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憋屈的张敬海
    “你元神怎么可以拿长剑?”看到秦宇手里拿着一柄长剑,张敬海脸上露出困惑之色,要知道,他们现在都是虚拟之体,而这长剑一看就是实体,没理由可以被秦宇拿在手上的。★dǐng★diǎn★小★说,⊙.2※3.◎o

    “就只能你温养虚虎吗?”秦宇冷笑了一声,“礼尚往来,现在该轮到我了。”

    看着手心的追影,秦宇一时豪气万丈,实际上早在他和张敬海对上的时候,秦宇便已经开始呼唤起追影了,不过因为距离的原因,等追影赶到这里,已经是到这时候了。

    “哼,就算你能拿住一柄长剑,但那又能这样,别忘记了,我们是元神虚拟之体,这长剑根本就伤害不到我。”

    “是嘛,那就试试看。”

    秦宇嘴角扬起一道弧度,不再犹豫,一剑朝着面前的虚虎劈去,看到秦宇的动作,张敬海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以卵击石,自找死路罢了。”

    张敬海双手结着一个手印,那虚虎再次露出狂傲之色,没有了双爪,直接是张嘴朝着秦宇手中的长剑咬去。

    “追影!”

    秦宇一声轻喝,回应他的是脑海里的一声咿呀,长剑金光大炽,接着就是让张敬海永远无法置信的一幕。

    长剑和虎嘴碰撞,就犹如刺在了豆腐之上,轻描淡写的便将虎嘴给刺穿,虚虎传来一声不甘的怒吼,最后却还是颓然倒地。

    “这怎么可能?”

    不可置信的不止是张敬海,荣禅法师和任正新同样的是一脸的惊讶,对于张天师的实力,他们二人在清楚不过了,这虚虎他们也是见过的,那是相当于另外一个元神虚体的存在,怎么可能被一把实体剑给伤到。

    元神虚体,那是和现实世界不相干的一个世界。更恰当的说,应该是一个平行空间,而这柄长剑很明显就是现实世界之物,一般来说,是不可能伤到另外一个世界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先前秦宇和张敬海大战,造成了别墅崩塌,但现实世界的别墅却是完好无恙,就是因为这个道理,崩塌的是平行世界的别墅,而不是真实世界的。

    “你手里的剑到底是什么剑?”张敬海终于忍不住了。目光落在秦宇手中的长剑上,质问道,因为他隐约猜到了一个可能。

    同样的,任正新和荣禅法师也是想到了那个可能,三人望向秦宇手中的长剑,充满了震惊之色。

    “阿弥陀佛,能够破开空间壁垒,直接划界造成伤害的,只能是传说中的上古十大神兵。这剑应该就是上古十大神兵之一。”荣禅法师念诵了一声佛号,目光炯炯的盯着秦宇,说道。

    上古十大神兵,那是自人类有记载以来出现的十大神兵。而其中,是长剑类型的,只有三把,毫无疑问的。秦宇手中的这柄长剑,就是这三柄之一。

    “轩辕、问天、赤血,这剑到底是其中的哪一把?”任正新接口道。

    听着荣禅法师和任正新的话。秦宇却是怔了一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拿的是追影,是诸葛先生的七星剑,和这三柄剑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也不可能是上古十大神兵之一,至于追影有打破空间壁垒的能力,还是先前他元神离体之时,追影自己告诉他的。

    而追影的这份特殊能力,才是他敢和张敬海对战的最大倚靠。

    荣禅法师和任正新看向张敬海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一柄可以伤害元神虚体的剑,对于他们这样出于元神虚体的六品宗师来说,那就是最大的克星。

    因为虚体元神,无法操控实物,对于现实世界的物品也无法造成伤害,而这柄却可以伤害到元神虚体,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这场战斗最好的解释。

    提着追影在手,秦宇剑尖直逼张敬海,“老匹夫,我说过,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一剑划出,追影如一道金光,瞬间刺向张敬海,而面对着这道金光,张敬海脸色大变,根本就不敢硬接,很是憋屈的朝着身后瞬移而去,躲了过去。

    不过,躲过了一道金光,追影却是紧随不舍,要是元神虚体拥有咫尺天涯这样的神通,恐怕张敬海早就被追影给刺中了。

    不过,就算是元神虚体,也不可能无限制的施展咫尺天涯这样的神通,张敬海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再又一次避过追影的金光之后,朝着秦宇怒吼道:

    “秦宇,有本事堂堂正正的战斗,借助这些神兵利器算什么本事!”

    听着张敬海的话,秦宇笑了,脸上带着一丝嘲讽之色,“堂堂正正,老匹夫,这话你也好意思说,你修炼了百年之久,你怎么不压制住你的修为,拿出你和我一个年纪时候的修为来对战。”

    “哦,我忘记了,要是让你压制到和我一个年纪的修为,你也不可能元神离体,我太高估你了。”

    秦宇句句嘲讽,张敬海被气的是几欲吐血,想要辩驳,可却又抽不出身,因为追影追的他太紧了,一个松懈,就会被刺中。

    张敬海憋屈啊,自从进入六品宗师境界以来,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追着跑,此刻他已经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元神离体了,如果是本体亲至的话,这柄剑又怎么可能奈何的了他。

    “阿弥陀佛,任会长,这样下去可不好,不如就让这场战斗就此暂停吧。”荣禅法师看着被追影追的拼命逃窜的张敬海,朝着任正新说道。

    “荣禅法师,我刚刚可是记得,这张天师自己亲口说过的,这次的事情是他和秦宇之间的私人恩怨,咱们旁人就不要插手了。”

    任正新隐约挡在了荣禅法师和秦宇中间,他怕荣禅法师会出手对付秦宇,来解张敬海之围。

    荣禅法师和任正新的对话,秦宇也是听到了,双眸微微眯起,看向这荣禅法师,说实话,有追影在,就算是这荣禅法师出手,他同样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追影,就是这些六品宗师元神虚体的最大克星。

    “秦宇小子,你敢伤我,啊!”

    另外一边,传来张敬海的愤怒吼叫,原来,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逃窜之后,张敬海的速度终于是放慢,被秦宇给追上。

    一剑刺在张敬海元神之上,张敬海传来一身痛苦的吼叫,然而,整个元神很明显的变小了一圈。

    “伤你?”秦宇眼中流露出一道杀机,这张敬海想杀他,他又何尝不想杀对方,而今天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不然的话,知道自己手上有追影,恐怕张敬海以后不会元神离体和自己对战了。

    趁他病,要他命!

    秦宇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心里则是对追影下了命令,一定要杀死张敬海!

    同时,秦宇的双手也是在飞快的结印,虽然论真正实力他不是张敬海的对手,但是给张敬海造成阻碍,给追影赢得机会还是可以做到的。

    “困!”

    一字吐出,张敬海逃窜的身形顿了那么一下,而就是这一下,追影便已经是追上,这一剑,是直接朝着张敬海的心口刺去。

    不过,张敬海的反应也很快,知道躲不了了,直接一个侧身,躲过了追影的致命一击,让追影刺穿了他的手臂。

    “壮士断腕吗?”秦宇眯着眼睛看向张敬海,随即便明白自己理解错了,因为张敬海虽然被追影刺穿了手臂,但是一个闪移之后,手臂又再次复原了,只是整个元神躯体又小了一圈。

    “难道元神伤害就是让元神变小?”秦宇猜测到这个可能,因为连续被追影刺中两次,张敬海的元神身躯缩小了两次。

    张敬海到处乱窜,一旁的荣禅法师表情有些古怪,一位六品宗师被一位年轻的五品宗师吊打,这样的事情要是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啊。

    “任会长,我看还是让他们就此收手吧,再打下去张天师可能就要陷入绝境了,别忘了,咱们都是虚体元神,要是逼急了,恐怕……”

    “荣禅法师多虑了,还每到这地步嘛。”任正新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张敬海,任正新心里也是有不小怨念的,这么多年以来,道协一直压制住着玄学会,这其中张敬海可是出了大力气。

    现在看到张敬海被秦宇吊打,任正新差diǎn就要笑出声来,而且,张敬海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至于狗急跳墙。

    “秦宇,我与你不共戴天。”

    “秦宇,我必杀你!”

    ……

    张敬海每被追影刺中一次,就朝着秦宇怒吼一声,不过秦宇却是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说的好像自己和天师府原本没仇似的,仇怨是早就结下的,对于张敬海这些话根本没放在心上。

    张敬海的元神虚体,已经被追影给刺中了十来次,整个身躯算是变成了一个小人,看到仍然紧追不舍的追影,张敬海突然朝向荣禅法师和任正新开口喊道:“两位,难道是真的要逼我同归于尽吗?别忘了,你们也才只是元神虚体,到时候同样逃不掉。”(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