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零六章 惨胜
    听到大山宗师的喊声,秦宇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手上握着追影,快步的朝着红毛人僵走去,秦宇心里清楚,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而在一旁一直看着的阎冷山,脸上却是露出了冷笑,他对太上充满了信心,就算太上一时之间被困住了,但也绝对不是大山宗师和秦宇可以对付的,他现在要做的,就算静静的等待太上将这两人杀死。

    “给我死吧!”

    再靠近红毛人僵只有一米的距离时,秦宇将追影举起,运转体内的全部念力,毫不犹豫的朝着红毛人僵的胸口刺去。

    追影所过之处,连着空气都出现了扭曲,然而,就算是这样,当剑尖碰触到红毛人僵胸膛处,红毛人僵身上的红毛却是卷了起来,犹如水草一样将追影给缠绕住,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刺不进去!”

    秦宇没有想到,以追影的锋利程度,竟然连这些红毛都割不断,而要是割不断这些红毛,那么就根本无法真正的伤害到红毛人僵,等到大山宗师的光环坚持不住,恐怕到时候,局势就得被逆转了。

    秦宇的脑海飞快的运转,在心里思考如何破开这红毛人僵的防御,只是,半响的时候过去,秦宇依然是束手无策。

    “别白费力气了,以太上的防御,你们是不可能打破的。”在阎冷山的眼里,秦宇的行为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看来只能这样了。”秦宇没有理会阎冷山的嘲讽,眼底闪烁着光芒,良久之后,脸上露出决断之色,左手食指伸出,按在了追影的剑身之上。

    很快,一滴绚烂的红色精血便从秦宇的食指中流出,落在了追影的身上。瞬间就被追影吸收,而与此同时,追影的剑身散发出来的光芒又扩大了几许。

    “不够吗?”

    秦宇看了眼追影的剑尖处,那里的红毛已经有些松动了,但依然是没法刺穿。

    一咬牙之后,秦宇的食指处,再次滴出了两滴精血,滴在了追影的剑身上,这两滴精血被吸收之后,追影周身的光芒这一回足足扩大了好几倍。被光芒覆盖住的红毛,这一回终于出现了软化的趋势。

    “就是这时候了。”

    看到这一幕,秦宇眼中闪过亮光,毫不犹豫的再次滴出三滴精血,然后握住追影的剑柄,全力一刺。

    秦宇只感觉,再经过了一开始的阻力之后,追影终于朝着前面进了一寸的距离,一寸。虽然不是多么长的距离,但是秦宇明白,这足够了。

    红毛人僵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在他的胸膛处。一撮撮的红毛掉落,那里,有着一个很明显的伤口,虽然没有血液从里面流出。但看到这一幕,秦宇和大山宗师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红毛人僵再厉害也是一头僵尸,而且体内也没有血液的存在。是不可能有血液流出来的,判断红毛人僵有没有受伤的标准,就是看他身上的红毛。

    全身的红毛,相对于红毛人僵来说,就像是血液相对于普通人,红毛的脱离,就和普通人受伤流血是一样的概念。

    “这……这怎么可能?”阎冷山看着太上胸口处的红毛掉落在地上,惊愕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太上竟然真的被秦宇给刺伤了。

    红毛人僵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右掌直接是将光环给抓住,猛地一拉,光环瞬间碎成了两半,就连里面的两块贝壳,也一下子光芒全失,掉落在了地上。

    而站在不远处的大山宗师也在贝壳掉落的瞬间,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是摇摇欲坠。

    “不好,这红毛人僵发狂了,得先退开。”

    看到光环被红毛人僵给扯断了,秦宇心里一紧,连忙抓住追影往后退,只是,却还是晚了一步,受伤的红毛人僵直接一掌拍在了追影的身上,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咔擦声,追影的剑身上却是出现了一条裂缝。

    “追影!”

    退出了红毛人僵的攻击范围,秦宇连忙着急的在心里喊道,只是隔了半响之后,脑海中才传来追影虚弱的咿呀声。

    “追影,你没事情吧?”

    “咿呀……咿……呀……咿……”

    听着追影的回答,秦宇赶忙将追影给收回了手心之中,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一次追影是中的受了重伤了,连在脑海中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到后面是几不可闻。

    其实,受伤的又何止是追影,秦宇自己整个人的脸色也是苍白,连着六滴精血,几乎已经是将他自己体内的精血给掏空了,整个人是面无血色。

    这可是精血,而不是普通的血液,秦宇自己整个人也就是十几滴而已,一下子用掉了一半之多,整个人也是虚弱无比。

    “你们竟然让太上受伤,太上绝对会惩罚你们的,等着吧。”阎冷山神色极其的冰冷,他很清楚太上的身体情况,这一受伤,恐怕要想痊愈那就更加困难了。

    只是,阎冷山这话说话,很快自己就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太上。

    让阎冷山愣住的原因很简单,那红毛人僵在拍打了追影之后,并没有接着追击,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上方的苍穹,半响之后,身形一闪,竟然消失了。

    “太……太上!”

    阎冷山急了,太上这一走,他该怎么办,别说是大山宗师,恐怕就是那秦宇他都不是对手,要是有本命尸在的话,勉强还有机会从两人手上逃脱,毕竟两人身上受的伤都不轻。

    “饿鬼帅,抓住他。”

    秦宇不知道那红毛人僵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了,但眼下这个好机会他却是不会错过的,当下朝着站在一旁的饿鬼帅命令道。

    饿鬼帅得到秦宇的指令,如饿虎扑羊一般,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阎冷山的头顶上方,依然是那招泰山压顶,这要是被坐实了,以饿鬼帅的体型,估计阎冷山就要成为肉饼了。

    “秦宇,不要杀他,留着还有用。”一旁的大山宗师突然开口喊道。

    “饿鬼帅,要活的。”听到大山宗师的话,秦宇急忙喊道。

    砰!

    得到了秦宇的第二次指令,饿鬼帅的屁股偏移了一个方位,没有对准阎冷山的头顶砸下去,而是沾到了阎冷山的肩膀。

    然而就是这样,依然是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骨头碎裂声,阎冷山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肩头一重,再然后就是一股锥心的疼痛感传来,整个人跪倒在了地上。

    “秦宇,把阎冷山交给我,控尸一族的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我还得去一趟控尸一族的大本营,至于那红毛人僵,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已经离开了,而且不可能再回到控尸一族去了。”

    大山宗师将掉落在地上的贝壳捡起,朝着秦宇说道。

    “大山宗师,您说了就是。”秦宇点了点头,对于大山宗师的要求,他自然不无不可,没有大山宗师的帮助,恐怕他现在早就被红毛人僵给杀死了。

    “秦宇,你是有大气运之人,这一次的大师宴结束,我估计气运可以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就给你透露一点东西吧。”

    大山宗师笑着看向秦宇,说道:“以你的气运,估计在三十岁样子就可以达到五品巅峰境界,但是要成为宗师,光有实力还是不够的,你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宗师会这么的少吗?”

    “传承断绝,天地灵气减少,导致瓶颈难以突破。”秦宇思索了一会,答道。

    “错了,这些都是外在条件,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人都少了一颗成为宗师的心。”

    “宗师的心?大山宗师,您能否详细说说。”秦宇疑惑的问道。

    “学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这句话在咱们玄学界似乎是公认的,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也抱有这样的想法,那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宗师,想想历史上的那些宗师,杨公、赖布衣,都是在到达了一定的境界后,辞掉了高官厚禄,最后名扬天下,流芳千古。”

    大山宗师说完这话,秦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有些明白大山宗师话里的意思了。

    “好了,以你的天赋,以后就会明白我这话的意思的,我也先带着阎冷山离开了。”大山宗师走到一旁,像提小鸡一样将阎冷山给提起。

    “大山宗师,外面还有那么多玄学界的同道,您就这么走了?”

    “我只是一个老家伙,不值得大家对我那么尊敬,所以啊,还是就这么离开就好。”大山宗师哈哈一笑,提着阎冷山很是洒脱的朝着迷雾处走去,最后消失在迷雾深处。

    看着大山宗师离去的背影,秦宇目光闪烁,最后却是叹了一口气,看着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饿鬼帅,却是莞尔一笑,只是这笑容中多少带着几分苦涩。

    这一战,虽然是胜了,但却是惨胜,追影受伤陷入沉睡,自己全身精血就剩下了几滴,要说唯一的受益者,就是眼前的饿鬼帅了,身高增加了一丈,离着饿鬼王的距离又进了一步。(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