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被赶出来了
    “哦,陈先生这么说,我对这位一依小姐倒是更加好奇了。”秦宇脸上露出一道含有深意的笑容,然后,迈步朝着楼梯走去。

    秦宇没有在阁楼停留,而是直接上了二楼,那里,最里面的卧室房门紧紧的关闭着,不过这房门却是有一个洞,这洞的大小,秦宇估量了一下,刚好够小九的身躯穿过。

    “小家伙还是这么的暴力。”秦宇揉了揉眉心,自语道。

    紧跟着秦宇的步伐上来的陈光表,看到卧室门口上的洞,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朝着秦宇问道:“秦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一会你就知道了。”秦宇朝着卧室走去,边走边喊道:“小九,回来!”

    “哼唧!”

    听到秦宇的声音,卧室内传来小九的声音,接着,在秦宇的白眼中和陈光表的震惊中,那卧室门,又掉了了几块木板下来,然后,小九趾高气扬的昂着高傲的头颅,从里面慢慢的走了出来。

    “这洞是这只猫搞出来的?”陈光表一脸的不可置信,一只猫,竟然能将这厚重的木门给弄个大洞。

    “哼唧!”小九听到陈光表的话,很不屑的朝着陈光表吼了一句,然后,慢悠悠的迈步到秦宇的脚下。

    “陈先生,让%  一依小姐将门打开吧。”秦宇看向陈光表,说道。

    “哦。”陈光表应了声,连忙朝着卧室跑去,其实他心里已经是很着急了,早就想跑过去了,不过是被秦宇拦住了而已。

    “一依,你在里面吗?没事吧?”陈光表手按在门把上,结果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住了,只能是开口喊道。

    “光表,我没事。”良久。里面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声音

    门被打开,一位女子出现在了门口,女子穿的一件长裙,姣好的容貌带着一股化不开的愁容,第一眼就让人想到了病西施,忍不住想要

    “一依,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大师。”陈光表拉住女子的手,看向秦宇,说道。

    “秦……秦大师好。”女子看向秦宇的目光有些古怪。带着那么一丝畏惧。

    “一依小姐好。”秦宇脸上带着笑容,朝着女子伸出了手。

    “秦大师好。”然而女子却没有伸出手,只是朝着秦宇点了点头。

    “光表,我今天有点累,我先回房休息了。”女子说完这话,就要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去。

    “一依小姐别急,有件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忙。”秦宇看着女子转身的背影,缓缓开口喊道,而在这期间。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这叫一依的女子,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身躯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到楼下大厅来吧。”

    一依转身。目光看向秦宇,而秦宇留下这话后,便带着小九,径直朝着楼下走去。

    秦宇在楼下的大厅沙发上静坐了那么几分钟。陈光表和一依才从二楼下来,一依的精神似乎是真的不太好,下这个二楼。都是陈光表搀扶着的。

    “坐吧。”秦宇看向两人,说道,倒给人一种他才是这别墅的主人的感觉。

    “我这次来呢,是因为陈先生的邀请,陈先生想必没有跟一依小姐说过,他被鬼缠上了,手上已经有鬼的手印。”

    秦宇目光看向陈光表,“陈先生,把你手上的手印给一依小姐看看吧。”

    “哦。”

    陈光表应了一声,将衣服给撩起,露出手腕,那里有着一个清晰的青黑色手印。

    “一依,我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担心,上次我遇到秦大师,他跟我指出,我被鬼给盯上了,手上有鬼的印记,我按照秦大师的方法,将这手印给去掉了,可没几天,这手上又有了鬼手印,所以,我才邀请秦先生来咱们家看看,看看是不是家里闹鬼。”

    说到这里,陈光表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着急的问道:“一依,你最近几天精神头不太好,会不会真的是咱们家里有鬼,你也被鬼给缠上了?”

    想到这里,陈光表看向秦宇,“秦大师,你给一依看看,看看一依会不会也和我一样被鬼给缠上了。”

    “不用看了,一依小姐没事。”秦宇摇了摇头,笑着对陈光表答道。

    “那就好。”听了秦宇的话,陈光表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一依小姐,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秦宇看向一依,问道。

    “秦大师……您……您说。”

    “一依小姐,能不能把你的右手,放在陈先生那手腕的那黑手印处。”秦宇眯着眼睛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听到秦宇的请求,一依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倒是陈光表愣住了,不明白秦宇怎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

    半响后,一依才开口答道:“可以。”

    一依伸出了手,那是一双很纤细的嫩白小手,和所有弹琴的女孩一样,手指十分的修长。一依将自己的右手,搭在陈光表的手腕上,然后,轻轻的握下去。

    “这……”

    陈光表看着和自己手腕上的黑手印十分吻合的嫩白小手,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一会看看秦宇,一会又看看一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先生,你真的还不明白吗?还是不愿意相信?”秦宇笑了,他不相信,以陈光表的智商会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能在商场上打拼,还闯下了一番事业的人,怎么可能还猜不到事情的真相。

    “一依……”陈光表将目光看向身旁的一依,嘴唇都有些哆嗦,那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情绪激动到了一个极端的自然表现。

    “光表,其实……”

    “不要说了。”陈光表突然伸出手按住了一依的嘴,然后目光看向秦宇,“秦大师,我家里没有鬼,我也不想找出那鬼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说完这话,陈光表手伸进怀里,掏出一本支票本,拿出笔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递给秦宇,“秦大师,这是这一次的酬劳费,辛苦你了,我这就安排司机送你。”

    秦宇眯着眼看着面前陈光表手里的这张支票,一百万,这陈光表出手倒是够大方的,只是,这一百万恐怕不止是酬劳费那么简单,还有让自己高抬贵手的意思。

    “陈先生,人鬼交合,有违天干,有些事情,并不是可以人为可以改变的。”秦宇将支票给退了回去,淡淡的说道。

    “不要再说了。”陈光表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表情十分的复杂,半响后,开口朝着秦宇吼道:“秦大师,这是我的个人私事,就不烦劳你了。”

    “既然陈先生执意如此的话,那算了,我就告辞了。”秦宇也从沙发上站起来,深深的看了眼陈光表,随即,迈步走出了大厅。

    然而,在走出大厅的最后一刹那,秦宇停下脚步,声音缓缓在大厅内响起。

    “一依小姐,你不杀伯仁,但伯仁却是因你而死,陈先生,你们两人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话,秦宇不再停留,直接是迈步走出了别墅,消失在别墅之外不见,只留下陈光表和一依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默不作声……

    “哎,还真是一段孽缘,只是这一依,为何要找上陈光表?”出了别墅的大门,秦宇并没有上陈光表的车,而是靠在了外面的墙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给自己叼上。

    “哼唧!”看到秦宇抽烟,秦宇脚下的小九突然一把咬住秦宇的裤脚。

    “你这家伙要不要这样,咱哥俩才是一个战线的,你可不能为了美色吃里扒外啊。”秦宇苦笑着蹲下身子,一把按住小九的脑袋,说道。

    “哼唧。”小九可是丝毫不敢秦宇面子,看到秦宇手里还夹着烟,再次咬住秦宇的裤脚。

    “行,我不抽了还不行吗?”秦宇翻了个白眼,只得将手里的烟给丢掉。

    也不知道孟瑶是什么时候和小九约定好的,只要是看到自己抽烟,小九就会冲上来咬自己的裤脚,秦宇心里很清楚,孟瑶肯定是又拿妞妞来诱惑的小九。

    “你这家伙,要是出生在革命年代,那就是一个汉奸,被人用美色就给收买了,赶明我给你找一院子的黑猫,让你做种马可好。”

    “哼唧!”小九很不满的伸出毛绒绒的爪子,在秦宇的裤脚上“唰”的一下,然后秦宇就听到一声“呲啦”的声音,裤脚直接是破裂了开来。

    “得,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这家伙,最近是不是火气太大了,整个一破坏王啊。”秦宇看着自己崭新裤子报废了,有些苦笑不得,心里暗衬道:“据说一般动物只有发春的时候,行为举止才会暴躁,不会小九也到了发春期了吧,看来自己要该孟瑶好好谈谈小九和妞妞的事情了。”

    想到孟瑶,秦宇的电话就响起来了,一看号码,还就是孟瑶的电话,秦宇只能感叹,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喂,孟瑶,我现在在后海的花田小区,嗯,你也在附近啊,和秦岚一起,那行,你们现在过来吧。”(未完待续……)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