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一章 阴阳借种(第一百五十张月票加更)
    红烛摇曳,一室**!

    然而此刻走进何倩的房间,所有人都很沉默,尤其是萧静,看着自己女儿坐在床头边上,露出勉强的笑意,是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何倩,痛哭了起来。

    “倩倩,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造下的孽,却要你来偿还。”

    “妈妈,不怪你的,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为的是这个家。”何倩揉了揉自己妈妈的头发,安慰道。

    “秦宇。”孟瑶的眼眶也是泛红,同样为女孩子,她很清楚,何倩接下来要面对的,对于女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秦宇拍了拍孟瑶的肩膀,没有说话,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毕竟,连萧家这样的隐世家族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死局,要想破解,怎么可能不付出一些代价。

    秦宇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晚上七点了,当下开口说道:“都出去吧。”

    走出何倩的房门,秦宇将手上的那半截红绳却是挂在了何倩的房门手把处,接着从怀里再次掏出一叠符箓,直接是朝着上空甩去。

    符箓燃烧,化作一团团火苗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之中,犹如那鬼火一样,在整个何家上空徘徊。

    “从现在起,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这房门三米的距离之内。”秦宇表情严肃的朝着萧静一行人说道。

    “邱处长,把那个红灯笼拿过来吧。”

    “嗯。”

    邱云点了点头,和自己的两个属下出去了一趟,再次进来的时候,手上便已经是提着两个红灯笼了,按照秦宇的吩咐,将这红灯笼挂在了房门上。

    红灯笼,红烛,何倩的房间宛若新房。何家很是诡异的出现了这么极端的一幕,前面是灵堂,后面是新房,红白喜事竟然凑在了一块。

    这一切做完之后,所有的人就在走廊静静的站着,没有一人开**谈,包括一直对秦宇很不服气的萧暧暧,此刻也是阴着脸,一言不发。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明月已经是爬上了当空。一股阴风突然袭来,吹得何倩门前的那一对红灯笼晃动起来。

    “来了。”秦宇双眸微微眯起,在他的眼中,可以看到此刻,何家的上空有无数的鬼魂都朝着这里靠近。

    “哼,什么歪瓜裂枣也敢朝这边来。”萧暧暧却是冷哼了一声,只是,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何家上空的那些鬼魂却是纷纷止步。尤其是有些七老八十的,更是吓的直往后退。

    秦宇嘴角也是抽搐,你说你都七老八十还来凑什么热闹,还有那位。都瘸了一条腿了,不躺在棺材里好生修养,跑这里来干什么?

    秦宇一步走出,目光看向上方。朗声道:“年纪二十以上三十以下,生前未婚男子留下,其他人都拿了纸钱。速速离开,不得停留。”

    说完这话,秦宇抓了一把纸钱,这何家办丧事最不缺的就是纸钱了,纸钱漫天抛洒,一些不符合条件的鬼魂都纷纷拿了离开了。

    然而,还是有那么几个鬼魂心存侥幸,不愿意离开,秦宇眉宇皱了皱,双手掐诀,整个人的气势攀升,“再不离开,别怪本大师将尔等镇压。”

    秦宇手中闪过一道光芒,那些心存侥幸的鬼魂这才不甘心的离去,不过就算是淘汰了一批鬼魂之后,这何家上空,依然还有十几位年轻的男鬼。

    看着这十几位男鬼,秦宇眼神闪烁,半响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去拉门前的那根红绳,如果能把红绳拉动,便可进房间。”

    秦宇话音落下,这十几位男鬼唰的一下子便出现在了何倩的房门之前,整个走廊一下子充满了阴气,邱云三人冷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这也太冷了点吧。

    第一个男鬼走上前,秦宇看了一眼对方,大概三十的年纪,长得一般,不过身材却是很好,有点像健身教练,怪不得能够第一个上前,其他的男鬼和他一比,就单薄了许多。

    然而,这男鬼手拽住那条红绳,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拽动分毫,那男鬼不死心,还想再拽,秦宇却是开口了,“失败,离开。”

    那男鬼听到秦宇的话,回过头朝着秦宇露出了一个狰狞的面孔,显然是不愿离开了,而这男鬼不离开,其他的男鬼却是不敢上前。

    “在我萧家面前耍横,找死!”萧暧暧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房间里的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他表妹,岂能让这小小的鬼魂放肆,直接是双手一挥,一道光芒从他的手指间射出,打在了男鬼身上。

    男鬼的表情变得惊骇起来,浑身开始哆嗦,没多久,就跪在了地上,不停的朝着萧暧暧放心磕头。

    “给我滚。”萧暧暧怒喝道。

    那男鬼听到这话如临大赦,连忙站起来,匆匆忙忙的离开,连纸钱都不敢拿了。

    第二位男鬼,是一位长相俊俏的男子,很是自信的走到了那红绳前,将红绳拽在了手里,然而,这男鬼脸上的自信表情也很快就僵住了,因为无论他怎么用力,这红绳同样的是纹丝不动。

    “离开!”秦宇冷冷说道。

    有了先前那男鬼的前车之鉴,这男鬼却是不敢胡搅蛮缠,抓了一把放烧完的值钱揣进怀里后,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第三位、第四位……第十二位都失败了,现场现在只剩下了两位男鬼。

    只是看着这两位男鬼,秦宇的却并不看好这两位,论外貌,这两位不如先前的十位,身高长相也是如此,难道,这一次要失败了?

    不过,就在这时,又有一道阴风刮来,秦宇和萧暧暧几乎是同时朝着上方的一个方向看去,那里,有着一位挑着担子的男子,正缓缓飘来。

    不用说,这也是一位男鬼了,男鬼被秦宇和萧暧暧这么盯着,脸上露出了一缕紧张之色,但最后还是稳当的落在了走廊之上。

    男鬼先是朝着秦宇鞠了一躬,然后却是缓步走到了萧静的面前,恭敬的开口说道:“静姨,我和倩倩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只是四年前我不幸工伤逝世,本以为这辈子该是在山村野岭做一个孤魂野鬼,但是今天听闻倩倩招亲,特意前来一见。”

    男鬼的身形虽然萧静等人看不见,但声音却是清楚明晰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萧静脸上更是露出震惊之色,有些颤抖的问道:“你是村头李家的小儿子李明?”

    “没想到静姨还记得我。”男鬼答道。

    “你和静静也确实算是青梅竹马了,我记得你们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一起玩耍了,当初听到你离世的消息,倩倩还伤心了好一阵子,你比倩倩大一岁吧。”萧静经过了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平静了下来,回忆道。

    “哎,静静就在房间内,你去试试吧。”萧静沉默了半响,叹了一口气,说道。

    男鬼听到萧静的话,脸上露出喜色,走到了何倩的房门之前,只是,却并没有急着去拉那门上的红绳。

    “秦宇,你说他会成功吗?”孟瑶看着男鬼的动作,朝着秦宇问道。

    “不知道。”秦宇摇了摇头,这要看房门内的何倩是怎么想的了,先前那些鬼失败,都是因为何倩不同意的缘故。

    “如果真的只能这么办了,我倒是希望这男的能成功。”孟瑶却是幽幽说的说道:“毕竟,那是何倩青梅竹马的玩伴啊。”

    “希望吧。”秦宇低头看了眼孟瑶,女人总是往浪漫的方向想,但不要忘了,这不是真正的结婚洞房,这是一场特殊的仪式,何倩会愿意和一位熟悉的鬼魂共度良宵吗?

    终于,李明伸出了手,抓住了那红绳,半响之后,红绳第一次出现了颤动,秦宇等人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紧张之色,这意味着,房间内的何倩有反应了。

    半响之后,李明才抓着红绳往外拽了起来,而这一次,红绳却是被他给拽出来了,直接是缠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何倩答应了。”看到这一幕,秦宇松了一口气,只是,这表情却是十分的复杂,不知道是该替何倩高兴还是悲哀。

    李明就这么飘进了房门之中,红烛轻摇,人影晃动,那门前的两盏红灯笼更加的明亮了……

    “走吧,回到前面去吧。”

    秦宇拉住孟瑶的手,深深的看了眼何倩的房门,随后,毫不犹豫的迈步朝着前面的灵堂走去,而萧静,却是最后一个离开了,几乎是一步三回头,脸上的泪珠就没有收过。

    “人鬼殊途,阴阳借种,此事谁之过?”

    “红烛摇曳,香风魅影,天公来做媒。”

    ……

    走廊之上,只有秦宇的声音在缓缓回荡……

    重新回到灵堂位置,秦宇却是将何浩给牵在了手上,也不避讳萧暧暧,直接是盘腿在灵堂的中间位置坐下,此刻,已经是接近子夜时分。

    秦宇眼中闪过精光,按照他和阴差大人的约定,阴差大人差不多该来了,不过因为和萧暧暧的赌约,这一次他不打算躲进房间之中,而是就在萧暧暧的眼皮底下前往阴间。(未完待续……)

    ...b

    b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