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九十八章 偷渡之法(保底第三更)
    看着红衣女鬼顺利的通过那八位阴兵把守的通道,走上了奈何桥,就要消失在迷雾之中的时候,秦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朝着阎凯和杨采儿打了声招呼,直接是走出队列,朝着那些阴兵走去。《顶》《点》小说 .Com

    “站住!”领头的阴兵看到秦宇三人走进,大声喝道。

    秦宇没有说话,左手掌心一扬,监察使者印记再次显露出来。

    “见过监察使大人。”那领头的阴兵看到秦宇手掌心中的监察使者印记,连忙恭敬的说道。

    “我现在要过去一趟。”秦宇收起监察使者印记,对着阴兵说道。

    “监察使大人,这恐怕不妥吧。”领头的阴兵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这奈何桥,是只有投胎的鬼魂才可以过去的,其他任何人都不得过奈何桥,哪怕是阴间各殿的殿主也是如此。

    “监察使大人,我等奉命把守奈何桥,接到的命令就是,除了可以投胎的鬼魂之外,不允许任何人踏上奈何桥。”

    “呃……”秦宇愣了一下,这一点他还真是不知道,他以为自己这监察使者的身份,可以让先前那队阴兵乖乖听令,自然也可以命令这些阴兵,却没有想到,以他监察使者的身份竟然还是没法过去。

    “其实,我要过去,是因为我接受了监察殿殿主给予的任务,刚刚过去的那红衣女鬼有古怪,我奉命追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让她走上了这奈何桥。”秦宇眼珠子一转,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借口,说道。

    “大人,不是小的不放行,实在是这是规定。”尽管秦宇这么说,但那领头的阴兵头头还是没有答应。

    “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我不能进入这奈何桥是吧。但是我身边这对鬼魂可以吧。”秦宇突然手一指阎凯和杨采儿,说道。

    “大人,这两位可到生死薄上注册过?”领头的阴兵听了秦宇的话,目光在阎凯和杨采儿身上流转,阎凯杨采儿夫妻二人,只感觉这阴兵的眼神很犀利,似乎能看穿他们的内心。

    “好了,本大人公务紧急,没空和你啰嗦,这两人虽然还没有到生死薄上注册。但是本大人只是让他们上这奈何桥去追那女鬼,一会就返回来的。”秦宇手一挥,直接说道。

    “可是大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啊。”领头的阴兵有些犹豫,不过总算语气没有了先前那么坚决。

    秦宇一听这阴兵的语气变化,就知道有戏,脸上却是装出佯怒的表情,说道:“怎么,你是不相信本大人吗。总之,他们要是上了奈何桥不回来,这责任本座来承担。”

    “大人严重了。”领头的阴兵听到秦宇这么说,脸上的那一丝犹豫之色才去掉。给了守在桥门口的八位阴兵一个眼神,那八位阴兵纷纷将手里的器物放在了身后。

    “你们的任务就是追上那红衣女鬼,看看她裙子下面藏了什么东西,然后回来告诉我。”秦宇附身在阎凯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嗯。”阎凯点了点头。也没问秦宇原因,直接是拉起杨采儿的手上了奈何桥,朝着那红衣女鬼追去。

    而秦宇。则是就站在这奈何桥的边上,沉默的看着迷雾,那阴兵头领则是陪在秦宇的身边,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几分钟之后,奈何桥浓雾处,出现了两道人影,正是阎凯和杨采儿,阎凯看到秦宇就要开口说话,不过,却被一个眼神制止了。

    “好了,本大人的任务也完成了,你们继续吧。”秦宇朝着阴兵头领说道。

    “恭送监察使大人。”阴兵头领朝着秦宇恭敬的说道,目送着秦宇领着阎凯和杨采儿两人走远。

    “秦先生,还真的被您料准了,那红衣女鬼的裙子下面果然有古怪。”一离开那些阴兵的视线,阎凯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脸上是带着兴奋的神色。

    “那女鬼裙子下面有什么?”秦宇追问道。

    “是一个鬼魂。”

    原来,当阎凯和杨采儿追上那红衣女鬼时,那红衣女鬼正好站在奈何桥上停了下来,掀开了裙子,而阎凯和杨采儿便看到,那里,有着一个鬼魂缩在那里,整个身体佝偻着。

    “原来是这样啊。”秦宇听到这里,心里便明白了,那红衣女鬼演的是什么戏码了。

    “原来偷渡过奈何桥的方法竟然是这样的。”秦宇脸上也是露出喜色,这一次果然是没有白来。

    “秦先生,您说偷渡?难道那女鬼裙下的那鬼魂是?”阎凯听到秦宇的自语,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我明白了,那女鬼裙下的鬼魂也是偷渡的,躲在女鬼的裙下,这样就不会被那些阴兵给发现了。”

    “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吧。”秦宇点了点头,阎凯的猜测和他的猜测差不多,其实,这种方式和阳间那些偷渡,或者想要带违禁东西过安检的人用的方法也是大同小异。

    知道了如何躲过这奈何桥阴兵手里的检查器,秦宇心里已经大定了,这一趟总算是没有白走了。

    “你们两人在这等我下。”秦宇嘱咐了阎凯和杨采儿一句,一个人朝着前面走去,最后,直到迷雾遮挡,阎开和杨采儿的身影都看不见了才停下来,冲着迷雾,直接喊道:

    “阴差大人,现在是不是该出来一见了。”

    “你小子怎么知道我在跟着你的?”秦宇话音落下,阴差的声音便从迷雾中显现了出来,看着秦宇,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还不简单,从看到那支大部队开始,我就知道阴差大人您是想让我找到如何偷渡过奈何桥的方法,可要是我没有跟着那支大部队走,阴差大人您的苦心不就白费了吗?所以我想,阴差大人您肯定是在暗中跟着我的,一旦我脱离了您设计的路线,估计您就得出现了。”秦宇淡淡的答道。

    “你小子的脑袋确实是挺好使的,在这一点上,他们算是没有选错人。”

    听着阴差大人这句似夸非夸的话,秦宇却是无奈的苦笑,这话说的他好像除了脑子,就没有什么其他优秀的地方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如何渡过这奈何桥了,那么就回去将那何浩的怨念给带过来吧。”

    “阴差大人,再我回去之前,我还有一个不情之情,想必阴差大人也知道,刚刚我碰到了两位熟人,所以,想请阴差大人帮忙,带他们到判官殿去。”

    “你说的是那一对夫妻吧。”阴差大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你觉得把那对夫妻带到判官殿接受审判之后,就不会有事情了吗?”

    “先前发生的事情,难道你还不明白,阴间也不是一块净土,你小子又不能常呆阴间,如果你走了,你能保证这一对夫妻不会被报复吗?”

    阴差大人的话让得秦宇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一点他先前确实是没有考虑到,只觉得把阎凯杨采儿夫妻送到判官殿就可以了,却忘记了,就算经过了审判,阎凯和杨采儿想要投胎,恐怕也得在阴间呆上一段时间,而以杨采儿的容貌,就算那恶少不报复,恐怕也会有另外一个恶霸出现。

    对于阎凯和杨采儿,秦宇心里还是有一份情结的,这对苦命鸳鸯是让他触动最深的,而且,还是他把两人给送到阴间来的,如果阴间也没有公平的话,还不如让两人继续留在阳间罢了。

    秦宇陷入了一种纠结当中,颇有一种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而死的自责当中。

    “咳咳!”

    阴差大人突然咳嗽了几声。

    “对啊,我怎么忘了。”被阴差大人的这几声咳嗽唤醒,秦宇看向阴差大人的眼神闪过亮光,开口说道:“阴差大人能否出手帮助一下这对苦命鸳鸯。”

    秦宇脑子不笨,这阴差大人给他提醒这么多,绝对不会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加上这最后一句咳嗽,已经是很能说明问题了,现在就看自己能不能领悟了。

    “要帮这对夫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这对夫妻跟着我,正好,我现在下面缺人,不过秦小子,本座如果要人,整个阴间会有无数鬼魂打破头颅来争抢。”

    阴差大人话说到这里就停止住了,不过话里的意思秦宇却是明白了,不外乎就是,我的名额很珍贵,那一对夫妻和我无缘无故的,我为啥要把这么珍贵的两个名额给他们。

    “阴差大人,就当是小子欠您一个人情了。”秦宇很是爽快的说道。

    其实,秦宇之所以会这么爽快,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位阴差大人估计等着就是他这句话,而且目前确实是没有其他的好办法,既然如此,那就索性光棍点算了,没必要拐弯抹角拖拖拉拉的浪费时间。

    对方已经挖好了坑,那自己往里面跳就是了!

    “好,这话是你小子自己说的,现在你可以回去准备一下了,等到了子夜的时候,我会再次去找你,至于现在,我就先带走那对夫妻了。”

    阴差大人说完这话,身形一闪便消失了,秦宇还要再开口,可这嘴才刚张开,就发觉,那股令他厌恶的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又传来了。

    “我……我日!能不能温柔点。”秦宇的哭腔在这阴间的上空久久徘徊,犹如一位被毁了清白的良家姑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