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鬼上门
    秦宇并没有将这本日记本给看完,将头仰起来,静静的看着上方离得不远的天花板,久久没有言语。++,

    而站在秦宇身侧的秦岚,此时已经是双眼通红,秦宇看的内容,她同样也看到了,李一依在日记里写的很平淡,但却让她止不住眼眶泛滥。

    秦岚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李一依,然而李一依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保持着沉默,就好像,这日记的主人并不是她自己。

    “李老师是一个好老师,这封信,是她准备投给一家报社的,我没有拆开看,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投寄出去。”杨大爷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群该死的人渣,秦宇,你一定要抓住他们,将他们绳之以法。”秦岚用力抓住秦的肩膀,愤怒的说道。

    “我饶不了这些人渣。”说这话的是陈光表,此刻他的脸色铁青,双目几欲喷火。

    “人在做,天在看,别着急。”秦宇淡淡的说了一句,站起身,看向杨大爷,“附近的地方你都找过了?没有任何的发现吗?”

    “嗯,方圆十公里的范围,我全部都找遍了,但还是没有找到李老师的尸体,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是被对方毁尸灭迹了。”杨大爷答道。

    “陈先生,把地图拿出来。”秦宇朝着陈光表说道。

    在来杨岩村的路上,秦宇让陈光表买了这个县的详细地图,陈光表从包里掏出地图,打开铺在了宿舍的桌子上。

    “杨大爷,麻烦你看一下,咱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秦宇朝着杨大爷说道。

    “咱们现在在这个位置。”杨大爷盯着地图看了一会,便手指着地图上的一点说道。

    也幸亏杨大爷是一位侦查兵,看地图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事情,根据杨大爷指出的位置。秦宇的目光在这点附近的地图上开始搜寻起来。

    “杨大爷,这一块是什么地方?”

    半响后,秦宇指着地图上的一块地方,朝着杨大爷问道。

    “这是闵公河,是我们这里的一条小河,靠的是山上的一些积水汇聚而成的,到了夏天干涸的时候,就会干枯了。”杨大爷答道。

    “这闽公河离着学校不怎么远吧?”秦宇继续问道。

    “不远,就是两公里路,不过那一片地方的土壤不行。所以没什么良田,很少有村民去那里。”杨大爷看着秦宇,“不过我寻找李老师的时候,也去过那里,同样的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听了杨大爷的话,秦宇皱了皱眉,再次陷入了沉默。

    “我看直接把那几个人渣给抓起来,来一个审问就是了。”秦岚在一旁介意道。

    “秦宇,我觉得咱们可以试试这一个办法。”一直在一旁保持沉默的孟瑶。却是将目光看向了李一依,“既然那些人都知道一依小姐已经死了,如果我们让……”

    “好主意。”

    秦宇很快就明白了孟瑶的意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而且,他心里已经有了施展这计划的对象了。

    ……

    三月份的夜里,杨岩村已经开始出现蚊子了,这些早春的蚊子。大多是熬过来的,一个个大的吓人。

    杨振言此时正和媳妇在家里看电视,作为村长。杨振言的家还是很不错的,三层楼房,还拥有一个院子。

    杨振言有一个儿子,正在上高中,因为在县城上学的缘故,平日里并不会回来,也就是周末的时候,才会回来居住那么一两天。

    晚上八点,杨振言的媳妇便已经睡着了,农村人晚上没什么娱乐节目,一般都睡得很早,早睡才能早起。

    但是杨振言却不同,他有一个习惯,每天晚上都要看中央电视台的法制频道,等到节目结束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关了电视之后,杨振言打开门,准备上个厕所后就去睡觉,然而,就在杨振言朝着厕所走去的途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吹得大门吱吱作响。

    “起风了?”杨振言目光看向大门处,皱了皱眉,这三月的天气一起风就意味着要下雨了。

    就在杨振言皱眉继续朝着厕所走去的时候,突然头顶上传来“哒”的一声,却是顶上的灯泡黑了。

    “灯泡烧了?”没有了灯光,整个大厅陷入了一片黑暗,杨振言几步退回到墙边,手在墙边处摸索起来。

    没几下,杨振言的手就摸到了一条灯线,杨振言家用的是灯泡,而这种灯泡的开关是一条线,只要往下一拉,灯泡就会亮起来,再一拉,就是熄灭。

    只是,这一次,杨振言拉动电线,那灯泡只是闪了一下就灭了,而杨振言的手里却是握着一截电线,那灯泡的电线却是断了。

    “这杨老四,给弄的什么电线,才换上没一个月就断了,下次村里的鱼塘,要考虑换一个人承包了。”杨振言自语了一句,他家里的电灯和电线,都是杨老四给安装的。

    杨老四是一位电工,靠着给村里人家安装电线之类的活,这几年存了一点钱,便开始承包村里的鱼塘,但村里就那么开口鱼塘,想承包的村民可大有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他这个村长就有很大的话语权了。

    杨老四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要承包鱼塘,只要杨振言答应了,事情便是成功了一半,因此主动上门给杨振言家安装电灯电线,不但没收钱,还保证坏了他就帮忙修。

    虽然没了灯光,不过杨振言还是借着对家里摆设的熟悉,摸黑走到了大厅的桌子前,从那搬来了一张凳子,放在墙边电灯线下面,然后站了上去。

    站了凳子之后,杨振言的手在墙壁上再次摸索起来,半响后,终于让他摸到了一根细细的东西。

    “奇怪,怎么电线绳变得这么细了?”杨振言自语了一句,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手里攥着的要比先前的那根电线绳细了许多。

    “难道是因为刚刚拉扯断了之后,这电线绳被拉细了?”

    杨振言只能这么想了,当下直接是往下拉,然后,他这拉,却发现绳子纹丝未动,根本就不是电线绳那种带有弹性的感觉。

    “怎么回事?”杨振言皱起了眉头,从怀里掏出了打火机,打了起来,只是,一缕火苗亮起还不到一秒,上面突然一股冷风出来,打火机的火苗瞬间熄灭。

    这股阴寒的冷风,不止是吹在了打火机上,也迎面扑向杨振言的脸庞,杨振言脸上的肉颤抖了几下,这股阴寒的冷风,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人在他的上方朝着他吹气。

    “啪!”

    杨振言再次打着打火机,这一次,打火机的火苗却是没有熄灭,杨振言脸上露出的笑容,就着火苗朝着自己手上抓着的东西看去。

    然而,这一看,杨振言整个人就愣住了,他手上攥住的哪里是什么电线,而是一撮黑色的发丝……顺着这缕发丝,杨振言身躯颤抖的将视线朝上转移,却刚好和一张脸给对上了。

    那是一张被散乱的黑色秀发给遮挡住半边的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然而,即使只是露出了半边连,杨振言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张脸,这张脸他太熟悉了,这一年来,好几次梦中都会出现这张脸的主人,然后他就被噩梦惊醒。

    “李……李……一依!”

    杨振言整个人的身躯都在颤抖,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后,却是猛地向后栽倒,原来他脚下的凳子因为重心转移而翻到了。

    砰!

    杨振言和凳子砸在地上的声音响起,只是,如此重的声响,却丝毫没有引起这房子里另外一个人的注意,杨振言的媳妇在卧室内,依然是睡得十分安详。

    “你……你是人是鬼!”杨振言颤抖的看向倒悬在天花板上的李一依,问道。

    “你已经死了,你是鬼。”没等李一依回到,杨振言就自言自语的回答了自己。

    而此时,李一依也从天花板上漂浮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杨振言的面前,苍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一言不发。

    “李一依,李老师,不是我害死你的,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要来找我啊,你去找他们啊。’在李一依这种无声的注视夏,杨振言的双腿抖个不停,根本就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是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朝着李一依哀求道。

    “你的事情都和我没关系,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而且我这样做也是满足了你的心愿,那些学生可以更好的学习,我特意去县里请了老师来给他们上课,还向上面申请了专项教育金,我还去说服那些村民,让他们把孩子送往学校。”

    杨振言不停的说着,然而李一依的表情依然是没有一点的变化,半响后,就当杨振言说的口干舌燥的时候,李一依终于开口了。

    “你为什么要和他们狼狈为奸,你该死!”

    “不要啊。”听到李一依的话,杨振言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快,连忙辩解道:“是他们要将你的尸体丢进那井里的,我不过是看到悲剧已经发生了,不想再节外生枝了,而且这样不也很好吗,你生前还有完成的心愿,我都有在替你做,你要报仇,就去找害你的人,不要来找我,求求你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