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四道不同的题
    说完这话,秦宇一步踏出,朝着一个很诡异的角度而去,而等秦宇的脚步落下,地下却是出现了一个脚印。¤¤,

    要知道,这是山里,而去这一片没有什么树木,阳光直照,地上的泥土早就是硬邦邦的,加之每日登山的人过往,早就是把泥土踩的坦实,普通人根本是不可能留下脚印在地上。

    而且,秦宇的脚步看起来很轻盈,就这么轻轻的踏出去的,这一个脚印出现,那些中年人首先惊讶出声,倒是老一辈的没什么反应,因为这点他们也能做到。

    一步踏出,秦宇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很快的又连走了十六步,最后,这十六个脚步组成一个奇怪的图案。

    迈完这十六步后,秦宇又从边上小树折下三根树枝,随手抛洒,这三根树枝全部落在了那十六步脚印之内,竖立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奇门遁甲阵,只要你能在走过这十六步的时候,这三根树枝依然保持竖立,就算通过,三根树枝全部倒地,就算失败,你也有三次的机会。”

    交代了对方之后,秦宇又转身看向第三位男子,半响后,从怀里掏出了六枚铜钱,扣在手心,然后蹲下身子,将铜钱落于地上。

    抬头看向这第三位男子,秦宇问道:“此卦何解?”

    周边的那些年轻人,听到秦宇的话,全部都愣住了,半响后,却是爆发出一阵嘘声,这谁都知道,解卦是要根据所求之人和所求之事去解的,单就一个卦,能解出什么?

    不过,这第三位男子听到秦宇的话,却是没有做声。直接是走到秦宇的面前,看着地上的六枚铜钱,蹲下了身子,皱眉研究了起来。

    秦宇站起身,走向最后一位年轻男子面前,“既然你擅长相术,那我就挑选一人,让你来看面相。”

    秦宇目光开始在人群扫过,脸上扬起一道弧度,最后目光却是落在了一位光头男子身上。

    “这位先生。能不能请你配合帮一个忙?”秦宇眯着眼,伸出手,指向那光头男子笑着问道。

    “帮忙,可以啊。”陈光表看到秦宇指向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走了出来,陈光表性子本来就是爱热闹和出风头,在这么多人面前露脸的事情,又怎么会拒绝。

    “给你的题目很简单。从这位陈先生的面相推断出他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当然,不能询问陈先生的生辰八字。”

    四个选手,分别四种不同类型的题目。秦宇全部出完,最后,朗声说道:“所有人的时间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内最先完成的。就是第一名,依次而类推,但要是没有完成的话。那就看谁离完成更近吧,到时候我会亲自来判断。”

    宣布了题目和评分方式,秦宇也不管现场的议论,直接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任正新也是刚好朝着他这边看来,两人交汇了一个眼神,任正新轻咳嗽了一声,说道:“就按在秦大师说的吧,一个时辰为限。”

    有了任正新的话,那些年轻人就是有想法也不敢再议论了,在玄学会,任正新的威望是无与伦比的。

    “秦宇,你这出的四个题目不一样,到时候这几位会服气吗?”孟瑶在秦宇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有什么不服气,我让他们个人面对的都是自己最擅长的方面,而且四道题目的难易程度也是相差无几,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还输给了对方,那也就无话可说了。”

    秦宇莞尔一笑,天才都是有傲气的,这四位都是玄学界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如果出同样的一个题目,可能输了反而有人会不服气,毕竟玄学博大精深,涉及到许多方面,而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四位各自有侧重的方向,要是出一道风水题目,那些研究方向不在风水上的,输了也不会服气。

    只有这种比试之法,让这四位在自己擅长的方面上去和其他人比,这样,就算是输了,这些人也无话可说。

    “原来是这样啊。”孟瑶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着孟瑶俏脸上的表情,秦宇只是笑了笑,其实,还有一点他还没有明说,出四道不同类型的题目,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展示他自己的实力。

    毕竟,你们四人才只是在这一方面擅长,而我却同时给你们出四个不同方面的题目,这就证明我比你们全能,比你们厉害,这内定的第一我是名至实归。

    一个时辰,对于等待的人来说是漫长的,但对于现场的徐华四人来说,反而是一段很短的时间,因为他们完全陷入了沉思当中,根本就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徐华的眉头紧锁,手里拿着一块罗盘,在秦宇规定的那圈子范围内,不时的游走、停下、再游走、再停下……

    而第二位男子,则是站在秦宇走出的那十六个脚步前,犹豫不决,半响之后,终于一咬牙,踏出了第一步。

    男子的第一步只踩了秦宇的脚印的前半部分,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被男子吸引,当看到男子脚步落下,那三根树枝纹丝不动,人群中发出了一阵轻微的欢呼声,那男子自身也松了一口气。

    看到男子第一步成功,秦宇脸上挂着笑容,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而男子在踏出了第一步之后,脸上露出了果决之色,再次朝着秦宇的第二个脚印踏去,而这一次,男子的脚印要落在秦宇的脚印之后,而且是让脚后跟先接触的地面。

    啪!

    然而,就在男子脚落稳之后,抬头朝着前方的树枝看去,那三根树枝中的一根,却是直接断成了两截,横倒在了地上。

    “哎!”

    人群发出一阵叹气声,为男子感到可惜,这第二步却是走错了。

    “秦宇,这是怎么回事?”有内行人,自然也有外行人,那些中年男人都是一脸的疑惑,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些人找不到人询问,但是孟瑶却是可以直接开口问秦宇。

    “不要小看这十六个脚印,这十六个脚印组成一个小型的奇门遁甲,而奇门遁甲是有生门和死门之分的,一旦走错,踏入死门,就会给闯阵的人带来危险,不过我把这阵法给简化了,将这死门定在了那三根树枝上,只要踏中了死门,这三根树枝就会折断,一共三根,错一次断一根,三根全断,就意味着失败。”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那人就只剩下了两次机会了。”孟瑶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十六步,才走出第二步就损失了一次机会,这男的也是够倒霉的,抽到了这么难的题目。

    “没有什么倒霉不倒霉的,其他人也是一样的难,只不过他忍不住先动手了而已。”秦宇似乎能猜到孟瑶心里想的什么,淡淡的说道。

    秦宇说的确实没错,除了这第二位,其他三位男子都还在思考,第三位男子更是整个人坐在地上,手上拿着一支笔和纸张,一边盯着秦宇撒在地上的六枚铜钱,一边那笔在纸上写着,推敲了起来。

    当然,最吸引人目光的,还要数第四位男子了,这男子就像是一个化妆师,不时的在陈光表的脸上头上摸几下,而陈光表却只能忍受着。

    “奇怪,真是奇怪了。”男子时不时的嘴里冒出一句话,倒是让陈光表听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却又不能开口询问,可把他憋死了。

    “秦宇,你觉得谁会胜出啊?”孟瑶在四位男子身上扫过之后,朝秦宇问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仙。”秦宇笑了笑,最后的结果,一个时辰后就知道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的流逝,不少人开始频繁的看表了,因为一个半小时已经过去了,而现场,除了第二位男子尝试了第二次,走到第六步的时候失败了,其他三位依然是没有半点动静,而人群也再次议论起来。

    “我觉得张烨要拿第一了,虽然他失败了两次,但至少是已经走了六步,第三次肯定可以走的更远,而徐华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动静,很可能是被难住了。”

    “不是吧,难道四个人最后全都失败了?那这题目也出的太变态了吧。”

    “哎,你们说,秦大师出的题目,秦大师自己能不能解?”

    “看吧,要是徐华他们都失败了,到时候肯定会让秦大师出手的,咱们到时候就能看到了。”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真希望徐华他们都失败,看秦大师出手解这四题,要知道这可是涵盖了风水堪舆、占卜算卦、还有奇门遁甲和相术的四道题目,秦大师要是能全部破掉,那我就真的服气了。”

    听着这些议论声,除了那张烨,其他的三位也终于有动作了,那第三位男子突然伸出手,将地上的一枚铜钱给捡起,然后,盯着剩下的五枚铜钱半响,接着又捡起了一枚铜钱,短短的几分钟内,地上的就剩下了两枚铜钱。

    不过,到了这一步,男子脸上却是露出了犹豫不决之色,似乎不知道该捡那枚铜钱了,手伸出去又缩回,然后又伸到另外一枚铜钱上面,最后却又收回……(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