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瓦家村
    “你唬弄谁呢,这世上哪来的这么多鬼?我估计可能是这风门村的人遭了什么毒手,被人杀光了,然后这灵牌是那些凶手搞出来的。”

    坦克知道秦先生肯定想知道有关风门村的信息,故意假装不信,去套胡老二的话。

    “陈老板,你可别以为我说的都是假的,风门村是真的闹鬼,要知道一个村可是两百多户人啊,结果全部死亡,如果是人为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线索?”

    胡老二看到坦克一脸不信的表情,连忙辩解道:“那些警察也不是白吃饭的吧,而且还有更恐怖的事情,当初一位警察将宗祠里的一块灵牌拿出宗祠,可结果这警察就死在了外面,而更诡异的是被警察拿走的那块灵牌,在众目睽睽之下,又重新出现在了宗祠里。”

    胡老二似乎被自己讲的都吓到了,手有些哆嗦的在前面的挡风板下拿出一包烟,给自己叼上了一根,点上之后深吸了一口,才继续说道:“而且连那死警的灵牌也出现在了宗祠,当时宗祠内还有那么多的警察,除了鬼,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警察也死了?”坦克也是被胡老二的话给震住了,眼睛再次往身后的秦宇瞟了一眼,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既然风门村闹鬼,那你还敢去?”秦宇接话问道。

    “嘿嘿,正是因为风门村闹鬼,我才能接到活。”胡老二再次露出那一嘴的黄牙,笑着答道。

    胡老二这么一说,秦宇没有再接话,车厢内再次安静了下来,只有胡老二不时的哼着一些秦宇和坦克没有听过的歌调。

    等到了冬日的太阳已经爬上高空,胡老二驾驶着车子驶离了国道。进入了一条并没有浇上水泥的石头路。

    “两位老板,你们在车上等一下,不要下车。”

    胡老二将车子开进石头路十几米的样子便停了下来。交代了秦宇和坦克之后,便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秦先生。这胡老二?”

    “没事,他是去给人家道歉呢?”秦宇笑着说道。

    “道歉?给谁道歉?”坦克有些疑惑的搔了搔头,这条路就他们一辆车,而且这车上就他们三个人,等等,这车上……

    坦克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回过头看向秦宇。“秦先生,这后面的敞篷里有人?”

    “不要多想了,这后面没人,你要是好奇的话,努,从后视镜看就知道了。”秦宇的嘴朝着后视镜怒了一下。

    坦克得到秦宇的提醒,目光朝着后视镜看去,刚好看到胡老二将一个麻袋放在地上,接着还拿出了一个铁盆,放在路的一边。

    接着胡老二从麻袋里掏出了一叠叠的黄纸。放进了那铁盆之内,用打火机将铁盆内的黄纸给点燃。

    从坦克这个位置可以看到,胡老二在点燃了黄纸之后。表情很是恭敬的朝着铁盆拜了几下,然后又从麻袋里拿出三支香,放在火盆内点燃之后,走到了敞篷的正后面,而这时候坦克从后视镜内就不能看到胡老二的身影了。

    等到胡老二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后视镜内,已经是十来分钟后的事情了,那铁盆内的黄纸也是烧的只剩下一丝了。

    胡老二将铁盆内的黄纸灰烬小心的倒在路旁,然后将铁盆给拿起来,再次消失在敞篷后面。等胡老二这一次出现在后视镜内,身上已经没有拿任何的东西。朝着前面车厢走来。

    “好了,咱们可以继续走了。”

    胡老二钻进驾驶座。重新发动了车子,坦克虽然有一肚子的困惑,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车子继续行驶,不过这一次胡老二开车的速度却是很慢,比快走快不了多少,一直到大中午的时间,还没有走完这石头路。

    “两位老板,这也是中午了,咱们停下来填饱肚子吧。”

    胡老二将车子停下,下了车,也不知道从哪里整出来一个铁锅,就着附近找了三块石头,将铁锅架在了石头上面,又开始去寻找柴火了。

    在胡老二去找柴火的时候,秦宇和坦克则是绕着胡老二的这辆车子打量着,在胡老二的车子后面的货门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的“灵”字

    而在这货门上,还锁上了一把锁,这也是胡老二敢放心去寻找柴火的原因,这门锁着,秦宇和坦克两人也没法打开。

    “秦先生,这车门我可以打开,咱们要不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坦克看了眼这车上的锁,朝着秦宇建议道。

    “不用了,这车里的东西,我大致已经知道了。”秦宇摇了摇头,没有答应。

    就在秦宇和坦克将胡老二这辆车给打量了个够的时候,胡老二抱着一捆柴火也回来了。

    “胡老二,你这些干柴火是哪找到的?”秦宇有些好奇的朝着胡老二问道。

    这寒冬腊月的,早上都起了霜,一般的数目枯草都是湿的,没那么快干燥,但是胡老二身上抱的这捆柴火,却全部都是干燥的,这倒让他有些好奇了。

    “秦老板,这路我不是第一次走了,所以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窑洞,以前夏天的时候,我就会砍一些柴火放在洞里。”胡老二笑着答道。

    “看来这一次跟着胡老二你一起,还真是选对人了啊。”秦宇笑着夸奖了胡老二一句。

    其实胡老二的做法是很多走山人都做过的,不止是柴火,有时候走山人会把米和油盐也带上山,放置在一个地方,甚至更有甚者,把一些腌食也藏在山上,就是为了预防万一,发生什么意外的时候,也能找到食物。

    胡老二生好火,将铁锅内的水煮开之后,接着便把旅店老板准备好的熟饭倒进去热了一下,而这米饭也不全是白米,夹着一些肉丝之内的,显然,这就是秦宇他们中午的午餐了。

    许是这米饭的香味太浓,没一会,三三两两的麻雀便落在了十米开外路边的枯树上,叽叽喳喳的朝着这边鸣叫,可又不敢靠近。

    “这些麻雀也真是胆小,竟然不敢靠近。”坦克看着树上的麻雀笑着说道。

    一般来说,麻雀就算是怕人,也不会离着这么远,而且,那还都是有人居住地方的麻雀,像这种山林麻雀,是最不怕生的,只要有吃的,它们都敢接近人。

    “何止是麻雀,你在看那边。”秦宇听了坦克的话,笑了笑,手一指左前方的山林,“看到那里的几个黑点没,那可是野狗,不也是不敢靠近。”

    坦克顺着秦宇手指所指的地方看过去,果然,那里有着几头黑色的野狗,此时正一脸贪婪的盯着这里,但奇怪的是这几头野狗双脚不停的刨地,似乎秦宇他们这里有什么让它们害怕的东西,又不敢靠近。

    “两位老板,不用去管这些野狗,这些野狗不敢过来的,咱们还是快点解决了午餐就上路吧,不然今晚到不了指定的露营点,可就要睡车上了。”

    坦克听到胡老二的话,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咱们今天还到不了风门县?”

    “今天当然到不了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话,能在后天晚上赶到就很不错了,咱们今天要赶到另外一个村落去借宿。”胡老二答道。

    胡老二这么说了,秦宇和坦克也没有什么意见,三人便从铁锅里各自盛饭吃了起来,秦宇和坦克也不是娇生惯养的,这饭倒也吃的下。

    当然,关键的原因还是这饭是人家旅店的厨师弄的,口味确实不差,有点类似扬州炒饭,而胡老二不过就是给重新加热了一下而已。

    吃饱之后,胡老二将铁锅重新放起来,继续发动了车子,这山路行驶,实际上是很无聊的,胡老二透过后视镜看到坐在后座的秦宇竟然眯上了眼睛,眼中有着一丝惊讶之色,“这位秦老板也是厉害,这么抖竟然也能睡得着。”

    当接近傍晚时分,坦克终于看到了胡老二所说的村落了,说实话,在深山之中还有村落,坦克一点是不奇怪,这是一些少数民族的习惯。

    但是让坦克惊讶的是,这个村落竟然没有一丝的灯光,也听不到一道人音,就好像一个荒废无人居住的废弃村落。

    “瓦家村!”

    当胡老二的车子驶进村门口,坦克小声念了一句村门口的那块碑上的文字,将这个村落的名字给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到了,咱们今晚就在这里借助一夜。”胡老二的车子驶进村门口没多远就停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从车上下来,而是表情变得很严肃,看向秦宇和坦克,认真的说道:“两位老板,按照咱们昨晚的约定,一会进了村子你们就全部听我的,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但绝对不要乱说话,更不要出去乱走。”

    “两位老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你们做不到的话,那我也不能送你们去风门村了,咱们今晚就连夜回去。”

    看着胡老二的严肃面孔,秦宇轻声笑了笑,答应道:“行,我两都听得你的。”(未完待续)R655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