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零二章 太上
    自拍天灵盖,这是与自杀无异的行为,阎冷重三人的举动,让得所有人都不解,难道就因为白毛飞僵死了,就想不开要自杀了?

    “这三具白毛飞僵是阎冷重几人的本命尸,控尸一族的本命尸是非常重要的,相当是他们的第二生命,一旦本命尸死了,控尸一族的人不但实力减半,更重要的是,身体会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毫不夸张的说,阎冷重三人的寿命,只剩下五年不到。”

    许言缓缓开口,同在湘省,许家对于控尸一族的了解自然不少,毕竟卧榻之处,有着控尸一族这样的强大势力,要是不做些了解和防备,许家也不会传承至今,早就被其他的势力给吞没了。

    “原来如此,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至于让阎冷重三人做出这么决然的事情来啊?”

    要知道,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五年的寿命也不算短了,至少在场的大部分人都不认为,要是自己明知道就剩下五年的寿命情况下,会愿意提前自杀。

    “事情没那么简单。”秦宇缓缓开口,目光凝视着阎冷重三人,从阎冷重先前的威胁话语,让他隐约感到了一丝危机。阎冷重三人,绝对不是简单的自杀而已。

    手掌拍在了天灵盖上,阎冷重三人的头顶处都流出了一道血液,这血液顺着发丝往下渗透,流到了三人的脸庞之上,样子不忍直视。

    “秦宇,你别得意,我们三人不过是先你一步而走,马上就会有人来替我们报仇的。”阎冷重突然狂笑起来,笑声落下,一滴血液从他的天灵盖处迸射而出,瞬间便到了云霄之上,消失不见踪影。就算是秦宇反应过来,想要阻拦也来不及了。

    血液迸射,阎冷重一头栽倒了地上彻底死去,而控尸一族的三长老和四长老,也几乎是和阎冷重同时倒地,三滴血液不分先后消失在云霄深处。

    这一幕,让得所有人面面相觑,再笨的人也都看明白了,这是一种报信方式,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传递出去某种讯息。

    而不用想,所有人也都知道,阎冷重三人肯定是向控尸一族传递的消息,联想到阎冷重倒地前的最后一句话,众人看向秦宇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这秦大师不愧是玄学界不世出的天才啊,一个大师宴也搞得这么曲折,先是天师府,再是道协,然后是苗疆的。现在又是控尸一族的人死亡,而且看样子控尸一族的事情并没有结束,这些事情要是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就是其中的一件都算是大事了。而现在却一齐出现在秦大师一个人的身上,这不得不让人感叹。

    “秦大师,我估计控尸一族的人肯定还会找茬,趁着控尸一族的人要赶到还有一段时间。咱们先把大师宴给落幕了。”林秋生走到秦宇的身边,小声建议道。

    “来不及了。”

    秦宇摇了摇头,目光凝视着山庄门口方向:“控尸一族的人已经赶来了。”

    说完这话之后。秦宇脸色却是陡然骤变,眼瞳急骤收缩,回头冲着包老说道:“包师兄,立刻带着莫小姐离开这里,快!”

    秦宇的神色很着急,这突然的话语,让得包老和莫咏欣同时一愣,也让得现场的其他人都感到了惊愕,从大师宴开始到现在,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秦宇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

    要知道,先前就算是面对天师府和道协的挑衅,面对着控尸一族的人突然出现,秦宇的表情一直都是很淡然,那么到底现在又发生了什么,会让得秦宇的神情变得如此的着急。

    “现在没时间和你们解释了,许族长,您也带着许家的长老一同离开。”

    “秦大师,我许家就从来没有退缩的,就算是面对任何敌人,都不会这么离开。”许言直接是开口拒绝了,在许言的心中,秦宇的安危要比他自己的安危还要重要,要是秦宇出了什么问题,他拿什么面目去见许家的历代祖先,有什么脸面去见老主人。

    “秦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同样的,包老也没打算离开,而是朝着秦宇问道。

    “算了,现在来不及了,一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出手。”

    秦宇没有回答包老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在前方的上空,在那里,一道黑点在慢慢的变大,等到黑影出现在山庄的上空时,便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

    “这……这是一口棺材?”

    “青铜古棺,我的天,这样的棺材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古董了。”

    现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悬浮在上空的青铜古棺,就好像一把重锤,敲击在众人的心上,让得众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望着这口青铜古棺,秦宇的面色变得十分的难看,除了控尸一族的人,就只有他最清楚这青铜古棺内躺着的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太上!”秦宇缓缓的吐出两字,这青铜古棺内躺着的,正是当初他偷窥了一眼的那具红毛人僵,被控尸一族称做“太上”的恐怖存在。

    红毛人僵,那是比白毛飞僵整整高了一个档次的存在,就是一具完整进化的白毛飞僵,就已经可以横扫他们所有人的,更别说这红毛人僵了。

    这也是秦宇会让包老还有许言他们离开的原因,他不确定阎冷重传递过去的讯息是什么,如果阎冷重把包老和许家出手相助自己的讯息也传递了过去,这红毛人僵没准会向他们也下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才让包老他们离开。

    只是,这红毛人僵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是在他发现了对方之后没多久,便已经到了山庄的上空了。

    “秦师弟,你认识这青铜古棺?”包老看出秦宇的神情不对劲,轻声问道。

    “这青铜古棺里的就是阎冷重嘴里提到的太上,是控尸一族的最大倚靠。”秦宇神色凝重的答道。

    “太上?”包老愣了一下,随即问道:“难道是一具完整的白毛飞僵?”

    “不是。”秦宇摇了摇头。

    “只要不是完整的白毛飞僵,那就不怕,以咱们这些人的力量,就算是宗师级的存在,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包老松了一口气,自信的说道。

    “那里面不是白毛飞僵,而是比白毛飞僵还高一个档次的红毛人僵。”

    秦宇这话一出,包老愣住了,许言也愣住了,许家的众多长老也同样的是呆滞着,甚至,整个现场的玄学界中人,在这一瞬间,全部变得鸦雀无声。

    红毛人僵,堪比七品传奇宗师的存在,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他们这些人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在这一刻,不少人看向秦宇的目光充满了同情,千年不世出的天才,如果大师宴圆满落幕的话,这一辈子不是没有机会冲击七品传奇宗师的境界。

    然而,有这潜力还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如果这青铜古棺内真的是一具红毛人僵的话,那就算秦宇再有逆天的潜力,恐怕也只能夭折了。因为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秦宇,杀我控尸一族的三位长老,今日,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都别想离开。”

    一道愤怒的声音从远处响起,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青铜古棺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却是站着了一位老者。

    “阎冷山!”

    许言看到老者的出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阎冷山正是控尸一族的族长,许言自然不会陌生。

    “哼,许家,我控尸一族一直和你们相安无事,这一次你们竟然站在秦宇这边,对付我控尸一族,这是你们自找的,从今天过后,许家将会在玄学界烟消云散。”

    阎冷山有这个自信,许家的长老全部都在这里,只要将许言还有许家的这些长老给杀光,许家的年轻一代,根本就不足为惧。

    “这一次我控尸一族只诛杀和秦宇有关系的人,其他无关之人,立刻离开这山庄。”阎冷山的目光冷冷的望向众人说道。

    “部长,咱们该怎么办?要知道上面可是有密令,要让我们保护秦宇的安全的。”丘云听到阎冷山的话,小声的在凌帝面前问道。

    “如果这青铜古棺内真是红毛人僵,恐怕谁也保不住秦宇了,静观其变吧。”凌帝的表情也很是难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他是国家的代表,也依然没用。

    “我就不信了,你们控尸一族要是真有红毛人僵,当初又怎么会被玄学界围攻的那么惨。”许言看着那青铜古棺,竟然抢先出手了。

    “许族长回来。”

    看着许言一掌朝着青铜古棺拍去,秦宇面色大变,连忙吼道。

    但是,已经晚了,许言的手掌落在青铜古棺之上,瞬间就将青铜古棺的棺材盖被拍碎了,再然后就听得一声惊恐的吼叫,许言整个人往后栽倒。

    不过好在这时候秦宇却是赶到了,一把将许言的手给拽住,朝着后面拖去,立刻脱离开那青铜古棺的十米内的范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