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三会大比比些啥?
    知道了鬼抓手的含义之后,陈光表的一张脸是瞬间变得惨白,着急的朝着秦宇说道:“秦大师,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回去的时候,用一斤陈年糯米,混合着一斤黑狗血,放在锅里煮热,然后用来涂洗手腕,这鬼手印就会消失。”秦宇答道。

    “这鬼手印消失了,我就没有事情了吗?”陈光表不放心的问道。

    “那得看那鬼有没有找到你,还没找到你的话,自然就没事了。”

    “呃……”陈光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响后,眼巴巴的看着秦宇,“秦大师,要不然你帮我把那鬼给收了吧,也免得他找不到我,又去害其他人。”

    “想太多了。”秦宇哪里会不知道陈光表的想法,淡淡的答道:“鬼找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句不好听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被鬼看上的。”

    “秦大师,你的意思是时候,我被鬼盯上,这还是我的荣幸了。”陈光表被秦宇的话搞得哭笑不得。

    秦宇笑了笑,没在答话,而是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陈光表,“被鬼盯上,无外乎几种可能,当替身,寻仇,或者报恩,要是洗掉了这鬼手印后,手腕还会再次出现这鬼手印,你可以打这个电话给我。”

    “谢()谢秦大师,真是谢谢秦大师了。”听到秦宇的话,陈光表连忙接过秦宇递过来的名片,极其郑重的收了起来。

    “嗯。”秦宇点了点头后,转身又走回了场中央,目光再次在徐华四人身上扫过一遍,朗朗开口说道:“这一次的比试到此就算结束了,从破题的准确度来看,第一名是徐华,第二名是张烨。第三名是李少云,第四名则是张涛。”

    秦宇给出的这个排名,没有任何人不服气,李少云和张涛是完全失败的,但是李少云至少也解了卦,给出了答案,但是张涛则是直接认输了。

    名次排出来了,也就意味着交流会结束了,这一轮比试下来,再没有人对秦宇这内定第一名有任何的异议。而且,反而因为秦宇的表现,玄学会的人已经开始期待起来即将到来的三会大比了,有秦大师在,这一次肯定不会垫底了,甚至,还有很大的可能能够夺得第一。

    ……

    玄学会总部的后院,依然是秦宇和任老会长,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徐华四人也站在院子当中。而在院子的石桌之上,则是放着五个盒子。

    “按照咱们玄学会历届交流会的规矩,每一届的前五名都会得到一份奖励,这五个盒子里面放的东西。就是这一次咱们玄学会为大家准备的礼物。”

    任正新脸上带着笑容,带着秦宇五人走到了石桌前,先是拿起了最右边的一个盒子,交给了李涛。

    从右到左。五个盒子按照从第五名到第一名的排名,先后交到了秦宇五人手上。

    对于玄学会给出的奖励,秦宇还是有些好奇的。当初在广州玄学会交流会上胜出得到了十方印,这一次不知道又会给自己准备什么好东西。

    拿着盒子,秦宇可以感觉到这盒子还是有些重量的,而且,连分会都舍得拿出一件半法器,这总部最次也得是法器级别的奖励吧。

    “好了,这一次的奖励已经给你们了,现在我还有一点事情要跟你们宣布,是和三会大比有关的。”任正新看到秦宇掂量着手里的盒子,眼角也是无奈的跳了跳,其他四位,徐华他们,在拿到了盒子之后,全部都是一副目不暇视的样子,只有这位秦大师,倒是真性情,估计要不是自己还站在这里,都要打开盒子来看看了。

    “咳咳。”任正新咳嗽了几下,才继续说道:“三会大比,对于咱们玄学会,还有你们个人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机遇,具体的机遇我现在不告诉你们,我现在要说的,是三会大比需要注意的事情。”

    “千万不要觉得,你们是交流会的前五名,就可以骄傲自满了,说句长他人威风的话,每一届的三会大比,咱们玄学会的人,都是垫底排名,不止是团体比试,也包括个人比试,成绩都是垫底。”

    “当然,秦大师除外。”任正新看了眼秦宇,“秦大师的出现,是打破了三会实力的僵局,也是咱们玄学会在三会大比上唯一的翻身机会,张烨、张涛、徐华、李少云,你们四人在三会大比上,要统一听秦大师的指挥,不得擅自行动。”

    “是。”

    徐华四人很干脆的答道,语气之中没有一丝的不服气,因为在先前的比试上,秦宇已经是彻底的让他们信服。

    “任老会长,这三会大比具体是比些什么?”秦宇开口问道。

    先前和任正新的交谈,秦宇只知道三会大比分团体和个人,但比试的具体内容却还是不了解,既然要参加,那肯定要知道详细的情况。

    秦宇虽然自信,但并不会骄傲自满,玄学界这么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何况,道协和佛协是知道自己会参赛的,不可能没有对策。

    “三会大比和咱们交流会一样,都是按照积分决定名次,谁的积分高,谁的排名就高,而要获得积分,就得在每一轮的比试中胜出,至于具体的比试内容,让张会长告诉你们吧。”

    任正新话说完,玄学会的现任张会长便走了过来,开口说道:“我先给大家说说团体赛吧。”

    “三会大比的团体赛,一共分为六轮,因为咱们玄学会和道协倒还可以说同出一源,但是和佛协文化又有巨大的差异,所以,三会大比,可不会比什么风水堪舆,毕竟和尚们天天念佛诵经可不擅长这个。”

    “所以呢,三会大比,主要的是靠你们各自的本事,度过各种设置好的难关和障碍,谁速度快,用的时间少,积分就高。”

    听到张会长的话,秦宇眼中倒是闪过了然之色,确实是如此,要说他们风水相师和道教,确实是有许多渊源,道士们也都会看相占卜,但是佛教是外来文化,与道教完全是不同的体系,自然,这要比试,自然不能像玄学会交流会这样比试。

    “三会大比团体赛的第一轮,比的是你们的破阵的速度,第一轮是一个迷魂阵,这迷魂阵从三会大比第一次便存在了,不过迷魂阵每次入阵,都会有不同的场景出现,谁先破阵出来,就可以拿到最多的积分,以此类推,最后出来的队伍,积分最少。”

    “因为是迷魂阵,所以可能会有队伍走散,所以最后计算积分,是按每个人出来的名次计算的,第一位出来的,可以得到十分,然后后面每一名少一分,第十一名没有积分,接着把每个团队个人得到的积分加在一起,就是团体第一轮的积分。”

    “不要小看这迷魂阵,咱们玄学会历届参赛,成绩最好的一次,也才是得到十二分,最差的一次,只有一分。”

    “一分?”听到这个分数,秦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而徐华四人脸上却是露出惊讶之色,按照这迷魂阵的积分规则,五个人才拿到一分,那岂不是说,五人当中只有一人得到了分数,而且还是第十位通过的,剩下的四位都是是十名开外,但三大会总共就才十五人,有四名排到十名开外,这得要有多差?

    “是不是觉得可能是那一届的参赛的选手实力差?”张会长似乎是能看穿徐华四人心里所想,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一届的参赛选手,实力并不比你们弱,只不过是对手太强了。”

    看到徐华四人因为自己的话而变得有些丧气,张会长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之所以会说这些话,就是不想让徐华四人因为交流会的胜出而产生骄傲的心里。当然,秦大师不在我们这位张会长的打击对象当中。

    “好了,再给你们说下第二轮的比试,三会大比团体赛第二轮,同样是一个阵法,不过相比起第一轮的迷魂阵,第二轮就要危险了很多,是一个攻击型阵法。”

    “这个阵法一旦启动,会对阵内的人造成攻击,按照以往的比赛来看,虽然没有出现过选手死亡的情况,但还是回有一些选手受伤,甚至因为伤势过重而不得不退出后面的比试。”至于积分判断方式,也和第一轮一样,按个人通过名次算,最后五名依然没有积分,最后计算五人总分。

    我们玄学会,历届比赛,就有选手在这一轮中受伤,所以,这一轮你们一定要小心,千万不可大意,一旦受伤,也不要逞强,到时候你们每个人给带着一道符箓,只要将这道符箓贴在自己身上,就可以安然无恙走出阵法了,不过这也意味着这一轮将没法得到积分。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好胜,不可能轻易认输,但这里我要强调一点,一旦感觉到自己抵抗不住了,就马上将符箓用掉,千万不要凭白让自己受重伤,要知道,就算第二轮没有拿到分,后面还有四轮,而这一轮比试,那些受重伤退赛的,就是因为逞强不愿意使用符箓造成的。”(未完待续……)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