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不是什么人都会种菜的
    要知道,这可是被绝阳方位给破坏了一片地,基本上是没有一丝的生机了,而秦宇做的动作虽然简单,但内里却另有乾坤。

    秦宇每一锄头锄下去,都是按照方位去的,要破绝阳方位,就必须用阵法将生机给引导过来,而这其中,一步都不能出错。

    所以,秦宇一边要寻找到阵法的方位,找到那个点,而另外一边,还要将体内的念力灌注到菜苗当中,只有这样才能让阵法没有完成的时候,这些菜苗还能保持住生机。

    所以,如果仔细观察了秦宇身后种下的那些菜苗的人就会发现,秦宇栽种下去的那些菜苗,虽然也是有些焉巴巴的,但这完全就是菜苗离开土地许久的正常现象,而反观孟方和孟克两人栽种下的菜苗,东倒西歪的倒了一大片。

    不过这两人自己可没察觉到,反而是洋洋得意,因为他们很快就超越了秦宇,如果说秦宇如蜗牛行走一样慢速,那他们就是健步如飞了。

    就那么十来分钟,两人就已经把手里的菜苗就给栽完了,再回头看到秦宇才完成了一半,而且依然是大汗淋漓的模样,两人更是笑的开心了。

    “栽种好了就给这些菜浇水。”不过,两人还没有笑完,孟望天的声音就在两人的耳畔响起。

    孟方和孟克连忙收敛起脸上的得意笑容,乖乖的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桶,去给栽种好的菜苗浇水。

    “瑶瑶,秦宇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的慢?”一直看着秦宇三人的欧阳秀英,也忍不住开口了。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秦宇做的这么慢,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孟瑶摇了摇头,脸上也闪过困惑之色。不过很快又露出了笑容,她对秦宇充满了信心,秦宇绝对不是故意做的这么慢,来气自己爷爷的。

    终于,等到孟方和孟克两人把水都浇完了之后,秦宇也总算是栽种完成了,孟方正要开口嘲笑秦宇一番,可是当他看到秦宇栽种下的那些菜苗,却又笑不出来了。

    原因很简单,秦宇栽种的那些菜苗虽然焉巴巴。但是没有倒,而他们两人栽种下去的,却全部都倒在了一边,水一浇下去,更是直接是被泥土给覆盖了,直接是死了。

    “我就知道秦宇能行的,你看哥哥种的菜苗都死了,但是秦宇种的没有死。”孟瑶兴奋的摇着欧阳秀英的手臂,小嘴翘起。好看的眼睛闪着亮光。

    “看到了,你这丫头,别摇妈的手臂了,果然是女大不由娘。那可是你哥,你这还没嫁,就胳膊往外拐了。”欧阳秀英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半开玩笑的说道。

    “妈。我才没有。”孟瑶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弱弱的辩解道。

    “好了。你这傻丫头,妈还不了解你啊。”欧阳秀英笑着拉住孟瑶的手,“一想到你马上就要和人订婚了,妈这心里是既高兴又难过,养了这么久的女孩,终于要成了别人家的了。”

    “妈,你说什么呢,我永远是你的宝贝女儿,现在又不是以前,交通那么的发达,你要想见我啊,我随时都可以回来陪你啊。”孟瑶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认真的说道。

    “这怎么能行,你以后和秦宇在一起,就是秦家的媳妇,傻孩子,作为一个媳妇,是不能没事就回娘家的。”

    “为什么啊,妈?”孟瑶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问道。

    “这是习俗,一个媳妇,没事就往娘家跑,会给男方家的亲戚留下不好的印象,会被人说闲话的。”

    “说闲话就说闲话,我又不是嫁给他们,我是嫁给秦宇 ,嘻嘻……”

    在孟瑶和欧阳秀英这对母女说着私房话的时候,另外一边,孟望天放下了手里的锄头,走到了那三块菜地上,目光先是扫了孟方和孟克这两兄弟一眼,看的这两兄弟目光不敢对视,悄悄的把头给低下去后才转移开目光。

    “你是怎么做到的?”孟望天目光看向秦宇,问道。

    “这个,就是这么的简单,栽下去,就成活了。”秦宇摊了摊双手,孟方孟克这两兄弟害怕孟望天的眼神,但是他可不在乎。

    “要真是那么简单,我栽种了那么多次,为何没有一次成活?”孟望天自然不会接受秦宇这个明显敷衍的答案。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秦宇脸上神色不变,不是他不愿意告诉孟望天原因,而是因为就算告诉了孟望天,孟望天也不可能做到,除非他能找到一位五品境界的大师来给他栽种,但这怎么可能,一位五品大师天天来种菜,现实吗?

    而且,这菜圃会变成现在这样,秦宇是有一半的责任,秦宇可不敢告诉孟望天真相,虽然他知道对方心里肯定已经有猜测,但是绝对不会开口承认的。

    “妈,秦宇不会和爷爷又犟上了吧,我得过去看看。”孟瑶可是知道秦宇对自己爷爷不怎么感冒的,怕两人又僵持下去,连忙跑过去,笑眯眯的拉住自己爷爷的手,“爷爷,这种菜有那么好吗,都快晚上了,我肚子都饿了,咱们进去吧。”

    孟望天低头看了眼孟瑶,最后又盯着秦宇半响,最后,轻哼了一声,拉着孟瑶的小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那好,跟爷爷进去,爷爷已经给你准备了一桌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菜肴。”

    “爷爷最好了。”

    孟瑶喜滋滋的拉着孟望天往屋里走去,一手却是放在身后,朝着秦宇做了一个k的手势,秦宇看到孟瑶这手势,却是无奈的笑了笑,他很清楚,孟瑶的爷爷不会和自己翻脸,孟瑶的出现不过是给他找了一个台阶下而已。

    “大哥,爷爷永远是这么疼爱堂姐,我看咱们这一辈,也就堂姐敢拉着爷爷的手了。”孟克小声的在孟方耳边嘀咕了一句。

    “你想拉也可以上前拉。”孟方看着孟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还是算了吧,我一靠近爷爷,就浑身不舒服,要让我拉爷爷的手,那估计晚上都睡不着觉。”孟克撇了撇嘴,答道。

    ……

    “未来姐夫,走,今晚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放心吧,要是我姐问起来,我会替你撒谎的。”

    “我这晚上居住的地方还没有订好,你这就拉我出来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到时候你就跟我姐说,晚上和我一起住了,未来姐夫,我有许多朋友可是很崇拜你呢,我老早就告诉他们,你今天要来京城,可是已经在他们面前说了,一定会把你带过去的,要是你不去的话,我这面子可就全没了。”

    秦宇看着孟克一副苦巴巴的模样,虽然明知道对方是装出来的,但也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加上对方又算是孟家重要的家庭成员,自己和孟瑶在一起,虽然孟家的人已经不阻止了,但这不代表孟家的所有人都接受自己了,有必要跟他们处好关系。

    “好吧,但是我可先跟你说好,不能乱来,而且到了点就要回来。”

    “放心吧,在京城我也不敢乱来啊,不然被爷爷知道,还不得打断我的腿。”孟克自嘲的笑了笑,先是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很是恭敬的秦宇先进去。

    “未来姐夫,你肯定以为,像我们这样的大家族出来的子弟,都很纨绔吧。”孟克启动车子后,朝着秦宇问道。

    “嗯。”秦宇点了点头,如实答道。

    “我知道,在你们普通人眼中啊,我们这些官二代富二代,都是夜夜笙歌,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那只是一些一般的有钱人或者当官的,到了我们这种地步,做任何一件事情可都要深思熟虑,生怕会给家族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们的圈子其实很小,有时候觉得,还真不如你们普通家庭的孩子活得舒服。”孟克感叹着说道:“未来姐夫,不知道为啥,一看到你,我就觉得有一种亲近感,这些话要是换做了其他人,我都不会对外说。”

    “是吗,那我真是应该感到荣幸了。”秦宇笑了笑。

    “没劲,你这样太官腔了,我就不信你和我姐平时说话也这么死气沉沉的。”孟克撇了下嘴,“其实有时候我是真的挺羡慕普通家庭孩子的,可以无忧无虑的玩,交朋友,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防着一手。”

    “可普通家庭的孩子不这么想,面对着城市里高额的房价,面对着生活的压力,他们可羡慕你们的奢华生活,不用为生计发愁,为金钱奔波。”秦宇淡淡的答道。

    “奢侈?那是一般的有钱人,越是像我们这样的,就越得低调,从小就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目标了,你看我这车,也就才百来万,放在京城都排不上号,但我的身份,在整个京城都可以数的上来,倒是那些中级官员或者有钱人,开着几千万的豪车,很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有钱。”

    秦宇听了孟克的话,看了眼孟克的车,确实,这车相对普通家庭来说,算是一辆高级车了,但是对于有钱人来说,档次也就一般。(未完待续。。)

    ...b

    b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