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招了
    “葛大彪,胃口不要太大了。() ”

    李安听到葛大彪报出的这数字,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在葛大彪的对面坐了下来,朝着身边的警察说道:“小可,你先下去吧。”

    “抽烟不?”等自己的手下走了之后,李安从口袋里掏出了烟,自己抽出了一根,然后朝着葛大彪那边丢了过去。

    “李所,您这是……”葛大彪接住李安递过来的烟,有些困惑的看了眼李安。

    对于葛大彪这些人来说,对于警察恐怕比对自己家的一些亲戚还了解,李安的身份他自然也知道。

    “葛大彪,你老实跟我说说,是不是有人让你找人家麻烦的。”李安点上烟,朝着葛大彪问道。

    这是李安先前思考后得出来的结论,对于葛大彪他了解啊,以葛大彪的身份,不可能认识上面的领导,还让上面的领导亲自打电话下来关照,葛大彪要真有这关系,也不会被判一年了。

    而且,李安想起了李思琪的话,让他询问下葛大彪的背后指使者是谁,这些信息一联系起来,李安便得出了结论,葛大彪不过是被人使得枪而已,真正的主谋在背后,那位,才是能让上面领导打招呼的真正原因。

    “葛大彪,我不妨告诉你吧,对方的身份也不简单,见好就收了,别到时候被人当做炮灰。”李安说完这话,就静静的吸烟,等待葛大彪的答复。

    此时,葛大彪脸色变幻不断,眼神闪烁,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李所前后态度会变了那么多,一下子软化了,不过葛大彪不傻。他很快就明白了,肯定是让自己老大帮忙办事的那位公子哥动用关系了,这些公子哥的人脉可不是他们能比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葛大彪的气焰一下子上来了,再次变得有恃无恐起来,直接答道:“李所,我们兄弟也不让你为难,这事情要么对方赔二十万,要么咱们就立案,我这也可以算的上是伤残吧。就这伤,也够对方判刑了。”

    “葛大彪,你好自为之吧。”李安知道这葛大彪是铁了心要把事情闹大了,当下直接是黑着脸出了审讯室,想了一下后,又朝着秦宇和李思琪所在的办公室走去。

    “李所长。”看到李安走进来,李思琪脸上露出询问的神色。

    “李思琪除非赔偿二十万,不然就要报案,您这位朋友下手也确实是狠了点。我看了下葛大彪他们的伤,确实是可以够得上刑事案件了。”

    李安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看向秦宇的,他这话是说给秦宇听的。是要告诉秦宇,正是因为你下的手狠,如果对方咬住这点不放的话。按照法律,是可以判你刑的。

    “李所长,是他们那些人想要找我们麻烦在前,秦先生不过是自卫而已。”

    “李思琪对方敲诈勒索你们两万,但是没有人证,而对方被打伤是事实,只要去医院出个伤残等级证明就可以了。”李安耐心解释道。

    “不行的话,我们就赔他们二十万算了。”

    二十万,对现在的李思琪来说,也不过就相当参加一个商演的出场费,甚至都不到,本着 多一事不如的原则,李思琪打算花钱息事宁人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秦宇却是开口了,目光看向李安,说道:“李所长,是对方动用关系了吧。”

    “呃……秦先生,我这也是按规章办事,这事情从目前来看,确实是对你们不利。”李安听了秦宇的话,心里却是有些腻歪了,这男的怎么这么不知进退,就算人家没有动用关系,真要按规矩来处理,也是他们这边出于弱势。

    “这样吧,李所长能不能让我去和那什么葛大彪现场对质。”秦宇笑着问道。

    “你要对质也可以,不过我要提醒你,对方是老油条了,恐怕结果不会让你满意。”

    秦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之后,转头朝着李思琪说道:“思琪小姐,你就在这里等候一下,一会我和葛大彪对质的时候,要李所在开放视频录制,恐怕你不好出现在那里。”

    “那我在外面等你吧。”李思琪想了下,朝着李安询问道:“李所长,我知道你们有地方可以看到审讯室的录制视频的,能不能带我去那里?”

    “这个依照规定是不能的,不过既然李小姐开口了,那我就违规一次吧。”李安想了下,点了点头答道。

    接下来,便是李安带着李思琪朝着那可以看到审讯室里的画面的房间走去,而秦宇则是在另外一个民警的带领下,进入了审讯室。

    “哼,是你,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想要和解了?”看到秦宇从门口走进来,葛大彪很是不屑的说道。

    “和解?和解什么?”秦宇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似乎听不懂葛大彪话里意思的模样,疑惑的问道:“不是说葛大彪你要交代一切吗,你背后的主谋,还有你为什么要敲诈勒索我。”

    “你他吗的放屁。”葛大彪一听秦宇这话,愣了,随即直接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冲着秦宇骂道,连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也跟着骂了起来。

    “都干什么,都给我坐下,怎么,想造反了不成,这里是派出所。”跟着秦宇一起进来的警察见到这一幕,一把抽出墙上的警棍,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这一下子把葛大彪一行人给镇住了。

    “李小姐,您这朋友也太……”站在隔壁房间通过视频看完这一幕的李安,有些无语的朝着李思琪说道。

    李安都不知道找出什么词来形容李他不懂变通吧,又显得有些智珠在握的模样,但又像是自信过了头。

    “李所长,秦先生做事情肯定有他的理由的,我相信秦先生会解决好这件事情的。”李思琪缓缓的答道。

    “都给我坐好了,现在你们两方人都到了,就当着对方的面,把事情的真正过程都详细的说一遍。”审讯室内,警察看到场面控制下来了,将警棍给收起来,重新坐在了文档面前,拿起了笔录。

    “警察同志,事情的过程很简单,就是葛大彪受某个人指使,带着他的这些人来找我们麻烦,葛大彪你说是不是?”

    秦宇说完这话,身体前倾,笑吟吟的看着葛大彪,由于摄像头是安装在墙角,刚好是在秦宇的背后,因此,此时在监控室的李思琪和李安,并不能看到秦宇的面部表情。

    唯一能看到秦宇面部表情的,只有葛大彪和他的几个手下,这些人在很短的一瞬间,表情都出现了呆滞,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葛大彪,说说吧,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当着警察同志的面,可得说实话。”

    秦宇重新坐好,将身子拉了回来,而那记载笔录的警察,听了秦宇的话,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之色,这男的大概脑子不正常吧,葛大彪他们要会说真话那才见鬼了。

    “好,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然而,当葛大彪这一开口,记笔录的民警傻了,站在监控室看的李思琪和李安也傻了,这葛大彪竟然真的说出了真相。

    “就是那人找到我大哥,然后我大哥让我带着兄弟去找他的麻烦,而且那人说了,如果能揍他一顿的话,就会给大哥一大笔钱。”葛大彪说到他的时候,目光是看着秦宇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他就是指的秦宇。

    “那个人是谁?”秦宇沉声追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大哥叫他张公子。”葛大彪如实答道。

    “你大哥又是谁?”

    “我大哥叫王马,道上的人都称我大哥是狂马。”

    “警察同志,事情的真相现在都清楚了吧,现在只要把这王马给抓来,一审问,一切就都清楚了。”秦宇摊了摊双手,朝着一旁呆住了的民警说道。

    “哦,是,等等,你们现在这里等着,我要去问一下所长。”民警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朝着门外走去,这事情太诡异了,葛大彪这一群人怎么就突然招了?

    民警自然不会知道,秦宇刚身体前倾的时候,双脚在地上微微画了一个符文,而且双手也放在桌子下结了一个手印,民警更不会知道,在一刹那,秦宇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光泽,而葛大彪等人就是看到这道光泽,才出现了短暂的呆滞。

    这是一种术法,诸葛内经下半部中记载的一种术法,作用和催眠术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被催眠的人会在催眠状态中神情都显得很呆滞,而这种术法,却只是一瞬间的,随即就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外表根本就看不出来。

    “李所长,现在可以证明是他们这些人故意找事的吧。”李思琪神情也很是兴奋,那些流氓说出了真相,秦先生便没有事情了。

    “李小姐,你稍等一下,这事情我得请示一下上级。”

    事情发展到这个方向,也是出乎了李安的预料,先前他是恼怒葛大彪得意忘形,但是现在,葛大彪招了,这就意味着领导交代下来的事情他没办好……(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