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喜欢相术的女孩
    “我觉得没什么,我会研究这个,主要是出于兴趣,我觉得咱们国家的周易文化确实是博大精深,有很多甚至都没法用现代科学来解释。=顶=点=小说=www==com”陈卿之说到这个时候,眼睛都不自觉亮了几分,显然如她自己说的那样,这是她自己的兴趣,而不是因为研究生的名额。

    “我的陈大小姐,这兴趣不能当饭吃啊,再说了,你看看那些研究周易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您这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去研究这个,多另类啊。”李双双翻了一个白眼,自己这闺蜜各方面都好,但就是在这一方面很死心眼,怎么劝都没用。

    “谁说女人就不能研究的,双双同学,你这种重男轻女的封建社会思想可要不得。”陈卿之故作严肃的开玩笑道。

    “算了,我知道劝不住你,反正你也无所谓了,到时候真的没兴趣了,随便一招手,有的是富二代往上凑,这辈子注定是不愁吃穿的主。”

    “对了,你这么早去学校干什么啊,我记得教授带你们要过了正月十五吧。”

    “教授最近研究一个课程,人手不够,刚好我在家也是闲着,便主动请缨去学校给教授当助手了。”陈卿之答道,不过她那好看的眉宇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教授研究的这个课程,实际上是她非常感兴趣的,而且在上学期便一直和教授两人互相研究和讨论,眼看着就要有了成果了,却偏偏遇到了难题,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难题,这个课程等于是白研究了。

    “得,这还没开学,就已经开始投入研究工作当中了。”

    “好了,别说我了。你呢,你干嘛又这么早去学校啊,现在下学期又没课了。”陈卿之不想过多的聊这个话题,转移了方向,问道。

    “我当然是提前出来找工作啊,这春节假期已经过了,一些企业都开始招人了,我在家的时候给几家公司投过简历,有两家公司让我过了春节假期去面试,这不就提前来了吗。”李双双答道。

    “肯定能成功的。”陈卿之给自己闺蜜加油打气道。

    “哪有那么简单。现在很多学校的学生都出来找工作了,一个职位很多人在竞争,而且咱们专业你又不是不清楚,有点悬。”李双双摇了摇头,“毕业既失业,这话我算是深有体会了,实在不行,咱也回家找个人嫁了,安心做一个家庭主妇算了。”

    “你就贫吧。我还不知道你啊,要让你呆在家里,不用三天就能把你自己憋出病来。”陈卿之偷笑的说道。

    旅途是枯燥的,哪怕是两女孩。聊了一阵之后也是渐渐的有了困意,不过李双双可以靠在陈卿之的肩膀上,但是陈卿之看了看自己身侧的秦宇,她只能是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列车在快速的行驶。等到秦宇再次睁开眼睛,却是三个小时后的事情了,睁开眼。秦宇目光瞥了眼身侧的陈卿之,当看到陈卿之手上拿着的书时,却似愣了一下。

    “麻衣相法?”

    看着这上面的繁体字还有一些人体图案,秦宇眼中倒是闪过一道精光,不过,当看到这书上面的具体内容时,秦宇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卿之,你都看这一下午了,还都是繁体字,看着不累啊,就这破书有什么好看的?”李双双摇着陈卿之的手臂,说道。

    “这本书是教授送我的,市面上的没有,上面的许多东西都很有道理的,只是我还不是很理解。”陈卿之答道。

    “得了病,这书要真有用,教授自己怎么不去算命啊,不然你倒是给我看看面相。”李双双一把抢过陈卿之手里的书给合上,笑嘻嘻的说道。

    “来,试试嘛,可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愿意给你做实验的。”

    陈卿之知道自己这闺蜜的性格,心血来潮了的话,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自己也不想再安静看书了。

    “那好吧,我就试一下,不过你也别太当真啊。”

    陈卿之正色起来,眸子在自己闺蜜脸上来回流转,不时的柳眉轻憷,倒是让得李双双有些忐忑起来了。

    “卿之,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你放心吧,我挺得住,你只说吧。”李双双脸上带着悲壮的神情,一挺胸说道。

    “是不是我以后的命运多舛,爱情事业都不顺利?可怜我这一个小女子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大城市打拼。”

    陈卿之看着自己这闺蜜甩活宝,没好气的拍了她一下,“好了,别闹了,我看不准,明明你的面相可以和这书上的一些介绍对的上,但总是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和那些电影中传说的牛逼主角一样,是那种不能被算命的,否则给我算命的人会遭天罚的牛逼存在?”

    “你啊,一时不贫就会不自在,是我学的不精,看不准而已。”

    “嘿嘿,别管准不准的,反正我也不会当真,你就说一下吧。”李双双抓住陈卿之的双臂,让两人脸对着脸,“来吧。”

    “那我就说了啊,我看你的额头很光滑,这在麻衣相术中有一句说法的,叫做:一滑溜到停,好运不会停。”

    “什么意思啊?”李双双不解的问道。

    “在麻衣相术中,把人的脸从上到下分成三停,这一停就是从额头上边的发际到眉毛位置,叫做上停,而上停从时间上来讲,是主人少年运程的,从出生到三十岁的时候。”

    “那又怎么样?”李双双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追问道。

    “上停无阻碍,一滑到底,这就说明你到30之前的运程很顺畅啊,不论是事业还是爱情都会是一帆风顺的。”陈卿之解释道。

    “真的假的啊,我有这么好的命啊。”虽然李双双对这看相的不太信,但听到自己的好话,心里总是会高兴的。脸上露出喜滋滋的表情。

    “不过,有一点让我很奇怪,这也是我看不透的地方。”陈卿之的眉头却是憷了起来,“明明你的上停运势很好的,但命宫那里却多了一横,就好像是拦路虎一样,一下子将运势给斩断了,这就有些互相矛盾了。”

    “不会吧。命宫在哪里啊?”李双双惊讶的问道。

    “命宫就在眉心中间的位置。”

    “这里啊。”李双双拿出手机,对着屏幕照了一下后,疑惑的问道:“也没看到有什么横啊?”

    “不是这么看的,是根据你整个五官的轮廓推算出来的,你以为一横就是你脸上有一横啊。”陈卿之解释道:“面相这门学科太繁复了,要推算出一个人的运程太难了,反正我觉得我不学个八年十年的,估计是别想入门了。”

    “要说这么久,那还不如学习西方国家的星座呢,那个还不这吃香呢。”李双双吐了吐舌头,“你看现在微博上的一些研究星座的所谓专家啊,粉丝都好几十万,每天轻松发几条广告,就在家收钱呢。”

    “双双,这是我的兴趣爱好,怎么能拿钱来衡量,再说了,那些真正的相术大师,他们的收入又岂是那些星座学家可以比的。”陈卿之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她至今还记得,在去年,自己陪着教授去见过一位老人,自己不知道这老人是干什么的,甚至连名字教授都没有告诉她,要不是后来见到那位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首长来找老人,她都要以为这是教授的某位亲戚呢。

    直到后来从老人那离开,教授才告诉自己,那位老人是一位相术大师,真正的大师,不过已经很多年不给人看相了,就是那些大家族都请不动他。

    当然,这些事情她不能告诉自己闺蜜,因为教授叮嘱过她,这世上,有一些人是和普通人不同的,而普通人也不需要去了解这些人,有时候无知不一定就是一件坏事。

    “这位美女这么说就不对了,其实这位美女说的没错,咱们国家的什么相术,那根本就是骗人的,人的相貌是会变得,要是毁容整容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命运就变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不简单,大家都按照好运气的面相去整不就是了。”

    而就在陈卿之和李双双两女聊着的时候,隔壁座位上的以为打扮潮流的年轻男子却是开口了,“要我看啊,还是西方的星座学更准一些,至少天上的星座不会变,咱们人力改不了吧。”

    李双双听到有人支持自己的言论,回头一看还是一位长得不错的帅哥,当下便接口道:“听到这位帅哥说的话没,还是人家帅哥明理。”

    那年轻男子听到李双双的话,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目光看向陈卿之,眼底却是闪过一缕惊艳之色。

    “双双。”陈卿之有些生气了,她是真心的对相术感兴趣,而且越研究越觉得相术博大精深,根本就不是如别人说的那样,是忽悠人的东西。

    “这位美女,我本人对星座和相术都有一点研究,虽然我也不否认咱们国家的相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但相比起星座,还是差了点。”(未完待续。。)

    ps:  感谢逍遥者方自在书友大大的一万起点币打赏,另外,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有女书友没,祝大家节日快乐!也知道有女朋友或者媳妇的男书友今天肯定辛苦了,嘿嘿,洗碗做饭全包了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