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九十七章 该如何过安检呢(保底第二更)
    ps:月票都来吧,九灯没存稿,但是年轻就是任性,而且这么多月过来了,九灯的信誉大家应该也清楚,一口唾沫一个钉,从来不会欠债不还!

    对于那三少的怨毒目光,秦宇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一纨绔而已,阳间的纨绔他没有放在眼里,阴间也一样!

    “好了,咱们走吧,你两认识去轮回殿的路不?”秦宇朝着阎凯杨采儿夫妻问道。

    “认识,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就是轮回殿。”阎凯答道。

    “那行,咱们出发吧。”

    ……

    在秦宇和阎凯杨采儿三人离开之后不久,原地出现了一道黑影,黑影望着秦宇离去的背影,却是没好气的自语道:“这秦小子还真是够狠的,竟然把监察殿殿主的外甥给弄成了哑巴,这要是被那老家伙知道了,还不找他拼命,啧啧。”

    只是,这黑影虽然是在责怪秦宇出手狠辣,但语气之中竟然是带着欣赏之意,半响过后,黑影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有些人以为阎君不在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说到最后,黑影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气势,还未走远的秦宇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回头深深看了眼迷雾,半响过后,才转过头继续出发。

    半个小时之后,秦宇三人便又赶上了先前的大部队,而大部队的那些鬼魂看到秦宇三人,就好像看到了鬼一样,一个个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在这些鬼魂想来,得罪了那位恶少,能死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最怕的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可现在秦宇三人却是好端端的站在他们面前,这让这些鬼魂怎么都想不通。

    要是那恶少会突然好心发作。放过这三人,那些熟悉恶少的鬼魂是嗤之以鼻的,这根本就不可能,不然也不会有那么鬼魂惨死在那恶少的手里,更别说还杀死了那恶少的宝贝猎狗。

    “这后来出现的男子,恐怕来头也不小。”不少精明的鬼魂已经想到了这一点,纷纷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向秦宇。

    只是,秦宇去并不理会这些鬼魂,带着阎凯杨采儿夫妻两人走进了大部队之中,那些鬼魂纷纷给三人让开了位置。毕竟,能得罪了恶少还全身而退的人,他们可惹不起。

    大部队继续行走,没多久,前面突然停了下来,秦宇眯着眼睛向前面看去,却发现在大部队的前面,出现了一座古桥,这古桥很窄。最多只能容三人通过,而在古桥的前面,却是站着足足有百位黑衣人。

    重兵把守!

    这个词用来形容眼前的一幕再合适不过了。

    “这就是奈何桥?”秦宇颇有些兴致的打量着那座古桥,茫茫不见尽头。而且,这古桥底下也只能看到迷雾,到底下面是不是黄泉河水,他也不知道。

    “今日第三十五波投胎鬼魂已到。通关验证开。”

    在那群黑衣阴兵当中,走出了一位阴兵,目光在大部队上扫过去。朗声说道。

    随着这位阴兵的话音落下,那些阴兵纷纷让出了一条仅仅可供五人过去的通道,而又有八位阴兵战列两排,这八位阴兵手里拿着一件奇怪的器具。

    “通行!”

    领头的阴兵手一挥,大部队前面的鬼魂便开始有秩序的朝着古桥走去,从那八位阴兵中间走过去。

    “秦先生,这就是去轮回殿的最后一道防守,要是能逃过去,就可以去轮回殿转世投胎了。”阎凯小声的在秦宇身边解释了一句。

    “就好像阳间的那些安检一样是吧。”秦宇笑着答了一句,目光却是炯炯的看向前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要带着何浩的怨念过来的话,这将是唯一的一道关卡,也是最难的一道关卡。

    “拿下!私渡奈何桥,送进刑罚殿,打入十八层地狱去。”突然,前方传来那领头阴兵的喝声,而刚刚走到八位阴兵中间的一位鬼魂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两旁的两位阴兵一左一右的给夹着带走了。

    这两位阴兵一走,又有两位阴兵手拿着那特殊的器具填补了空位,站在那里检验通过的鬼魂。

    这一幕,让得大部队之内产生了一些骚动,秦宇发现,有不少鬼魂脸上都露出了惶恐之色,有少数的鬼魂已经开始往后退了。

    “看来偷渡的鬼魂不少啊。”秦宇在心里说道,他自然知道这些退回去的鬼魂是因为什么,因为这些鬼魂和阎凯杨采儿一样,都是想要偷渡过奈何桥的,只是现在见到奈何桥前面的检查这么严格,心生退意了。

    然而,有心生退意的鬼魂,自然也会有冒险一搏的鬼魂,没多久,秦宇便看到,三位鬼魂在走出去检查的时候,突然一个加速,就朝着奈何桥跑去,想要跑过这些阴兵的检查范围。

    “传说,这奈何桥的阴兵是不能踏上奈何桥的,奈何桥只有鬼魂可以走在上面,而奈何桥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连这些阴兵都不知道。”阎凯看到那三位鬼魂的举动,轻声说了一句。

    其实,这也是阎凯和杨采儿会决定偷渡的原因之一,三米不到的距离,只要能逃到那奈何桥上,这些阴兵就奈何不了他们了。

    然而,有时候,三米这个不长的距离,会成为一道天堑,那三位鬼魂不过才冲出一米的距离,就有六把刀从他们的头上划过,手起刀落,那三位鬼魂的鬼头直接是滚落在了奈何桥边,最后,消失在迷雾之中。

    “擅闯奈何桥,按律当斩!”阴兵阴森森的声音传来,不少鬼魂都打了一个寒栗,这一幕的发生,让得更多偷渡的鬼魂开始朝后退去,已经准备退出了。

    毕竟,轮回转世再好,那也得留着命在,这检查的这么严格,根本就没法通过。

    而秦宇此刻的目光却是在那八位阴兵手上拿着的特殊器具上面流转,秦宇心里很清楚,这些阴兵判断一位鬼魂是在生死薄上注册过的没有,估计就是靠的这些特殊的器具,就好像在阳间过安检时,那些安检人员拿在手里的检查器,都是一样的道理。

    那么,想要通过,就得想办法,如何让这检查器检查不出来,秦宇不相信,这些检查器没有漏洞,要真是这样的,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鬼魂会想着偷渡,肯定是有什么办法的,只是不是所有的鬼魂都知道罢了。

    很快,大部队便已经通过了一半,这期间又有十来个鬼魂被抓,秦宇三人也慢慢的到了前排,阎凯和杨采儿的神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别害怕,淡定点,你们这样,还没有过去,人家就知道你们是偷渡的了。”看到阎凯和杨采儿脸上的紧张神色,秦宇安慰道。

    “秦先生,一会就让我和采儿两人先走吧,您就不要跟我们一起了,这样,就算被发现了,也连累不到秦先生您。”阎凯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脸,朝着秦宇轻声说道。

    “谁告诉你们咱们要过这奈何桥的,跟着我就行了。”秦宇笑着答道。

    这一次,他只是来探探路的,再没有找到如何躲过这些检查器的办法前,是不会贸然过去的。

    “咦!”突然秦宇的目光看向前方的一位鬼魂,惊咦了一声,半响过后,眼中却似闪过了一道精光,“盯着第五排的那位穿红衣的女鬼,看清楚她的每一个动作。”

    听了秦宇的话,阎凯和杨采儿虽然不明白秦先生为什么要让他们盯着那穿红衣服的女鬼,但还是依言照做了。

    这样盯了一分多钟,阎凯和杨采儿也发现了红衣女鬼的一丝古怪之处,这红衣女鬼穿的是一件长裙,那种拖在地上足足有一米多长的裙子,这样的裙子,根本就不适合行走,很容易就被绊倒脚。

    要知道,阴间的鬼魂穿什么衣服,那完全是取决于阳间的亲人给烧的什么衣服,当然,在阴间也有供鬼魂穿戴的衣服,甚至连首饰都有,但是那价格,就不是普通的鬼魂可以买得起的了。

    所以,一般鬼魂都会有好几套的衣服,哪怕再穷的鬼魂,实在是没衣服的,也可以到阴间的某些部门去领取一套衣服,就好像玩游戏的新手服一样,虽然简陋,但还可以蔽体。

    和阳间的不同,鬼魂的衣服并不用拿一个包裹给装着,只要有衣服,一个心念转换,身上的衣服便会换掉,而这,也是阳间的亲属会要给死去的家人烧衣服的原因,有些讲究的家庭,一年四季要给死去的亲人烧好几套不同的衣服,原因就是在这里。

    那红衣女鬼除了穿长裙这一点异常之处,还有一点,那就是走的很慢,算的上的莲步轻挪,有点像古代的大家闺秀走路,不慌不急的,一分钟才走那么十来米的样子。

    因为红衣女鬼走的慢,等到红衣女鬼到达那些阴兵的面前时,秦宇三人也已经是到了前面三排了,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女鬼的每一个动作。

    依然是莲步轻挪,红衣女鬼走的很淡定,不过那八位阴兵却是没有催促,因为这不在他们的职责管辖范围之内,他们的职责就是抓出想要偷渡过去的鬼魂,至于这些鬼魂走的快还是慢和他们没关系,错过了投胎的时间,也是鬼魂自己的事情。(未完待续……)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