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一切真相大白
    “这铃铛,是控尸家族的独有之物,控尸家族就是靠着这铃铛才能控制尸体,所以,只要你们两人可以使用这铃铛,就可以和控尸家族一样,控制尸体,到时候咱们才可以和控尸家族对抗。”

    村长的话让瓦东河和瓦东强两人心里一禀,两人同时想到了自己担子上的重任。

    “能将铃铛摇响,证明你们有控尸的天赋,现在你们回去休息,明天再来到族祠,我会教授你们控尸之术。”

    瓦东河和瓦东强离开了之后,第二天两人再次来到族祠,结果却发现族祠内充满了血腥味,两人看到族祠内的情形都愣住了。

    村长和三位老者站在最上方,而在他们的面前,那两位控尸家族的男子全部倒在地上,其中一位四肢已经没了,此刻正不断的在地上抽搐。

    瓦东河走近一看,才发现这男子身上有着一层黑色的蠕动的东西,再仔细盯着一会,瓦东河的嘴角跟着抽搐了起来,这层黑色的东西不是其他,正是蚂蚁。

    无数的蚂蚁在男子的身上爬行撕咬,钻进那被砍掉的四肢断口处,这一幕是极其恐怖的,饶是瓦东河对控尸家族充满了仇恨,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有些软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心软了?”就在这时候,村长的开口了,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两,咱们风门村当初逃出去的人,被控尸家族的人抓住,下场比这个还要惨,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肉,被控尸家族的人抓去激发那些尸体的凶性,被活生生的撕裂而死。”

    “而现在。才只是我们开始复仇的第一步,如果你们现在就心软了,到时候死的就是你们。就是我风门村的兄弟姐妹们。”

    “村长,我们不会心软。”瓦东河和瓦东强想到这地上的人。曾经残忍的杀害他们的亲人,心神再次变得坚定,坚决的回答道。

    “那就好,现在你们过来。”

    村长朝着瓦东河两人招了招手,他的手上有一本笔记,上面的字迹不但潦草,而且字迹还没有彻底干掉,很明显是最新写的。

    “这里面记载了控尸铃铛的操控方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就是要学会这上面操控铃铛的方法,为了你们可以专心的学习,不受到打扰,一会你们可以跟着三位叔父去一个隐秘的地方,潜心学习。”

    村长将笔记交在了瓦东强的手上,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咱们风门村的未来就落在你们的身上了,加油。”

    瓦东强握住笔记本,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心里已经明白。这笔记上的铃铛操作方法,是村长从这两位控尸家族男子的嘴里套出来的。为了守护自己的亲人,他必须要学会用铃铛控制尸体的方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瓦东河和瓦东强两人跟着三位老人去了深山里,在深山之内,有一个几十米长的地洞,瓦东河他们白天就在地面上学习控尸之法,而晚上便在这洞里睡觉,这么小心翼翼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防范被控尸家族的人找到。

    然而,瓦东河和瓦东强两人学习这用铃铛操控尸体的术法并不是一帆风顺,两个月的时间过去。瓦东河也只是才学到一点皮毛,相比之下。瓦东强却是进步神速,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便已经可以控制青尸了。

    而在瓦东河和瓦东强在深山内专心学习控尸之术的同时,山外面同样是风云欲来之势,风门村全村人的消失,引起了警察的注意,这些警察,实际上却是控尸家族的人,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调查四位家族男子消失的。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瓦家村村长的预料之中,瓦家村的村长早就想好了对策,故意将风门村所以人的灵位放在一个破败的宗祠之内,引诱那些警察发现。

    当那些警察发现这灵位之后,一位警察抱着灵牌离开,被埋伏在外面的瓦家村村民给杀死,至于出现在宗祠内的灵牌,实际上是瓦家村村长早就安排好的。

    为了让计谋天衣无缝,瓦家村的村长提前打探了县里还有所里的警察的全部名字,制作好了灵牌,实际上不管是哪位警察拿着灵牌离开,都会被击杀,然后对应着他们名字的灵牌就会通过机关在宗祠内出现。

    瓦家村的村长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想要这些警察把风门村的事情当成了鬼怪作祟,这样,当控尸家族得到消息的时候,会认为是风门村那些死去的鬼魂的报复,而不会怀疑到瓦家村的身上。

    这个计划很成功,三个月后,当控尸家族的人出现在古塘县的时候,果然是直奔风门村而去,丝毫没有怀疑到瓦家村的头上。

    而瓦家村的人则是早就埋伏在了风门村内,不过瓦东河并没有参加,因为他的控尸术并没有练到家,继续在深山里修炼,三位老者带着瓦东强离开了。

    在风门村,瓦家村的人和控尸家族的人发生了一场什么样的搏斗没有人知道,去往风门村的瓦家村子弟,没有一个人回来,包括村长,也包括瓦东强。

    几个月过去,瓦东河仍然在深山里修炼,他谨记村长的叮嘱,没有修炼成功,绝对不能离开深山,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所以,虽然瓦东强和三位老者没有再回到深山里来,但瓦东河依然按捺住内心的冲动,继续在深山里,废寝忘食的研究控尸之术。

    几年后,当瓦东河修炼有成,可以控制血尸的时候,他终于从深山内出来了,只是,回到瓦家村的他,却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

    瓦家村所有人都死了,没有一个活人,整个村庄充满了死气,对于修炼了控尸之术的瓦东河,他一眼便能看出,这是因为瓦家村有着许多死人的缘故。

    当瓦东河走遍整个瓦家村,挨家挨户看过去,最后来到宗祠大院的时候,他发现了瓦家村村民的尸体,一百多具棺材,整齐的摆放在宗祠之内。

    瓦家村原本有三百多口人,而此刻躺在这棺材里全都是一些老弱病残,那些青壮年集体消失不见,瓦东河又连忙朝着风门村跑去,这是,等他到了风门村,只看到一片废墟,整个风门村被一场大火给彻底烧没了。

    瓦东河的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秦宇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突然,他将目光看向瓦东河,说道:“瓦东河,你们瓦家人是不是每一个人脚腕上都绑了一根红绳?”

    “没错,你怎么会知道的?”瓦东河听到秦宇的问话,愣了一下,随即如实答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逃不了。”

    秦宇自语了一句,目光闪烁,瓦家人或者说是风门村的人至始至终都不知道,他们之所以会逃不掉,是因为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被抽走了一缕魂魄。

    “人的魂魄一旦有所残缺,就很容易会造成魂魄离体,所以你们瓦家村的人才会在脚上绑一条红绳来压制住体内的魂魄,不让魂魄离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瓦家村的祖先,应该是一种特殊的体质:丢魂体。”

    “丢魂体?还请大人告知。”瓦婆婆听了秦宇这一番话,诚恳的说道。

    “所谓丢魂体,实际上是一种和特殊的体魄,这种人的体内天生就少了一魂,一般人少了一魂是很难活下去的,要么就是变成痴傻,但是丢魂体不同,丢魂体的人实际上魂魄和*根本就不融洽,用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是一辆车子,而魂魄就是司机,只要会开车,任何魂魄都可以进入*之内。”

    “这也是控尸家族会找上你们家族的缘故,因为丢魂体是用来炼制本命尸体的最好办法,本命尸不同于一般的控尸。本命尸,每一个人一生只能炼制一具,要让自己的心神与尸体想通,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找一具可以接纳自己魂魄的尸体,将自身的一缕魂魄注入尸体之内,因此,丢魂体是最佳的选择。”

    秦宇有些怜悯的看了眼瓦东河,他现在已经明白了一切,湘西的那控尸家族,发现了瓦家村的祖先是丢魂体,但却并没有直接选择将瓦家村的祖先炼制成本命尸,而是布下了一个局,这个局很残忍,几乎是灭绝了人性,那就是对瓦家村的祖先进行圈养。

    丢魂体是一个可以繁殖遗传的特殊体质,那控尸家族让瓦家村的祖先娶妻生子,然后开枝散叶,这样,他们就有源源不断,用之不竭的丢魂体了。

    而为了不让瓦家村的人逃跑,控尸家族当初应该是抽走了瓦家村祖先体内的一缕先天魂魄,先天魂魄,是和遗传有关的,如果父辈少了这一缕魂魄,那么他的下一代也同样会少,这样一代代传下来,瓦家村的所有人都少了先天魂魄,而控尸家族就凭借着这一缕魂魄,可以感应到瓦家村人的位置。

    可以说,瓦家村人的命运,从出生的一刻,便已经注定了,那就是成为控尸家族的本命尸。(未完待续)R655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