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藏尸阁
    胡老二居住的是两层一院的房子,估计是因为一个人居住的缘故,到处都是灰尘。

    胡老二也知道自己的房子不讲究,屋子里更糟,倒索性从里屋搬出几张凳子在院子里,让秦宇等人坐下。

    “时间紧迫,瓦东河,你跟我进去,其他人都在外面等吧。”秦宇朝着瓦东河说道。

    “嗯。”瓦东河站起身,跟着秦宇走进了里屋大厅,留下坦克、许承还有胡老二三人坐在院子里。

    “秦大师这是?”在人前,许承还是称呼秦宇为大师,这也是为了不暴露身份。

    “我舅舅中了控尸一族的印记,现在秦老板正在帮我舅舅去除掉这印记。”胡老二解释了一句。

    “如果是这样的话,控尸一族最后还是会发现蛛丝马迹的,不行,我得找人布局一下。”许承很清楚控尸一族在湘西的势力有多恐怖,少主来湘西,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注意,但控尸一族死了族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详细的调查这事情,他要赶在控尸一族调查之前,将有可能暴露的线索都给抹掉,这就需要动用到家族的力量了。

    不说许承此时站在院子里给家族里的长老打电话,在里屋大厅内,秦宇让瓦东河直接盘腿坐在地上。

    “从现在开始,你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说,就这么放空自己。”

    秦宇的声音在瓦东河的耳中响起,瓦东河闭上了眼睛,按照秦宇话里的吩咐,让自己慢慢的放空……

    放空,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但是秦宇相信瓦东河没有问题。因为瓦东河是丢魂人,丢魂体天生就具有放空的本领,这是因为他们的魂魄不完整造成的。

    而在瓦东河放空的这段时间。秦宇也没有闲着,他将双手放在瓦东河的头顶上方一寸的距离。掐着一个手决,随着手决的变化,瓦东河的头顶缓缓飘起一道青烟,这缕青烟到了秦宇的手指间,又突然变成一点火苗。

    拿着这簇火苗,秦宇走到了瓦东河的身前,和瓦东河相对着盘腿坐下,双手一推。这一簇火苗便在两人的中间位置漂浮着。

    “寻根问祖,魂归何处,去!”

    秦宇双眸一凝,手势再变,这一回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那团火苗也开始跳动起来,是那种很有节奏的跳动,就好像音符乐轨一样。

    湘西,一处深山中的别墅园林内,这是一处私人的园林山庄。在山里人眼里,这座私人的园林山庄很神秘,从来不允许生人进去。园林里的人也不和他们打交道,但山里人都可以断定一点,这园林的主人很有钱,因为光是占地面积就都占了整座深山的三分之一,在现在这个一切归集体所有的年代,能占据三分之一的大山,这实力可想而知了。

    然而,在玄学界人的眼中,这座山庄就是一个禁地。一群变态的居住地,控尸一族的大本营。

    “二哥。还是大哥他们舒服,又可以出去潇洒。我都憋了三年了,真不知道长老为什么要咱们守在这里,还有谁敢闯进山庄不成,就凭那十来具血尸守护着,谁能悄无声息的进来。”

    “好了,你就别抱怨了,你才守了三年,我都在这里守了五年了,不过这地方用来炼尸确实不错,我的血尸隐隐有要进化的征兆了。”

    “真的,那真是恭喜二哥了,二哥这血尸要是进化成功,那就是咱们这一辈除大哥之外第二个拥有血尸王的人了。”

    在山庄内里的一栋大楼内,两个年轻人坐在桌子上聊天,在他们的边上则是分别摆着两具棺材。

    “可惜,丢魂体的人全死光了,不然再培养出来一批,到时候用来喂血尸,进化的会更快。”其中一位年长的男子有些叹息的说道。

    “二哥你还算好的了,至少还捞到几个,我是一个战尸都没有捞到,到现在连本命尸都还没有孕育出来。”

    在两位年轻人交谈的时候,突然,一道微风吹来,那年长的男子神情一震,目光炯炯的看着门口,喝道:“谁!”

    “二哥,怎么了?”另外一位年轻点的,跟着狐疑的看了眼门口,结果却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动静,不禁有些困惑的问道。

    “刚刚这微风你感觉到了吗?很不正常,咱们这地方是藏尸阁,除了阴风还是阴风,怎么可能会有微风?”

    “会不会是门没关紧,让风进来了?”年轻点的男子猜测道。

    “你去看看,我守在这里。”年长点的男子朝着自己的弟弟吩咐道。

    然而,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这道微风从他们的身上拂过,径直是朝着下方的那扇铁门而去,最后停留在了铁门口处。

    “五行穿墙,开!”秦宇双眸紧闭,手印变化,轻吐出这几个字。

    在秦宇吐出这几个字的同时,那道微风猛地朝着铁门吹去,最后,竟然穿过铁门出现在了铁门里面。因为铁门是在下面,这等于是这缕微风进入了地下。

    地下,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在这里,摆放着近千具棺材,微风拂过,这些棺材竟然都微微抖动了起来。

    闯过广场,则是一个血池,此时在这血池内,时不时的有人头浮现,随即又沉入血池之内,而在这血池的边上,则是一条向下的石阶走廊,微风毫不犹豫的朝着走廊拂去。

    到了石阶的尽头,又是一层宽旷的空间,然而和上一层不同的是,这一层的空间只有十几个房间,每一个房间的门都是锁上的。

    透过每一个房间的窗户,可以看到,这房间里面都放着一具棺材,有石棺,有木棺,有玉棺,甚至还有青铜古棺。

    整个空间透着渗人心脾的阴森,只有墙角两侧两盏微弱的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亮,微风一过,这两道油灯同时灭掉,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此时,山庄深处的一栋单独的楼房内,一位老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缕精光在眼底闪现,“藏尸阁的魂灯竟然灭了,难道是有人以魂魄进入了里面?但魂魄离体,现在还有人能够做到吗?”

    “还是先不报告族长了,打探清楚了再说。”

    老者眼底闪烁着光芒,突然,双手结起了手印,而随着他的手印运转,在藏尸阁的地下二楼,那十几个房间中的其中一间,里面的一具石棺缓缓的被推开,一具浑身血色还夹着大半白毛的老尸,从石棺内站了起来。

    这是一具位于血尸王和白毛飞僵之间的老尸,很明显还没有彻底的进化成白毛飞僵,不然的话,全身就该是彻底的被白毛覆盖。

    这具老尸缓缓的走到门口,将门内的锁给打开,而与此同时,那缕微风也吹过这十几间房子,停在了最前面的一块玉牌前。

    这是一块通体散发着荧光的玉牌,在这玉牌里面,隐隐可以看到一团火苗,只是现在,这团火苗很微弱,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终于找到了。”胡老二里屋大厅内,秦宇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喜色,没有想到这一次跟随着瓦东河的一缕残魂去寻找祖上的魂魄,竟然这么顺利的就被找到了,现在他只要把这缕魂魄给带出控尸一族,没有了瓦东河祖先的这缕魂魄,控尸一族将再也无法感应到瓦东河的位置。

    秦宇再次闭上了眼睛,双手又一次变换起来,控制着那缕微风将这玉牌给卷起,微风落在玉牌上面,玉佩内的那缕微弱的火苗似乎有所感觉,竟然快速的跳动起来。

    微风绕着玉牌不停的旋转,那玉牌的火苗在缓慢的增长旺盛起来,良久之后,玉牌上面竟然出现了裂缝,只要再给一点时间,里面的火苗就可以从玉牌中逃出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了,那具夹杂着白毛的老尸缓步朝着这边走来,那枯瘦的老脸直勾勾的盯着玉牌里的火焰,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不好,竟然是白毛飞僵,虽然还只是进化了一半,但也不是瓦东河可以对付的。”

    看到这具老尸,秦宇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真正的白毛飞僵可以和宗师对抗,这具半白毛飞僵也是差不多有宗师的实力了。

    “为今之计只有跑了。”

    秦宇双手再变,在他和瓦东河之间的这簇火苗不再跳动,开始了旋转,速度越转越快,到最后只能是看到一抹光亮。

    藏尸阁地下二层,那缕微风包裹起玉牌,直接是朝着高空飞去,想要越过老尸的上空脱困,然而,老尸爬满白毛的手缓缓伸起,就这么轻轻的一抓,那玉牌便脱离了微风的包裹,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不过,就在玉牌要掉落在老尸手上的瞬间,微风再次袭来,又重新包裹去玉牌飞去,这一次,微风并没有朝着老尸上方飞去,而是朝着内里飞去,最后,钻进了通往下一层的台阶之中,消失不见。

    老尸看到玉牌消失,从地上暴跳了起来,也紧跟着追了下去。(未完待续)

    ps:习惯了单章求月票,突然不在章节后面求月票好不习惯,双倍月票还剩最后一天了,还是求一次月票吧,过了明天,送一张赠一张的机会就没了,还有月票没出手的,可以抓紧了。R466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