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八十六章 报应来了
    “什么意思?”秦宇皱眉看着萧暧暧。

    “葛大海的父亲,是一位算命先生。”

    萧暧暧说到这里,秦宇心里一咯噔,他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猜测了。

    “你没猜错,葛大海的父亲就是给我四姑肚中胎儿算命的那位算命先生,正是因为他的那一番话,何家才会打掉鬼胎,要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可以算在他的头上,只可惜,葛大海的父亲早就死了,这报应也就应在了葛大海的身上。”

    “原来是这样。”秦宇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葛大海的死并不是巧合,那九穴养煞地养的是鬼胎的怨念,对于葛大海自然是心怀愤怒的,所以葛大海才会死在那杏树之下。

    “我四姑自以为这九穴养煞地可以困住表弟的怨念,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九穴养煞地实际上是父亲特意根据表弟的情况选择的,以煞养怨,一旦成功,表弟就可以以煞的形式生存在这个世界,这才是我父亲这么做的目的,算是给表弟一种补偿。”

    “可笑我四姑,自以为是,还将表弟的骨灰盒给挖出来,想要镇压住,却不知道表弟的怨念早就已经脱离了养穴地了,不过是白用功。”

    萧暧暧嘲讽的一笑,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看向秦宇,“那吴村的养煞地是你破坏的?”

    “肯定是了,不然你不可能会提到葛大海。”没等秦宇回答,萧暧暧又自言自语的答道。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吹得灵堂风幡作响,秦宇和萧暧暧两人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凝重起来,萧暧暧那比女人还要好看的俏脸,却是微微扬起。轻语了一句:“来了。”

    “咦,怎么回事。我突然感觉到了冷,难道外面刮风下雨了?”

    “是啊,温度下降了好多,怎么这么的冷。”

    灵堂内,何家的那些本家亲戚,纷纷双手抱着双臂揉搓了起来,不少人的寒毛都已经竖立起来了。

    秦宇双眼微微眯起,目光却是看着灵堂麻布下面。那何天的魂魄再次站了起来,只是,此刻何天的脸上带着惊恐之色,目光带着祈求,看向秦宇。

    秦宇知道何天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出手对付那小孩的怨念,但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秦宇却是不会插手了。

    上天是公平的,水鬼本来就很难投胎转世,因为首先水鬼要碰到和他八字相合的孕妇。而且凑巧这孕妇还得掉进水里,这样水鬼才能有机会。

    而且,根据阴间的规矩。一旦水鬼投胎进了孕妇的胎内,这水鬼便已经等于转世为人了,但是因为疏忽的缘故,萧静流产,这水鬼等于是用掉了唯一的投胎转世的机会,该魂飞魄散的。

    只是这水鬼意志坚强,竟然又再次投胎了,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哪怕再投胎。也是无法为人,只能是成为鬼胎。

    这世上。魂飞魄散,轮回的机会都没有。是天道最高的惩罚了,而水鬼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何家,何家欠这水鬼的,这是一笔债,何家必须偿还,那萧暧暧的爷爷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一再叮嘱萧静要生下这鬼胎,用十年的时间还这笔债。

    然而,何家的行为导致鬼胎被打掉,这笔债必然算在何家的头上,在上天的眼中,人和鬼都是同等的,何家的行为,必然要接受惩罚。

    这事情秦宇没法插手,也不想插手!

    看到秦宇没有要出手的举动,何天叹了一口气,连忙朝着内里的房间跑去,没多久,那内里的房间便传来了一声惊叫和骚动。

    “二叔。”何倩听到自己叔叔的惊叫声,脸色一变,连忙朝着内里跑去,而屋内的一些何家亲戚却是拼命的朝着外面跑,似乎那屋子里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秦宇,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些人怎么往外跑?”孟瑶朝着秦宇问道。

    “那水鬼,也就是何浩的怨念来寻仇了。”秦宇淡淡的答道。

    “寻仇?怎么会?何浩看着好可爱的。”孟瑶眼睛睁的老大,那么可怜兮兮,让人心生疼爱的小孩,竟然会报仇?

    “你看的那个何浩是被抽掉了怨念的何浩,很是干净,但是怨念就不同了,还记得在李叔叔卧室内出现的那双黑手吧,那个就是何浩的怨念。”

    想到那双黑手,孟瑶便打了一个寒栗,那双黑手她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记,因为实在是太黑了。

    “二叔,你要干什么,我是倩倩啊,二叔,放开奶奶啊。”何倩着急的声音在里面传出来,孟瑶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偷看了眼秦宇,可结果却发现秦宇依然是一脸的淡然,丝毫不受里面的影响。

    “别看了,我知道你不忍心,但这就是因果报应,那何家老太太是主谋,本来她才是应该第一个遭到报应的,只是那何天对自己狠,直接拿自己的性命想要堵上水鬼的怨念,这才让何家老太太多活了那么几年。”秦宇摸了摸孟瑶柔嫩的小手,感叹道。

    “秦宇,你的意思是说,这何老爷子会卧病在床,是他自己故意的?就是为了和何浩的怨念争斗?”

    “争斗,他哪有这本事,不过是希望以自己的死让水鬼的怨念得以发泄,不再找何家其他人的事情,不过这怎么可能,他死后依然可以去阴间投胎,但是水鬼却是永世不得超生,只有魂飞魄散的命运,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在秦宇和孟瑶交谈的时候,里面的混乱再次加剧,一道人影慌张的从里面跑了出来,正是何倩的二叔何勇。

    何勇跑到了院落之中,然后竟然站在那傻笑。

    让所有人感到惊悚的是,何勇的嘴上竟然咬着一块肉,上面还有血淋淋的鲜血流出,一看就知道是生生的从人身上咬下来了。

    吧唧!

    何勇伸出了手,将嘴里的肉拿在了手上,竟然津津有味的吃起来,这一幕,让得不少妇女脸色变得煞白,忍不住想要呕吐,就连那些男人,同样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哎呦喂,我的手,我的手。”

    灵堂内,何家老太婆一个劲的叫唤,她的手上,有着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就在刚才,何勇突然发疯,直接抓住她的手就咬了下去,硬生生的把她手上的一块肉给咬了下来。

    “有本事你就冲着我来,是我打掉的你,不要伤害其他人。”

    萧静从内里冲了出来,一头长发披散开来,表情已经有些奔溃,冲着站在院子中的何勇喊道。

    在萧静的手上,拿着三张符箓,萧暧暧看了眼自己四姑手中的这三张符箓,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凭这三张符箓就想制服水鬼的怨念,简直是痴人说梦。

    何勇看着萧静,一把咬住手上的生肉,然后直接给吞进了肚子里,完事后还将手指放进嘴中舔了一下,接着,朝着萧静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咔擦!

    清脆的骨头碎裂声传来,何勇竟然用右手将自己的左手给扳断了,然后整个人开始痉挛抽搐,连牙齿都开始上下打架,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半响过后,直接是昏厥了过去。

    在场的何家人,只看到了何勇昏倒在了地上,但是秦宇和萧暧暧两人的目光却是从何勇的身上移开,看向了萧静的背后,那里,有着一道黑色的身影。

    那道黑色身影身高不高,只有一个小孩的高度,站在萧静的背后,缓慢的伸出了纯黑的双手,不过,就在那双黑手要碰触到萧静的背上时,萧静突然一个回头,手里的三张符箓直接是贴在了黑手之上。

    黑色小孩双手被符箓贴中,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不停的摇晃黑手,一缕缕的白烟从中冒出,而何家的那些人,就只看到三张符箓凌空到处晃动,还伴随这白烟,因此都是一脸的困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姑,你果然是狠心啊。”萧暧暧突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秦宇发生了什么?”

    “你自己看就知道了。”秦宇听到孟瑶的问话,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递给孟瑶,“将自己符箓握在手心里,然后闭上眼睛,接着再睁开。”

    孟瑶按照秦宇说的,接过秦宇递过来的符箓,握在了手心,接着闭上了眼睛,而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看向院子中间的时候,小脸上却是露出惊讶的表情。

    因为她看到了一位黑色小孩此刻正不停的甩动手上的符箓,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和痛苦,看到这一幕,孟瑶轻声朝秦宇问道:“这就是何浩的怨念吗?”

    “嗯,这怨念虽然心中充满了怨恨,但是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还是有一丝眷恋的,刚刚就是想要抚摸下萧静,只是这萧静……”

    秦宇摇了摇头,为了何家,萧静再次向自己亲生儿子的怨念动手,或者,在萧静的心里,这根本就不算是她的孩子吧,潜意识里,还是只把他当成了一个鬼胎而已。(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