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九十六章 杨采儿的遭遇(保底第一更)
    “你敢对我用刑,我舅舅不会放过你的。,,,小说 .c”牵狗男子急了,被阴兵托着朝着一边走去的时候,不停的朝着秦宇喊。

    然而,秦宇却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秦先生,您不会就是和包青天包大人一样的吧。”等到那些阴差拖着牵狗男子走远,阎凯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哦,为什么会这么说?”秦宇倒是有些好奇,自己和历史上那位包大人,长得可一点不像,自己可要比他白很多。

    “因为传说包大人就是日审阳间,夜审阴间的,是阳间的青天,阴间的判官。”阎凯答道。

    “我可不是阴间的判官。”秦宇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也明白阎凯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估计是看到那些阴兵称呼他为大人的缘故。

    “我和阴间的关系有些复杂,就不解释给你们听了,说说你们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阎凯你此刻应该是在地狱受刑,受那自杀之罪。”

    阎凯和杨采儿,听了秦宇的话后,两人脸上都露出苦涩的笑容,最后,还是杨采儿开口了。

    “秦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因为有秦宇的帮助,阎凯和杨采儿很顺利的就到了阴间,正打算去判官殿接受判官的审判,不过在途中,却碰到了一伙人。

    这伙人便是那牵狗男子,不过杨采儿和阎凯两人却听到那些人叫他三少。

    原本阎凯也杨采儿也没在意,夫妻两人走着自己的路,可谁知道那三少直接是拦住了两人的去路,色眯眯的盯着杨采儿。

    可以说,这种目光,是杨采儿这辈子最厌恶和害怕的目光了,当初在阳间的悲剧,不也是从一双这样的邪恶目光开始的吗?

    因此。杨采儿直接是拉着阎凯就要从边上离开,可谁知道,那些人直接是将他们夫妻两人给围住,而那三少更是扬言要纳她为妾,要她抛弃了阎凯跟他走。

    只是,杨采儿和阎凯两人情深意重,又怎么会妥协,自然是拒绝了,而拒绝的下场就是,阎凯被那些人揍了一顿。然后和杨采儿一起,被这些人给抓走了。

    两人被抓走后,直接是被带到了一栋大宅院之内,当然,杨采儿是被关在了深闺当中,而阎凯却是被关在了一间阴暗潮湿的房间内,和阎凯作伴的,却是隔壁一间铁笼的猎狗。

    就是古代狗血版的恶少抢夺良家妇女的情节,但是这三少。并没有对杨采儿用强,而是拿阎凯来威胁杨采儿,如果杨采儿不就范的话,那就杀了阎凯喂狗。

    只是。一开始杨采儿并不相信,因为在民间的时候,杨采儿就听过不少阴间的故事,知道阴间是一个善恶分明的地方。阎凯没做过坏事,肯定不会被杀的。

    而那三少看到杨采儿不信,便带着杨采儿来到了关押阎凯的地牢当中。从阎凯的房间内,抓出了阎凯的室友,另外一位男子,当着杨采儿和阎凯的面,直接把这男子给丢进狗笼当中,让两人目睹那男子被猎狗活生生的要死吞噬掉的情景。

    杨采儿这才相信,和三少真的敢杀“人”,为了不让阎凯送命,杨采儿便答应了三少的条件,愿意做他的小妾,但要求对方必须给她三个月的时间,而且要放了阎凯。

    最后,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三个月的时间变成了一个月,不过阎凯却是在当天便被放在了,陷入,这三少对自己很有信心,丝毫不怕杨采儿敢反悔。

    逃出生天的阎凯自然不会不顾杨采儿,在这一个月的期间,他和一些老鬼混在一起,了解阴间的事情,没有几天,他便明白,这阴间原来并不是一块乐土,打消了他去阎罗殿告状的想法。

    准确的说,现在的阴间,变得和阳间一样,如果都是无权无势的人,要是打官司的话,法官会秉公处理,但要是一方有权有势,那么无权无势的一方,必然是要失败了,阴间也是如此。

    这三少的恶名在鬼魂之中是赫赫有名,那些老鬼魂虽然同情阎凯的遭遇,但都劝他放弃,不要和三少斗,这三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死在他手上的鬼魂数量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不过,阎凯自然是不会放弃杨采儿的,在知道了报官无门之后,他便开始筹划,如何才能将杨采儿给救出来。经过了几天的思考之后,还真的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在阴间,鬼魂就和阳间的人类一样,都是实体化了的,所以,他想到的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画地道,好在阎凯生前就是土木工程系的,挖个地道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花了半个月的时间,阎凯手掌心的皮都磨破了好几层之后,地道终于是挖通了,直接是挖到了杨采儿被关的那个房间里。

    可能很多人觉得,半个月的时间挖一条地道有些不可能,但阴间和阳间不同,阴间的泥土很是湿软,其实挖地道不难,难的是如何让地道不崩塌,阎凯更多的功夫都是放在这上面。

    将杨采儿救出来之后,阎凯也不敢带着杨采儿去判官殿了,因为以那三少的势力,去那里只会是自投罗网,于是,阎凯带着杨采儿开始了大逃亡的生活,好在这阴间浓雾多,而且鬼魂不需要进食,这才躲躲藏藏的没有被抓住。

    不过阎凯和杨采儿也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可能就这么躲一辈子,后来,夫妻两人便打听到了阴间有偷渡一说,就是不经生死簿注册,直接是轮回殿投胎转世。

    不过,偷渡的成功几率很小,而且被抓住了将会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刑罚,只是,阎凯、杨采儿夫妻两人也是走投无路了,这是他们目前唯一能逃避那三少的出路了。

    于是,再花费了一段时间之后,夫妻两人也终于知道了鬼魂前往轮回殿的线路了,然而,夫妻两人想不到的是,那三少早就猜到了这一点,已经在这鬼魂的必经路线守候多时了。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那三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是每次在这最后一步,他都可以抓住对方,这也是他这么有恃无恐的便放掉阎凯的原因,因为他不相信两个新鬼,可以逃出他的手掌心。

    “要不是秦先生您感到,我和采儿都已经决定,直接自杀魂飞魄散,也不能受那恶少的侮辱和欺凌。”阎凯和杨采儿同时朝着秦宇郑重的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不过秦先生,在救采儿的那段时间,我也打听到了那恶少的来历,据说来头很大,阴间很少有人敢惹他,秦先生您割掉了他的舌头,恐怕会给秦先生您带来麻烦。”阎凯有些担忧的说道。

    “麻烦,能给我带来什么麻烦。”秦宇摊了摊双手笑道:“我是阳间的人,那家伙就算在阴间有再大的势力也管不到我头上来,难不成他还能派几个阴兵上阳间拘走我的魂魄?”

    “我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担心了。”秦宇沉吟了一会,继续说道:“偷渡终究不是一个事,魂魄未过生死薄,等于是黑户,就算你们投胎转世成功,等这一世结束之后,再次回到阴间将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代价太大了。”

    “可不去轮回殿,我们又能去哪里?”杨采儿俏脸露出迷茫之色,那恶少的出现,已经彻底摧毁了她对阴间的认知,这是一个和阳间一样现实的世界。

    “这样,你们先跟着我,等我解决了一点私事,带你们去一趟判官殿吧。”秦宇想了下说道。

    “秦先生,这样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杨采儿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在她心里,秦先生已经帮自己够多了,可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到秦先生。

    “没事的,而且我告诉你们,就那什么三少的舅舅,和我也是老对头了,就算没有你们,就那三少的行为,我也会出手惩罚他。”秦宇笑着答道。

    当然,秦宇说这话,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了,监察殿的殿主那是什么存在,绝对是可以碾压他的,估计对方根本就没把他给放在眼里过。

    “那我们就听秦先生的。”杨采儿和阎凯对视了一眼,说道。

    和阎凯、杨采儿谈完之后,秦宇领着两人朝不远处的那些阴兵走去,那阴兵头头看到秦宇走近,脸上连忙露出笑容,恭敬的说道:“大人,已经按照您的命令,行了割舌之刑了。”

    秦宇没有理会那阴兵头头,目光落在那三少身上,阴兵头头自然明白秦宇的意思,朝着手下的阴兵使了一个眼色,当下有两位阴兵伸手扒开那三少的嘴巴,那里,果然是已经没了舌头。

    “嗯,本使还有要事要办,你们将他给带回去关押起来,要是敢私自放走了他,等我回去没看到人,拿你们是问。”秦宇厉声说道。

    “是……是,大人放心,我们一定把他给关押在刑罚殿的监狱之中,等候大人的到来。”阴兵头头连忙答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