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初次交锋
    十点整。

    沿滨山庄响起了十六下钟声,秦宇一人缓缓走到人群中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道年轻的身影,不管怎么样,从这一刻起,这位年轻人都将成为整个玄学界热议的话题,而此刻,更是他们所有人的焦点。

    “各位玄学界的嘉宾,首先先谢谢大家给面子来参加本人举办的大师宴。”

    秦宇清了一下喉咙,目光在人群中扫视过去,嘴角微微翘起,继续说道:“不管大家都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参加我的大师宴,至少人来了,也算是给我这大师宴增加了人气,就这一点,就该感谢大家。”

    “秦大师客气了,能有荣幸参加秦大师的大师宴,对于我们来说,本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玄学会成员所在的方向,响起了一道声音,秦宇顺着声音的放向看去,得,也是一位老熟人了,正是在香港那位开玩笑说着要拜自己为师的徐师傅。

    不用说秦宇也知道,这位徐师傅肯定是林会长安排好的,就是负责捧场的,从这徐师傅对自己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了,已经提前叫上大师了。

    “大师宴归大师宴,不过这大师的称号可别乱叫,按照咱们玄学界的规矩,只有过了大师宴的程序,才可以真正的被称为大师,传统不能乱。”

    徐师傅的话音落下,便有人阴阳怪气的开口反驳了,秦宇扫了一眼那说话的人,却是天师府的一位道士。

    秦宇看到徐师傅要反驳,抬手阻止了徐师傅,笑着看向那天师府的道士,说道:“这位朋友说的对。现在我确实还不能被称为大师,等我这大师宴举办成功后,这位朋友再喊我一声秦大师。想必是很愿意的吧。”

    “那也要你能成功举办大师宴再说。”

    “你说什么呢?”玄学会的一位脾气火爆的成员受不住了,站起身指着那道士吼道:“这是秦大师的大师宴。你们要是来捣乱的,就趁早滚出去。”

    哗!

    现场再次响起一片吸气声,虽然料到了天师府的人过来是捣乱的,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天师府的人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现场的气氛可以说是剑拔弩张。

    秦宇眯着眼睛看着那道士,凌厉的目光直逼着那道士微微缩了一下,但随即又挺起胸膛和秦宇对视着。

    “这位朋友说的也对。规矩就是规矩,那咱们就按照规矩来吧。”秦宇朝着旁边的夏经理打了一个手势,夏经理点了点头,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话。

    没一会,几个山庄的工作人员,抬着一张巨大的案桌走到了人群前方,案桌上面摆着一个香炉,接着,又有另外几个工作人员,抬着一张供桌出来。上面摆上了三牲等祭品。

    大师宴的第一个仪式,祭拜祖师爷!

    秦宇缓缓走到案桌前,拿起放在案桌上的三支禅香。就要点燃。

    “等等。”

    就在秦宇要点燃三支禅香的时候,柳杨富却是开口了,“秦宇,你是以风水一道入的五品境界,理应拜祭的是九天玄女娘娘,可现在你这光有供桌和香案,却没有九天玄女的画像,这成什么规矩。”

    秦宇听了柳杨富的话,回头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你管的着吗?”

    “你……”柳杨富差点被秦宇这话给气的一口老血都吐出来,强压住愤怒。朝着人群说道:“大家看到没有,这秦宇是什么态度。就这样的人也能称为大师,那岂不是我玄学界的耻辱,连祖师爷都不认了,这是欺师灭祖的行为。”

    柳杨富想要煽动其他人一起抵制秦宇,只是他这话除了得到身后道协和天师府的人的回应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附和。

    那些中立的人此时却是在心里暗骂这柳杨富,你们和秦宇之间的恩怨,干嘛要牵扯上我们,我们可不想趟这浑水,更何况,你们摆明了是来砸场子的,人家能让你们进来就不错了,不给好脸色看也是正常的。

    柳杨富发现自己没有能煽动起其他人的认同,虽然不满,但却也不愿意就这么回去,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此言差矣。”站在人群中的智仁大师却是站了出来,开口说道:“佛家有一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万物万事皆不着于表相,方是真佛,施主你这是着于表相了。”

    “我相信秦居士没挂九天玄女娘娘相,是因为秦居士心中已经有九天玄女娘娘,所谓祭拜于天,既授之于心,心中所拜,方是真拜。”

    智仁大师这一番话,不仅说的柳杨富哑口无言,就连秦宇也是嘴角抽搐了几下,他哪是心里有九天玄女娘娘啊,而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祖师爷到底是谁,但肯定不会是九天玄女娘娘,所以这才索性不弄祖师爷画像,拜祭于天。

    “强词夺理。”柳杨富最后只得悻悻的扔下这一句话,退回了人群中去。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初次交锋,柳杨富是完败了,而不少人看向智仁大师的目光也变得古怪,这和尚也太能说了吧。哪像是和尚,更新是辩论赛的选手。

    “和智仁大师比口才,那是自己找死。”秦宇心里暗笑,和秦宇一样脸上露出古怪笑容的还有林秋生一行人,他们都知道智仁大师的底细。

    光孝寺的高僧,而光孝寺是什么地方,禅宗六祖的法场,六祖是靠什么出身的,那就是辩论啊,南禅机锋三十六辩轮法,可谓是辩论的祖宗,而作为六祖的弟子,智仁大师的一身辩论本领自然也不是柳杨富可以对抗的,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没有了柳杨富的阻止,而天师府的那些原本跃跃欲试,想要找茬的人,看到智仁大师笑着看向他们,都纷纷躲避了智仁大师的目光,往回缩了回去。

    他们自认自己的口才也就和柳杨富差不多,看这老和尚的样子,很明显是意犹未尽,还想要再说,但是他们可不想自取其辱。

    没有了天师府这些人出来阻拦,秦宇顺利的将三支禅香给点上,站在供桌之前,恭敬的朝着香案方向拜了三拜,之后才将禅香插在了香炉上。

    在秦宇做这些步骤的时候,有一位玄学会的老者在旁边念着词,这些词有点类似于祭告词,里面详细说明了秦宇的经历,祭告祖师爷,你的某一位徒子徒孙即将成为大师,希望祖师爷赐福。

    当然,所谓的赐福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谁也没有当中,而现在,秦宇只要恭恭敬敬的在香案上磕上九个响头,这第一步祭拜祖师爷的程序就算是真正的完成了。

    “张天师,难道就这么看着秦宇完成?”柳杨富虽然退回去了,但依然是不甘心,走到张继御的身边,小声的问道。

    “别急,时间还长着,就让他们先高兴一下。”张继御冷笑着答道。

    “秋生,剩下的环节要确保不能出现一丝纰漏,我看这天师府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黄老会长注意到张继御脸上的冷笑,同样的低声在林秋生的耳边叮嘱道。

    “老会长,您放心,每一个环节我都是亲自看过的,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

    “那就好。”黄老会长点了点头。

    在香案之前,秦宇双腿弯曲,直接是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朝着香案磕了一个响头。

    砰!

    额头与地板的碰撞声传出,这个响头谁也没得挑剔。

    “秦宇这家伙还真磕啊,也不怕磕破了头皮。”莫咏星听到这响声,有些惊讶的对着自家老姐说道。

    “还不是天师府的那群道士逼的。”莫咏欣妙目闪过冷意,看着秦宇再次弯下了身子,又是一个响头,如花的容貌上已经是挂了一层寒霜。

    其实,这一点莫咏欣姐弟还真是误会了,这九个响头完全是秦宇自愿的,这响头是给祖师爷磕的,秦宇是心甘情愿,如果秦宇不想磕的话,天师府的这些人就是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会磕。

    ……

    在遥远的某个奇异的空间内,一裘白衣的中年书生模样的男子,原本是坐在一张石桌上喝着清酒,突然举起酒杯愣了一下,随即目光看向遥远的远方,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达到了五品境界了,也得到了我的完整传承,不错,不错。”

    中年书生连着说了两句不错,将手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后,沉吟了半响,自语道:“可惜本尊和分身都没法离开,但也不能没有一点表示,还是这样办吧。”

    中年书生从石凳上站起,双手掐了一个奇怪的诀,随后一股荧光从书生的手指间流出,飞向了远方深处。

    “徒弟,为师现阶段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就是不知道咱们师徒日后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书生一挥长袖,那石桌上的酒壶和酒杯同时消失,最后,连带着书生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这空间深处……

    ps:今天心情很糟糕,原谅九灯任性一次,第三更先延后吧,要是现在继续写下去,我估计我会把大师宴写的血流成河,心中戾气太盛,写不出好文章。

    哎,女人,真是让男人纠结的东西,等九灯缓一下,恢复了平静就会提笔写,要是有等得住的朋友,估计一两点的样子就会有更新吧。

    对不起大家了!(未完待续)R655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