    张烨马上道:“不怪您,您已经帮了我太多了,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既然说了《死水》,骂了单位和领导,我就早有了承担后果的准备,没关系的。”

    忽然,外面有脚步声了。

    胡飞就没再跟张烨沟通太多,他坐到了桌子后面的面试席。

    张烨心下叫苦,这可真是坐过山车啊,前几个小时胡飞的话还让自己勾起了希望,转眼间形势就变了啊,从有希望变成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这还没面试呢,上来就知道了自己肯定面试通过不了?回答得再好也没意义?张烨的心气儿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不过也没办法抱怨,就像他自己说的,自己既然做了某些事,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人生一直都是很公平的,他也没什么可抱怨!

    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

    张烨沉寂了片刻,心态也瞬间放平衡了许多,但他当然没有完全放弃,虽然知道希望渺茫甚至没有可能了,但他还是想试一试!

    面试官陆续进来了。

    人很多,有**个人,大概都是频道或者台里的小头头和工作人员。

    “老胡都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道。

    “我也是刚刚进来。”胡飞答道。

    中年人看看张烨,“这就是张烨?那开始吧。”

    “行,那让小张先准备一下?”胡飞建议道。

    张烨平和道:“我可以了,随时都能接受面试。”

    大家都坐了过去,坐在最中间的正是方才说话的中年人,他叫王水新,稍微有点偏女性化一点的名字,人也是比较斯文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张烨来之前也查过电视台网站上的公示信息,知道这人就是京城电视台文艺频道的总监,应该是在场所有人的领导,文艺台一把手。网上能查到的公开信息不多,这个王水新却还算信息量十足,因为出发之前张烨偶然搜索到,王总监居然以前也是个诗人,早些年间,他出版过好几本作品和文集,最擅长的是现代诗,虽然近期内已经没有什么作品了,但还是名声在外,圈里人应该都知道他。

    想来也是,电视文艺台的一把手,没两把刷子不可能胜任的,人家肯定有不小的文学素养。

    “你先介绍一下自己?”王水新总监道。

    “我叫张烨,今年23岁,毕业于……”张烨开始自我介绍了。

    这途中,有几个面试评委都在交头接耳,有些人蹙眉,有些人摇头,似乎都不太希望张烨来他们文艺台。

    王水新也是其中之一,当初在银话筒颁奖的时候,他和胡飞都在现场的,也都亲耳听到了张烨怒发冲冠的一首《死水》,现场气氛是被引爆了,可王水新却暗暗摇头,他知道这个张烨是一个刺头,非常不好整理,文学素养是还算勉勉强强了,但脾气太差了啊,这种人没有领导愿意要的,领导们都希望手下人言听计从,弄这么一个另类的家伙进来,太不合群了,还得天天担心他什么时候惹出点事来!所以即便他一直看重的胡老师极力推荐,王水新也不为所动!

    当然,原因还有。

    王水新其实认为胡飞所吹捧的张烨那所谓的文学水平,也就那么回事而已,他从不认为张烨能和他相提并论,觉得张烨还差得远!《死水》?《一代人》?王水新认为他也能写出这种诗,更认为他以前创作的作品要比张烨好了许多。

    文人相轻!

    谁都不认为自己不如人!

    其实其他几个评委也是这么以为的,虽然张烨现在在网络上被捧得很高,可他们还是不觉得张烨能跟王水新这种大师相提并论,在文坛,王水新固然不是最有名气的,可也是创作了很多年的老资格了,有过不少优秀的作品,而且脍炙人口的也有几首诗,张烨一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再厉害能厉害得过王总监?这次的面试,他们实际上谁都没有上心,因为王总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肯定是不会录用张烨的!

    张烨说完了介绍。

    胡飞插话道:“总监,小张老师真的是这一代人中文学修养极高的,同龄人中他是佼佼者,而且……”

    王水新打断他的话,“同龄人中他是算不错,但跟其他搞艺术的前辈比,还是差的太多太多。”

    胡飞给张烨争取道:“以小张的文学底蕴,他可不一定比前辈们差。”

    王水新被逗乐了,“你可太绝对了老胡,我知道你看重小张,但可能只是小张的文学点对你胃口而已,把你打动了,但不代表别人也能被打动,不代表文学性真的就那么无可挑剔,我知道上次中秋诗会的事情,大雷老郑他们几个人我也认识,你看小张把他们盖了过去,就是真的超越前一辈人了?非也,其实大雷他们写诗也就在京城这个圈子里有一点名气,在国内根本排不上吧,他们那几首中秋的诗我也听了,都很一般,小张能技压群雄说明不了什么。”

    这个总监看起来骨子里真的是个文人,气质很浓,很要强,说这些话也不避讳什么,还是当着张烨面儿说的。

    张烨看了他一眼,没发表意见。

    胡飞还要说,“可小张老师的……”

    “那就出面试题试一试吧。”王水新很自信道:“我可以告诉你老胡,别说其他前辈大师了,他就是比起我来也差的远。”说完,王水新瞅瞅张烨,“小张啊,我们就是几个老同志随便瞎聊聊,没有说你多么不好,你也别往心里去,其实你这个年纪能写出《死水》这种诗,已经是很不错了。”

    才是不错啊?

    张烨心中笑而不语,心说你可太托大了!

    “这样,你其他的外在条件咱们先不谈呢,我先给你出一个面试题,今天的面试也就这一道题,我其实也想看看老胡这么推荐的一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和功力。”王水新道。

    张烨说,“请说。”

    王水新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跟张烨论一论文了,“我有一首诗不知道你听没听过,叫《一切》。”

    他开始念:

    “一切都是宿命。”

    “一切都是虚幻。”

    “一切都没有结果。”

    “一切都没有归宿。”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往事都在梦里。”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带着坑长的回声!”

    旁边几个评委听完,都赞叹了起来。

    “好诗啊!”一个中年妇女道。

    一个青年道:“这是王总监最有名的一首诗吧,每次听都觉得有味道!”

    胡飞也不能不承认,这首诗真的是绝佳,这大概是王水新四五年前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创作的,非常有力量,呼唤人心,警醒世人!

    王水新平静道:“小张,这就是面试题了,这是我还算有名的一首作品,也是我最满意的一首现代诗,胡老师一直说你写诗极佳,文学底蕴深厚,那你能不能现场给我们创作一首诗,也展现一下你的文学水平?”

    如果是没有范围的作诗,这还没什么!

    可王水新先说了他自己的诗,就是要跟张烨比上一比啊,这叫“斗诗”,也叫“论诗”,张烨如果再创作,肯定得是要有针对性的,而且还得要超过王总监的诗才算面试过关,但这可能吗?

    胡飞都知道不可能!

    更别说其他几个评委们了!

    《一切》是什么诗啊?那可是曾经在几年前被列入高中课本的一首诗!虽然是以附录的形式存在的,不是很起眼,而且后来因为太过灰暗和绝望的艺术性而被撤掉了,但那也是曾经上过教材的范文啊!

    张烨拿什么比?

    他什么也比不了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