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五十六章 藏尸阁三层
    藏尸阁的第三层,一进入这一层,秦宇便震住了,这是一个完全冰雕的世界,放眼看去,全部都是冰柱,地上、墙壁上、甚至连头顶,都是各种冰钉。

    微风能看到的一切,秦宇也能看到,来到这个奇异的冰雕世界,秦宇的眉宇便皱了起来,在藏尸阁内,看到再多的死人,看到再恐怖的环境他都不会感到诧异,但是面对这个冰雕的世界,他是真的震惊了。

    白色的冰雕,这种纯洁无暇的环境却是藏尸阁的第三层,这如何让他不震惊,秦宇也了解过养尸,养尸,需要的是死气和阴气,越是那种密闭的,给人压迫感的环境越好。

    而且,从风水的角度来讲,白色代表着光亮,哪怕没用阳光的照射,也是属阳,和尸体天生相克,控尸一族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咚咚!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秦宇知道那老尸追下来了,不能在耽搁了,当下直接是控制着着微风卷着玉牌继续朝里面遁去。

    在这个都是冰雕世界里,甚至比在黑暗中更让人觉得安静,没有一丝的瑕疵,然而,就当秦宇控制着微风飘过几个转弯之后,他却是愣住了。

    在他的前面,有着一块巨大的冰壁,这些通透晶莹的冰壁上面,有着无数*着身体的人,这些人全部都是被镶进了冰壁之内,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因为长期的冰冻而变得凝固,而在这些人的手上,都插着一根细细的管子,这些管子直穿到冰壁的下方,不知道延伸到哪里去。

    秦宇只是这么愣了一下,后面的脚步声便临近了。紧接着一股风声传来,那老尸却是一下子扑了过来,速度之快秦宇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微风差点都被打散,至于那灵牌更是直接朝着冰壁撞去。

    “叮!”

    玉牌撞在冰壁上面。传来一道清脆的叮当声,里面的火焰在瞬间又弱了几许,只剩下一丝微弱的火苗的跳动,随时都会熄灭的样子。

    秦宇连忙控制着剩余的微风朝着地面刮去,不过那老尸却是更快了一步,一个闪身,便将地上的玉牌给抓在了手中。

    老尸盯着手里的玉牌,眼里露出贪婪的神色。不过,就当老尸准备一手将玉牌掰裂开的时候,他的目光却是被面前的冰壁吸引了,准确的说,是被冰壁里的人给吸引了。

    那是一个全身*的女人,而且样子还很年轻,脸上的容貌依稀可见,唯一不同寻常的地方,就是身形很枯瘦,仿佛被抽干了身体内的血液一样。

    老尸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冰壁里的女人。秦宇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难道这老尸还是一头好色的老尸,不然怎么盯着女人的*看个不停。

    但很快。秦宇就知道他猜错了,老尸的眼神逐渐的变了,从一开始的贪婪,到现在的激动,甚至,秦宇还看到了老尸那干枯的眼瞳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滴泪痕。

    “噁!”

    一声悲愤的怒吼从老尸的口中发出,接着,老尸做了一个让秦宇意想不到的动作。竟然直接一拳砸向了那冰壁上。

    咔擦!

    冰壁传来清脆的碎裂声,一条裂痕在老尸不断的轰击下越来越大。到最后这一片冰壁彻底崩塌,露出里面的几十具*躯体。

    老尸一把将那具女尸给抱在了怀中。手抚摸着女尸的脸颊,动作很是轻柔,似乎是怕会伤到这具女尸一样,然而,女尸从冰壁内出来,在短短的两份多钟内,瞬间枯老过去,年轻的容貌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枯瘦的皮囊。

    这一幕让一旁的秦宇看的也是头皮发毛,前一刻还是五官清晰的面容,下一刻,就剩下了一层皮囊,这巨大的反差让老尸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怒吼。

    “不好,这老尸现在的情绪不对劲,还是拿着玉牌先离开。”

    秦宇不知道这老尸和这女人是什么关系,但是很明显,老尸现在的情绪出于爆发的边缘,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拿走玉牌先离开。

    因为要抱住女人,老尸将玉牌丢在了一边,离着秦宇倒是不远,控制着这微风小心翼翼的将玉牌重新给包裹起来,“咻”的一声,秦宇控制的微风如离弦的箭,瞬间便卷到远处,扎进这个冰雪世界的深处。

    良久之后,听着身后传来的老尸的爆喝声,秦宇微微叹了口气,这老尸很明显和冰壁里的女人是认识的,从这女人一头拖到腰间的长发来看,最起码也是民国以前的人了,和老尸有关系倒也正常。

    不过秦宇也没有多加感叹,老尸很明显是这藏尸阁的守卫者,现在出了意外,控尸一族的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得赶在控尸一族发现之前,先逃离出去。

    “咦,这里似乎是一个迷宫。”

    很快秦宇就发现自己走错地方了,一直都在冰雪通道内徘徊,这藏尸阁的范围不可能有这么的大,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走进了一个迷宫,原地打转了。

    “原来如此。”

    知道了自己陷入了迷宫之内,秦宇细心观察,很快就发现了线索,这个迷宫用的奇门遁甲中的一种,但却不是很难,比当初铜钹山的那个阵法都要简单许多了。

    只用了一分钟的时候,秦宇便走出了这个迷宫,不过他不但没有因为走出这迷宫而欣喜,反而产生了恐惧。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巨大的青铜古棺,这具青铜古棺横在半空之中,用九条巨大的锁链给贯穿着,每一条锁链上面都贴满了符文。

    而在青铜古棺的上方,则是有着几十条管道直插进棺材内,这些管道全部都是红色的,不是因为这管道的颜色,而是因为管道里面有红色的液体的流动。

    “原来冰壁里的人身上插的管道是为了抽取他们身上的血,然后输送到这棺材里来。”秦宇双眸凝视着这些管道,他不知道这个冰雪世界内到底有多少人被抽了血液,但绝对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因为那具女尸告诉她,她是在民国以前就存在了,从民国到现在,已经差不多百年的时间过去了,但是这血管里的血液还没有枯竭,只要是会一点算数的人,都可以大概计算出来。

    五品相师的直觉告诉秦宇,这具青铜古棺内躺着一位非常恐怖的存在,想到控尸一族的身份,秦宇可以肯定,这青铜古棺内肯定是一具尸体,没准就是控尸一族的镇族之宝。

    理性告诉秦宇,这时候应该选择离开,但是一想到这棺材内的存在可能是控尸一族筹谋了许多年的心血,他就想破坏掉。

    “我不打开这棺材,就将上面的血管给拔掉,应该没什么事情。”

    主意已定之后,秦宇将玉牌给轻放下,微风朝着青铜古棺的上方吹去,来到了那具青铜古棺的上方。

    站在这里,秦宇才看清,原来这具青铜古棺的盖子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孔,而这些血管正是插进了这些孔里面。

    这些孔虽然密密麻麻,但很快秦宇就看出来了,这也是有规律的,如果是一个老中医在这里的话,就可以看出,这些孔,实际上是对应着人体上的每一个穴位。

    如果,以棺材的中轴线为中心,摆放一个人的话,这些孔刚好是将对应人正面的所有穴位,这让秦宇变得有些犹豫了。

    如果这些管道直接是插在这棺材内那具尸体的身体上的话,他拔掉管道,肯定是会引起棺材内尸体的警觉的,一旦棺材内的尸体活了过来,他肯定是打不过的,毕竟他现在只是一股微风,毫无攻击力。

    “有了。”

    秦宇犹豫了半响,突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他不敢对这棺材下手,但是这一层可有一位敢啊。

    那具老尸很明显已经是狂暴状态了,只要他把这老尸给引到这里来,诱惑那老尸攻击这青铜古棺,而他趁机溜走,不管是老尸厉害,还是这棺材里的厉害,都不关他的事情了。

    想到就做,秦宇重新回到了地面之上,不过在这之前,他要把玉牌给藏好,当下重新卷起玉牌,找了高空的一个位置,将玉牌藏在了那里,之后才顺着原路飞了回去。

    只是,当秦宇重新回到那里的时候,整个人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狼藉画面。整个地方,都是砸落下来的冰块,许多冰壁被毁,无数的冰雕横倒,而这一切,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位老尸的杰作。

    “这老尸可真够狠的,这等于是把这一层给彻底的毁去了啊。”秦宇嘴角抽搐了两下,继续寻找老尸的身影,最后,在一块冰雕前面找到了。

    此时的老尸正抱着那个女人,一路的横冲直撞,以老尸的身体力度,就像是一台人形推土机,所到之处所有的冰块都被摧毁,秦宇也终于明白,先前那些冰块是遭受了怎样的悲惨的待遇了。

    不过,秦宇现在却是陷入了为难,要如何勾引到这老尸跟他走呢,这倒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未完待续)R655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