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七十四章 魂魄出窍
    看到纸灯完好,陈燕英松了一口气,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提着纸灯,小心翼翼的走着。

    “棒棒,回家了。”

    声音在田野上回荡,然而这一次陈燕英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因为每当她喊一次自己儿子的名字,就感觉自己身后那些眼睛又多了几次,如芒在背。

    甚至,陈燕英还感觉到,耳边有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很多人在说话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手上的纸灯关系到儿子的生命,陈燕英几乎都想不管不顾,直接跑起来了,但现在,她只能让自己强装镇定,一步一步,脚步虽然缓慢,却无比坚定的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陈燕英发现自己的左右身边出现了两道黑影,陈燕英不敢扭头去看,只是一个劲的埋头走路。

    而就在此时,一个阴森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回头看看吧,你儿子就在你的身后。”

    “走累了吧,回过头坐下来休息,休息一下吧。”

    听到这个声音,陈燕英浑身打了一个冷颤,随即一股疲惫感便袭来,陈燕英只感觉自己疲惫至极,就好像走了几十里山路的人一样,双腿酸痛,几乎是迈不起腿来。

    但是,陈燕英心里却又一个声音,在反复提醒她,“一定要带棒棒回家。”这个信念不断支撑着她继续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

    陈家堂屋!

    秦宇也没闲着,他的手上,拿着三枚铜钱,此刻正站在桌子边上,将三枚铜钱投掷于桌上。

    铜钱落定,秦宇的眉宇却是皱起来了,喃喃自语道:“从卦象上显示,婶婶这一次有些凶险了。”

    沉吟了半响之后。秦宇眼中却是闪过一缕狠色,朝着等待的众人说道:“我刚给婶婶算了一卦,但卦象显示的却是大凶,也就是说,这一次婶婶招魂,可能会遭受到伤害,所以,咱们也不能这么光等着了。”

    “小宇,你一定要救救你婶婶还有棒棒,叔叔求求你了。”李烨听到秦宇这话。本就着急的面色更是一下子垮了,哀求道。

    “李叔叔,你放心吧,我现在正是想办法呢,而目前的唯一办法就是要靠你们了。”秦宇的目光看向众人,“因为棒棒的魂魄原因,我是没法出去的,但是你们可以,只能靠你们出去找到婶婶。护送着婶婶回来。”

    “行,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孟瑶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别急,哪有那么简单,要是你们能这么容易就出去。我先前就让你们直接跟着婶婶就行了。”秦宇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你们要出去找,也只能和棒棒一样,魂魄离体去找。但是这样却是会有危险,要知道,你们的魂魄还是很脆弱的。”

    秦宇这话一出。表情变化最大的是夏言和夏天祖孙两人,夏言是行内人,除了秦宇,他是最清楚魂魄离体的危害的。

    “小宇,你就让叔叔的魂魄出去找你婶婶。”李烨却是无所畏惧,不管这魂魄离体会有多大的危害,现在在外面的,是他的老婆孩子,别说是危害了,就算明知道九死一生,他也要去,因为外面的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没了他们,也就没了这个家。

    “李叔叔,你一个人恐怕不行。”秦宇摇了摇头,答道。

    “秦宇,让我陪李叔叔一起去。”孟瑶却是开口了,坚定的说道。

    “这……”秦宇有些为难,这事情很危险,不然他一开始也不会不用,让孟瑶涉险,他不放心。

    “如果要去的话,那必须你们五个人一起去,只有这样才会安全点。”

    夏言祖孙加上李烨,还有秦父和孟瑶,五人的话,秦宇可以教给他们一种合击术法,魂魄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结成一个阵,这样还可以自保。

    秦宇这话说完,夏言祖孙就成了众矢之的,李烨更是直接向夏言恳求道:“夏老师傅,求求您,帮忙救救我老婆和儿子吧。”

    “哎,估计这是命中注定的,行,我这把老骨头也就豁出去了。”良久,夏言终究还是答应了。

    “好,时间紧迫,我就不多说了,现在,你们五人盘腿坐下,我要先给你们开天眼,然后再将你们的魂魄给呼唤出来,因为你们一会虽然是魂魄出去,但因为是生魂,也是看不到那些孤魂野鬼的。”

    秦宇让孟瑶五人盘腿坐在地上之后,他走到每一位的身前,两手大拇指分别从五人的眼睛抹过,一道光芒跟着大拇指流转,孟瑶五人只感觉眼珠一震,似乎变得比以往更加明亮了。

    “仔细盯着我的身形,集中注意力。”

    接着,秦宇双手飞快的掐诀,脚踏罡步,在五人身边游走,几乎是踏步如飞,孟瑶五人只能是看到秦宇的残影,看的眼睛都要花了。

    “啪!”

    就在众人感觉眼睛都要受不了的时候,突然,秦宇双手一拍,一道清脆的掌声响起,孟瑶等人只感觉浑身一轻,眼睛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现在,你们的魂魄已经被震出来了,只要你们站起来便是魂魄,在你们离开之前,先记住我的这个手印。”

    秦宇放慢了手上的动作,结了一个并不是很繁复的手印,“这个是攻击手印,要是你们遇到了危险的时候,便可以结一个这样的手印,另外,如果这手印没用的话,你们五人便背对着围城一个圈子,然后嘴里念诵下面这段咒语。”

    秦宇又念了几句咒语,良久,目光分别在五人身上流转过去,说道:“好了,如果记住了这手印还有咒语,你们就可以站起来了。”

    话音落下,孟瑶却是第一个站了起来,孟瑶站起来后,看到依然盘腿坐在地上的,自己的身躯,俏脸上却是露出一缕惊奇的神色,显然,魂魄离体,对孟瑶来说,很是新鲜。

    继孟瑶之后,秦父、李烨,还有夏言祖孙也都站了起来,所有人都面带好奇之色的盯着自己的**。

    “出发吧,不管情况怎么样,如果听到鸡鸣声,就立刻转身回来,不能再在外面逗留。”

    秦宇说完这话,孟瑶五人的魂魄点了点头,鱼贯朝着门外走去。看着五人的魂魄消失在夜幕深处,秦宇眼底光芒闪烁,最后,却是盘腿坐在了门口处,闭上了眼睛。

    能做的他都做了,现在,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孟瑶五人朝着田野走去,此刻已经是过了子时了,正是夜深天寒之时,但是五人都没有感觉到一点的寒气,相反,走在这样寒冷、阴暗的田野上,五人都觉得很舒服。

    阴暗的月光,丝毫没有能减弱五人的视线,没多久,五人就看到不远处的田野上,躺着一个人。

    走近一看,五人的脸色大变,尤其是李烨,更是变得十分的激动,那躺在田野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

    此刻,陈燕英,就这么脸朝向下倒在了田地中,在她的身上沾满了泥巴,但是,即使如此,陈燕英的一只手仍然是高举着,似乎那手里握着什么东西,比她自己的安危还重要。

    只是,陈燕英这只高举的手,此刻是空空如也!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受了累倒了,但下意识的以为手里还提着纸灯,所以,即使是倒下了,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夏言开口了,五人之中,就数他的经验最为丰富,一眼就看出来来龙去脉。

    “只是,这纸灯又去哪里了呢?”夏言的目光在田野四处搜寻,但始终没有看到有纸灯的踪影。

    “燕英。”李烨蹲下身子,脸上露出心疼的神情,想要将自己老婆给扶起来,然而,当他的手放在自己老婆的肩膀上时,却是直接穿了过去。

    “没用的,咱们现在是魂魄状态,别说是碰触她了,就是说话她也听不到。”夏言看到李烨的动作,摇了摇头叹气说道。

    “你们快看那边?”孟瑶突然手指着前面方向,朝着众人说道。

    在前面遥远处,依稀有着一缕亮光,而且正朝着他们慢慢飘过来,等到那亮光靠近,孟瑶五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月光下,可以依稀看到那是一个人在提着纸灯,阵阵柔和的白光从她手里的纸灯散发出来,而且还伴随着呼唤声。

    “棒棒,跟妈妈回家了。”

    “棒棒,妈妈带你回家。”

    纸灯的亮光,在这深夜格外的醒目,李烨的表情变得十分的激动,那提着纸灯的人正是她的老婆,李烨想要开口喊自己老婆的名字,但却被抢先一步的夏言给拦住了。

    “你看看她的身后,先别急。”夏言轻声说道。

    所有人听到夏言这话,这才注意到,在陈燕英的身后,跟着无数的黑影,甚至,这些身影有不少都已将将手伸到了陈燕英的肩膀上。

    然而,陈燕英对此罔若未觉,就是走过孟瑶五人的身边时,也没有停下过脚步,依然是神情麻木的朝着前面走去,继续呼唤着自己儿子的名字。(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