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截然不同的态度
    秦宇接过黄凌的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答道:“我叫秦宇。”

    “原来是秦先生,不知道秦先生到这里来是?”黄凌笑脸不减的问道。

    秦宇还没有回答,楼梯上传来了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那里,老李走在前面下来,而在他的后面,跟着一位中年男子。

    这位男子的脸没有一丝的表情,一直是绷着,目光在大厅的众人脸上流转,最后却是落在了秦宇身上。

    “是秦大师吧。”

    男子突然脸上露出笑容,快步朝着秦宇走来,男人这一笑,让得年轻民警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一脸的震惊之色,喃喃自语道:“张先生竟然也会笑?我还以为他天生的死人脸。”

    “张先生,你好,我就是秦宇。”

    秦宇笑着迎了过去,和对方握手,从对方的称呼他就可以知道,这位男子就是张先生了,是邱云跟他介绍的人。

    “昨天邱处长才跟我通过电话,没想到秦大师就来了。”张鹤笑呵呵的说道,随即目光看下黄凌一伙人,“这些也是秦大师的朋友?”

    “不是。”秦宇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上去谈吧。”张鹤知道这里人多口杂,有些话不好说出口,当下邀请秦宇上楼。

    黄凌一伙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秦宇和坦克跟着这位张先生上楼梯去,而人家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几位,你们也都看到了,张先生不欢迎你们,所以你们还是离开吧。”老李笑着对黄凌一伙人说道。

    “黄凌,我认识彭河县的一位副书记。我给那位副书记打个电话,我倒要看看咱们能不能采访这死人沟了。”

    卓林一咬牙,掏出了手机。他当初曾经报道过彭河的一件新闻,和彭河县的一位副书记有着良好的关系。

    当然。这所谓的良好的关系,是因为那位副书记想要政绩,而托人找上了他,让他帮忙鼓吹一下,这种事情在他们南方传媒太常见了,几乎所有的记者都会收一些红包,做一个锦簇文章发表一下,这种大家都好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老李听着卓林的话,暗笑了一下,这几位很明显是没有了解清情况,死人沟的事情县里根本就做不了主,这年轻人注定是要碰壁的。

    结果也确实没有出乎老李的意料,这位年轻人电话打通了之后,开始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等他将事情说了一遍后,这人的脸色就难看起来了,不用想也知道。那位副书记肯定是拒绝了他。

    卓林挂掉电话,脸色有些难看,电话里那位副书记不仅是不帮忙。而且还警告他,不要参与死人沟的任何事情。

    “卓林,怎么样了,那位副书记说什么了?”一位女生同伴问道。

    “那位副书记说死人沟的事情不归他管。”卓林有些尴尬的答道。

    “不是吧,副书记怎么可能不能管县里的事情,是不是这副书记故意忽悠你啊。”那女同伴有些怀疑的问道。

    “好了,都别说了,既然这死人沟不允许咱们进去,那咱们就走吧。”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一切的褚雪寒开口了。

    褚雪寒这一开口。其他人全部都闭口了,褚雪寒在他们一伙人当中的地位比较特殊。虽然明面上是黄凌领队的,但队伍里真正的灵魂人物还是褚雪寒。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黄凌笑呵呵的和两位警察打招呼。他能年纪轻轻的就做到一个版块的主编版主,又没有什么背景关系,靠的就是在为人处事方面的圆滑。

    “雪寒姐,咱们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啊,就这么回去,那不得被其他部门的人给笑死呀。”出了治安室,另外一位女孩拉着褚雪寒的手,疑惑的问道。

    “没看出来吗,那两位警察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在那咱们过去的,再呆下去也没意义,没准人家还会找警察来看住咱们,倒不如趁早离开再做打算。”褚雪寒淡淡的说道。

    “对,雪寒姐说的没错,这死人沟那么大,我就不信靠这两个民警就能守得住,咱们完全可以找个地方溜进去。”卓林赞同道。

    “这个不急,现在也快天黑了,咱们还是去县里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好好商量一下。”黄凌在一旁插话说道。

    ……

    黄凌一伙人的离去,秦宇自然是不知道,此时的他正和张鹤在房间内交谈着。

    “秦大师,这死人沟确实很诡异,我在这里观察了几年,发现了几处特别的地方。”张鹤给秦宇和坦克一人倒了一杯茶,此时的他,脸上一直是挂着笑容,和之前的死人脸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那死人沟每到夜晚,就会变得贵气阴森,而白天的时候又会变得很平静,以我的修为,只有在白天的时候,才勉强敢踏入死人沟的外围地带,在里面就不敢走了,至于到了夜晚,那更是一步都不敢进去。”

    “这几年死人沟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听了张鹤的话,秦宇皱眉问道。

    “特别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这死人沟的鬼气越来越盛了,这样下去,再过几年的时间,恐怕就要蔓延出死人沟了。”张鹤摇头叹道。

    “这样吧,明天我进一趟死人沟看看。”秦宇沉吟了半响后,开口说道。

    “秦大师,这死人沟非同小可,虽然我知道秦大师天赋过人,如此年纪就已经是五品相师的境界了,但要进死人沟还是要多加商榷。”张鹤劝道。

    “多谢张先生的提醒了,不过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死人沟而来的,死人沟我是必须进去的。”

    张鹤看到秦宇心意已决,也知道自己劝不住,以秦大师的天赋,还有名气,年少成名自然是心高气傲,没有亲自见到死人沟的恐怖,是不会退缩的。

    这样也好,就让秦大师自己去见识一下,他相信以秦大师的实力,只要知难而退,不踏进死人沟太深处,还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秦大师,我这隔壁就有客房,秦大师和坦克先生今晚就在客房休息吧。”

    “嗯。”秦宇也没有拒绝,住在这里确实会比较方便一点。

    ……

    次日,清晨一早,秦宇和坦克便从房间内出来,时间不等人,秦宇不想耽搁任何一点时间。

    “秦大师,要去死人沟,从治安室的后门进去,沿着前面走一千米就可以看到竖在地上一根红木,这根红木长五米左右,是死人沟的分界线,一旦越过这道红木,就真正的踏入死人沟内了。”

    “多谢张先生,等我从死人沟出来再感谢张先生。”秦宇朝着张鹤一抱拳,感谢道。

    “秦大师严重了,我也没能帮秦大师做什么,真是惭愧。”张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按照张鹤的话,秦宇和坦克两人很快就走到了那道红木之前,秦宇站在红木处,看着红木前面的土坡,良久之后,对坦克说道:“坦克,这次你就在这里等我了,我一个人进去。”

    “秦先生,让我陪你一起进去吧。”坦克听了秦宇的话,连忙着急的劝道。

    “不用了,这里面鬼气太盛,你不适合进去。”秦宇摇头拒绝了,站在红木处,他就可以感觉到这里面的鬼气,按照张鹤的话,这还没有踏入死人沟,真要踏入死人沟,里面的鬼气的恐怖程度肯定不是坦克可以承受的住的。

    听到秦宇这么说,坦克便没有再坚持,他知道秦先生不是普通人,甚至他很清楚,秦先生的实力要比他还高,根本不需要他的保护。

    秦宇交代了坦克一些事情后,便一个人迈步跨过红木,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

    “卓林,这里真的可以进去吗,不是说死人沟都被电网给围起来了吗?”

    在离着治安室另外一边的一个山脚,一群年轻人偷偷摸摸的靠近电网处,这群人正是黄凌他们一伙人。

    在昨晚离开治安室之后,黄凌他们便在宾馆做出了决定,既然明着进不去,那就悄悄的偷溜出去,而且他们已经打听好了,几年过去,这电网有几处地方已经失效了。而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一处地方,就是卓林打听到的电网失效的地方。

    “这是我特意从县里买来的绝缘剪子,就算是电网也不怕。”

    卓林从行李包内拿出一把铁钳,小心的将电网给剪出一个可供一人爬行进去的口子,做完这一切后,才笑着说道:“这一片电网果然没电,好了,现在咱们可以进去了。”

    “卓林,真有你的,这一次咱们的采访要是成功,你肯定要记头功,我有预感,这一次的采访绝对可以引起轰动。”另外一位男子朝着卓林举起大拇指,说道。

    “好了,快点进去吧,再在外面呆着,没准就要被发现了。”另外一位女生催促道。

    于是,黄凌一行人一个个小心翼翼的钻进了电网,等所有人都进去了之后,黄凌打开了摄像机,朝着众人说道:“咱们从现在就开始拍吧。”(未完待续)R580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