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二十五章 风水话南_京(下)
    秦宇说到这里的时候,笑着看了眼张子云,张子云心里一突,一股不好的感觉在他的心底冒出。:3w.

    “秦始皇的这招可是够歹毒的,他这是把南京比喻成养马喂马的地方,人为破坏了南京的风水后,又让畜生来糟蹋南京这块风水宝地,到现在,江苏这一带还有牧马的习惯,甚至,说句不好听的,所谓的“扬州瘦马”一词,多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秦宇说到扬州瘦马四字的时候,何望生和张云天都尴尬的轻咳了一下,而何倩却是有些狐疑的看了眼自己的爷爷,这扬州瘦马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秦先生,扬州瘦马是什么意思?”同样不解其意的李思琪,直接开口朝着秦宇问了出来。

    “咳咳,思琪小姐,这个只是我随口一说,就不要深究了。”秦宇面色也变得有些古怪,这瘦马一词对于女性来说可不是什么好词汇,反而还带有一丝侮辱色彩,和女生讨论这个,秦宇也没这么厚的脸皮。

    “秦小哥,照你这么说,秦始皇如此处心积虑的破坏南京风水,这南京风水是彻底被破坏了?”何望生看到自己孙女脸上同样的狐疑神色,连忙转移了话题。

    “一地之风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破坏,南京的风水要真被彻底破坏了,又怎么会成为六朝古都。”秦宇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不屑之色,“秦始皇的行为,不过是阻拦了南京出帝皇的时间罢了。”

    “这秦始皇果然是可恶,竟然这么糟蹋南京的地名,还好南京的风水没有被他破坏掉。”李思琪虽然不是南京人,但女生大部分都是爱憎分明,在她眼里,秦始皇的行为自然是令人气愤的。

    “其实。糟蹋南京的何止是秦始皇一人。”秦宇笑了笑,解释道:“三国时期,吴国孙权在南京建立政权,这算是南京出的第一任帝皇了,并且还将南京从秣陵改名为建业,后来又名建康。”

    “咱们国内的古都有三大类,一是以现在的西安也就是古时候的长安为代表的黄河流域文化,二是现在的京城以渤海文化流域为代表,三就是南京为代表的长江流域文化,但是前两者还可以找到一丝原始的故迹遗存。而南京却根本没有一丝踪影,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还是因为南京的风水。”

    “秦小哥,你说的是“平荡耕垦”事件?”何望生皱眉问道。

    “没错,就是这历史上有名的平荡耕垦事件。”秦宇点了点头,这可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一次南京大破坏。

    “平荡耕垦事件我倒是了解过,我先说说,要是有不对的地方,秦小哥再纠正一下。”何望生开口说道:“这是隋朝开国皇帝杨坚。在剿灭南陈之后,下的一个诏令,将当时的南陈的都城建康里的宫殿、楼宇,还有繁华的街道全部给夷为平地。用来开垦,成为了一片菜地。秦小哥,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何老爷子说的没错,平荡耕垦的大致情形就是这样的。但还有一点何老爷子你没有提到,在毁掉了南京之后,杨坚又废建康。恢复了秦始皇侮辱南京的名字“秣陵”,堂堂一国之都城,成了菜地和养马的地方,不得不说,杨坚比秦始皇还要狠。”

    在补充了何望生的话后,秦宇还保留了一些东西,那就是这杨坚破坏南京风水,这其中有一位风水界谜一样的关键人物,那就是隋朝国师萧吉,这位南梁皇室的后人,可以算是南京的本地人了,就是这样的一位风水大师,却帮助杨坚大肆破坏南京风水,这其中的缘由,风水界有过无数次的讨论和猜测,但都没有能得出一个让所有人信服的结论。

    “原来是这样,秦小哥真是学识渊博,这个年纪对风水有这么深的了解,还真是少有啊。”何望生朝着秦宇赞道。

    “什么学识渊博,分明就是不学无术,年纪轻轻的,去看什么风水,根本就是想要成为骗子。”和何望生相反,何倩却是有些看不起秦宇,这年头,除了自己爷爷这些人,年轻一代的,有谁会相信风水,看这个,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何倩的声音不大,但是对面的张子云却是听到了,无端出了一个丑的张子云立马接话道:“没错,现在我们大家都忙着学习金融,学习知识,哪有时间去看这个。”

    “倩倩,不要胡说。”何望生皱眉训斥了自己孙女一句,转头看向秦宇,陪笑道:“秦小哥,我孙女这话没其他意思,你不要放在心上。”

    秦宇撇了撇嘴,没有接话,他喜欢看什么,又和对方没关,再说了,自己是靠这个吃饭的,不研究这个,那该研究啥。

    说了这么久,酒家那边的菜也已经上来了,两桌便停止了交谈,秦宇不时的和李思琪谈论两句,倒也笑声连连。

    相反的,何望生那一桌,气氛却是有些不对头了,原本对张子云还有些好感的何倩,此刻态度却是很冷漠,饭桌上,张子云几次给她介绍菜肴,都是莫不搭理。

    另外,何望生也是对自己好友这孙子有些不看好了,如果没有先前秦宇那一句话还好,有了那一句话和张子云的过激反应之后,何望生也是看出了一些东西,以他浸淫商场多年的眼光,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这场带着相亲意味的饭局自然是不欢而散了,不过那位何老爷子,倒是在临走前,给了秦宇一张名片,不过秦宇只是看了一眼,便揣进了口袋之中,这更让一旁看到这一幕的何倩感到不满了。

    自己爷爷可是本地商业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多少人想要一张自己的名片都要不到,这姓秦的却像是随手拿了一张送水充煤气人的名片一样,态度也太不尊敬了。

    “我估计,那男的得把我给恨惨了,破坏了他的相亲宴。”等这四人走后,秦宇笑着开口对李思琪说道。

    “秦先生,您的意思是说,那一对年轻男女是来相亲的?”李思琪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是相亲,两方的老头子带着孙子孙女来干嘛,只可惜啊,我那一番话一说,女方明显是对那男的有不好的印象。”

    “那也不怪秦先生您,是那男的要来挑衅你,再说了,他要做得正,也不怕秦先生您说啊。”李思琪倒是觉得秦宇没有做错什么。

    “好了,不说这个了,思琪小姐,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在南京呢,我记得你和你妹妹是一个组合吧。”秦宇转移了话题,问道。

    “我妹妹最近在参加一个真人秀节目,和电视台的节目档期有些冲突,所以便没有和我一起过来。”

    “看来你们两姐妹现在的事业都已经蒸蒸日上了,没准以后我还得找你们要一个签名呢?到时候不会不理睬我吧。”秦宇笑着打趣道。

    “秦先生您说笑了,只要秦先生有什么吩咐,我们能做到的,肯定一定满足。”李思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浮现一道红晕,这话听着有那么一点歧义,李思琪也是直接脱口而出,等担反应出来这话里有歧义的时候已经迟了。

    “咳咳……我家里有几位表妹,都挺喜欢看一些电视节目的,没准就会是你们姐妹的粉丝,到时候我得替我表妹们,找你们要一些签名。”

    “原来是这样啊,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

    淮淮河岸,何倩拒绝让张子云送其回家,张子云一人面色铁青的站在河岸边上,看着何倩的车子扬长而去,心里极其的愤怒,而让他如此愤怒的对象,不是何倩,而是秦宇。

    想到秦宇,张子云一脚踢在了河岸边的栏杆上,咬牙怒道:“在南京这地方,敢破坏我的好事,必须得付出代价。”

    张子云眼神闪烁,半响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出去。

    “苏哥,是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对,就是在秦淮河边上,嗯,那我在这里等你,记得带几个人过来……”

    而此时,对此一无所知的秦宇,却是和李思琪两人,静静的享受饭后茶点的悠闲时光,这南京的小吃可是全国闻名,尤其是南京八绝,那可是整个小吃界都有名的小吃。

    吃完了小吃之后,酒家的船也在一处岸边停了下来,秦宇和李思琪两人从船上下去,正好是南京著名的夫子庙附近。

    “秦先生,要不咱们去夫子庙逛逛吧,这里可以说是南京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了。”李思琪朝着秦宇期盼的说道。

    “去夫子庙没什么,但是你的身份,要是被人认出来的话,恐怕就……”对于夫子庙,秦宇也很有兴趣,只是想到李思琪的明星身份,他就又有些为难了。

    “没事的,我只要带一顶帽子,就不会有人认出来了。”李思琪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顶白色的帽子,看样子是和风衣一体的,帽檐比较长,如果不抬头的话,一般人除非是蹲下身子,不然还真不会认出来。(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