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三十九章 顿悟
    历史上那些宗师级的人物,从来不是只顾自己的利益,赖布衣成为风水大师之后,足迹踏遍大江南北,以风水术扶危济困,助弱抗强,到现在都还有赖布衣七十二故事在民间流传。()

    而同样的,作为杨公罗盘的发明者,风水宗师杨公在成为大师之后,也是行走于民间,用一身所学,替贫苦百姓寻龙点穴,留下杨救贫之美誉,被世人所称赞。

    只有这样的大师,最后才能成为宗师,虽然道教不要求和佛家一样,身无菩萨心,难证菩提果。

    但要想成为宗师,需要无数的气运加身,而气运来自于哪里,除了山川河脉,还离不开民心所向,成宗师者,心必正。

    “我自认自己没有杨公和赖公这样的气概。”秦宇自嘲的一笑,“但我还算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既然让我碰到这事情,少不得也得管一管。”

    下定了决定之后,秦宇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念力不受控制的疯狂运转起来,而在坦克的眼中,此时更是露出惊骇之色,从他这里看去,发现秦先生整个人的气势彻底的改变了,变得让她无法直视。

    那股气势充满了浩然正气,恍惚间,坦克的脑海中出现了当初自己加入蓝鹰特种队时候,站在那鲜红的国旗下,许下誓言的一幕。

    那时候的自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加入蓝鹰,保卫自己的国家,保卫自己的家人,那时候的日子,真好啊……

    当坦克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时,却发现秦先生竟然盘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一缕缕荧光在秦先生的身上闪现,虽然秦先生就坐在自己的眼前。但给自己的感觉又好像是在千里之外。

    坦克虽然不明白此刻的秦宇是什么状况,但是他明白一点,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到秦先生,当下他站在秦宇的身前几米的距离,打起全部的精神,全神贯注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坦克想的没有错,此时的秦宇却是是不能被打扰,因为此时的秦宇进入到了一个让玄学界所有人都羡慕的状态:顿悟。

    顿悟,一种很奇妙的状态,玄学界所有人渴求而不可得的一种状态。历史之中,凡是能进入顿悟状态,无一不是有大智慧、大机缘之人。

    最著名的莫过于佛家的释迦牟尼于菩提树上顿悟,成就佛祖之身,而同样的,在道家也有顿悟之一说。

    顿悟,从字面上理解,就是和渐悟相反,渐悟是一种量变产生质变的原理。通过修行,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在明悟,而顿悟则是一刹那的灵光一闪,大彻大悟。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认为顿悟和渐悟是完全相反的,实际上则是不然,这两者都强调的是悟,只不过很多人都着重看重顿和渐。

    实际上。造成顿悟和渐悟这么大的分歧的,不是道教而是佛教,正是南北禅宗六祖慧能和神秀之间的分歧才产生的。

    六祖慧能是顿悟的代表人物。但就是六祖慧能,也多次提到修行、自悟,并且说道:“修行必成佛”。

    后人曲解了六祖慧能的意思,认为顿悟就是突然之间的领悟,但如果没有平日的积累又哪里来的顿悟。

    最著名的佛教偈语:当头棒喝,但喝了之后就真的悟了吗,不一定。

    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你在苦苦思索一道数学题的时候,你一直做不出来,但是当老师讲解答案的时候,一语道破玄机,于是你又生出“恍然大悟”的感觉,但是你真的会了吗,几天之后,一个月或者一年以后,你又解不出来了。

    只有什么时候你了解了这个知识点和知识体系,而不是就提论题,形成了这个思维体系的时候,到那个时候,“喝”相当于“悟”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现在的秦宇就出于这样的情况下,刚刚的顿悟让他明白了日后要走的大师路,但是,这条路还并不明确,只是拥有一个模糊的轮廓,秦宇要做的,就是在顿悟的状态下,即在老师的一语玄机之下,去理解和消化,形成自己的体系,要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他这顿悟也只是临时的“恍然大悟。”

    “六十余年妄学诗,功夫深处独心知。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来。”

    陆游的这首诗用来形容道教所讲的渐悟和顿悟是再恰当不过了。

    实际上,秦宇的这一次顿悟,也是因为他的境界的原因,风门村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引子,提前引爆了出来,相比起其他的五品大师,秦宇的心境还是太低了,如果借着这一次的顿悟的机会,他能够看清自己的本心,心境必然提升一大截,真正的到达心境与实力匹配的地步。

    ……

    这一悟,便是三个时辰过去,当秦宇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天际已经是泛白了,一片片的白霜早就爬满了青石地板上。

    从地上站起,秦宇深呼吸了一口气,虽然一晚上没有睡,但是此刻的他,却是双眸熠熠生辉,相比以前,眼底之下多份一份清澈。

    “明悟本心,逍遥于天地,常怀慈悲心,当用霹雳手。”

    秦宇轻声自语了这么一句,这才将目光看向前方,却看到坦克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站在他的前方。

    “坦克,辛苦你了。”秦宇很快就明白,坦克这是帮自己护法了一晚上,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寒冬时节了,这瓦家村又是在深山之内,夜晚到凌晨的气温低的吓人,坦克保持这样的姿势站定着,肯定是全身都僵硬了。

    “秦先生,你好了。”

    坦克听到声音,回过头,朝着秦宇腼腆的一笑,摸了摸发丝上的雾水,说道:“我在其他方面也帮不上秦先生你什么忙,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坦克,不用妄自菲薄。”秦宇拍了拍坦克的肩膀,没有多说,他知道坦克指的是什么,肯定是这段时间坦克跟着自己,见识到自己的一些手段,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他的保护,产生了一种多余的感觉。

    “秦先生,我发现你变了。”坦克搔了一下头,诚实的说道。

    “哦,我哪里变了?”秦宇笑着追问道。

    “变得比以前更开朗一些了。”坦克如实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以前秦先生你总给人一种很沉稳的感觉,却少了一份朝气。”

    “你这意思是说我以前显老啊。”秦宇开玩笑的答道。

    “不是的。”坦克没听出秦宇的玩笑口吻,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秦先生你不老,只是……只是……”

    “好了,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当然不老,我这才二十出头,还是一位年轻人呢。”秦宇哈哈一笑,再次拍了拍坦克的肩膀,说道:“放心的说,把你的感觉都说出来。”

    “嗯。”坦克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秦先生你以前沉稳,但是少了一份朝气,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让得一般人不敢亲近,而现在,秦先生你给我的感觉是多了一份朝气,用那么一句话说就是如沐春风,很让人愿意亲近。”

    “也就是说,以前的我,是一个装成熟的小男孩,而现在浑身散发出男性的魅力,是不是这意思。”

    “呃……差不多是这意思。”

    “行,我知道了,走吧,咱们进去看看瓦东河他们。”

    秦宇没有想到坦克竟然真的点头认可了他的话,不禁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他这话不过是自吹自诩,现在坦克一脸认真的承认下来,但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解开心结的感觉真好啊。”这是秦宇走进族祠前一刻内心的感叹……

    ……

    “瓦东河。”

    一进入族祠之内,秦宇就看到了瓦东河跪在了内里的风门村还有瓦家村的村民的灵位之下,而胡老二则是靠在门口的角落,此时正打着轻微的呼噜,睡得正酣。秦宇的脚踢了踢胡老二,朝着瓦东河喊了一声。

    “秦老板来了,多谢秦老板将控尸一族的那几个人交给我处理,请秦老板接受我这一个响头。”

    瓦东河转身看到秦宇,二话不说的就要朝着秦宇磕头,而这一次,秦宇却是没有阻止,而是大大方方的承受了。

    秦宇的目光一眼就扫到了灵位下面的五个头颅,这五个头颅就是阎明那五人,此时却是被瓦东河给砍下了头颅来祭奠那些死去的人。

    “瓦东河,你想不想报仇?”秦宇突然开口朝着瓦东河问道。

    “想。”瓦东河毫不犹豫的回答,答完之后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朝着秦宇激动的说道:“如果秦老板能帮我替我瓦家村的人报仇,我一定做牛做马来报答秦老板。”

    瓦东河不傻,他从秦宇这话里已经听出了一点讯息,这位秦老板来历神秘,但手段却是厉害非常,如果这位秦老板能出手帮忙的话,也许他真的能够有望替村民们报仇,替风门村历代先人报仇。

    “你先起来吧。”秦宇朝着瓦东河说道。(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