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订婚(完)
    戒指的事情搞定了之后,秦宇和孟瑶又是马不停蹄的往回赶,然后,孟瑶回自己家,而秦宇则是回到酒店,换衣服,准备参加订婚宴。

    因为遵循简单的缘故,这一次的订婚宴总共就两桌,不过酒店却是由孟家那边安排的,对于那家酒店,秦宇也是闻名已久了。

    钓鱼台国宾馆,不一定是京城装修最豪华消费最贵的酒店,但绝对是所有人公认档次最高的酒店,能在国宾馆摆酒宴,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临近傍晚,秦宇便带着父母还有秦岚来到了国宾馆,早有工作人员在那等候了,领着秦宇走到了里面的一个包厢,里面有着两张原形长桌,秦宇估计了一下,大概可以坐下三十来个人。

    自己这边只有四个人,而孟家那边也只安排了一些直属亲戚,两桌倒是足够了。

    和酒店说好之后,等到孟瑶的电话打来,秦宇便和父母站在门口等候,不过,这个时候也是到了饭点了,不时的有车子停在国宾馆的门口,从车上走下来的都是中年年纪以上的男子。

    “爸,你怎么了?”秦宇看到自己父亲的紧张表情,疑惑的问道。

    “小宇,你看这从车上下来的那位,是不是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中的,还有这位,我认识,是HN省的省_长。”秦父有些紧张的说道。

    “爸,这是国宾馆,这些人出现在这里很正常。”秦宇笑了笑,“你看咱们站在这里,这些人还看我们呢。”

    秦宇说的也是实话,能出现在国宾馆的,都是那个圈子的,这些人又怎么会不认识,但是秦宇一家人很明显都是生面孔,自然会引起这些人的好奇。

    “秦宇,孟瑶家到底什么来头啊,竟然可以在这里举办订婚宴。”这回,连一向大大咧咧的秦岚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她就是脑子在迟钝,也看出了一些东西,更何况她本来就不笨。

    能在国宾馆订宴席,要说没有来头,打死她都不信的,看看出入国宾馆的这些人,一个个可都是电视上的常客啊,都是跺一跺脚,各自管辖的地区都要抖三抖的存在。

    “岚岚,孟瑶的爷爷是曾经的那位……,一会可不要乱说话。”秦父在边上说了一句。

    “我靠。”秦岚再次爆了一个粗口,看向秦宇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半响过后,一拍秦宇的肩膀说道:“秦宇你行啊,不知不觉就拐到了相当于古代的郡主啊,变成皇亲国戚了,是不是我也可以沾光啊,以后在地方上就能横着走了。”

    “你要是不怕三伯打断你的腿,那你就横着走试试。”秦宇笑着答道。

    “没劲,让我意y一下都不可以。”秦岚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

    ……

    孟家人并没有让秦宇等多久,十来分钟后,一行车队从远处开来,领头的是一辆红旗房车,看到这辆红旗房车,国宾馆附近的车辆纷纷让开了位置,不少人更是停留在了原地驻足。

    “这不是孟老的专车吗?”

    “是啊,孟老自从退下后,很少出来走动了,怎么今天会出现在国宾馆?”

    “不止是孟老来了,你看这后面的车,那是孟书记的车,还有后面几辆,都是孟家人,这次孟家是全体出动了。”

    在边上人的议论中,秦宇和秦父、秦母带着笑容迎了上去,车子停下,第一辆车上,先下来的却是孟瑶,不过孟瑶下车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又朝车里,搀扶着自己爷爷下来。

    “孟老。”

    看到孟望天,秦父的表情很激动,想要伸出手,却又觉得有些不合适,最后又收了回去。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孟望天主动伸出了手,秦父连忙上前握住。

    “哈哈,父亲说的对,以后咱们就是亲家了。”从第二辆车上下来的孟丰笑呵呵的说道。

    秦宇看着六辆车下来的二十来人,他认识的,只有那么六七位,其他的也都是第一次见面。

    “爷爷,快点进去吧,这外面风大。”孟瑶搀扶着孟望天说道。

    “傻丫头,爷爷又不是病人,这点风算什么。”孟望天却是松开了自己孙女的手,孟瑶有些困惑,不明白自己爷爷为什么要甩开自己的手。

    “瑶瑶,去给秦宇介绍下你二叔他们。”孟丰看到自家老爷子的动作,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精光,笑呵呵的对孟瑶说道。

    孟丰明白自家老爷子这么做的目的,孟家第二代当中,自己的位置是最关键的,再进一步,就可以进序列,所以,未来的几年很关键,而这时候,自己父亲出现在国宾馆,不需要多表现什么,只要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那么对于自己这一步,就是巨大的帮助。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在他们这样的红色家族当中,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除了孟丰,同样看出孟望天心里想法的还有秦宇,不过,看着孟望天蹒跚的步子,秦宇却是皱了下眉,随即,右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圈,轻跺了一下。

    一股微风刮起,孟望天的脚步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随即,竟然是大迈步向前走去,脚步是慷锵有力,走起来虎虎生风。

    “孟老好。”

    “孟主席好!”

    国宾馆门口的那些人纷纷朝着孟望天礼貌问候,不过孟望天只是点了点头,径直朝着里面走,倒是跟在身后的孟丰不时朝着那些人回礼,而秦父秦母则是和孟丰一起进入了国宾馆。

    孟老的出现,让得国宾馆的那些主管也都坐不住了,纷纷出来迎接,一时之间,国宾馆好不热闹。

    不过这热闹秦宇是看不到了,因为秦宇此刻跟着孟瑶,正在认识孟家的那些亲戚,什么叔叔,婶婶,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一些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总之,孟家和欧阳家各来了那么十来位。

    好在秦宇的记性不错,一次性就把孟瑶的这些亲戚全部记了下来,招呼着一行人朝里走,秦宇可以感觉的到,在孟瑶给自己介绍她家的这些亲戚时,这些亲戚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自己。

    秦宇都能猜到这些亲戚心里想的是什么,不外乎是孟瑶怎么会看上自己的,孟家又是为什么会同意这门亲事,不过秦宇自然不会开口和他们解释这其中的原因。

    一行人进了国宾馆包厢之后,宴席便算是开始了,因为有孟老在,倒是没有平常订婚宴的热闹,不过这地方本来就不适合大吵大闹的。

    酒过三巡,按照这边的规矩,秦宇和孟瑶两人交换了订婚戒指,当把订婚戒指戴在孟瑶的手指上时,秦宇的脑海里却是莫名浮现秦萱冰的那句话,“同样的戒指有三个。”

    “自己在想些什么呢?”微微挥头,将脑海里的想法给挥掉,秦宇凝视着面若桃红,充满甜蜜表情的孟瑶,轻声说道:“孟瑶,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一旁坐着的秦岚,听到孟瑶的话,暗自撇了下嘴,正要起哄,结果注意到对面那桌的那些人,却是赶忙闭上了嘴,在心里鄙视了秦宇一句:“连情话都不会说,真不知道是怎么骗到孟瑶的。”

    交换了戒指之后,接下来就是敬酒了,不过有孟望天坐着,那些小辈没几个敢灌酒的,至于长辈,那就更容易解决了,总之,两桌走下来,秦宇没有利用作弊手段,都完好无损,毫无醉意。

    不过,就在秦宇刚敬完酒的时候,国宾馆门外,一辆红旗车停在了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西装男子,手里捧着一个长盒,朝着国宾馆内走去。

    国宾馆大厅里的客人,看到这位男子,脸色纷纷起了变化,当看到男子走进孟家先前那一伙人进的包厢后,更是眼神闪烁,纷纷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张主任?”男子走进包厢,第一个看到男子的是秦宇,不过秦宇却是不认识对方,倒是随后看到男子的孟丰,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迎向男子。

    “孟书记家今天办喜事,我是来讨一杯酒喝的。”男子和孟丰握了下手,笑着说了句后,便朝着孟望天走去。

    “孟老。”面对孟望天,男子的笑容便收了起来,礼貌问候道。

    “小张来了啊,快坐。”其实,在男子进入包厢的一瞬间,孟老的眼睛便眨了几下,脸上闪过一道精光,不过却是没有人注意到罢了。

    “孟老,我就不坐了,我这次来,一是讨一杯喜酒喝的,二是替书记转送一样东西给秦小友。”

    男子说完这话,却是转身笑眯眯的看向秦宇,只是,现场的孟家的这些亲戚都被男子这句话给震住了,全部用充满了震惊的神色盯着秦宇。

    倒是秦父秦母还有秦岚,不知道这男子的身份,倒是没觉得有多惊讶,可如果,要是他们知道这位男子口中的书记是谁的话,估计表情比起孟家的这些亲戚还要震惊。

    “秦小友,书记知道你今天订婚,下午特意抽空写了这幅字,让我转送给你。”男子将手中的长盒递向秦宇。

    “谢谢张主任,也替窝谢谢首长。”秦宇这时候心里已经隐约知道这位张主任是什么来头了。

    “打开来看看吧。”男子笑着说道。

    秦宇点了点头,将长盒上的红绳扣解开,小心的将里面的一副字给拿了出来,招呼了孟瑶一声后,两人一手那一头,将这幅字卷给缓缓打开。

    “天作之合,郎才女貌!”

    看到这八个毛笔大字,孟望天和孟丰对视了一眼,父子脸互相点了下头,而其他人的目光,却是被这最下面的那句落款和提名给镇住了。

    “闻秦小友于明日订婚,老怀欣慰,以此送上祝福,老友……”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