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五十一章 许承的举动
    江山社稷图的出现,让秦宇也是愣住了,他并没有召唤江山社稷图,这是江山社稷图第三次主动出来了。

    江山社稷图出现,直接横档在了秦宇的面前,那巨大的画卷犹如一个黑洞,紫薇大帝的这一指落在了画井内,让得江山社稷图轻微的晃动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稳住了。

    “这江山社稷图竟然抗住了紫薇大帝的一指?”秦宇看到这一幕也是被镇住了,但随即眼中闪过亮光,江山社稷图可以抵抗住仙人的一指,那就意味着他不需要再惧怕这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了。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抵抗的住仙人的一指?”

    相比起秦宇脸上流露出的喜色,陆琦丰的表情却是变得惊恐起来,仙人一指的威力有多么恐怖,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世间怎么可能还有东西可以承受的住。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当江山社稷图出现的时候,一旁的许承表情却是变得很古怪,有激动、有困惑,但更多的是震惊。

    “难道预言要实现了?那个人就是指的秦大师?”许承声若细蚊,小的只有自己可以听见,再次看向秦宇的目光也变得不同……“有什么不可能的,只准许你可以召唤出仙人分身嘛。”秦宇冷笑着看向陆琦丰,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是风水轮流转了,只要江山社稷图能给压制住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陆琦丰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别得意,不过是挡住了一指而已。”陆琦丰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秦宇,而是看向上方的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仙人的分身法相不是他能控制命令的,所以,他也不知道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接下来会干什么?

    然而。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秦宇和陆琦丰两人都大跌眼镜,这分身法相竟然一个转身飘然而去,速度之快眨要脱离了战场。

    “跑?”秦宇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这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此时的动作分明就是在逃跑,可又是什么东西,能让仙人也害怕逃跑?

    很快,秦宇就知道原因了,江山社稷图画卷里起了一阵波澜,再然后,一道青色的石门从里面飞出。矗立在了高空之上。

    青色石门的出现,让得陆琦丰呆滞住了,眼底闪烁着精光,也让许承愣住了,随即脸上露出亮光,他的推测果然没有错。“这不是被白起带进江山社稷图中的那青色石门吗,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一看到这青色石门,秦宇就知道这青色石门是当初从安娜手里得到的遗族宝物。

    青色石门出现,一股沧桑的气息在整片天地徘徊。那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却好像老鼠看到了猫一样,再次加快了速度,想要逃离开这青色石门。

    然而。就像先前的秦宇逃避紫薇大帝的一指一样,一切都是徒劳的,青色的石门缓缓开启,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的前面,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又想要转身,但头才刚刚转过去。这青色石门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一样,将这紫薇大帝的身躯往门内吸。

    可以看出,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极其不甘心被吸入门内,但又逃脱不掉,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被吸着进入青色的石门,当最后他的脑袋也被吸进去之后,青色的石门再次关闭,又重新飞回了江山社稷图内。

    江山社稷图消失,一切都恢复了原样,然而四周被威压活生生给压死的鸟类,还有那断裂的树枝,都在告诉所有人,这里,刚刚经过了一场恐怖的大战。

    “你赢了。”陆琦丰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一口鲜血喷出,站在他后面的邓勇见状,赶忙跑过来扶着自己的师兄,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秦宇。

    连他的师兄都不是人家的对手,那他就更不用说了。这人未免也太恐怖了,如果不是他在现场,他更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更像是荧屏上的特效做出来的。

    秦宇眯着眼睛看着陆琦丰,陆琦丰认输,在他的意料之中,实际上,在陆琦丰召唤出来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后,秦宇便看的出来,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有战斗力了。

    现在陆琦丰最大的倚靠,紫薇大帝的分身法相已经被青色石门给吞噬了,陆琦丰还能拿什么跟他斗?不认输又能怎么样?

    “秦宇,我不否认,你确实算的上是一位天才,这一次的事情我可以替你道歉。”陆琦丰一改先前的傲慢,态度开始变得谦逊起来。

    但就是陆琦丰态度的改变,反而让秦宇犹豫不决,他的目光在陆琦丰的身上打量,眼神闪烁,陆琦丰的态度,出乎了他的意料。

    拿龙虎山的那群道士来说,虽然他闯上了龙虎山,但龙虎山的那些道士们却依然不服气,这是多年以来的自大养成的秉性,一时之间是不可能改变的了的。

    而陆琦丰,若说自傲,比龙虎山的那群道士还要高上几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服软。

    在秦宇的心里,陆琦丰正常的反应是认输,但态度依然会是很傲慢,最起码会是觉得他倚靠了外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心服口服的模样。

    “秦大师。”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许承却是朝着秦宇喊了一声,接着快步朝着秦宇跑了过来。

    陆琦丰看到许承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有这位许家的人在,他的性命肯定是无忧的。

    陆琦丰低下头,在秦宇看不到的视角处,眼底闪过一缕得意之色,他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让他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只要他把这个秘密带回去,自然可以得到上面巨大的赏赐,和这赏赐比起来,现在服一下软又算的了什么,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大丈夫能伸能缩。

    而且,陆琦丰也相信,只要他把这消息报告上去,这秦宇肯定也不会有好下场,上面绝对会派人出来对付秦宇的。

    在陆琦丰的眼中,秦宇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对一个将死之人服软那就更没什么心理压力了。

    看到许承走过来,秦宇眉宇皱了起来,如果他没有猜测,许承是想要替陆琦丰求情的,实际上,怎么处置陆琦丰,秦宇也是没有想好。

    杀掉陆琦丰?

    秦宇还没觉得两人之间有这么深的仇怨,但就这么放掉对方,秦宇隐约又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过具体哪里不妥,他一时还没有想出来,所以才保持着沉默不语的状态。

    然而,出乎秦宇意料的是,许承虽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但走向的却是陆琦丰。

    “许先生。”

    陆琦丰看到许承走过来,以为许承是要来扶他,伸出了手,许承也确实是抓住了陆琦丰的手,将陆琦丰从地上拉起来,但是就在许承将陆琦丰从地上拉起的刹那,他的另外一只手在背后却是握成了拳头,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拳击打在了陆琦丰的胸膛处。

    “砰!”

    陆琦丰遭受重击,许承的这一拳,就是压倒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让得他整个人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

    “你……”

    陆琦丰两眼鼓起,死死的盯着许承,然后许承只是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继续一掌拍下去,这一掌,让的陆琦丰头一歪,彻底的断气了。

    “你竟然杀了我师兄,我跟你拼了。”

    许承的行为让邓勇呆了,等邓勇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了,当下举起拳头朝着许承挥去。

    只是,邓勇这一拳,许承很轻松的就躲了过去,接着手一松,让陆琦丰朝着邓勇的身上倒去。

    “许兄?”

    秦宇也算是反应过来了,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许承,这陆琦丰不是和许承关系很好吗?两人一块到来的,现在许承却是出手将陆琦丰给杀死了,这演的是哪出戏。

    其实,不止是秦宇看糊涂了,坦克和胡老二也是看呆了,这演的是什么,年度卧底大片?

    “秦大师,我一会再跟你解释吧,但是这陆琦丰绝对不能活,如果让他离开,那么青色石门的事情就会曝光,会给你带来无限的麻烦。”许承回过头,朝着秦宇说道。

    “什么意思?”秦宇听了许承的话皱了皱眉。

    “陆琦丰的身后势力,对青色石门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如果让陆琦丰将消息传递回去的话,那些人肯定会蠢蠢欲动的。”

    许承解释了这一句之后,将目光落在邓勇身上,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邓勇这一回是真的慌了,他明白许承话里的意思了,这是要杀了他灭口。

    “许先生,不要杀我,我保证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守口如瓶,绝对不会对外泄露。”邓勇朝着许承哀求,但是许承却是不为所动,无奈之下邓勇只能将目光看向看向秦宇,“秦先生,您就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也只是为了骗点钱而已,可从来没害过人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