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苏琪和李易的故事
    已经喝得有些迷糊的李易,开始倒起了一肚子的苦水,从那条狗开始,一直说到他的妻子苏琪。

    原来,李易是从农村出来的普通小子,只是高中毕业,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当汽修工,而苏琪却是本地人,而且还是名牌大学毕业,在大企业内上班,这样的两人本来是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

    而有一次,李易接到了客户的电话,说车子在路上出了故障,但是恰逢是下大雨,修理厂的其他工人都不愿意接这活,最后只能是落在李易的身上。

    而等李易其中摩托车感到现场的时候,才发现这车子的主人却是一位妙龄女子,然后,就如同许多浪漫的都市爱情电影一样,一个穷小子被一位都市女郎给看上了,很快双双便堕入了爱河。

    而在这期间,李易和苏琪之间的感情也遭到了阻力,那就是苏琪的父母,对于苏琪选择李易这样一位没有学历,只是一个汽修工人作为男朋友,苏琪的父母自然是不会答应的,但最终还是倔不过苏琪,最后只能无奈同意了。

    然后,买房,结婚……

    婚后的日子一开始还是很甜蜜的,只是时间长了,两人之间便出现了矛盾,也不能算是矛盾,终究是因为缺少了一些共同语言,还有两人的朋友圈的差距。

    李易在武汉的朋友就是那些汽修厂的工人,平日里说话便是很随意的,荤黄不忌,而同样的,苏琪的朋友都是一些白领,平日里喜欢去的都是一些小资的地方,李易呆着浑身难受,久而久之,新婚的甜蜜没有了。李易心里更多的是烦躁。

    而也就在这时候,李易认识了一位同村来城里的姑娘,因为老乡的缘故,两人的关系很快就升温了,背着苏琪,李易暗中和那姑娘,也就是他现在的新女友偷偷的在一起了。

    只是,李易又舍不得离开苏琪,因为和苏琪在一起,让他拥有了房子和车子。而如果和苏琪离婚的话,这些东西全都没了,他又会成为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就当李易为此不知道如何取舍的时候,他在上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苏琪的电话,苏琪住院了,还是得的一种急病,所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作为丈夫,这不吝于一道晴天霹雳。但是李易的心中反而却是有一丝的窃喜,因为苏琪要是病逝的话,意味着他将拥有房子和车子,而且还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自己的新女友在一起了。

    而最后的结果也如他所料的那样。苏琪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便离开了人世,而且,还很明确的留下的遗嘱,这房子和车子都留给他。

    一开始。李易心里还是有些自责的,因为苏琪对他确实很好,但是后来。新女友的一番话却是让他把这一缕自责给抛在了脑后,新女友告诉他,苏琪肯定是知道自己得了病的,而特意找他结婚,这不是故意的吗,现在给房子和车子是应该的。

    李易越想越觉得自己女友说的对,便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一切,并且把新女友带到了家里来,重新开始了生活。

    “你们说,苏琪是不是故意的,她明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还要和我结婚,我就说,我这样的穷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我那些工友都说我是前辈子积德,这辈子才能娶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婆。”

    李易显然是喝多了,不需要王二他们找借口敬酒,自己便给自己倒满,一口喝干,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我不欠苏琪什么,这些都是我应该得到的。”

    在李易发着牢骚的时候,秦宇一直是沉默着一言不发,秦宇不表态,王二和火锅店的老板也不好接李易的话,只能是干笑着。

    时间就在李易的牢骚中流逝而去,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秦宇拍了拍手,“好了,今晚就吃到这里吧,王二,你扶着李易去卧室,咱们都去卧室。”

    “哦好的。”王二点了点头,将半迷糊的李易搀扶着朝着卧室走去,至于火锅店的老板则是收拾起了桌上的残羹,等一切都整理好后,已经是接近午夜时分了。

    “秦大师,这李易睡得还挺香甜的啊。”看到秦宇从外面进来,王二指了指躺在卧室床上已经开始打呼的李易说道。

    “到了下半夜,他就睡不了了。”秦宇含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秦大师,那我今晚也要呆在这里吗?”火锅店的老板看了看这卧室,除了一张床,连张椅子都没有。

    “都呆着吧,这次的事情也和你有关系。”秦宇点了点头,一个人站在卧室的窗户边,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光,陷入了沉思。

    而秦宇不开口,王二和火锅店的老板也不敢打扰,两人可是知道今晚肯定会发生什么事的,自然不能像李易这样直接倒床就睡,只能是坐在床边,无聊的掏出手机来打发时间。

    时间,就在王二和火锅店老板的忐忑中渡过,对于这两位来说,现在的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啊。等待,是最折磨人的。

    加上武汉最近的阴雨,这到了半夜,寒意入侵,两人也都开始有些犯困了,意识逐渐变得迷糊。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若有若无的凄凉声传进了两人的耳中,王二和火锅店的老板同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连忙睁眼朝着窗户方向看去,只是,那里却已经是没有了秦宇的身影了。

    “秦大师?”王二收回目光,结果却发现卧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而秦宇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大厅。

    听到王二的声音,秦宇目光朝着这边瞥了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手里端着一块碗,朝着门口方向走去。

    王二和火锅店老板不知道秦宇要干什么,但视线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宇的动作,随后他们就明白秦宇是要干什么了。

    只见秦宇走到门口处,蹲下身子,手伸进碗里抓了一把东西,然后,缓慢的洒在地上,王二和火锅店老板两人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出了,秦宇洒在地上的是米。

    从门口处,一直到大厅的中间位置,秦宇用米铺出了一条路来,弯弯曲曲的犹如游蛇,而做完这一切之后,秦宇却是站起身,朝着卧室这边走来。

    “把李易叫醒吧,该让他知道一切了。”

    “哎。”王二点了下头,快速的走到床边,摇晃了几下李易,没有反应。

    “啪!”一个巴掌下去,李易终于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王二,神色恍惚了那么几秒,才恢复焦距,问道:“王老板,这就天亮了?”

    “还没呢。”王二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含有深意的说道:“只是让李先生你看点东西。”

    “看东西,看什么东西?”李易从床上坐起,看到火锅店老板也在,惊讶道:“张老板你也没走啊。”

    “走,我都被你害到了,我怎么走的了。”火锅店老板也不装了,没好气的答了一句。

    “张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害到你,我害你什么了?”李易阴着脸质问道。

    “你害了他什么,一会就知道了,好好看着吧。”

    秦宇从大厅走进来,冷冷的看了眼李易,双手一个掐诀,顿时一股寒意便袭进了卧室内,让得王二三人冷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原来,房子的铁门竟然自动打开了,那股寒意正是从大门内吹进来的。

    大门打开,让王二和火锅店感觉到毛骨悚然的凄凉声再次清晰的传了进来,不过李易却是第一次听到,一听到这声音,李易的酒意一下子全清醒了。

    “这……这是那狗的声音。”李易表情有些惊恐,这声音他太清楚不过了,在苏琪死后,每次他打那条恶狗的时候,那狗就是发出这样的声音。

    “呜呜~”

    凄凉的声音越来越响,而后,在王二、火锅店老板,还有李易三人的目瞪口呆中,那双放在门口的高跟鞋就这么漂浮了起来,大概是到成年人膝盖高度的位置,一颤一颤的飘进了大厅。

    “快看地上那米,那爪印……”火锅店老板眼尖发现,那门口处的米上,出现了几个印记,而且,作为火锅店老板,他太清楚了,那爪印就是狗的爪印。

    “难道是那条狗的鬼魂叼着鞋子进了这大厅了?”王二小声嘀咕了一句。

    只是,王二忘记了他身边的是李易,李易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将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快,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哪里来的鬼魂。”

    “不是狗还能是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狗最喜欢就是咬人的鞋子吗,想想为什么你和那女人的鞋子会出现在门口吧。”看到李易还存着侥幸心理,秦宇站在一旁,却是冷冷开口,敲碎了李易心里最后的自欺欺人。

    “我不信,那狗我已经卖给张老板你了,张老板,你肯定已经是把它给杀了吃了,对不对?”李易抓住火锅店老板的手,犹如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条救命稻草,死死不放手,问道。(未完待续……)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