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八十七章 衰神的逆袭(下)
    意料之中的欢呼声没有想起,光头男子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相反,经过了短暂的惊愕之后,刘落轩却是猛地大笑起来。()()

    “哈哈,这就是你说的好运气,确实,和你相比,我还是差了许多啊。”刘落轩颇有所指的说道。

    “老大,你帮我揉揉眼睛,是不是我开花了,这桌子上的牌是梅花2?”

    “你没眼花,我看到的也是梅花2。”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光头男子再也坚持不住了,急忙一个转身,看向桌子上的扑克牌,这一看,好险,差点一口鲜血给气的喷出来。

    在刘落轩的那张方块3上面,是一张梅花2,为了打击刘落轩,他特意把自己的扑克牌朝着刘落轩的那张方块3的上面甩去,这不就是说,这张梅花2就是他挑选出来的那张牌?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光头男子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自己竟然挑选出来了一张第二小的牌,这样的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刚不就是说你的运气没有人可以比吗?原来是这样啊,52张牌,能选到第二小的牌,这运气也确实是没有人能比了。”刘落轩在一旁嘲讽道。

    这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一刻他还认命了,被对方嘲笑,这一刻就换他嘲笑对方了,当真是幸福来的太突然啊。

    除了刘落轩和光头男子两人心情的转换,人群中也是一阵的议论,这第一轮还真是峰回路转出乎他们所有人的预料。

    一张方块3一张梅花2,这叫什么剧情,不少宾客都要怀疑,这是挑选运气好的人比试吗?确定不是挑选运气差的人,来比谁的运气差?

    “哈哈。这也行。”林秋生一拍额头,目光看向黄老会长,刚刚刘落轩翻出方块3的时候,他已经是放弃了,谁能想到,竟然会峰回路转,出现这样的局面。当真是应了那句话,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笑。

    “包老头,这事情你怎么看?”范老目光却是变得严肃起来。仔细盯着刘落轩,目光不停的流转。

    “秦师弟挑选的这人不简单,不过具体什么,我还没有看出来。”包老同样的目光是落在刘落轩的身上,凝视了半响后,答道。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梅花2。”

    除了光头男子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一旁的柳杨富也同样的是目瞪口呆,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结果。一个鸿运灌顶的人,竟然会抽取一张第二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啊。

    “秦宇。肯定是你搞的鬼。”柳杨富突然指着秦宇怒吼道。

    “我搞鬼,你这话的意思是凌部也和我串通好了吗?”秦宇冷笑一声,“牌是这男的自己挑选的,而且我这边也才是挑选的一张方块3。要是作弊的话,为何不挑选一张黑桃a出来,或者。你觉得,你挑选出来的这位,也是和我们一伙的?”

    “哼。”柳杨富被秦宇这么一反驳,却是无话可说了,他心里清楚,凌部是不可能作弊的,而光头男子也是自己安排的,不存在和秦宇串通的可能。

    “好了,下面开始第二局,依然是石头剪刀布决定选牌的先后顺序,这一回,你还要让他先选吗?”凌帝最后一句话是看向光头男子问的。

    “让他一次已经是客气了。”光头男子这一回没有再托大了,主要是上一轮太邪门了,竟然抽到了梅花2,为了那一千万的奖金,他也得小心点。

    “秦先生。”刘落轩看到秦宇朝着他点了点头,这才走出去,来到光头男子的面前,笑着说道:“怎么这一回不敢让我先挑了?”

    “哼,废话少说,石头剪刀布吧,忘了告诉你,我石头剪刀布的战绩也是惊人的,很少输过。”光头男子看着刘落轩,自傲的答道。

    “是嘛,那巧了,我的石头剪刀布的战绩也是惊人的很。”刘落轩心里暗道:“连着输一百三十下,这战绩确实是惊人嘛,估计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石头剪刀布!

    当刘落轩的拳头展露在光头男子的剪刀手前面,秦宇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双眼微眯,看向柳杨富,暗道:“柳杨富啊柳杨富,你要是挑个运气不是鸿运灌顶的,我还真一定能找到对付你的,但是你挑一个鸿运灌顶的,那是自找苦吃。”

    实际上,从柳杨富找出那鸿运灌顶的光头男子时,那一刻,秦宇的心里就已经是笑翻了,不过是为了演戏,才故意浪费时间多在人群逛了一圈。

    早在第一天来沿滨山庄的时候,秦宇就发现了刘落轩的奇特之处,竟然是世间少有的衰神之体,如果说光头男子这样鸿运灌顶的人,百万中才出一个,那么衰神就是千万中只有一个。

    而且,大部分衰神都很难忍受自己运气的奇差,为此,要么是自杀,要么就是死于意外,所以,这导致了,世上真正拥有衰神体质的人的比例要远远小于这个一千万比一。

    对于刘落轩能够活到二十多岁,秦宇也清楚,那是因为对方这个名字取的好,落轩,一个落字,三点水加草字头,下面还有一张口,这么拆开来看,落字,实际上可以想象成一个地貌,那就是水口处的草地。

    在风水之中,一般水口处,都是锁运之处,也就是说,刘落轩的命运会被锁住,不会出现夭折之相,而最后这个轩字,是车和干的组成,车意味着移动,这两个字的意思合起来就是:待得水口水干,衰运才会离开。

    什么叫水口水干,从自然现象来讲,要么是上游截流,要么就是大旱天气导致水口水干,但要是从风水角度来讲,从相术的角度来说,水口代表这贵人,意思就是会有贵人相助破除衰运。

    这就是当初,秦宇一听到刘落轩自报姓名的时候,会说取这名字的是一位高人,秦宇估计,对方很有可能连刘落轩什么时候会遇到这贵人,都推算出来了。

    当然,不管那高人有没有推算出来,至少秦宇现在是知道,刘落轩的贵人是谁了?

    想到这里,秦宇的眸子带着一丝同情的色彩看向那光头男子,这光头男子就是刘落轩的贵人啊,衰神之体遇到鸿运灌顶的人,如果两人只是擦肩而过那还好,不过一旦要是两者的运气出现较量的时候,衰神的运气就会将鸿运灌顶的人的运气所感染,到最后,甚至彻底将衰运给嫁接给对方。

    这就是为什么,刘落轩翻出方块3的时候,光头男子翻出的却是梅花2 ,因为刘落轩身上的衰运已经开始感染到光头男子了,现在光头男子身上的衰运要比刘落轩的还要旺盛,两人论倒霉程度,可以说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大哥也别笑二哥。

    “柳执事,情况有些不对劲,鸿运灌顶的人不可能连个猜拳都输。”张继御看到光头男子连猜拳都输了,双眸却是一凝,死死的盯着刘落轩,在柳杨富的身边说道。

    “奇怪了,那男的从面相上看极其的普通,不可能是运气好的人啊,再说了,运气好也不可能好的过鸿运灌顶,这已经是普通人能够达到的极致了。”柳杨富同样的是陷入了困惑,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秦宇挑选出来的这男的有什么古怪,只是他能坐到道协的常务理事的位置上,自然境界和实力都是不俗的,这么点相人之术还是有的。

    柳杨富和张继御同时阴沉着一张脸,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道协和天师府虽然厉害,但现场可以说是有着玄学界过半势力的代表在场,他们也没法做到一手遮天,更何况,还有这位凌部长在这里盯着。

    “好了,你先来挑。”猜拳决出胜负,凌帝目光看向刘落轩,说道。

    “嗯。”刘落轩点了点头,也顾不上嘲笑一下光头男子,直接走在了桌子前,目光在上面的扑克牌背面上游走。

    只是,在看了一圈之后,刘落轩还是决定放弃了,都一样的花色,看不出任何的不同,还是和先前一样,凭着感觉随便选一张吧。

    “就这张是吧,把你手拿来。”

    凌帝在确定了刘落轩选的牌之后,和先前一样,同样是轻松的将那张牌从牌堆中滑出来,而所有人的目光,也再次落在了刘落轩挑选出来的这张牌。

    “你可以选择现在就翻牌,或者等对方挑选之后了一起翻牌。”凌帝冷声说道。

    “现在就翻吧。”刘落轩不想煎熬,早点知道结果更好,不过因为赢了一局,他的心里压力却也不是很大,当下直接将牌给亮了开来,这一次,刘落轩没有闭眼,正是因为没有闭眼,当牌翻过来的瞬间,整个人的嘴角却是微微抽搐了起来,好不容易提起的精气神一下子又散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