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三十四章 张家邀请
    “呃……这也是因为一会乌木转动的时候,会出现一些特殊的情况,为了防止意外。”

    秦宇看到李卫军和吴卫国两人脸上的尴尬表情,解释了一句。

    “既然秦宇都这么说了,那老吴,来吧,当初咱们在部队的时候又不是没抱过。”李卫军知道,秦宇会这么要求,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虽然会有些别扭,但两人也是多年的战友了,无所谓了。

    看到李卫军和吴卫国这两位中年男子抱在一起,秦宇嘴角一扬,放在乌木上的右手,猛地朝着乌木拍下去,“啪”的一声,乌木应声下没,然后开始缓慢的旋转起来。

    这第一条乌木旋转之后,秦宇又朝着角落的两条乌木走去,同样的步骤,两根乌木也跟着旋转。

    三根乌木同时旋转的一刹那,一股狂风突兀的在演播室内出现,这狂风之大,吹得那些灯光设备不停摇晃,而站在中间位置的李卫军和吴卫国两人,更是首当其冲,要不是两人抱在了一起,单凭一个人的力量,估计早就被狂风给吹走了。

    李卫军的那一缕火光更是早就吹灭了,在这漆黑一片之中,又是狂风大作,李卫军和吴卫国两人此刻却是在心里感叹,幸亏两人抱在了一起,不然一看不见,二被风吹,还真会吓到自己。

    狂风肆虐足足有一刻钟,到后面,风力慢慢变小,李卫军和吴卫国两人才睁开眼睛,目光朝着舞台望去,那里,有着微弱的光芒在闪烁。

    仔细一看,那光芒是从舞台后面墙上散发出来,联想到先前秦宇的布置,两人都明白。这些光芒,一定是那六根乌木顶端闪烁出来的,而且这光芒组成的形状,也恰好是一个沙漏。

    “这些狂风便是这演播厅内混乱的气场,现在,这些狂风被吸入了斗转星移阵内,再慢慢的转化。”

    秦宇的声音在这时候适时响起,李卫军和吴卫国连忙回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那是一侧的角落。随即亮光出现,秦宇手里的一张符箓燃烧起来,照亮了整个演播厅。

    “半小时后,让电工将电闸给拉回来,然后按照我交代的弄好就可以了。”秦宇淡淡的说道,边说便朝门口走去,并且示意李卫军和吴卫国两人跟上去。

    三人出了演播厅,李卫军的电话突然响了,一人走到一边接电话去而。而秦宇则是在向吴卫国交代一些事情,“两天后,演播厅角落和中间的那三根乌木可以撤掉,找一块空地给埋掉。至于那舞台后面墙上的六根乌木,就不要动了,一直让它在那里,就算以后真的要重新设计装修。最好也等到半年之后。”

    “行,我都记下来了,感谢秦大师了。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去吃中午饭吧,我已经给饭店订好了。”吴卫国高兴的说道。

    “这吃饭可能就轮不到老吴你请了。”李卫军带有深意的说了一句,从远处走回来,在吴卫国疑惑的目光中,朝着秦宇说道:“秦宇,刚有人打电话给我,是一位姓张的,说是想请你吃饭,并且赔罪。”

    “姓张的?是那边的人吧。”秦宇愣了一下之后,随即也和李卫军一样,脸上露出笑意,问道。

    “嗯,这张家也不错嘛,这么快就打探到了我的号码,怎么样,去不去,由你做主。”李卫军朝着秦宇说道。

    “这张家是什么背景?”秦宇没有表态,而是朝着李卫军问道。

    “在市里有那么点地位,张家的老头还是省政_协委员,不过是在商的家族,没多大的官方背景。”李卫军把调查的结果告诉了秦宇。

    “那就去会会吧。”秦宇想了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好,我这就给回一个电话。”

    吴卫国在一旁听着秦宇和李卫军的对话,一脸的疑惑,忍不住问道:“秦大师、老李,你们这是?”

    “前两天张家的一个小辈,不开眼想要找秦宇的麻烦,现在那边是想和解了,估摸是准备赔罪了吧。”李卫军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张家?哪个张家?我知道南京有一家姓张的,在商业圈还挺有名气的,祖上是靠卖文房四宝起家的,二十年前的样子开始进军房地产,这才暴富起来,当时张家的领头人叫做张云天,现在是省政_协委员。”吴卫国说道。

    “就是这张家。”李卫军跟着说道,他调查的结果也和这差不多,当时张家靠上了市里的一位领导,开始接触房地产,这才暴富起来,不过那位领导早在七八年前就退休了,而且最高也只是到了个副_部级,对李卫军来说,算不得什么。

    李卫军给对方回电话,约好了地点之后,便和秦宇先行离开了电视台,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吴卫国处理了。

    张家那边约的地点是在张云天的别墅里,秦宇和李卫军也不在意,对方不可能摆什么鸿门宴,除非对方脑子秀逗了,再说,就算是鸿门宴,李卫军看了眼身边的秦宇,有这位在,就算是鸿门宴也不用怕啊。

    李卫军至今都对秦宇在大师宴上的表现记忆犹新,李卫军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人还能这么的厉害?

    甚至,大师宴结束了之后,李卫军都动了心思,找一位风水师给自己当保镖,当然,李卫军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很清楚,真正有本事的风水师,是不可能给他当保镖的。

    张云天的别墅是在市区的豪华地段,那里,是市里有钱人居住的地方,一成片的别墅规划,好几队保安四处巡逻,安全防护措施很高。

    而在小区的门口,一位中年男子已经是站到那里等候了,看到李卫军和秦宇的车子靠近,脸上强扯出笑容,迎了过来,“是李先生和秦先生把,家父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嗯。”李卫军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声,面无任何表情变化,让人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情和想法,张浩明看到这一幕,心里一咯噔,暗道:“这一次恐怕得是花大代价了。”

    张浩明很清楚,对方能来,不代表事情就和解了,得看自己这边给出的条件能否让对方满意,而且,光是联系上对方,家里都动用了那位老领导的关系,而且老领导还特意嘱咐了一句,“对方来头很大。”

    这话里的意思,张浩明明白,老领导是说他们张家和人家没法比,无论如何,这事情最好是让对方满意,不再追究,不然真要惹怒了对方,张家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虽然这几年张家收敛了许多,但是当初资本积累的时候,干房地产,可没少留下黑底,说句难听的话,现在那些富豪,哪个是身家清白的,不过是钱赚够了,这才开始漂白,但前提是要别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尤其是官面上的人,不然人家要动你,只是动动手指就可以了,国内因为得罪上面的人而破产的富豪还少吗?

    张明浩在前面引路,李卫军连车都没下,就这么开着车慢悠悠的跟在张明浩的后面,一直来到一栋别墅门口前才停下。

    别墅的门口,已经有一位老者和一位年轻男子站在那里了,年轻男子的神色有些颓废和惶恐,而老人则是笑吟吟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秦宇和李卫军。

    “秦小哥,又见面了。”张云天笑着朝秦宇打招呼道,从脸上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是和秦宇有过节的样子。

    “李先生的大名也是久仰啊,强生集团董事长,可是国内有名的房地产龙头企业啊。”张云天目光看向李卫军,说道。

    张云天这话,实际上也是有一种示威的含义,这是告诉李卫军,你的身份我们也了解了,我们也有我们的人脉关系。

    李卫军却是笑了笑,没有答话,对于对方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丝毫不觉得奇怪,不说对方在官场上还是有点人脉的,就是在商业圈去打听一下,他李卫军的身份也藏不住。

    “李先生,秦先生,请进。”张云天看到李卫军没接话,眉宇轻微的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复开来,朝着两人邀请到。

    至始至终,李卫军和秦宇都没有看站在张云天身边的张子云,就这么无视了对方,这让张子云既松了一口气,又感到羞愤,人家是根本没把他放在了眼里。

    进入别墅之后,张家的下人端上了茶,秦宇和李卫军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而张云天和张明浩则是坐在了两人的对面,至于张云天却是只能站着。

    张云天和张明浩不开口,秦宇和李卫军两人也同样是不开口,在来的路上的时候,李卫军就告诉过秦宇了,到了张家,什么都不要说,先等对方把条件开出来,主动权在自己这边。

    果然,张云天看到李卫军和秦宇两人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品茶,不禁挑眉朝着自己孙子使了一个眼色,张子云接到自己爷爷投过来的眼神示意,表情不停的变幻,良久,开口朝着秦宇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