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七十章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死的
    “谢谢秦大师。”看着手臂复原,陈光表向秦宇表示了感谢,继续在前面带路。

    “秦宇,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啊,还会接骨啊,跟谁学的?”秦岚走在秦宇的身边,笑着问道。

    “无师自通。”

    ……

    跟着陈光表上了二楼,走进卧室,秦宇看着躺在床上的一依,眉头皱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这五羊宫的道士下手挺狠的。”

    “秦大师,一依一直昏迷不醒,该怎么办?”陈光表一脸希翼的看向秦宇,问道。

    秦宇没有回答陈光表的话,而是直接走到了穿沿,将一依的头给侧向一边,露出那后脑勺处的一缕红点,然后一手放在上面,小心的揉起来,一道道的光芒在秦宇的掌心闪烁,几分钟后,秦宇收回手,说道:“好了。”

    当秦宇说完“好了”二字,一直昏迷的一依嘴里嘤咛了一声,然后悠悠醒来,睁开了眸子。

    “一依,你没事吧。”看到一依真正醒了,陈光表脸上露出喜色,连忙上前将一依搀扶坐起,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一依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迷茫之色,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半响之后,神色才恢复清明。

    “一依小姐,能不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和五羊宫的道士碰上?”秦宇看到一依神色恢复清明,开口问道。

    而站在身旁的秦岚,此刻却是目光好奇的打量着一依,她已经从秦宇嘴里知道,眼前的这位女子是一位女鬼,只是。无论她怎么看都看不出这女子像鬼啊,更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大家闺秀。

    “怪不得古代的那些书生都被女鬼迷得神魂颠倒,这么漂亮的女鬼。楚楚动人的模样,就连老娘看了都心动。”秦岚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秦大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碰上那几个道士,先前我离开这里后,就想着去驿站报道,不过在路上的时候,却看到好几位老太太、小孩被那三位道士打伤带走,还有许多人朝着四处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三位道士已经是发现我了。想要把我抓走,我只好逃跑,就记得其中一个道士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射向我,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听了一依的话,秦宇眉宇皱的更深了,“五羊宫就是这么抓鬼的?不怕阴司找他们麻烦?”

    秦宇听懂了一依话里的意思,她所说的那些老太太和小孩都是鬼魂,应该和她一样,是去阴间在阳间设的驿站报道,通过驿站进入阴间。鬼魂去驿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驿站门前抓鬼。这是破坏阴间的秩序,五羊宫哪来的这么大的胆?

    “秦大师,那三位道士会不会还找一依的麻烦?”陈光表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一依小姐还不至于让这三位道士一直守着。”秦宇给了陈光表一个放心的眼神,自己却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依小姐,你真的是鬼啊?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啊,只是有些好奇,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鬼呢。”秦岚一向是十分的胆大,而且她看着一依就像是一个弱女子。也没啥杀伤力,不禁开口问道。

    “不是说我们普通人都看不见鬼的吗。而且鬼都是没有实体的吗,为什么一依小姐你和传说中的鬼不一样呢?”

    “我也不知道。其实,我自己发现我是鬼,也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一依脸上再次露出迷茫之色,答道。

    “那就是糊涂鬼了?”秦岚总结道。

    “等等,岚姐,你刚刚说什么?”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秦宇,突然朝着秦岚问道。

    “什么啊,我刚说一依小姐那就是糊涂鬼了。”秦岚被秦宇吓了一跳,隔了一会才答道。

    “不是这句,是前面一句。”

    “前面啊。”秦岚眼珠向上,回忆了一下,说道:“我们普通人不是看不到鬼的吗,鬼都是没有身体的啊,可以到处穿梭的。”

    “没错,就是这句,我明白了。”秦宇嘴角翘起,扬起一道弧度,他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关键问题了。

    “一依小姐,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要知道一般的鬼魂都是虚体,不可能会有身体的,除非是那些修炼了多年的鬼魂,但要是那些修炼出了实体的鬼魂,就五羊宫的三位道士,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秦宇第一次见到一依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他把一依当成了一位修炼多年的鬼魂,不过从一依被五羊宫的三位道士击伤,就已经证明一依并没有修炼过,那么她这实体是怎么来的?

    “我怎么死的?”一依脸上陷入了回忆之色,只是,半响之后,一依的脸色更加苍白,整个人的笑脸因为痛苦扭成了一团,双手抓住头发,“我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看到一依的状态,陈光表脸上露出心疼之色,连忙安慰道:“一依,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为什么我的头好痛?”一依痛苦的呻吟着,似乎一想起这个问题,她的脑袋就要爆炸了一样。

    “让开。”

    秦宇绕过陈光表,一指点在了一依的眉心上,一依这才恢复了平静,然后整个人躺在了床上。

    “秦大师,一依是怎么了?”陈光表看到一依再次陷入了沉睡,着急的问道。

    “我先让她睡着了,没什么事情,一会就会醒来的。”秦宇皱着眉头,一手托着下巴,“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依小姐想到这个问题会出现这种征兆?”

    “这还不明白,我都知道,一般人只有在回忆一些不愿意回忆的痛苦经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在心理学上来说,叫做ptsd症状。”一旁的秦岚插口道:“我在上大学的时候,选修的就是心理学。”

    听到秦岚的话,秦宇看了秦岚一眼之后,转头问向陈光表,“陈先生,一依小姐的家在哪里的?她的亲人呢?”

    “一依没有亲人,她是一个孤儿,在小时候就被抛弃了,是在福利院长大的。”陈光表摇了摇头,“这一两年,我也在帮一依找寻她的亲人,可惜没有一点线索。”

    “陈先生,详细的把你和一依小姐再次相遇的经过说一遍吧。”

    陈光表听了秦宇的话,陷入了回忆,半响后才开口说道:“那是去年的二月份,那时候我从外地参加完一个活动回京,当时因为离着京城不远,便自己开车回来,到了京城的时候刚好是晚上,当时路过一道比较偏僻的路段时,发现一位白衣女子在路边行走着。”

    “二月份的京城还是很冷的,那白衣女子就穿着单薄的衣服,我便有些好奇,车子开过去的时候,偷看了一眼,当时觉得这女子有些眼熟,后来仔细一想,不就是一依吗?”

    “于是我连忙停下车子,下车询问,才知道真的是一依,她三年支教结束回京城的,只是路上客车坏了,她看离京城也不远了,就决定自己走路到有出租车的地方……”

    “不对。”秦宇突然开口打断了陈光表的话,“我刚刚碰触了一下一依小姐眉心的鬼结,在去年二月份的时候,她已经是鬼了。”

    “那……”陈光表愣住了,疑惑的看向秦宇。

    “一般情况来说,鬼死了,要么是呆在自己死亡的地方,要么就是去阴间,会去往另外地方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什么心愿未了,而且还是很强烈的心愿。”

    “秦先生,你说到心愿,我想到了一件事情。”陈光表看向秦宇,认真的说道:“带一依回京后,一依给她支教的地方,捐赠去了许多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她说,她答应过山里的孩子,一定要让他们都读得起书。”

    “一依小姐在哪里支教的?”

    “在河北的一个山区,那里确实很贫穷,我当初去过一次,因为交通不便,山里的青壮年几乎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和留守儿童。”陈光表答道。

    “行,我找人查一下。”

    秦宇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接通后,直接说道:“曹处长,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一下你,嗯,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叫李一依的女孩,是个孤儿,在河北的xx山区支教过,对,要是查到了就给我回个电话,嗯,好……”

    秦宇这电话是打给曹轩,以曹轩所在的特殊部门,要查一个人的信息比自己要方便的多,而曹轩也没有让秦宇失望,十来分钟后,就回了电话。

    “秦大师,你要我查的人查到了,那李一依确实是参加过山区支教,不过我们从山区那边反馈过来的信息是,这李一依受不了山区的苦,在去年二月份的时候,偷跑回去了。”

    “偷跑回去了?”听到曹轩在电话里告知的讯息,秦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半响后,开口说道:“麻烦曹处长了,我知道了。”(未完待续)R655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