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一十章 再次和天师府杠上
    “秦先生,前面出事情了。”

    前面开车的坦克突然对秦宇说了一句,秦宇朝着前方看去,只见十几米处,几辆跑车碰撞在了一起,其中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被一辆兰博基尼直接给铲翻了,兰博基尼的车头也是变型的不成样子。

    另外几辆跑车则是停在了这两辆出事的跑车不远处,几位年轻人正站在这两辆车子的面前,在救保时捷车上的人,坦克车子刚开过去的时候,可以看到这几位年轻人从保时捷的车窗那拉出一位全身是血的人,放在了地上。

    “哎,这就是飙车的后果。”

    秦宇看着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血人,感叹了一句,他并没有让坦克停车,很明显这车上的人已经被救下来了,他也不是医生,帮不上什么忙。

    ……

    次日,秦宇来到店铺的时候,许晴也早就到了,不过许晴不是一个人来,而是和一位男子一起过来的,这男子秦宇也不陌生,正是特殊部门的丘云。

    “秦大师。”丘云看到秦宇到来,连忙打着招呼。

    “丘处长。”

    秦宇和丘云握手之后,脸上没有一丝的惊讶之色,他昨天本来就是给许晴点了一句话,以许晴现在的职位,绝对是可以联系的上丘云这个部门的,所以今天丘云上门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秦大师,这符箓我们已经买好了,感谢秦大师的出手相助。”

    “丘处长客气了。”

    送走了丘云之后,秦宇发现许晴并没有跟着走,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许晴留下来还想干什么?

    “秦宇,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谈谈。”

    许晴朝着四处看了看。秦宇便明白许晴的意思了,说道:“去里面谈吧。”

    进了里面的待客厅之后,许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朝着秦宇问道:“还记得那几个偷了你朋友钱包的小偷吗?”

    “记得啊,那几个小偷不是招供了吗。钱包也交回来了,还有什么事情吗?”秦宇纳闷,那案子警察不是结了吗?

    “那个小偷头头利哥死了,被人枪杀了。”许晴一字一顿的说道。

    “被枪杀了?”秦宇听了许晴的话后,眉宇微微皱了一下,良久之后,猜测道:“没准是道上的仇杀吧。”

    秦宇知道,像利哥这类人。肯定也是有不少仇家的,不过这类都是属于小混混,按理说不可能会得罪能持枪的,平常打架也最多是砍刀什么的。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不会以为是我干的吧。”秦宇看着许晴一直盯着自己,半开玩笑的说道。

    “我们从那利哥的手机里发现了两张照片,那照片是你还有孟小姐的。”许晴表情严肃的说道。

    “发现我和孟瑶的照片。”

    秦宇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眸子看向许晴,“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这是你和孟小姐的合照,但从照片上你两的穿的衣服来看。并不是那天逛街时候偷拍的照片,这意味着什么,我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

    许晴的意思秦宇明白。这意味着那位利哥会偷盗安娜的钱包,绝对是一次又预谋的行为,也就是说,那利哥在这之前就认识自己和孟瑶了,所谓的偷安娜的钱包,最后还是冲着自己和孟瑶来的。

    “还有其他线索吗?”秦宇追问道。

    “没有了,那利哥的手下我们也进行了盘问,但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利哥认识你们,也就是说。利哥对他的这群手下也都隐瞒了。”

    “另外还有一点要告诉你的是,据利哥的这些手下交待。安娜的钱包不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偷的,当初那位拿着钱包过来自首的人。也是利哥打电话叫过来的,实际上他们并不是认识那人。”

    “那那个自首的人现在在哪?”

    “也死了,而且还是死在局里的看守所内,法医检查出此人体内含有一种特殊的毒性成分,也就说这人再到局里自首之前,就服下了一种慢性毒\\药。”

    秦宇皱着眉头听着许晴的话,按照许晴所说,这利哥是认识他和孟瑶的,偷安娜钱包不过是个幌子,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利哥偷安娜的钱包应该是一个阴谋,只是后来因为刑警队的出现,这个阴谋被破坏了,而利哥和那位自首的小偷的死,恰恰说明利哥不过是一个棋子,真正想要对付他的是另有其人。

    “是贺平身后的组织?还是龙虎山的天师府?还有931部队?”

    秦宇自认自己目前得罪的也就是这三大势力,但除了龙虎山的天师府,另外两大势力恐怕不知道他的事情,可秦宇也不相信,以龙虎山的地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倒不是秦宇觉得龙虎山的那群道士就很正派了,而是因为以龙虎山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排除了龙虎山,那还有谁呢?”

    就在秦宇还在思考的时候,许晴继续开口了,“好了,我要回警局了,关于利哥这件事情我会继续追查下去的,一有线索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在没有找出幕后的主谋时,你自己小心点吧。”

    秦宇点了点头,将许晴送出了店铺门外,之后才返身回到店铺内,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起来会对自己不利的人或组织。

    只是,秦宇还没有理出一个头绪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却是林秋生的。

    “林会长,有什么事情吗?”秦宇接通电话后问道。

    “秦大师,不好了,恐怕你大师宴举办的时间要延后了。”林秋生的语气有些着急,还带着一丝愤怒。

    “延后?林会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秦宇皱着眉问道。

    “我刚刚得到消息,龙虎山天师府将于1月18号,在龙虎山举行祭祖大典,届时会邀请玄学界的人都去参观。”林秋生在电话里回答道。

    “1月18号举行祭祖大典!”秦宇也是愣住了,他的大师宴是定在1月18号举行,林会长他们已经是给玄学界各方面打过招呼了,这一点在几天前,林会长便和他说过,而现在天师府却来这么一出,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天师府这是针对他的大师宴而来的,听了黄老会长的解释,秦宇已经清楚大师宴对他的意义了,很明显,天师府这是不想让他获得太多的气运,阻止自己朝着六品宗师的境界前进。

    “林会长,就算天师府举办这祭祖大典,咱们也不用太担心吧,天师府虽然名气大,但一个祭祖大典,我不相信就会能吸引整个玄学界的人前去参观。”

    “这天师府可不单单是举行祭祖大典,而且还对外发话,此次参观大典的人,都有机会浏览天师府的藏道阁前三层。”

    林秋生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也是再发苦,这才是天师府真正的杀招,釜底抽薪。

    天师府的藏道阁在整个玄学界都极具名气,里面收集了天师府从成立以来到现在的所有道教经文,也包括一些符文秘术,而且也不全部都是天师府的,也有一些玄学界其他门派的经文秘术,被天师府历代高人给收集到的,也放进了这藏道阁,可以说天师府的藏道阁是玄学界人心中向往的圣地。

    然而天师府的藏道阁从来不对外开放,而且守卫极其严密,历史上,不乏觊觎藏道阁的人,但全都没有一个人能偷溜进去,天师府对偷闯藏道阁的人惩罚很严,打断手脚都还是轻的,重者直接终生囚禁。

    “看来这天师府为了破坏我的大师宴,是下了血本了。”听了林秋生关于藏道阁的解释,秦宇冷笑了几声,讥讽道。

    “秦大师,不行的话,咱们就把大师宴的举办时间给推迟,这天师府总不可能举办完了祭祖大典,再找一个借口来针对咱吧。”林秋生建议道。

    “推迟……不用了。”秦宇皱着眉拒绝了。

    大师宴的时间是提前订好了的,并且已经对外宣布出去了,一旦选择延期,也就是说他怕了天师府。

    气运这东西很奇妙,一旦他退缩了,实际上就等于是他认输了,哪怕成功举办了大师宴,这气运也不会加身太多。

    天师府的人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舍得花下血本,以藏道阁的三层为诱惑,吸引玄学界的人来参观,不然的话,要是延期就有用的话,天师府的付出不就是打了水漂,对方又怎么会计算不到这一点。

    “林会长,大师宴如期举行,这样吧,你再替我对外传一句话,此次大师宴上,我将会拿出一位传奇级宗师的修炼笔记,更所有参观大师宴的人观看。”

    “传奇级宗师的修炼笔记,秦大师,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林秋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玄学界历史上成为传奇级宗师的就那么几位,两只手可以数的过来,如果真的有传奇级的宗师修炼笔记,林秋生已经可以想象到玄学界会因为这则消息而变得多么的疯狂了。

    “嗯,林会长你就这么对外公布消息吧。”

    挂掉了林秋生的电话后,秦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天师府的藏道阁经文再多,还能多的过阴间不成,他相信就算天师府有传奇级的宗师修炼笔记,也不会有这样的魄力拿出传奇级宗师的修炼笔记给外人观看。

    既然天师府要战,那他奉陪就是了。(未完待续)R861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