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出鬓VS出殡
    ps:(说个事情,现在很流行红包啊,在除夕那天,九灯会在vip裙发几个红包意思一下,各位书友可以加vip裙:50137563,入裙要出示订阅截图。[] )

    入土为安,一入棺材万事消。

    这个道理孟瑶还是明白的,棺材盖一旦合上,那就不能再推开了,那是对死人的不敬,是打扰死人安息的行为。

    孟瑶不明白,那些出殡的队伍中,难道就没有死者的家属或者亲人吗?就这么看着死者的棺材盖被掀开?

    然而,让孟瑶失望的是,人群依然是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棺材盖被掀开,但是在秦宇和孟瑶的这个角度,却没法看到棺材里的情况,而那位老者却是走到了棺材面前,在他的手上,则是拿着一张符箓。

    老者拿着符箓,朝着四方拜祭了几下,然后用火点燃之后,丢进了棺材之内,接着,一位男子托着用红布遮盖住的盘子走到了老者的身侧。

    老者将红布给掀开,那里,是一件金灿灿的物件,孟瑶仔细一看,眸子都瞪直了,那金灿灿的物件竟然是一件黄金造的小人像。

    老者拿起小人,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将小人放进棺材内,随后双手一挥,那几位壮汉便又上前,重新抬起了棺材盖,看样子是要把棺材给重新盖上。

    只是,就在这时候,却是一道狂风吹来,吹得附近的树木哗哗作响,那老者的脸色也再瞬间变了,双手的挥舞动作又加快了。

    “秦宇,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起风了。”

    被狂风惊动的。还有孟瑶,只是当孟瑶侧身问出这话时,自己却突然呆住了,因为原本就躲在她身边的秦宇消失不见了。

    “秦宇?”孟瑶小声的呼唤了几声,转头朝着四方看了看,却依然没有发现秦宇的身影。

    “秦宇去哪了?”孟瑶是满脑子的疑惑,明明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但是很快,孟瑶就知道秦宇去哪了,因为一道声音在前面的人群中响了起来。

    “这么急着关棺材盖干嘛。怎么,心虚了吗?”

    声音落下,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山丘之上,仿佛就这么凭空出现的一样,缓步的朝着老者走去。

    “秦宇这家伙,又搞什么鬼嘛,让我躲在这草丛里,自己却暴露了。”看着秦宇朝着老者走去,孟瑶嘟了嘟可爱的小嘴。

    秦宇的出现。让得老者的面色沉了下来,而一直沉默的队伍也终于第一次打破了沉默,出现了一些议论的声音。

    “这男的是谁啊?从哪里来的?”

    “这男的身上没穿麻衣,不是咱们的人。”

    “这男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心虚?他指的是谁?”

    秦宇朝着老者走去,最后,在离着老者三米的距离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老者。说道:“慨他人之康,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你是谁?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老者目光狐疑的在秦宇身上流转,随后。看向下方的人群说道:“这人是来捣乱的,吉时马上就要到了。”

    人群中的两位男子,听了老者的话,脸色一变,朝着那扛棺材盖的几位壮汉使了一个眼色,那几位壮汉立刻放下棺材盖,上前将秦宇给围住了。

    “小子,你是哪来的,敢来闹事。”一位壮汉怒视着秦宇,双目一瞪,质问道。

    “被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你们也是够傻的。”秦宇目光没有看向壮汉,而是转过头,对着人群说道。

    秦宇这话一出,人群一片哗然,而那老者眼角更是跳了好几下,喊道:“还不将这人给赶走,要是错过了吉时,我也无能为力了。”

    听到了老者这话,那位壮汉急了,直接是伸出手,一把朝着秦宇的衣领抓去,只是,就当壮汉的手要碰触到秦宇的衣领时,离着那衣领只有一丝的距离,但就是这么一丝的距离,却好像一道天堑一样,无论壮汉怎么用力,都无法逾越。

    原来,在壮汉的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手,就这么轻松的抓住他,手的主人脸上的笑容不变,随后,轻轻一甩,壮汉便往后踉跄,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是掉进了那还未合上的棺材内。

    砰!

    壮汉的身躯掉落下去,传来一阵响动,下面的人群产生了一阵骚乱,而老者的表情却是大变,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真的是来找茬的,大家一起上。”

    其他几位壮汉见到这一幕,纷纷举起拳头朝着秦宇挥过来,气势汹汹,一直躲在灌木丛中的孟瑶,看到这一幕,猛地从灌木丛中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担忧。

    只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一道白影晃过,那几位大汉便感觉一股重力从自己的手臂传来,瞬间便让他们的手下垂,根本就没法再举起来。

    “哎呦。”

    “哎呦喂。”

    ……

    几位大汉纷纷发出疼痛的叫声,一个个朝着后面退去,其中还有一位刚好是朝着老者所在的放向退去,显然几位壮汉同时被打退是出乎了老者的意料,老者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是被壮汉给撞上了。

    以老者的干瘦身躯,和壮汉自然是没法比的,被壮汉这么一撞直接是往后退去,而壮汉被老者这么挡了一下,等于是被绊了一下脚,整个人一下子朝着后面倒了下去,极其巧合的压在了老者的身上。

    “方大师!”

    老者被壮汉压倒,人群发出一阵惊呼,好几位男子冲了上来,有几位拦在了秦宇的面前,而另外几位则是马上去扶倒在地上的老者。

    “这位兄弟,不知道我王家哪里得罪了你,你要在这时候来捣乱。”挡在秦宇面前的一位中年男子,阴沉着脸问道。

    “你真以为,这老者是帮你老父亲做寿拐行吗?你以为你们这“出鬓”真的可以让你老父亲逃过一劫,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旦这棺材下葬成功,你父亲三个月必死,而你王家也必然将衰败。”秦宇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王浩明双目眼瞳放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对方,他不明白,眼前这位年轻人是怎么知道这是在出鬓?

    要知道,这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多,这一次过来的人,都是他们王家的至亲,是不可能对外走漏消息的,这年轻男子是如何得知的?

    “出殡的队伍,没有哭声,一路上一言不发,甚至连纸钱都不烧,除了假死出鬓,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可能。”秦宇笑着答道。

    所谓的假死出鬓,实际上一种古老的玄术,出鬓和出殡读音完全相同,就是一个字的差距,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出鬓正如字面上理解的那样,并不是真正的出葬,而是在棺材之内,放着人的鬓毛还有身体发肤。

    出鬓,是一种很普遍的续命之法,一般是一些老人感觉时日不多,自己或者家属却不甘心,才想出来的办法,一切都和正常的出殡流程一样,只不过棺材内只有老人的发肤,其实就是为了欺骗一下阴间小鬼,让小鬼以为老人已经死了,不再去拘魂。

    小鬼一时半会没有发现,打个时间差,老人就可以多活那么一段时间,而到底可以多活多少时间,那就得看小鬼什么时候返回阴间了。

    要知道,这世上,每天的死人那么多,小鬼出来一趟,并不是只拘走一个魂魄的,有时候可能是几十个,也有可能是几百,甚至上千,而这自然是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的。

    当小鬼发现要拘走魂魄的人已经死了下葬了,就会去寻找下一个该死之人,因为人死后,一般魂魄都会自动朝着最近的阴间驿站走去,所以小鬼们也不会在意,只有等回到阴间交差的时候,才会发现任务没有完成,这时候小鬼们就会再次到阳间来拘魂。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用了出鬓假死之法的人,死后魂魄到了阴间,下场是很惨的,不说其他的,光是去阴间这一路上,就得受小鬼的折磨。毕竟小鬼也是有自己的脾气的,将心比心,谁要是被骗了,对待骗子都不可能有好态度。

    而等到魂魄到了阴间之后,又得接受阴间的审判,轻者受罚,重者直接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很是凄惨。

    当然,仅仅靠这个假出殡还不一定能骗过小鬼,一般风水师在布局的时候,还会用针沾上朱砂,在老人掌纹上的生命线点上那么几个点,这几个点连成一条线,成为了一条假的生命线,这代表着老人的寿命出现了拐点,生命线又再次延长了。

    只是,这一个术法有违天和,而且老人真正死后会遭受报应,因此很多风水师都不会给雇主做这局,毕竟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事,妄然改变,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做,是让自己老父亲可以多活一段时间,但你们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对方设置的另外一个局,不过是想借你们王家之手,让自己的财运暴涨而已。”秦宇看着王浩明淡淡的说道。(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