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六十二章 许家许鹤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少主以此年纪便是五品风水大师,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许旭说完这话,心里也是带着一丝苦涩,在昨日,族长和各位长老便召集了他们几位许家一代最杰出的年轻人,跟他们说了少主的事情,并且严厉告诫他们,谁要敢跟少主不敬,将会遭受家族严厉的惩戒。

    许旭虽然佩服秦宇的天赋,但是作为现代人,称呼一个同年纪的人为少主,这种明显带着阶级的称呼,他心里也同样的别扭,但是和一般的许家年轻人不同,许旭心里清楚,在许家,族长和长老们决定的事情,他们年轻一辈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力,只能是接受。

    而且,许旭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族长和长老们迟早会老,而最后,长老们选择族长,也只是从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子的佼佼者中选择,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少主,这少主的意见肯定也会得到长老们的重视。

    所以,和少主打好关系,将有利于将来竞争族长之位,而在这一步上,许承已经快了他们几人一步了,许旭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大陆哥,我可是听说了,这少主和许承的交情不浅,到时候这少主在咱们许家族长继承人上面给许承说几句好话,那许承成为族长继承人的可能性就很大啊

    另外一边,同样的是许家的一位年轻男子,站在为首的一位男子身边轻声的说道。

    “哼,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许家的事情一直是许家自己做主,这什么少主的,我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么多年来,我许家一直是靠着自己。族长和长老们思想顽固,认死理,但是这不代表着咱们也是这样。”

    许陆冷哼了一声,他地域族长还有长老们认的所谓的少主,根本是不感冒,心里也是不认同,许家这近千年来,能一直屹立不倒,靠的是什么,还不是靠许家先辈们的奋斗。和这少主有什么关系?

    还有那所谓的神秘老主人,族长和长老们连名字都不告诉他们,这又叫他们如何能够信服?许陆相信,年轻一辈肯定有很多人和他一样是不服的,到时候只要稍微推波助澜一把,会有人站出来的。

    许陆想到这些,眼角往着左边斜视了一眼,那里有着一位年轻的男子单独站立着,在他的周围一米之内。没有任何人靠近,很是显目。

    这位年轻男子是许家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许鹤,年仅三十岁,便已经达到了五品境界。号称许家百年来最杰出的一位天才,自小便是天姿出众,平日里也不和年轻一代任何人一起,总是一个人。族里也就族长和长老们可以压制住他。

    许陆嘴角微微翘起,瞄着许鹤,以许鹤的性格。肯定是对这位少主不服气的,到时候必然会爆发冲突,他只要在后面看着就可以了……

    “师兄,真没有想到秦先生竟然会是少主,当初师兄你参加交流会的时候,还和秦先生争夺过。”

    许承身边,一位年轻女子轻声说道,这女子正是当初陪着许承参加玄学会交流会的那位女子。

    “哎,世事变化,虽然一年的时间不到,但是少主现在已经将我远远的给拉下了。”许承苦笑着答道。

    见过少主和陆琦丰的那一战,许承便已经明白,少主现在的修为远远不是他能比的,甚至比族里的有些长老都要厉害。

    “师兄,你也别气馁,虽然现在少主已经是五品境界了,但是师兄你也不差啊。”

    “哎,你不明白的。”许承摇了摇头,却是不再说话,少主和陆琦丰的一战,他只告诉了族长,这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

    “出来了,少主出来了。”许家的一位长老,目光一直盯着竹林,当看到一道身影在竹林中隐现,连忙喊道。

    秦宇低着头,还在思考自己师傅布局的事情,等他一抬头,看到许家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盯着他时,不禁摸了摸鼻子,莞尔一笑,走到许言的身边。

    “少主,老主人留下的东西拿到了吧?”

    “嗯。”

    “少主,咱们去后院,有些事情还要和少主商量一下。”许言继续说道。

    “也好,我也有点事情要询问下许族长。”秦宇点了点头,他还要问一下关于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事情。

    就当许言带着秦宇朝着后院的时候,其中一位长老开始朗声说道:“这一次叫大家来,也是让大家认识一下咱们许家的少主,以后不管是在哪里,谁要是敢对少主不敬,就按家规处理。”

    秦宇听到许家长老的话,愣了一下,这要是真这么做的话,以后在外面碰到许家人,被称呼少主,落在外人眼里得多别扭。

    不过就在秦宇要开口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比他抢先了一步。

    “三长老,我有事情要说。”许鹤缓缓从人群中走出,说道。

    “许鹤,你有什么事情要说?”看到许鹤,许家的所有长老全度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位可是族里出了名的刺头,不过因为天资确实出众,所以对于许鹤,这些长老也是又爱又恨的。现在这个刺头又站出来,肯定是又没有什么好事。

    “许鹤,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情过了今天再说。”许家四长老皱眉说道。

    “四长老,我觉得这事情还是今天说清楚的好。”许鹤丝毫不领情,目光看向许言,直接说道:“族长,我觉得,就这么给咱们许家找一位少主,这事情有些不妥。”

    不妥两字从许鹤口里说出,现场气氛一下子变了,许言还有几位长老们的面色全都变得难看起来,而许家的那些年轻一辈,则是一片哗然,不过不少人脸上倒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当然,也有不少人是露出赞同神色的,他们也觉得族长还有长老们的决定太不妥了,以他们许家现在的势力,根本就不再需要再靠上其他任何的势力。

    “许鹤,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许言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质问道。

    “族长,许鹤我知道咱们许家的家规,凡是由族长和长老共同决定了的事情,许家其他人不得有异议,但是我记得咱们许家也有一跳家规,如有族人对族长还有长老们的决定取不同意见者,可以说出自己的意见的权力。”许鹤丝毫不在意族长的阴沉神色,朗声说道。

    “说了吗,如果说了,那你现在就给我回去。”许言强压住怒火,现在当着少主的面,他不好大发雷霆。

    “没有,我还没有说完。”许鹤将目光投向秦宇,质问道:“我听说过你,号称玄学界的千年天才,不管你是千年天才还是万年天才,这些原本都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要想成为我许家的少主,虽然有族长和长老们的决定,我无法推翻,但是我许鹤心里不服,秦宇,你要是真正有本事的话,就用你的实力让我真正的信服,只要你可以打败我,我将认可你的少主地位。”

    说到最后,许鹤直接伸出食指,指着秦宇,他这一番话,让许言和许家长老满脸怒容,倒是许家的那些年轻人们的表情略有不同,但也同样是造成了一片哗然。

    “许鹤,你竟然敢质疑少主的身份,无视族长和长老会做出的决定,公然挑衅少主,眼里是没有了许家家规了是吧。”

    一位长老站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可怕,“我身为许家的执法长老,今天将要亲自执行家规。”

    这长老一步踏出,整个人的气势攀升,朝着许鹤压去,只是,面对着执法长老的威压,许鹤神情不变,丝毫不受影响,“五长老,许鹤可没有违反哪条家规,不过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而已,我相信咱们族里和我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吧。”

    许鹤说完这话,回头看了眼许家的年轻一辈,这些年轻人和许鹤的目光交汇,全部低下了头,许鹤的在许家年轻一辈的威望可见一斑。

    “任你巧嘴花言,违背族规就是违背族规,纵然是家族天才,依然要受族规的惩罚。”五长老冷哼一声,双手开始掐诀,这一回,许鹤终于变色了。

    许鹤再自负,也不认为自己会是长老们的对手,更何况五长老还是家族里的执法长老,修为仅在族长和二长老之下,更不是他可以对抗的。

    “秦宇,难道你也是沽名钓誉之辈吗,既然被人称为天才,为何不敢和我决斗一场。”许鹤只能是将目光投向秦宇,他希望可以激起秦宇,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哎,五长老,先住手吧。”

    被人这么指名道姓的激将,秦宇叹了一口气,制止了五长老,目光看向许鹤,“你叫许鹤是吧,其实我可以告诉你,对于许家少主这个身份,我本人也是觉得不妥的。”

    “少主……”许言听了秦宇这话,就要插嘴。

    “许族长,您先听我把话说完。”秦宇抬了一下右手,示意许言让他把话先说完。(未完待续……)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